383 359对决M60、奇伏坦 - 重生军工子弟

383 359对决M60、奇伏坦

“不知道,目前无法取得跟他们的通讯,伊萨德将军亲自答复。”通讯参谋的话,让卡西姆沉默了下来。 伊萨德是总统的老乡,更是亲信。 作为普通部队的主官,即使是前线司令,让总统不爽,卡西姆都可能会面临被撤职的风险。 伊萨德是总统亲信,说点什么不利他的言论,告一状,卡西姆都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可他自问跟伊萨德以及提克里特师的官员们没有什么冲突,也没得罪谁。 看着地图,卡西姆说道,“在北边二十公里,我们只有少量补兵防御,对吧?波斯人也没有什么重型火力,他们要干什么?” “是啊。连伊萨德将军也不清楚他们的目的!”通讯参谋说道。 提克里特师的军官们,那都是总统的铁杆心腹,向来都是自认为高人一等的。 “盯着他们的情况,安排地面部队监视,一旦他们遇到危险,从其他地方抽调兵力保护他们的安全。”卡西姆只能如此命令。 在北部二十公里的区域,越往边境方向走,就有着越多的壕沟。 壕沟里面,除了少量留下观察的人员以及一些火力点,几乎看不到人影。 十多辆楔形炮塔的359坦克上面挂着伊拉克国旗,一路上咆哮着,横冲直撞,遇到战壕,也都是飞越而过,一点的停顿都没有。在距离边境还有数百米的地方,发疯一般的坦克,总算是慢了下来。 “多溜达几圈,等着波斯人的坦克上来。”玛塔吉通过潜望镜,见数百米外波斯人的阵地上平静无比。 不由有些郁闷。 失望中又带着一些欣喜,心情复杂。 伊朗跟伊拉克双方的南部边境,从霍拉姆沙赫尔往南,一直到波斯湾,并不宽广的阿拉伯河成了两国边界。 而在北部区域,阿拉伯河就在伊拉克境内。 越过阿拉伯河之后,坦克队伍穿过河岸一边的炮兵防御阵地,继续往边境方向行动。 一直到了两国都挖出了不少壕沟,甚至堆积了不少障碍的边境阵地前,才停留下来。 随着连长的命令,11辆坦克在满是战壕的边境阵地上来回跑,搞得防守阵地的士兵也不知道这些坦克兵们是不是疯了,只能逐层上报。 南部战线上,平时双方隔着边境对射,不时地炮击对方阵地,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而这一区域是非常安静的。 这些疯子的到来,将会打破宁静,如果对方波斯人炮击这边,那可如何是好? “停下来,等着,波斯人没有这么快上来。”一直都盯着波斯人阵地的情况,玛塔吉见来来回回奔波了好几个回合,都依然没有动静,命令坦克队伍停下来。 “连长,补给车队在询问我们的位置……”赫拉德汇报后方补给车队的情况。 “让他们原地待命。”说完后,也就懒得再去理会,而是起身,打开顶部舱盖,向着外面探出半边身子。“波斯人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波斯人的阵地,确实太过安静了。 “阿拉伯人的新式坦克?在哈里塞以东边境出现?”阿勒;泰德尔将军得到消息,一脸不可置信,尤其是看到巨大的作战地图上双方兵力的对比。 “这一区域双方都没有太多部队,也不是战略位置,他们的坦克为什么出现?” 手下作战参谋们不知道如何回答。 “消息证实了吗?”阿勒;泰德尔问着手下。 “空军侦察过,确实证实了。炮塔属于楔形……前方阵地上的士兵观察发现,炮管很粗,比t72的好像还要大一点,长一点……”情报参谋向司令汇报,“根据分析,这是阿拉伯人的新式作战坦克。” 阿勒;泰德尔更疑惑了,“数量有多少?” “一个连的兵力,没有配套的装甲车,没有步兵等。空军在发现后就向着周围区域进行侦查,没有发现其他的。” “确定没有埋伏?”阿勒;泰德尔动心了。 “没有,对方的这些新坦克太好辨认。在整个区域,除了我们装备的酋长坦克外,所有坦克炮塔都是圆形。显然,这些不是我们的坦克。”情报参谋回答。 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少将参谋说道,“参谋部建议,把他们这些坦克留下研究,这很可能是阿拉伯人的新式主战坦克。我们必须评估这种坦克对我们的威胁!” “离他们最近的装甲部队在哪里?”阿勒;泰德尔问道。 “边境区域以东的边防137坦克营。” “137营不是一个杂牌营?里面装备的坦克都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维修后的……”有人质疑,“这样的部队能执行如此任务?” 137营,属于原本的国防军,而且还是巴列维王朝的旧军官组成的。 原来全部装备的是来自英国的奇伏坦坦克,属于总统卫队的中的精锐。 81年1月5日的苏桑吉尔德坦克大会战中,350辆奇伏坦坦克跟伊拉克400辆t62坦克进行生死对决,最终损失大半。 后来,南部战区的奇伏坦坦克不停地损失,很难再找到成建制的了。 137营的旧军官们幸运地在各场战役中保住了性命,却依然得面临战争,而他们的装备,开始变得驳杂。即使如此,也是属于波斯军队中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 “我们相信可以。虽然都是经过维修,性能没有问题。司令阁下,137营装备35辆坦克,无论是来自英国的奇伏坦坦克,还是来自美国的m60,都是我们国内最先进的坦克……” “那就让他们出动,把这些坦克留下!”阿勒;泰德尔没有再过多犹豫。“命令空军部队做好支援准备。” 35辆对阵11辆,他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对方既然是新式坦克,必须得评估这些坦克对于自己这方的威胁。 命令很快通过无线电密文的形式下达到了距离边境不到十公里的137营驻地。 “兄弟们,机会终于来了,司令部命令,去边境干掉一个连的伊拉克坦克。”137营营长法拉罕默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便兴奋起来了。 召集手下所有排级以上军官开作战会议。 “由谁指挥?”一名连长态度不好地问道。 其他人也是如此。 法拉罕默知道为什么,笑着说道,“这次由我们自己制定作战策略。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边境出现了伊拉克人的新型坦克。司令部要求我们剿灭,并评估这种坦克对我们的威胁。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我们重新受到重视的机会!” 随着巴列维王朝倒下,这些旧军官们,一直都不受待见。 驻地被安置在距离边境不到十公里的位置,要是伊拉克人从这边突入,坦克越过边境,一脚油门就到了。 “那等什么,出发吧!”最开始质疑的军官直接说道,“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再等下去,他们跑了,难道我们去伊拉克境内追击?” 眼看已经到了傍晚,再不出发,根本就不行。 137营不能失去这次的机会。 否者,他们只能继续在这里停留着,坦克逐渐在等待中生锈,而他们在等待中消耗自己的生命。 很快,长时间没有响起大规模发动机轰鸣声的137营驻地,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了。 体型庞大魁梧的奇伏坦坦克,同样厚实的m60坦克,屁股后面冒着黑烟,向着边境上冲去。 “连长,天快黑了,咱还是回去吧。将军知道了,这后果……”塔扎克见天色晚了下来,根本就没有见到波斯人装甲部队的影子。 等到晚上,看不清,要是被包围,后果就不美妙了。 距离天黑,不到一个小时了。 “该死的波斯人来了,赶紧汇报!”在玛塔吉正要下令离开的时候,安静的阵地上变得喧嚣起来了。 “呜~”战争警报声响起。 “哒哒哒……” 敌人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的时候,一些机枪堡垒里面机枪就开火了。 “这些混蛋!”玛塔吉看着混乱的阵地,不屑地骂了一句,随后对着他的连队下令,“上车,准备行动!” 他同样以极快的速度上了车。 “都注意了,看清楚对方来的是什么坦克,如果是m4谢尔曼,或者m47,狠狠地给我揍;要是遇到m60,或者来自英国的酋长坦克,放两炮就逃!中国人不是吹嘘,他们的坦克在两千米距离发射穿甲弹最合适吗?”玛塔吉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能儿戏。 m-4谢尔曼以及m47,这些都是二战时期的老坦克了,速度慢,火力不强,发射速度也更要命。 遇到这样的坦克,就是他们捞战功的好机会。 自然不能错过。 酋长坦克也好,m60也好,都是超过50吨的重型坦克,除非击中了装甲薄弱的地方,就连t62,t72,也都很难打动。 那就是个皮粗肉厚的铁疙瘩! 酋长坦克,主炮是120毫米口径的线膛炮;m60,虽然只是105毫米线膛炮,这玩意儿攻击力也不差。 359坦克的炮塔看着吓人,只有五对负重轮,甚至连坦克战斗全重,也不过堪堪超过40吨! 吨位决定了装甲厚度,40吨的坦克防御能力永远不可能有50吨全重以上的坦克防御高。 这是玛塔吉等人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