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天啊,他们只有五对负重轮 - 重生军工子弟

384 天啊,他们只有五对负重轮

“玛塔吉,要不咱们撤吧。我们油料不多,而且兄弟们对于坦克的操作并不是非常熟悉。”塔扎克再次劝着。 他是不希望出现问题。 伊萨德将军很重视这些坦克,易卜拉欣将军很重视。 他们的重视,绝对不可能会因为拿了回扣得了好处什么的。他们是总统最信任的人。 “闭嘴!塔扎克,连敌人的影子都还没看到呢。不对,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坦克来了,难道他们从废铁堆里面找出来的坦克?冒出那么多的黑烟……”玛塔吉被远处的天空吸引了。 不仅他,所与人都被吸引了。 原本已经熄火的359坦克,发动机再次开始轰鸣起来。 随着驾驶员的操作,履带缓慢地移动,而原本低垂着的炮管开始微微上扬。 自动装弹机的开关已经打开,炮弹已经上膛。 坦克遭遇,谁先打出第一发炮弹,谁就能取得先机。 当然,这第一发打出去的炮弹,得命中才行,否者坦克的作战性能指标,也不会讲究一个命中率不是? 在359坦克队伍的等待下,空中的黑烟不断地向着边境而来。 碍于边境的障碍,却一直无法看到对方的坦克。 距离边界线还有三公里的时候,137营的坦克就在连长法拉罕默的命令下,降低了速度。缺乏维修保养的坦克,发动机无法长时间保持高负载运行。 “做好战斗准备,先给他们来一波榴弹!”在缓慢行进的时候,法拉罕默通过指挥系统下达了命令。 “营长,要是他们跑了怎么办?”有人质疑。 “他们要跑,我们追不上!或许他们是在等待我们。”法拉罕默没有解释。“炮火准备,榴弹,目标103区域,准备,发射!” 没有给其他人更多质疑的机会。 随着法拉罕默的命令,不管是从英国购买的奇伏坦坦克,还是来之美国的m60坦克,炮管都开始快速扬起,同时炮塔也在开始转动。 “轰!” 一辆m60坦克炮口火光一闪,一团白雾升起,巨大的榴弹炮出膛,坦克沉重的车身,都震动了起来。 这枚炮弹,也拉开了炮击的序幕。 “轰轰轰……” 三十多辆坦克分散在不大的区域里面,向着对面的伊拉克阵地喷吐着炮弹。 “咻儿~轰!” 第一枚炮弹落在359坦克停留区域后面数百米的一条战壕边缘,掀起大量的泥土。 连串的炮弹落在阵地上。 “m60!”坦克里面,有人从炮弹的破空声听了出来,“榴弹!” “奇伏坦!榴弹!” 不同口径的炮弹,不同种类的炮弹,破空声跟爆炸声,都是有着不同的。 “这些混蛋,以为他们的炮弹多?”见到这样的场景,玛塔吉愤怒了。“距离边境如此遥远,居然开炮。冲上去,保持跟他们两千米的距离!看看究竟是什么坦克。” “玛塔吉,对方的坦克数量不少,都是m60跟奇伏坦!必须撤退!这是在引诱我们冲上去……” 塔扎克通过坦克内的无线电通话系统想要阻止玛塔吉这种冲动的命令。 却发现,根本就没用。 11辆坦克,除了他旁边的211,其他的坦克,形成一条不规则的直线向着边境上面冲过去。 无奈之下,也只能招呼旁边的211,跟着一起冲上去。 原本停留着的137营,第一轮榴弹齐射之后,便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这种不需要考虑准头的射击,都是便向前移便开炮。 尤其是为了保持炮击的持续性,坦克炮不再齐射,而是各自开炮。 359坦克,一直在以最大的速度往前面冲,边境上的障碍,根本无法阻止359坦克越过,就连边境上埋着的反坦克地雷,好像也不被提克里特这些年轻军官们当成一回事儿。 越过障碍,就看到了已经接近到两公里内的数十辆坦克。 “停!”玛塔吉不是傻子。 对方的数量,超过他们的想象,甚至,潜望镜看到的,全部都是m60,奇伏坦这两种波斯人最先进的重型坦克。 “玛塔吉,撤吧,他们数量太多!”塔扎克看到远处的波斯军队坦克,担心了起来。 即使有命令,一开始冲得太快,359坦克也进入了波斯境内不短距离,才最终停了下来。 炮口开始向着冲过来的波斯坦克瞄准。 没有人开火。 对于新式坦克掌握不熟悉的提克里特年轻军官们忘记了,359坦克的穿甲弹射击距离是2000米,火控系统的激光瞄准器可以瞄准更远距离。 就连计算机火控系统提供的辅助目标,都被车长跟炮手们忽视了。 他们在使用原来的老方法瞄准,而有了稳像式火控系统,反而让他们觉得麻烦。 当然,也有例外,211的车长赫拉德,就在给炮长下达目标指令。 在越过障碍发现敌人的第一时间,赫拉德就在按照平时的训练,根据计算机系统提供的各个目标排序来指示炮长瞄准目标。 “穿甲弹,发射!”没有等命令,也没有管别的车还停在那里等着波斯人坦克靠近距离。 1750米的时候,正在缓慢往前的211车打出了提克里特青年军官连的第一枚炮弹。 “轰~” 坦克车身一震,向着前面喷射出一枚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 137营的众多坦克,正在连长拉法罕默的指挥下加快速度拉近距离。 英国制造的奇伏坦坦克,配套的穿甲弹,需要在1500米内的穿甲能力才更强。 “轰!”211车发射的第一枚穿甲弹,准确击中了一辆m60的主装甲。 随后,被击中的坦克内部冒出黑烟,往前冲了一段距离,静止不动了。 “继续发射!”根本就顾不得去观察第一发炮弹的成果,赫拉德再次下达了命令。 “轰~”又是一枚穿甲弹出膛。 一辆奇伏坦坦克被击中了炮塔侧面,穿甲弹被弹开了。 “连长,用计算机显示的目标参数,直接瞄准射击!”赫拉德终于发现还在沉默的友军。第一辆被他击中的m60巴顿坦克,内部开始冒起滚滚的浓烟。 “轰~”巴顿坦克内部终于爆炸了起来。 “开火!”这时候的玛塔吉终于回过神来。 静止不动的359坦克,几乎在赫拉德提醒后,同时反应了过来。 然而,却没有几辆坦克命中目标。 法拉罕默在这些坦克越过障碍的第一时间,便看清楚了坦克的外型。 第一想法就是这不可能! 伊拉克没有人楔形炮塔的坦克。 第二反应则是想撤离,对方的炮塔看起来远比他们所有的坦克都更加吓人。 想到自己这边三倍于敌人的数量,下令开始攻击。 “天啊,我被击中了!”通讯频道里面,也不知道是谁惊恐地叫了起来。 “动起来!不要停在这里当靶子!”玛塔吉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是指挥官,身上担负的重任。 211坦克一边高速机动,铲起浓浓的烟尘,甚至在向着外面发射烟雾弹,不停地向着远处开炮时候需要停下来的137坦克。 一分钟不到,211车打出了4发穿甲弹,2发榴弹,成功让3辆波斯人的坦克冒着黑烟停了下来,还有一辆履带被炸断,疯狂地向着这边开炮。 “这些坦克是什么坦克,我明明击中了,为什么没有爆炸!” 拉法罕默听到手下的汇报,也暗自心惊。 他清楚地看到,一辆伊拉克坦克被击中,穿甲弹的尾部就这样插在装甲上面。 在对方队伍中,一边运动一边开火的一辆坦克走位尤其风骚,无论坦克车身向着什么看方向,炮口始终对着这边,开火的速度远比他们了解的苏联制式坦克要快很多。 看到那辆211坦克侧着身子,炮塔向着一边转动的时候,法拉罕默终于逮到了机会。 “371,368,358,听我命令,目标对方的211,穿甲弹,瞄准……开火!” 4辆坦克同时对着已经到了整个队伍最前面,不断卷起高高的尘土来遮盖它后面那些坦克的211车。 “加速!”赫拉德看到了远处几辆瞄准自己的坦克,对驾驶员下令,“转向!” 正在向着侧面行进的211车,一瞬间来了个大转弯。 然而,还是晚了。 “砰!” “砰!” “轰!” 两枚穿甲弹钉在了炮塔的侧面,巨大的冲击力,让正在操作坦克转向的驾驶员感觉到坦克几乎失去了控制,要向一边侧翻。 这样还不算完,一枚榴弹击中在坦克履带旁的裙板上爆炸开来。 剧烈的冲击力让坦克一侧的负重轮都脱离了地面。 “打不动?”亲眼见到两枚穿甲弹击中对方的坦克炮塔,又如同一开始,穿甲弹的尾部露在外面。 法拉罕默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营长,他们的坦克只有五对负重轮!”本来应该瞄准开炮的炮长,让眼睛从观瞄镜离开,向着有点发呆的营长汇报。 只有五对负重轮! 他们这样的重型坦克,四辆同时开火,三发炮弹击中了敌人的一辆坦克,对方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天啊,居然还在动!” 让人更惊讶的是,连着挨了三炮的211车,依然在疯狂地机动,甚至,炮口向着法拉罕默所在的指挥坦克瞄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