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被自己搞的武器炸了 - 重生军工子弟

390 被自己搞的武器炸了

“轰!” 加满燃油,携带了武器的战机,在高温炙烤中,凌空爆炸开来,成为一团耀眼的火球。 光圈依然在快速地扩张,距离地面只有百多米高度的直升机,一阵摇晃。 发动机声音的轰鸣,开始变得断断续续,上面的螺旋桨,转动也不如之前那样有力。 直升机虽然在数秒前就已经开始拉升,但是在那之前,却在快速地降落,这样对于发动机本来就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这会儿头顶上的发动机不断地传出巨大的声响,更加让人绝望。 “喘震!迫降!”谢凯彻底惊恐了起来。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如此逆天,乘坐的直升机刚到机场准备降落,刚好遇到了卖给波斯人的地红旗导弹,哪怕是他不作死装云爆弹在地红旗上面,500公斤的常规战斗部,根本威胁不到在上百米高空的直升机,弹片飞不了那么高。 云爆弹不是靠着破片杀伤敌人,而是瞬间释放里面的燃烧性能非常优异的燃烧剂,瞬间抽干周围空气中的氧气而产生剧烈的高温来烧光周围的一切,同时,会短时间内形成一个庞大的真空地带…… 米-8直升机卖给伊拉克已经不短时间了,却也因为如此,维护保养不佳。 虽然,苏联人提供了一个庞大的顾问团队,但是谢凯上飞机的时候,就发现这架直升机保养得不是很好。 在上百米的高空,坠机,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螺旋桨依然在缓慢地旋转,旋转过程,不时停顿,使得机身巨大的米-8一阵猛烈摇晃,随后猛地往下坠落…… “完了,居然死在自己搞出来的导弹下面!”谢凯这一瞬间,唯一只有这个念头。 易卜拉欣已经开始祈祷了。 那些跟着谢建国一起过来跟苏联人谈判的技术人员惊慌失措,但是他们却依然紧紧地抓着扶手。 谢建国则是不停地扇自己的耳光,他现在特后悔,为什么不要求儿子留在鲁特拜,或者昨天直接让运十飞巴士拉。要是那样,怎么也不可能都死在这里。 “关掉发动机,重新启动!”机长大声地说道。 俄语! 居然是俄语。 不仅是谢凯,还有谢建国,都清楚地听到了。 发动机停止工作,螺旋桨并没有一下子停止工作。庞大的机身,开始快速下坠…… “重新启动,快!”机长有些焦急地咆哮。 机组成员依然在努力地控制着直升机。 即使重新启动,发动机却再次爆发出一阵巨响。螺旋桨反而旋转不起来…… 喘震现象越来越严重,直升机巨大的机身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摇晃的也是越来越厉害,机长再次让关掉发动机。 距离地面还有五十米! 谢凯这一刻,反而变得平静起来,他甚至在好奇,不是说人死亡之前,都会回忆一生经历的一切么?为什么自己啥都想不起来?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跟基地抢啥利益,在意自己的好处干什么。 最终,到头来,不也是一场空? 自己好不容易重生了一次,结果作死,跑到两伊战场的前线来,结果,被自己搞出来的导弹跟云爆弹弄死…… 要是老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谢凯觉得,不会再去如同之前那样计较自己的个人利益了。 挣再多,花不了,也白搭啊。 不知道是不是谢凯的祈祷让老天觉得满意,还是机组成员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直升机震动得厉害的机身,在距离地面还有二十多米距离的时候,反而开始变得平稳起来,已经停止旋转的螺旋桨,居然又开始缓慢地旋转起来。 快速坠落的直升机,因为发动机重新工作,从周围涌过来的空气通过压缩机涌入发动机,螺旋桨开始被发动机带动。 然而,太晚了。 “迫降……”谢凯只听到了这样一句话,随后就感觉到直升机摇晃得厉害,很快重重撞击在地面上,机身摇晃得更加厉害,在里面人都没法站稳……脑袋撞在机舱壁上,昏迷了过去。 “呜~” 凄厉的防空警报依然在响起,整个空军基地极其庞大,天上坠落的直升机周围是一个高炮阵地,见到坠机,立即有人过来查看情况。 “敌机来袭!防空火力准备……” 第一波导弹打击刚刚结束,还没有统计损失,就有十多架各种信号的战机出现在基地上空。 基地中心的航空指挥部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静。 地面防空火力,密度远没有之前那么大。 失去了指挥的伊拉克防空队伍,有些迷茫。 在阿拉伯河,伊拉克阵地上,除了少量执勤监视对岸的哨兵,大多数人这个时候都睡了。 从80年战争爆发到现在,已经五年多快六年的时间了。 双方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隔河放空枪,双方都形成了惯例。 尤其是今天,伊拉克人更不认为对方会大规模进攻,白天没有看到他们做进攻前的准备,加上进入雨季,天空一直都飘着小雨,地上泥泞不堪。 守着阵地盯着对面情况的哨兵无聊得不行。 上面有命令,必须24小时盯着对面的情况。 伊拉克阵地上面,哨兵打着盹儿,没有人抽烟,也没有人聊天扯淡,更没有人抱怨。 谁都知道,如果开小差,指不定就被卡西姆将军的执法队逮着了,不死得脱层皮。 在河对岸的波斯人阵地,阵地前沿泥泞的地面上,已经匍匐着爬上了大量的年轻人,很多甚至还是孩子。 这些年轻的士兵在等待,等待着后面阵地的大炮怒吼,随后他们将会强渡眼前的河流,占领他们隔河观察了好几年的阵地,然后挥兵北上,活捉萨达姆…… “三发急速射,预备,放!”终于,指针到了时间,河对岸也响起了阿拉伯人的防空警报声。 早就扬起了红旗的炮兵指挥们,狠狠地把手中的小红旗挥了下去。 一直在等待着的炮兵,则是猛地把手中的击发绳拉开。 “轰~”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延绵在南部战线的数千门火炮同时开始咆哮。 炮弹急促地向着对岸的阵地飞去,落下,溅起漫天的泥土。 大地开始颤抖。 “冲啊……”在炮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埋伏在河边的波斯军队,不顾寒冷,也不顾水深,齐身跳下了阿拉伯河…… 波斯人的动静,一开始,让卡西姆的指挥部并没有太多的紧张。 对方弹药不足,没有得到太大的补充,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但是等他了解到情况的时候,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事情。 “该死的波斯人,究竟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们准备发动全线进攻?”卡西姆在等待着情报参谋把整条战线上的情况跟反馈给自己。 “将军,目前情况下,很大可能。我们的空军基地联系不上,前线阵地都在面临他们的炮击。在法奥半岛,波斯人在炮火掩护下,已经开始渡河,他们的舟桥部队正在假设浮桥……”情报参谋汇报着情况。 卡西姆一愣,“他们准备占领法奥半岛?” 这一点,卡西姆不敢相信,如果波斯人突入到法奥半岛,将会面临整个巴士拉的压力。 “现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佯攻。” “霍拉姆沙赫尔一带的波斯人在干什么?”卡西姆快速地考虑着波斯人的战略意图是什么。 法奥半岛有港口,油田,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战略价值。 这些港口跟油田,距离波斯人的阵地太近,一直都在遭受炮击跟轰炸,早就停止了运转。 “同样在炮击。” “命令部队,准备反击!暴露出来的炮兵阵地,全部给我干掉!”卡西姆真想不明白,但是,对方既然出招了,不能不还回去。 波斯人的弹药并不充足,根本不可能提供长时间持续的炮击。 很多时候,波斯人的行动,根本就没有战略意图。 或许有,也很难让人弄明白而已。 “要不要调集装甲部队支援法奥半岛,一旦他们佯攻成功,很可能就会转成正面进攻。”作战参谋脸色严肃地说道。 卡西姆沉默了一下,“目前雨季,地面泥泞,装甲部队行动不便,一旦我们从北方调集装甲部队,就会露出防御漏洞……” 作为一名指挥官,卡西姆也很为难。 “法奥半岛上的可是国民警备师,提克里特王牌,在前段时间抽调走了大量精锐,一旦……”参谋提醒司令。 那支部队不能出事,一旦出事了,那么…… “调集二线守备装甲部队,准备增援法奥半岛。”卡西姆不得不咬牙做出布置,“但愿波斯人如同以往那样,很快就会退回去。命令前线部队,阻止他们登录!” “快,离开飞机!”当谢凯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爆炸声依旧,一时间他根本无法清醒,不知道自己面临的状况是什么。 “爸……”借着隐约的火光,谢凯看着自己身边不远处,谢建国躺在机舱里面,扑了过去,老爹千万不能有事,否者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快点离开,马上要爆炸了!”外面响起了急切的阿拉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