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诞生于作业本的街头游戏机 - 重生军工子弟

040 诞生于作业本的街头游戏机

胖子一群人离开后,教室里只剩莫齐跟谢凯。 谢凯没去找莫齐,而是在继续画着自己的图。他清楚,这会儿凑上去跟白菜说话,白菜不仅不理会,还不会给好脸色。 他了解莫齐的性子,自然不会去惹她不开心。 现在的每一种时间都是宝贵的,只有快速拿出设计图,搞一两台试验机进行验证,才能生产,推向市场,为自己赚取第一桶金。 不过,还得想办法弄计算机啊! 这也是个麻烦事儿,最顶级的微机价格老贵不说,也没法可模拟他要搞的程序。 想着钱,谢凯不由肉痛了。 谢凯埋头不停地画图,坐在最前面的莫齐,也闹心不已。 肚子早饿了,不时地摸一摸抽屉里的那个硬邦邦的冰冷馒头,可她却不能拿出来吃,她怕被谢凯看到。 午饭,同学不是回家吃,就吃学校食堂,这些从小就在等待接班的子弟们,不到快上课的时间,不会出现在教室里,可今天,谢凯留在了教室里。 怎么办? 他看到了,传出去,自己被同学笑话…… “你干嘛!”莫齐正在纠结的时候,感觉到身边有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谢凯已经弯腰,伸手从她抽屉里把那个拳头大,硬邦邦的馒头抢了出来,塞在嘴里咬了一口。 莫齐向着后面退开,差点摔倒,距离谢凯一米之外,才满脸通红地瞪着一双大眼睛愤怒地盯着谢凯,银牙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前天才被这混蛋欺负哭了,不能哭! “馒头不错,我吃了。一会儿他们打饭回来,你吃我的。我爱吃面食,食堂那馒头我吃了16年,快吐了;我妈是南方人,不会蒸馒头,孙娟说你蒸的馒头好吃……”谢凯快速地把馒头塞进了嘴里,碎屑沾得满脸都是。 心中却鄙视了一番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撒谎,莫齐做的馒头,特难吃啊。 莫齐来自南方,南方以米饭为主食,莫齐的馒头能做得好才是怪事儿,谢凯曾经吃了一年多…… “谁要吃你的?”莫齐银牙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留下来,谢凯这是在欺负自己! “爱吃不吃,不吃就饿着吧!”谢凯懒得多废话,他不忍心看着莫齐流泪,只能转身离开。 莫齐家的情况,没有任何同学知道。 班上同学大多数从幼儿园一起长大,即使幼儿园跟小学不在一起,初中也在一起了。 莫齐是新来的,又把自己封闭起来,很难融入整个班级。 难道谢凯当着莫齐说:我知道你爸很久没发工资了,每个月还得往老家寄钱,你们父女两每天靠喝粥吃咸菜度日? 莫齐要强! “要考上大学,必须有个好身体,如果中午不吃东西,你下午上课就会迷糊,没法集中精力认真听课。”走了两步,谢凯扭头对莫齐说道,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莫齐看着谢凯离去的身影,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越想越委屈。 她不在意一个馒头,却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 回到自己座位上的谢凯,也没了继续画图的心思,一直偷偷看莫齐,莫齐已经回到课桌前,趴在桌上偷偷哭泣。 这让谢凯心尖儿都在疼,却知道,必须忍住,让莫齐吃自己给她打的午饭。自己从老娘手中骗钱,不就是为了她么。 “凯哥,饿了吧,疯子让我先把饭送来。”满脸雀斑,微胖的孙娟一手拿着一个铝制饭盒进了教室。“食堂没有土豆烧鸡块,也没有番茄炒蛋,钱胖子跑老师的食堂磨着师父开了个小灶……” 孙娟是谢凯前桌,也是红旗机械厂子弟,从小跟着谢凯等人玩到大,暗恋罗峰。 “你又欺负她了?”孙娟看了一眼趴在课桌上抽泣的莫齐,皱着眉头问谢凯。“欺负女生可不是有面子的事儿。” 谢凯苦笑着摇头,不过还真没想到,孙娟会帮莫齐说话。 打开饭盒盖,顿时弥漫出一股香味,特别是番茄炒鸡蛋的味道更浓。 两份都是一样的,番茄炒鸡蛋,红烧肉,米饭。 “快去吃饭吧,我还得画图。”谢凯没让孙娟给莫齐送去,而是让孙娟离开。 等孙娟走了,谢凯才端着饭盒到莫齐的课桌旁边,“吃吧,这是赔偿你的午饭。” “啪!”莫齐看都没看,胳膊往旁边一扫,饭盒飞到了地上。 她的心中的委屈更甚,甚至哭出了声音。 谢凯什么都没说,把自己的那一份也放到了莫齐桌上,饭盒再次被扫飞倒在地上。 谢凯不说话,默默地收拾一切,地上的痕迹,却没法掩盖。 莫齐一直在哭,谢凯想跟莫齐谈谈,但是却清楚,这个时候的莫齐,心中只会认为自己在起伏她。 说话的机会都不会给。 只能狠心让莫齐接受,不然莫齐会一直啃馒头到大学毕业! 一直到听到教室外面有人来,莫齐才擦干眼泪,装出看书的样子。 她的眼睛已经红肿了,却没有同学关注。 毕竟,她对于这个维系了至少四年多圈子,还是个外人,何况她平时也只跟少数几个女生说话。 女生觉得她假清高,男生则是害怕谢凯跟王浩,有那心也没有那胆。 钱胖子一群人先进了教室,闻着味儿,便清楚了怎么回事情。 后来有其他同学问,钱胖子则说中午他跟谢凯打了饭到教室陪谢凯,两人玩闹,结果都没吃成…… “胖子,你跟疯子去其他班上警告他们,以后上课谁不守纪律,放学就打得他妈都不认识!”饿着肚子的谢凯火气有些大,想着之前当邓华康的面保证帮忙整顿学校纪律,便对胖子开口。 胖子跟谢峰等人一听,顿时兴奋了起来,十多个男女同学挨个教室串门作威作福去了。 想着莫齐本就营养不良,谢凯心痛不已,下午上课也没有心思画图,不时地偷偷打量莫齐,班上其他同学课堂纪律一下好了很多,老师对谢凯的不认真听课,也没管。 倒是莫齐,几乎每堂课,都被老师提醒集中精力,让谢凯心情更差。 想给莫齐传纸条,最终还是作罢了。 下午放学,谢凯直接就抱着画图的作业本回家了,他看着莫齐的难受样子,没心思画图,眼不见心不烦,索性回家。 “你不上自习?”对于儿子不上自习跑回来,柳旭很不满。 “自习也是看书,我在家看。我这都保证了期末考第一了……妈,饭好了叫我啊!”谢凯不敢让老娘看到本子上内容,老娘再不懂,跟一名技术员生活了快二十年,也能分得清机械图不是? 柳旭看到他手中拿着数学跟物理,还有作业本,倒也没有多问。 她哪知道,谢凯的作业本成了画图本,课本不过是掩护。 房间里面,谢凯也没心思画图,不时想着莫齐的情况,无奈之下,只能先把计划写下来,需要的各种零部件,需要加工的零件罗列出来,后面标注哪个库房有,哪个车间能加工。 罗列后才发现,除了游戏基板,其他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可游戏机也只有游戏基板值钱。 “基板就是电脑主板,却比电脑主板简单很多了……基地的电子厂可以伸长。”谢凯叹了口气。 “你在里面嘀咕什么呢?做题还用嘀咕?”柳旭在外面一直听儿子嘀咕,却不知道他在嘀咕什么。 “背公式呢。数学,物理,都有很多公式要背啊。妈啊,您当年不是学理科的么?”谢凯的回答,让柳旭没法反驳。 柳旭的物理数学早丢了,但她大学里学生物化学,所以谢凯不敢把生物跟化学带回来糊弄老娘。 “赶紧吃,一会儿我还得给你爸送饭去呢。” “食堂不是有加班餐?”谢凯诧异,“这才几天,就没了加班餐?” “食堂那大锅菜,吃了几十年,谁不腻?加班餐倒好,肉多油水足,味道不行,你爸胃不好……我不去守着,他今晚又不会回来。身体哪里熬得住?”柳旭抱怨着,“没活吧,愁发不起工资;有了活吧,没日没夜地!” 谢凯无话可说。 想着莫齐中午没吃,晚上也没吃,最爱的红烧肉,也食之无味,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继续去弄他的事情了。 街头游戏机的基板,主要就由cpu、rom、ram、显存、输入输出接口(i/o)构成,电路远比微型计算机主板简单太多。 不管是用于储存游戏程序的只读存储器rom,还是用于跟cpu随时交换数据的内存rom,基地里面都有,甚至可以生产,只不过质量不行,工艺粗糙。 红旗机械厂,数控系统对于这些玩意儿的要求远比街机要高很多,但是那些东西都是从外面特别渠道搞回来的,不容易搞,成本也高。 没有心思画图,只能罗列自己的发展计划。 同时,把给老爹的晋升道路也画了出来,什么武器容易开发,功劳大,可以把老爹的位置推到什么程度,都是想了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