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 负责搞笑的苏联司机是老爹的情敌 - 重生军工子弟

399 负责搞笑的苏联司机是老爹的情敌

很快,谢凯跟谢建国等人就得到来自易卜拉欣的消息,苏联人因为战争到了巴格达,希望在巴格达展开跟中方的谈判。 “将军,你不是说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谢凯看了老爹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所以他们在去巴格达的路上等着。”易卜拉欣一点都不尴尬。“苏联人在纳杰夫等待着你们。” 谢凯没有说什么,直接问什么时候出发。 甚至,他有些怀疑伊拉克人这话的可信程度。 双方的合作,因为涉及到云爆弹的技术,使得其他的谈判都是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当然,这只是针对伊拉克人来说。 云爆弹的技术,并不是非常值钱。 404更需要大规模的业务,大量的经费。 “苏联人真的在纳杰夫?”谢建国问谢凯。 谢凯不知道。 之前来的时候,在纳杰夫中转,等了一天多的时间,如果苏联人在那里,伊拉克人不让双方接触,这就说不过去了。 来的时候乘坐直升机,虽然空军基地被摧毁,但是并不影响直升机降落。 同样是米-8直升机,而且还是三架,并且有着4架米-24武装直升机护航。 直升机升空而起的时候,地面的情况,全部收入眼底----庞大的空军基地,很多地方变得漆黑,不少的建筑物成了废墟,有些坍塌,有些还有一部分坚持着挺立。 地面上有着一个很大的坑,也不知道是油料库发生爆炸还是弹药库发生爆炸留下的大坑。 看着战争造成的各种,谢凯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他没有生活在这样的国家。 要是重生在伊拉克,有想法,都很难实施,伊拉克没有完整体系的工业布局。 “将军,苏联人真的在这里?”谢凯在下飞机的时候,问着易卜拉欣。 对于伊拉克人,他有些不相信了。 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 他们只是代表404基地,无法代表整个中国,即使不考虑国家利益,也得考虑基地的利益不是? “在酒店里面,你们就能见到他们。”易卜拉欣看着谢凯,一脸笑意。 这还让谢凯有些诧异,“难道不在这里等到巴格达的飞机?” “不用,你们跟苏联人谈妥了,咱们再去巴格达。”易卜拉欣无所谓地说道。 “谈妥了,咱们还去巴格达干什么?”谢建国问谢凯。 来伊拉克的目的就是为了跟苏联人接触,搞定超七工程的发动机,结果却经历了生死,这根本就是没有想到的。 谢凯看着老爹,知道他还没有进入到自己的角色,“爸啊,咱们可不仅仅是为了超七工程而来,现在你可是我们跟伊拉克方面谈判关于坦克等装备采购的负责人呢。既然要谈判这些,不到巴格达,能行?” 谢建国看着谢凯,一时间无法反驳,“我就觉得在咱们自己的国家更安全。” 谢凯不置可否。 国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时刻面临死亡威胁不是? 打仗? 当然还在打,西南边境,那场反击战,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呢,也不知道国内究竟有多少部队上前线去体验了实战。 直升机降落的时候,已经有了一支长长的车队在机场等着。 谢凯一看,居然是清一色的雪铁龙,而两头则是数辆装甲车保护,谢凯再次叹息了一口气,傻大木的儿子果然性命宝贵。 在这样的地方,居然都得有装甲部队保护。 只是可惜,他还没有看到库塞那个比自己只大两岁的混蛋,就被催促着上车。 库塞坐的是加长林肯,而有些还捆着绷带的中国代表团,则是坐法国普通轿车,谢凯觉得,伊拉克人太过小气。 车队从机场出发,一直到酒店,谢凯都没有弄明白自己处在何方。 酒店很豪华,但是周围都是穿着军装的士兵,让人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打量周围的环境。 一直到晚上,伊布拉型才带着谢凯跟谢建国等人进入了酒店的会议室。 苏联人! 谢凯只是看了一眼整齐坐在会议桌一边,神情冷峻的高鼻子,就知道了他们是谁。 “你们终于来了,我们等了贵方太长时间!”为首的一名五十多岁,秃顶,很胖的中年人笑着说道。 对方不是穿着军装,也没法判断身份。 “卡列夫托斯基,你居然长这么胖了!果然,岁月是把杀猪刀!”不等谢凯反应过来,谢建国就向着为首的苏联胖子张开了手臂。 搞得谢凯跟其他人都是瞪大了双眼。 “谢!真的是你,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次见到你。”卡列夫托斯基居然也张开了手臂,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向着谢建国迎来,“伊莲娜要是见到你,会比我更高兴。” 谢凯顿时就变得精神起来。 老爹的八卦啊! “她不是依然嫁给了你么!”谢建国笑得有些尴尬,“卡列夫托斯基,介绍一下你的人吧。” 谢建国并不不想在需求上面浪费太多时间。 他是带着任务跟苏联人接触的。 中苏两国之间的关系虽然已经开始改善,明面上却还是非正常的。 “不,你没有想到伊莲娜最后会嫁给我吧?现在我们有五个孩子了。最大的闺女叶卡捷琳娜已经16岁了,正在莫斯科大学学习国际贸易……”卡列夫托斯基并没有认为这是一个严肃的场合。 不知道什么时候,易卜拉欣没有对双方做任何介绍,就偷偷地离开了。 “爸,这是您之前的情敌?”谢凯的脸上,满是对八卦的渴望。 看来老爹这在苏联很混得开啊。 谢建国狠狠地瞪了谢凯一眼,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这位是?”卡列夫托斯基显然也见到了父子两人的眼神,一下兴奋起来了,“谢,这是你儿子吗?伊莲娜之前不少时候说,如果你有儿子,可以跟叶卡捷琳娜结婚……我对这抱着支持的态度。” 谢凯无语。 这苏联老头脑袋有问题? 不是来谈判关于发动机的问题?怎么会说到要给自己介绍给女朋友啥的来了。 俄罗斯妞儿啊! 谢凯流了口水,不过想着自己的白菜,还是把晃动的心神收了回来,尤其是以俄罗斯大妈生了孩子之后那腰围将会让人恐惧…… 最终,他收回了心神。 “卡列夫托斯基叔叔,感谢您对我的信任。不过,现如今我们都代表各自的国家,是否应该先谈正事,然后再叙旧?”谢凯不得不打断父亲跟老朋友叙旧。 “你懂俄语?”卡列夫托斯基一脸的高兴,“开始我们还担心你父亲生的是女儿怎么办,我们的儿子太小了,现在才8岁……然后又担心要是你没有继承你父亲的语言天赋该怎么办。两个人一起生活,语言不通,非常要命……” 谢凯要疯了。 这特么的是严肃的外交谈判场合? “叔叔,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并不允许跨过婚姻。”谢凯不得不为自己辩解。 谢建国也开口了,“我儿子,英德法俄四国语言,能正常交流。阿拉伯语,波斯语,乌尔都语,都有所涉猎!卡列夫托斯基,整个欧洲的女人,甚至阿拉伯跟波斯的女人,他都能很好交流。不过,你希望他当你女婿,他不一定愿意,就连傻大木总统,都希望我儿子成为他女婿。” “爸!”谢凯傻眼了。 这还是自己那个严肃的爹么? 这牛吹的有点大了啊。 明明是来谈发动机的,怎么就变成了炫耀孩子呢? 要不得! 可他没有本法阻止。 卡列夫托斯基不屑地撇了撇嘴。 根本就不相信谢建国的话,“我这只是传达伊莲娜的问候。你知道的,我很讨厌你,当初如果不是你回国了,伊莲娜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嫁给我,并给我生三个漂亮的女儿,两个可爱聪明的儿子。” 谢建国不接话了。 谢凯有些着急了。 无论是苏联人还是中国人,双方都是有些不明白了。 究竟是多年没见的老友拉家常,还是双方谈判? 中苏关系之前一直都非常紧张,不是说,这是关系到两国之间关系改变的一次非常重要的非官方谈判? 于是乎,双方的人,就只能一边眉来眼去地喝茶,一边看热闹。 事情太过出乎意料。 “感谢伊莲娜的问候。司机,我觉得我们应该进入正题,然后再拉家常。”谢建国严肃地说道。 “噗嗤……” 谢凯真的笑喷了。 司机! 老爹真有才。 难道老爹也知道啥叫老司机,一言不合就开车? “你爸在年轻的时候,就称呼我会司机。当然,苏联太多司机了,我这并不是开车的司机,即使要开,也是开飞机……”卡列托夫斯基笑着解释。 “司机叔叔,您不是专程来跟我爸拉家常的吧?我们双方可都是承担着重要的责任。”谢凯很想问对方是不是专程来搞笑的。 这是非常正式的外交场合吧。 苏联人不是向来都是非常严肃的么,怎么就变得如此搞笑了呢。 其实,谢凯更为葫芦考虑,这老家伙不进入正式谈判,有人又得骂苦逼的葫芦在这里水得无边了,虽然葫芦本身就是装水的。 “你们真的需要航空发动机?”卡列托夫斯基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甚至谢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