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这才是真土豪 - 重生军工子弟

408 这才是真土豪

“不仅是资金,还有两亿多美元的外汇额度,这事情可不容易弄到。按照合同,在5月前必须支付1.15亿美元。”谢建国的担忧,不仅是钱的问题。 外汇额度,这也不是好弄的。 以前基地里面,一直都没有外汇保留权。 每次的合同,都是以美元作为结算货币,可最终还得通过外汇管理局以及国家银行结算,支付软妹币给基地。 “军方不是有外汇留成么?二十多亿的外汇,怎么也得有两亿美元不是?”谢凯没有任何的担心,“这事儿回去再说。” 军方从基地的军售中分了一部分利润,为的就是外汇保留权。 要从军方手中拿这么大一笔的外汇,不是容易的事情。 “只能回去想办法,要不然,这合同就得出问题。”谢建国担心地说道,“所以合同今天没敢签。” “合同只要没有问题,就签呗,回去了老郑跟老汪他们自然会想办法。”谢凯知道父亲担心什么事情,以前只是负责基地的技术工作,如此重要的大项目,而且还是在飞机设计都没有完成,直接采购200台发动机。“不管他们是去耍无奈还是卖萌,反正合同签订了。当然,这东西给巴基斯坦看到,他们的钱也就落咱们兜里了。” 谁心中能有底? “上面没法交代。根本不符合流程……”谢建国有些埋怨谢凯。 “不这样,苏联人能以这么低的价格交货?”谢凯并不在意。“您放心,回去老郑跟老汪都不会有意见的。” 郑宇成跟汪贵林是否会有意见,两百台发动机,足够让巴基斯坦下定决心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 美国的f-16,价格高不说,交付也足够慢。 巴基斯坦穷,自然不可能全部用f-16,否者他们也不会找中国,想要自己开发一款用于跟f-16配套的战机来使用。 “伊拉克人这边如何?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动静啊。如果合作无法达成,他们不下单……”谢建国觉得,自己会被儿子坑的爬不起来。 怎么就那么糊涂,不考虑这些后果呢。 谢建国想要后悔,都晚了。 “一直在等着呢。苏联这边的合同签订,他们那边估计也就差不多了。”谢凯一点都不担心伊拉克人会放弃从中国采购装备。 易卜拉欣这些天一直都在忙着,就连伊萨德,也是在不停地给总统拍电报。 库塞为了等谢建国跟苏联人达成协议,一直都在等着,想要回巴格达,都不行。 “谢,合作愉快!希望你们的资金能尽快到位。”当合同签订后,卡列托夫斯基笑着跟谢建国握手。 “当然,回去我们就准备经费,希望贵国能尽快提供发动机……”谢建国脸上,并没有多少的笑容。 合同他签了,两亿多美元呢! 一番寒暄后,双方各自客套地邀请对方到自己国内做客什么的,然后就这样结束了。 404基地或许会派出人员到苏联去参观发动机制造的工厂,但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 “你们跟苏联人谈完了?”易卜拉欣在当天晚上就出现在了谢建国的面前。“苏联人已经离开了。或许我们应该再谈谈合作的事情。” “将军,价格方面,我们已经给出了很大的优惠……”谢建国叹了口气。 前一刻还是买家,现在又变成了卖家。 他清楚给知道,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都不是容易的角色。 要想达成交易,太难了。 “这事情到巴格达再谈吧。有人想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易卜拉欣来的目的,就是邀请谢建国等人去巴格达。 谢凯在一边也不说话,他心中清楚,已经到谈判最后的关键时刻了。 就在当天晚上,直升机再次起飞。 从纳杰夫到巴格达,比到鲁特拜近了太多。 仅仅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飞机就降落了。 这次伊拉克人没有给安排到酒店里面,而是一片别墅区。 易卜拉欣通知谢建国,第二天会有军方高级官员跟他们见面,了解一些问题。 谢建国知道易卜拉欣跟谢凯之间的勾当,原本以为是跟伊拉克高官们进行进一步的沟通交流,却没想到,只是一些伊拉克军方的官员了解各种装备的具体性能。 性能介绍,早就已经做出了,伊拉克人这样的行为,有些反常。 当他找谢凯,想要弄明白究竟什么事情的时候,谢凯却已经被不知道是库塞还是易卜拉欣安排的司机接到了底格里斯河旁边的一个农庄。 农庄占地面积很大,栽种了数量不少的无花果、柑橘、菩提、银杏、石榴和枣椰等树木,跟周围的农庄完全不同。 司机跟车上的保镖,不知道是不善言辞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直都不说话。 田莉跟着谢凯,虽然不知道去哪里干什么,但是却被周围的环境吸引了。 “鸵鸟?” 当看到几只两条腿的大鸟在道路旁边一个宽阔的草地上悠闲漫步的时候,田莉小声地惊呼着。 “不就是几只鸵鸟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库塞的爹是总统,怎么也是王子级别的,养几只鸵鸟算啥?沙特等国的王子,动不动都是养狮子,豹子啥的当宠物呢。”谢凯不屑地说道。 这些土豪太特么的有钱了。 不养些猛兽,都对不起他们的身份。 “那是什么?”当田莉看到草坪上几只体型跟绵羊差不多,头似骆驼,脖子细长,浑身长毛的可爱动物时候,眼睛不再移动了。 “草泥马!”谢凯第一次见到活着的神兽。 这玩意儿,可是曾经风靡过网上。 那阵子,谢凯就想着,要是莫齐还在,绝对会爱上这种让所有女人无法拒绝的呆萌神兽。 “你怎么说脏话呢!谁惹着你了?”田莉不满地看着谢凯。 谢凯突然骂人,让她很是不满。 “我说那玩意儿叫草泥马,你看头顶上,是不是像长着草?身上的长毛,特别是那几只棕色的,你看像不像泥土……而又有些像马……”谢凯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机智。 本来草泥马这是网络上为了避免河蟹神兽而出现的骂人词汇,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呆萌羊驼在神州大地的称呼。 “像马?”怎么看,田莉都不觉得想马。 脑袋像骆驼,身子像绵羊。 还没等她明白过来,车子已经在一栋庞大的别墅前面停了下来。 谢凯无法找到词语来形容眼前的别墅,豪宅,已经不够贴切地形容了。 “谢,你终于来了。”让谢凯没想到的是,穿着白色阿拉伯长袍的库塞居然亲自在门口迎接自己。“我这房子如何?这是父亲送给我的礼物,农庄里面种了很多果树……” 让谢凯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有洁癖的库塞,居然跟自己行贴面礼! 传说难道都是假的? “殿下,这别墅,我已经早不到词语去形容。”谢凯由衷地赞叹。“尤其是您养的鸵鸟跟羊驼,太让人意外。我还以为殿下会养狮子或老虎!” “你不觉得,这些动物远比狮子老虎更可爱?”库塞挤出了一个笑容,却向着旁边看去,“既然喜欢,就送你几只,我这里很多。” “殿下,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旁边同样穿着白色阿拉伯长袍的管家说道。“客人,一路辛苦了。” 库塞随后邀请谢凯进入别墅。 金碧辉煌! 谢凯进入房间的时候,被里面耀眼的金光差点闪瞎眼。 狗大户果然是狗大户,进入别墅内部,就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整个别墅里面装修的金碧辉煌。 “殿下,有点事情……”刚走到客厅,就有人急着向库塞汇报事情,同时向着谢凯看去。 “谢,我这里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麻烦你先跟管家去餐厅,如何?”库塞对着谢凯说道。 谢凯见这货,自然清楚,这货是要去洗脸了。 果然,传说是真的,也不知道这货的洁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难道是因为睡了某个女人而染上了病,从而有了心理阴影? 谢凯不无恶意地揣测着。 跟着管家,谢凯到了同样巨大无比的餐厅,欧式的长条餐桌,上面摆放着数量众多的鲜花,餐厅顶部,则是一盏巨大的欧式水晶灯。 “在这里面吃饭?”田莉有些惊讶。 跟基地的食堂相比,这里吃饭太过压抑了。 甚至,她曾经见过的最好酒店的餐厅,都没法跟这里相比。 贫穷,限制了田莉对于这些中东土豪生活环境的想象力。 谢凯也是暗暗咂舌,做梦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坐在这样豪华的房间里面跟伊拉克二公子一起吃饭。 很快,库塞就出现在餐厅里面,连一点歉意都没有表示,直接吩咐管家可以安排上菜了。 谢凯以为,会有很多人,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整个偌大的餐厅里,除了他跟田莉这两个客人,还有十多名站在一边伺候的仆人,没有其他人一起用餐。 “谢,欢饮你来我家里做客!这是来自苏联最顶级的伏特加……”仆人给谢凯及田莉倒上酒后,库塞举起了杯子。 难道伊拉克人也喜欢在酒桌上谈事儿? 谢凯有些疑惑。 当菜上来,他傻眼了。 “整烤骆驼?” “法国鱼子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