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为航母回国做的准备也打水漂了 - 重生军工子弟

418 为航母回国做的准备也打水漂了

“闭嘴!”谢凯瞪了柳东盛一眼。 小舅这是嫌自己身上太干净,整天没有太多事情,非得给自己弄点污点。 “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加上一直不清楚基地的情况,谁能想到身边人的情况?”汪贵林能理解柳东盛,对着谢凯劝到。 谢凯则是没法原谅柳东盛。 殷广志很快出来,汪贵林询问,后者摇头,对方什么事情都不交代。 就连保密科掌握了的情报,也是一点都不透露。 即使让柳东盛进去,那女人只是冷眼看了柳东盛一眼,啥话都没说。 那副她带着的墨镜,居然是一款间谍用的照相机! 在基地掌握了众多证据的情况下,她也没有任何的狡辩。 “你们先离开吧,有什么事情通知你们,对了,在事情没有处理完之前,东盛同志不能离开基地。”汪贵林对着气得脸色铁青的谢凯跟一只低着脑袋不敢说话的柳东盛吩咐。 说让自己不能离开,柳东盛忙不迭地点头。 谢凯没有理会他,直接就向着外面走去,原本还准备跟柳东盛商量年后的一些计划,现在哪里还敢? 柳东盛要是不在外面装大爷,为人低调一些,根本就不至于给谢凯招惹上间谍。 最后甚至还让间谍进了老窝。 “小凯,这次是小舅的错,你放心,以后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离开保密科的房间,出来柳东盛就忙着给谢凯解释。 谢凯没有理会他,自顾往前走去。 在食堂吃了饭,柳东盛一直都在道歉,谢凯同样没有理会。 这让柳东盛极其难受。 谢凯的态度,决定他的未来。 下午谢凯也没有去找莫齐,到红旗机械厂找了老爹,搞得柳东盛极其无奈,只能跑到能去的游戏机生产车间溜达。 “你怎么来了?”谢建国一回来,就变得更忙,上午开会,刚回办公室,谢凯就来了。 “我妈不要咱两了。”谢凯悠悠地说道。 “胡说!”谢建国忙着看文件,头都没抬,“你小子要是闲的无聊,就多去看看书,复习一下,离高考没有多少时间了。指望你上北大华清这样的大学,老子是指望不上了。总不能你爹妈都是大学生,老子还出国留过学,而你练个本科都考不上。” “爸,您昨晚没回家?”谢凯不想听老爹这话。 好像每个家长都是如此。 “嗯啊,咋了?你妈没在家?” “我也没回去,我妈可是好长时间都不回家,整天以厂为家了……”谢凯把了解到的情况给老爹说了一下。 老娘原本在家里就是强权,现在成了女强人,正在向着女王级别的方向发展,非是谢家父子之福。 “啥玩意儿?老娘们儿还要上天?”谢建国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能干好?” “人家过年都不放假,后天过年,就咱爷儿两过。” “谁做饭?”谢建国问着谢凯。 谢凯耸耸肩,“显然不是我,我连炉子都生不燃。” “我给你妈打电话,这老娘们儿,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反了她了。儿子,你放心,保证今年过年不会饿着你。”谢建国一脸豪气地说道。 可他这话,一点底气都没有。 “得了吧爸,您敢骂我妈一句不?要是您敢,今年我不要压岁钱,给您老孝敬一万美元。”谢凯鄙视着老爹。 在自己儿子面前吹牛,这是要不得的。 “啥?你说真的?”谢建国瞪大了眼睛,“你不会黑了那笔钱吧?” “我好歹还有个游戏机公司呢。一年赚上亿美元,看得上那点?”谢凯更是不屑。 谢建国一开始意动不已,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拿了美元,也用不出去。” “年后您得带队去苏联。”谢凯看外面没人,才小声地说道。“昨晚我跟老郑他们一起。” 谢凯说这话,郑宇成顿时就变得严肃起来,从儿子口中听到,绝对消息靠谱。 “去那边干什么?” “花钱,联络感情。”谢凯也说得简洁,在这边,很多事没法说的太过详细,要是让人听了去,传出去就不好了。 谢建国从办工作桌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支烟,划燃火柴,点上,也不说话。 谢凯心情不好,小舅的这尿性严重影响到了他在新的一年对苏联的布局,兜里没烟,直接从老爹办工桌上拿起一支烟,给自己点燃,深吸了一口。 “你小孩子,抽啥烟?” “烦。爸,晚上回家呗,我遇到点事儿。”谢凯再次抽了一口烟。 事情真的得找爹妈来帮忙出主意。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个老狐狸让谢凯不得不去更多考虑,老爹的经验,远不是他能想象的。 哪怕各种建议都是非常保守的。 事情不仅关系到对苏联的布局,还关系到他自己产业的未来。 “很大?”谢建国有些好奇了,自己的这儿子,感觉像一只老狐狸,一点都不像自己,居然遇到难事,要听自己的建议。 “不算小。”谢凯再次吐出了一口烟雾。“我给妈打个电话。” 直接利用谢建国办公室的内部电话,拨通总机,让机要员帮忙接通被服厂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却说柳厂长开会去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留言,如果是要求发货什么的,可以直接挂机了。 谢凯留言说让老娘晚上下班回家,家里将会召开1986新年家庭工作会议云云,胡乱扯了一通。 搞得电话那边的人一头雾水。 “啥事儿,先给我通个气呗。”谢建国听到谢凯打电话,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还记得我跟卡列托夫斯基商量的年后从国内搞轻工业产品到苏联的事情?”谢凯问谢建国。 后者点头,“出问题了?出了问题就别搞呗。” “小舅把间谍带到基地了。刚刚间谍被抓了,小舅被责令事情解决前不准离开基地。”谢凯简单地说了一下,“我被国际间谍盯上了,甚至,凯盛游戏机公司成为了一家有着军方背景的公司……” 柳东盛做事不考虑后果,谢凯在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游戏机公司,虽然是为了捞钱,只有谢凯自己最为清楚,这家公司一开始就弄在香江,为的是等苏联解体后,从乌克兰把那艘航母拖回来。 理由他都想好了凯盛公司既然是做游戏机的,做游戏的,那么,就买艘航母来作为公司的总部,甚至准备以航母为背景,开发一款枪战类游戏…… 现在显然没法再利用凯盛公司从乌克兰买航母了。 “这没有什么影响吧?从一开始你去那边,带去了游戏机,只要有心,很容易就能了解到情况。”谢建国皱着眉头,心中暗骂小舅子瞎搞。 “本来我准备让小舅去搞那个进出口贸易公司,可现在他这样,我敢交给他这样重要的事情?甚至游戏机公司我都不准备让他管理了。”谢凯担心的是这个问题。 柳东盛见着女人就走不动路,如何干那样的事情? “这是个问题,可你妈才是那家公司的总经理……”谢建国再次点上了一支烟。 “您刚才不是说要揍我妈不是?” “我说了?”谢建国竭力否认。 根本就不管眼前是自己的儿子。 事情涉及到柳旭,还有柳旭最疼爱的弟弟,作为丈夫,谢建国也没法了。 一下午,谢凯都在谢建国办公室里面呆着,也不影响谢建国工作,自己盖着军大衣在沙发上补觉。 “着急忙慌打电话叫我回来干啥?”柳旭回家的时候,家里三个男人都在抽烟,搞得家里乌烟瘴气,“要抽烟出去,家里是抽烟的地儿?” “妈,咱家过年不过年?”谢凯见老爹给自己使眼色,暗叹了一口气,老爹怎么就这么怂,典型气管炎。 尤其在女王气场下,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刚点上的烟,直接在烟灰缸摁灭,同时起身去开窗户。 “我厂里订单堆积如山,哪有功夫过年。我说你们也是,三个大男人,难道就弄不出一桌年夜饭?”柳旭显然不满。“难道叫我回来,就为这个?” 柳东盛一直低着头,也不吭声。 “妈,家里的事情,咱们说说公事吧。您作为凯盛游戏机公司的总经理,是否需要给绝对控股股东的儿子介绍一下情况?妈,那可是我的老婆本。”谢凯很无奈。 “啥总经理?”柳旭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挂名。 “凯盛游戏机公司大股东对副总经理不满……”站在窗子边的谢建国来了一记助攻。 柳旭皱眉看着柳东盛,“你又惹啥事儿了?” “三姐,我……”柳东盛自责了一下午,下班见谢凯父子往家里走,赶紧跟上,谁知道父子两人根本就不理他。 “他把间谍带到基地来了。”谢建国在儿子的眼神示意下,把情况也介绍了一边,“本来谢凯是准备让他年后干更重要的事情,出了这档子事儿,不仅影响到了基地的安全,甚至影响到了基地非常重要的一个计划……” “他干不了,直接撸下来,换人!”女王开口,语气就不一般。“我就知道,他是烂泥扶不上墙。一个人生活作风有问题,裤腰带都管不住,还能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