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 入侵阿富汗苏军的耻辱地 - 重生军工子弟

461 入侵阿富汗苏军的耻辱地

“需要我们做什么?”廖东也是叹了一口气。 对于阿富汗人来说,卡尔迈勒就如同当年抗日战争时期国内的汉奸一样。 汉奸,自然是人人痛恨的。 被入侵的国家人民跟军队,都痛恨战争,因为那会让他们失去生命,失去家园,失去繁衍子孙的地方;对于廖东等人来说,战争,则是机会。 赚钱的机会,达到一些目的的机会。 “苏联的特种兵执行侦查任务,同时,他们的武装直升机将会掩护卡尔迈勒的军队进攻……”马苏德把详细的情报告诉了廖东,“我希望河蟹佣兵团能干掉潜入潘杰希尔峡谷的格鲁乌跟第四十集团军的侦察部队。” “都来了?”廖东的眼睛猛地瞪大了。 “对的。情报显示是这样,消息的真实程度,不用怀疑,这不是来了源于那些没有丝毫忠诚,消息两边卖的线人,而是来源于政府高层。”为了打消廖东的怀疑,马苏德做出了解释。 阿富汗间谍的名声在交战双方都是不值得信任的,苏联驻阿富汗最后一任总司令格罗奠夫有句名言千万别相信阿富汗间谍的话,那都是他们吸完大#麻后的胡言乱语。 在1982年3月,苏军接到线报,出兵一个装甲突击队的兵力去围剿阿萨达巴德附近一个村子过夜的“圣战者”,结果在路上遇到了一名信使,这货居然是帮线人去通知“圣战者”逃跑的;还有一次,独立第66旅侦察连接到线报,前去攻占巴拉巴格村一个军火库,不仅没有发现军火库,出动的侦察连反而落入了包围圈…… 如此的事情出现了太多,廖东自然不敢轻信。 甚至他们自己都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名阿富汗人给他们提供情报,说是苏联侦察兵在某个村子活动,有人给他们提供补给等。结果把那人抓起来,那人不过是给廖东等人报信的人的仇人而已,仅仅只是买了他的羊,没有给他想要的价格…… “格鲁乌?”廖东把情况介绍了之后,一脸严肃,手下的几名核心成员则是笑着说道,“头儿,之前咱们一直都是跟他们的侦察兵打交道,对于侦察兵中的侦察兵,咱们还没交手过呢。” “就是,一直都听到他们的名声,咱们一直都想跟他们交手一番,看看究竟是谁才是真正的兵中王者……” “河蟹出动,还有多少东西能留下?别说格鲁乌,哪怕是各路白,都白搭。” “诸位,格鲁乌可不是浪得虚名。咱们虽然也受过特种作战训练,由于时间关系,并没有训练完成,加上我们训练时候的特殊身份,一直都没有经历严格的淘汰……”廖东见兄弟们有些轻敌,心中的担忧更胜。“格鲁乌在五十年代就建立起来,几十年都是对外严格保密,甚至比信号旗跟阿尔法小队更神秘,一直以来,我们得到关于格鲁乌的情报只是他们的间谍活动人员而非特种作战人员。所以,我希望大家都重视起来,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回不来。” 战争是残酷的。 特种作战更是比普通战争更残酷。 在苏联的特种作战部队中,格鲁乌的特种作战人员,最为神秘,就连阿富汗的各支游击队,都很少能得到格鲁乌特种作战部队的详细资料。 “头儿,放心吧,咱们不就是为了跟最顶尖的特种作战部队人员交手么?”一名三十多岁,个子魁梧的光头男子说道。 “光头,你是我们佣兵团的尖刀,一旦出了问题……”廖东皱着眉头说道。 “之前的信号旗,不是也被我们干掉了一支小队吗?”光头笑着说道。 “那是在他们不知道我们存在的情况下被消灭的。”廖东说道,“这次一定得精心准备,长短武器,弹药必须保证充足,甚至需要配备一些单兵重型武器。” “头儿,你是不是太过不相信我们的作战能力?或者说你把他们看得太强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廖东说道,“都去准备,随时都可能去执行任务。命令所有人,在行动结束之前,进入战备状态,谁再喝酒或则勾搭女人,军法从事!” 一说进入战备状态,所有人的脸上都变得严肃起来。 异国他乡作战,随时都有可能会牺牲。 他们不再是为国而战,牺牲后,连棺材上覆盖国旗都无法实现,所以,保住小命更重要,说不定还能有一天可以回到祖国。 在距离潘杰希尔城直线距离80公里,距离谷口只有20多公里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里面所有的飞机机身都有着鲜艳的红色五角星。 明白的人一看这五角星,就清楚这是苏联战机。 在这座距离首都喀布尔只有数十公里的空军基地,承担着很大一部分从苏联境内运输弹药补给等的重任。 阿富汗是内陆国家,整个国内没有铁路,苏联军队的补给,必须靠着空运跟公路运输。 从79年入侵阿富汗的第一枪打响,强大的苏联钢铁洪流在飞机跟重型火炮的掩护下,短短一周时间就席迅速占领了阿富汗全境,牢牢地控制着主要城市跟所有交通干线。 从苏联境内乌兹别克共和国的捷尔梅兹,经萨朗山口,越过兴都库什山脉的全长425公里的2号公路是驻喀布尔苏军的主要补给线,却靠近潘杰希尔谷底这个苏联发动了数次大规模清剿行动都没有解决的游击基地。 “这一次,必须将马苏德的塔吉克游击队连根拔起,卡尔迈勒已经调集了54个营准备围剿掉这支让我们后勤损失惨重的游击队……”在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一座仓库里面,一名带着大檐帽,肩膀上挂着一颗耀眼金星的矮胖老军人严肃地对面前数十名穿着迷彩服,头上带着头套外加船形帽,肩膀上带着一只张开翅膀黑色蝙蝠臂章,最低军衔都是准尉的军官们说道。 臂章的蝙蝠头顶上写着格鲁曼,周围还有一句俄文只有星星不够看。 这些人,就是苏联组建时间最长,最神秘的格鲁曼特种作战部队。 一支精通各种特种作战,甚至是招募间谍,在极端环境下生存并作战的神秘部队。 “你们的任务,就是提前潜入进去,摸清塔吉克游击队骨干所在的区域,尤其是游击队头目马苏德……”少将介绍了任务简报。 笔直排列的军官们,依然笔直地站着。 “将军,请放心,格鲁乌出动,没有什么任务完不成。”一名肩膀上扛着三条金杠,中间一颗金星的少校大声地向着少将保证。 “谢尔盖,你带队,我当然放心。我亲自调你过来,就因为这次你们的对手并不是单纯的游击队,还有雇佣兵。这些雇佣兵来自中国的退役侦察兵,或者说,用逃兵更适合他们。根据从越南得到的情报,这些人曾经让越南很头痛……”将军让自己手下应该重视敌人。 谢尔盖少校不以为然,“请将军放心,越南人虽然游击作战很不错,但是在战术素养上太差,加上没有完善的训练跟精良的武器装备,没有我们格鲁乌的八年特种作战训练……” 听到谢尔盖的话,少将挥了挥手,“我知道你们是最优秀的,比信号旗跟阿尔法更优秀。我希望你们能成功归来,所有人!” “是!” 所有人立正,向将军回答。 “另外,如果发现对方骨干成员,尤其是马苏德的行踪,可以利用无线电电台呼叫战机远程打击……”少将说道。“只要打掉他们的指挥系统,卡尔迈勒的军队遇到的助力将会非常小。拿下潘杰希尔峡谷,你们将会记首功。” 这是格鲁乌特种作战最基础的训练课程,深入敌后,找到敌人指挥所,想办法干掉,或者呼叫远程打击,瘫痪敌人的指挥。 潘杰希尔峡谷几乎可以说是整个阿富汗苏联军队的折戟之地,在通往峡谷的公路两边,随处可见装甲车,坦克,汽车,被捶毁的重炮残骸等在那里默默诉说战争的残酷。 到目前为止,苏联军队已经组织了九次大规模的围剿,最大规模的时候,苏联军队出动了近两万军队,500多辆坦克及装甲车,近80架米-24武装直升机,并从苏联境内派出30多架图-16型“獾”式战略轰炸机。 如此大规模的围剿,都没能让马苏德领导的塔吉克游击队消失,甚至还损失了近千名士兵,65辆坦克,20多辆装甲车跟油车,还有上百辆汽车…… 潘杰希尔,入侵阿富汗苏军的耻辱。 “所有人做好准备,今天凌晨出发。装甲车将会送你们到古尔巴哈尔外围,等待你们的好消息。”少将微笑着说道。“给那些中国的逃兵一点颜色看看,告诉他们什么叫特种作战!” 从骨子里面,他也没有太把河蟹佣兵团当回事儿。 说完后,少将便离开了。 谢尔盖并没解散队伍,对着手下由军官们组成的作战小组下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