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突入起来的战斗 - 重生军工子弟

463 突入起来的战斗

“停,前面距离佩什古尔据点只有十公里,下车。” 河蟹佣兵团下车的时,谢尔盖也带着他的小队离开了佩什古尔据点,双方都没有选择坑坑洼洼,两边布满重型装备残骸的平坦道路,而是同时向着靠北边的山坡行动着。 双方都有着夜视仪,能清楚地看清楚周围环境。 平日连山羊都很少走的羊肠小道,现在两支都在极限负重的队伍,则是如履平地。 保持着通讯频道默默赶路的双方,谁都没有发现,在他们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崎岖而又狭窄的山路上,即使有着朦胧的月光,看得也不是非常明显。整个山谷一片寂静,唯独只有轻微的脚步声跟粗重的喘息声。 “怎么了?”刚要到达山顶,走在最前面的尖兵,突然举起一只手停了下来,第一时间,整个队伍都安静下来。 廖东走到前面,小声地询问尖兵。 尖兵没有说话,而是指着山顶对面,“头儿,那边好像有人。” 顺着尖兵手指的方向,廖东看了好一阵,才发现有着淡淡的人影在小心地移动着。 心中也咯噔了一下。 “游击队的?” “这里不是他们游击队的活动范围。” “卧倒!”在廖东还没弄明白对方身份的时候,对面山头瞬间闪过一道火光,那是子弹出膛,在枪口产生的火光,黑夜中,看得是那么的明显。 一把拉住最前面的尖兵向着旁边倒去,一边对着后面喊道。“狙击手!” “砰!”火光几乎消失了,才听到枪声。 “咻儿!” “40火!敌袭,准备战斗。” “轰!” 火箭弹的爆炸,掀开了山顶的干燥的泥土,火光闪现的同时,连续好几声枪响,子弹打得岩石飞溅了,而廖东这边,一直都没有开枪还击。 只一刹那,对面的枪声结束了。 “头儿,咱们走漏了消息?”光头抱着81式轻机枪匍匐着爬了上来,队伍中还有一个火力支援组,从另外一边摸到了山头。 狙击手小组甚至不用等吩咐,就开始寻找自己的狙击位置。 说是佣兵团,在这里,只是一支经过数个月战火磨炼出来的战斗小组。 河蟹佣兵团的骨干核心,全在这里了。 不用等吩咐,遇到战斗的第一时间,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不用想都知道。”尖兵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如果不是廖东反应快,交代在这里了,“头儿,我又欠你一命。” “我不是也欠你么?”廖东摇了摇头,“不是走漏了消息,而是对方故意放出风声引我们上钩。” “对,我们能站在他们的立场考虑他们的行进路线,他们何尝不能站在我们的立场上考虑?”小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摸了上来,他手中抱着一支李;恩费尔德am/p狙击步枪,这是他自己带来的,而且还是.308口径。 “死猫,你不去你的位置,摸过来干什么!”光头见小卢摸上来,不由往旁边挪动了一下身体,拉开跟他的距离。 “喵~人家怕你被打死了,菊花没人捅呢……” “行了,正经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廖东思索着对面的敌人,没心思去理会别的。 “喵呜~头儿,战争就这么回事儿,不是打死别人,就是被别人打死。没有什么担忧的。” “我们难道怕死?” “当然不怕,不然我怎么会喜欢你呢……”小卢根本就不在意对面的敌人,“头儿,刚才对方一共开了五枪,打了一发火箭弹,直线距离大约800。他们在对面的山头上……” 光头不由愣了。 “对方开火的位置你不是都没有看到?” 小卢抱着狙击枪,指了指耳朵,“现在天色太暗,即使都配备了夜视仪,情况对我们也都不利。” “不摸过去干掉他们?” 廖东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对面是特种兵,发现了他们,不会在这么远的距离率先开火;要对方是普通部队,开火不会只打几枪就停下来。 “他们的目的,是把我们钉在这里。很有可能,那边并不是格鲁曼。”死猫这会儿严肃了起来。 “格鲁曼呢?”光头也不计较对这孙子的反感,廖东则是在一边皱着眉头听着。 “如果换成我们,采用这样的方案,会如何?”死猫不说,而是反问。 光头抱着机枪,挠着头,想不明白。 “他们在下面等着我们?”廖东猛地瞪大了眼睛。“难道他们不怕我们掉头走了?” “头儿,苏联在这边的特种部队,可不只有格鲁曼,如果不出意外,信号旗或者阿尔法至少有一支也在这附近,甚至很可能,第40集团军的侦察部队也在附近……”死猫笑着说道,“咱们这次可是中大奖了。” “都死到临头,还有心思笑,你特么的缺心眼儿啊!”光头火了,向着来的方向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 “喵呜~人家缺男人,不缺心眼儿。”死猫在黑暗中对着光头挤眉弄眼。 “行了!别扯淡!”廖东懒得理会这缺心眼儿的傻缺,对着周围招呼了一下,召集几名骨干成员过来。 当即把情况介绍了一下,看大家怎么说。 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兵,虽然小卢说的可能性不大,却不能不防备。 一旦被包围了,后果不堪设想。 “不能等到天明,直接往对面山头摸过去。” “不行,他们能看到我们。刚才开枪,不可能是瞎开的。” “头儿,这时候,应该你下达命令,一支队伍,最害怕的就是有太多声音。”见几人争吵不休,小卢开口了。 廖东也有些无奈,这种情况,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最终考虑到队伍安全,本着对所有人负责的心思,下达了命令,“退回去,从左侧山峰绕过去,狙击手小组盯着周围情况。” 命令下去,两个狙击手小组留在山顶,各自找位置,而队伍则是向着来的路上缓缓向下退去,退了有上百米,则是往左边更加崎岖的山坡缓慢移动而去。 一直到绕过山头,到了另外一边,都没发现异常。 “难道这些孙子走了?”眼看天要亮了,也没见对方有动静。 整支队伍疲惫不堪,如果只是一夜没睡问题不严重,可现在是超负重赶了一夜的路,还在战斗随时可能打响的情况下寻找敌人。 “散开,各找隐蔽位置,两人一组,休息一个小时。”廖东见这情况,大家体力都快消耗完,遇到战斗绝非好事儿。 在距离廖东等人所在山头旁边直线距离不到三百米的一个小山头上,谢尔盖正举着红外望远镜观察着廖东等人的情况。 从廖东等进入山头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同样赶了不短路程,平均负重超过45公斤的他们疲惫不堪,直接交火,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跟他们联合作战的信号旗还没到达指定位置,配合他们的侦察兵部队,更是才刚刚出发。 索性,在对方到了山头的时候,谢尔盖下令让狙击手开火,让对方没法休息,他的人则是开始休息。 看了看距离天亮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信号旗只要没遇到什么意外,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山头上的那些佣兵三面被包围,唯一的出路就是向着南方谷地去,在那里,有着卡尔迈勒4个营的先遣部队等着他们…… 同时,敌人的体力消耗也到了极限。 “可以收网了,干掉他们!”谢尔盖看着表,他们的人员已经休息了两个小时,恢复了体力。 在下达命令的时候,动作幅度有点大,被不远处山头上的死猫发现了,当即就开枪。 谢尔盖同样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刚挥手,就感觉到危险,整个人顿时趴在了地上,并且向着旁边打了好几个滚。 在滚的同时,听到了子弹打在他旁边的岩石上。 子弹击中岩石,溅起了一溜的火花。 山顶上的另一组用于支援的机枪手,在这一瞬间,也把枪口对准谢尔盖所在的位置。 “哒哒哒……”81机枪的枪口,猛地喷吐出一串火色,随后机枪手向着旁边滚去。 “疯子,给那边来一发榴弹,十点钟方向,距离320。”发现了对方的位置,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死猫给火力支援组下达了命令。 战场上,狙击手不但负担着火力支援,更是可以代替队长下达命令,调动各个火力单位提供火力打击位置。 “砰!”正在众人各自找隐蔽点的时候,格鲁曼一直没有动静的狙击手开火了。 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战斗,打响了! “砰!砰!砰!” “哒哒哒哒……” “轰!” 黑夜中,枪榴弹的爆炸,闪现出一团火光,借着火光,河蟹佣兵团的两名狙击手几乎同时开枪了。 在谢尔盖身后的通讯兵,当场脖子一歪,软绵绵地瘫了下去。 另外一名格鲁曼,反应快,子弹擦着脖子飞过,凉飕飕的。 从开战到现在,一切都太快了,双方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有重型武器!火箭筒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