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 演变成重火力比拼的特种作战 - 重生军工子弟

464 演变成重火力比拼的特种作战

“他们哪里来的重武器?”格拉耶夫听到通讯频道里谢尔盖的话,一边寻找对方狙击手的位置,一边吼道。“他们不是雇佣兵?” “穆沙托夫,火力压制!”谢尔盖来不及细想,“奥格列,给信号旗发报,让他们切断对方的退路。别让他们跑了。” “队长,奥格列牺牲了。” “什么?”谢尔盖向着自己原来的位置看去,奥格列正脑袋歪着靠在旁边的岩石上,一动不动。 即使有着红外望远镜,但是却不是瞄准镜。 数百米的距离,枪上面带着微光夜视功能的瞄准镜,根本就没有太大的用处。 “咻儿……”格鲁曼的士兵,至少携带了十具火箭筒,在收到命令的时候,几乎同一时间,向着之前几个暴露了的火力点发射火箭弹。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让河蟹佣兵团这边整个山头都变得明亮起来,爆炸的火光,让周围都看得清楚无比。 “砰!砰!砰!” 格拉耶夫在火箭弹爆炸开来的时候,借着火光发现了几个暴露的敌人,瞄准了第一个目标,没有任何犹豫开枪,随后调整枪口迅速向着下一个目标所在的位置开火。 在开第三枪的时候,第一个目标才倒下。 “特么的,这还是特种兵?居然带着这么多的重型武器。”一直到现在才回过神的廖东,根本就没想到,对方居然携带着这样多的重型武器。而在此时,耳麦中传来了一声惊呼,“三愣子!” “三愣子怎么了?”廖东急了。 这刚一交战,就有队员牺牲? “三愣子,收到请回答!”耳麦中,没有回应。 只有静默。 “枪榴弹!向着对方火力点开火,机枪手掩护,突击组,摸上去,干掉他们!”这时候,根本容不得廖东有丝毫的悲伤,“狙击手,注意,枪榴弹爆炸的时候,给我把能看见的目标干掉!” 河蟹佣兵团同样带着一些火箭筒,但是数量不多,这是为了反装甲,现在绝对不能用。 由404基地研发的尚未定型,提供给他们用于作战实验,并且评估作战效果的40mm枪榴弹,反而成为了这时候最有用的东西。 杀伤枪榴弹,全重360克,最小射击距离70米,最大射程380米,战斗部内装400粒直径3.5mm钢珠,有效杀伤半径达到12米。更重要的是,这玩意儿不像老式的枪榴弹,需要空包弹击发,可以直接套在枪口上,用实弹发射。属于特种作战部队的有效重型支援武器。 河蟹佣兵团在出动的时候,除了通讯兵,机枪手,狙击手,所有战斗人员都携带五枚。 原本是准备用于撤退时候阻拦追兵,却没想到,战斗从一开始就变得激烈,天黑的情况下,单兵夜视仪根本就无法看到数百米外的敌人,只能靠着爆炸的火光来发现敌人。 “轰!” 随着第一声爆炸响起,一连串的枪榴弹不断地落在对面的山头。 每一枚枪榴弹爆开,都有数百枚小钢珠在火光闪现的同时向着周围扩散。 只不过,山上石头多,小钢珠的扩散范围并不怎么样。 “难道遇到了游击队?”见到对方火力如此强悍,就连谢尔盖都有些怀疑了。“他们用的什么重火力?火箭弹?” “队长,火箭弹的威力不会怎么小。”有人提醒队长。 “机枪手,火力压制!突击组,摸上去!”在这样的情况下,谢尔盖也没有好的办法。 在这个时候,装备着自动火力的普通特种兵,根本就没法,距离虽然不远,但是看不到对方。 都是重型火力跟远程狙击力量在表演。 格鲁曼的队伍中,一共配备着四挺轻机枪,整个小队一共26人,除了正副队长,其余每六人一个战斗小组,各配备一名狙击手,一名机枪手。 为了掩护突击组摸向前面,四挺轻机枪不断地开火,每次开火,机枪手都会非常快速地转移位置,避免给对方狙击手机会。 双方的机枪手好像都是有默契一样,从远处看,两个相距三百米的山头,不断地有火色闪现。 每条火舌闪现后,都会遭到对方机枪手的攻击,甚至狙击手也会在等待对方狙击手攻击的时候抽空开枪。 一时间,双方的机枪手跟狙击手你来我往,不时间杂着火箭筒跟枪榴弹的爆炸声。 “头儿,这样下去不行。一旦天亮了,对于我们将会非常不利!要不先撤离?”死猫小卢除了一开始击毙了对方两人,现在一直都没有再击毙对方。“他们的重型武器太多了。一旦等到天亮,就能呼叫空中支援,甚至呼叫炮兵支援。” “战场上有另外的队伍出现吗?”廖东也知道拖下去对他们没有好处。 可现在只能僵持。 “还没有。” “那就继续等着,注意观察周围,别被包了饺子。”不是廖东不想撤,而是一旦后撤的过程中遇到了其他包围他们的雇佣兵,那就完蛋了。 前有阻拦,后有追兵,连溜号都不行。 谢尔盖一直躲在石头后面观察着对方,跟马苏德领导的塔吉克游击队交手的次数不少,他非常习惯对方的作战方式。 但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就不是游击队。 可以肯定对方就是那支神秘的河蟹佣兵团了。 “联系信号旗,问问他们,到了没有,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发动进攻!对方的重型火力比我们还多!”不是谢尔盖不想单独干掉对方。 问题是现在,双方势均力敌,甚至在重型支援火力方面,他们除了重机枪,火箭筒带的多,火箭弹数量却少。 “哒哒哒……” 正在此时,格鲁曼的一名机枪手移动到了距离谢尔盖不远的地方,对着对面开火,正要移动,一枚枪榴弹在他前面爆炸,机枪都被炸飞了…… 手下在眼前被干掉,谢尔盖没有任何的办法。 看不见的情况下,自动步枪胡乱射击,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队长,要不要呼叫战机支援?”格拉耶夫觉得,现在的情况下,最好就是指引战机对对面山头进行轰炸。 火炮支援,太远了,够不着。 而且对他们也是有着严重的威胁。 “万一信号旗摸上去了怎么办?误伤了他们……” “如果他们进入战场,不可能不跟我们联系,现在战场太过混乱。”格拉耶夫非常不满,“他们早就该到达指定位置,从另外一边发动进攻,但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动静。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是给他们做嫁衣。” 双方虽然都是苏联的特种兵,不过信号旗对于格鲁曼是非常不服的。 格鲁曼经费比任何部队都充足,武器配置也是最顶级的,就连待遇也是最好的,全部由军官组成。 新成立没有多少年的信号旗,自然不服。 双方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的时候,矛盾本身不少,如果不是这次卡尔迈勒攻打潘杰希尔峡谷对于苏军撤军计划太过重要,根本就不可能由阿富汗境内最顶级两支特种作战部队跟第四十集团军侦察部队精锐连队共同剿灭河蟹佣兵团,寻找塔吉克游击队首领跟核心骨干的行踪,指引战机轰炸。 “呼叫战机支援。”想着信号旗可能正在看热闹,谢尔盖终于做出了决定。 双方依然在不断地交火,火力强度却比一开始的时候低了很多。 两边的直线距离不远,但是从山顶峰到山脚下交接处,距离不短,尤其是双方都是摸黑匍匐行动。 在河蟹佣兵团来的方向不到一千米的位置,有着十多名军人,正隐蔽在一座不高的山头上看热闹。 虽然看不到两边交火的情况,但是个能听得非常清楚。 “格鲁曼的那些混蛋,终于遇到了对手!他们以为就他们装备的重武器多?”黑暗中,看热闹一人说道。 “这些混蛋,把特种作战演变成了重火力比拼,整个世界上,估计也就没谁了。他们难道真的懂得什么叫做特种作战?”另外一人小声地抱怨,“基诺,难道我们就在一边看着?按照约定,我们早就该摸上去了。” “契科夫,河蟹佣兵团那些混蛋,咱们交过手,他们的警惕性你应该清楚。按照我们的情报,他们整个小队26人,你听到了多少人开火?如果摸上去,那些重火力向着我们来,多冤枉?”基诺叹了一口气,“让格鲁曼那些混蛋多消耗一阵,还有二十分钟天就开始亮了,那时候摸上去。” “可对方……” “行了。这些混蛋把特种作战能打成阵地战,根本就不值得成为我们的对手,如果不是重火力多……”基诺才不管跟格鲁曼的约定。 其实不是他不想摸上去,而是现在摸上去,一旦遭到对方的枪榴弹以及火箭弹打击,死得太过冤枉。 谁能想到,河蟹佣兵团那些混蛋,每次行动都携带那么多的重型火力? 手榴弹什么的也不少,还有射程数百米的枪榴弹,火箭筒…… “还没有发现另外的队伍?”一直都在观察着对方的廖东有些急了。 眼看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天就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