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 服装换武器技术跟飞机? - 重生军工子弟

470 服装换武器技术跟飞机?

“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尽可能地多认识他们科研领域的人而已。”谢凯也不知道如何谋划,反正老头子之前在苏联待过,他知道如何去接近苏联的官员。 即使不好接近,当初他的那些同学,也都能利用不是? 老娘跟着去苏联,而不是直接去乌克兰,估计就是为了怕老爹跟之前那些女同学旧情复燃,擦出火花,犯生活作风问题。 “之前跟苏联的结算都不是使用外汇?”谢凯真不知道。 在他想想象中,国际上的交易,都是采用国际通用货币作为结算的,哪里想到跟苏联之间的交易并没有采用外汇结算。 “不是。从五十年代开始,国内从苏联引进技术跟设备,都是用易货的方式进行。我们国内一直都缺乏外汇……当然,苏联跟很多国家都是如此……”谢建国的话,让谢凯整个人都有些傻眼。 都快要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国与国之间的交易,居然还采用以货易货的方式。 “在咱们国家建立后,无论是黄金还是其他值钱的东西,都被蒋光头带去了湾湾,整个国家一穷二白,有的只是人民跟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却需要从苏联获得工业设备来建设国家,同样,苏联需要庞大的资源以及农副产品,每年,中苏代表都会先谈双方各自需要的东西以及计划,比如,我们需要从苏联进口钢铁,机床,技术等;苏联需要国内的苹果,猪肉,粮食甚至钨矿等;价格按照中立国瑞士法郎定,各自按照计划提供,双方记账,每年签一次贸易计划……”谢建国把中苏两国易货贸易的情况给谢凯介绍了一番。 作为当爹的,很喜欢儿子有不知道,他却了解的东西。 这种情况,不多啊。 “双方的贸易,也都是有计划地进行,而不是我们需要什么对方卖什么给我们?”谢凯完全没有想到。 “不是。苏联跟咱们国家一样,下一年度的生产,都是根据需求计划,分配下去。”谢建国点头说道,“现在咱们国家外汇少,需要外汇的地方很多,两亿多美元,那可是不小的数额。按照上级的意思,财政部是希望我们用各种苏联需要的农产品以及轻工业制品来支付。这样对国内那些系统有着不小的刺激作用……” “要是采用易货的方式,苏联人能乐意?”谢凯苦笑着说道。 苏联虽然缺粮食跟轻工业品,甚至在去年,已经全国范围内下达了禁酒令,可他们更缺钱。 谢凯也知道,苏联禁酒令的下达,并不仅是因为缺乏粮食,国内面包价格高涨,而是太多人因为生活潦倒,对未来失去希望,开始酗酒。 “就是不能。”谢建国苦笑着说道,“所以这次军方不得不提供两亿美元外汇,剩下的三千万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谢建国说道。 跟伊拉克签订合同,军方可以留2.4亿美元的外汇。 如果全部给谢凯用来采购发动机…… “剩下三千万美元,就跟他们用货易货?”谢凯问老爹。 原来网上就有牟其中用数百车皮的轻工业制品从苏联换回来4架图-154的报道,谢凯认为那是因为苏联解体时候国内轻工业品紧缺。 却没有想过,国家跟苏联的贸易,都是用以物易物的方式。 “得谈了才知道。”谢建国说道,“只是三千万美元,问题应该不是太大。” “这事情可以跟卡列托夫斯基沟通,之前他就有想法要跟咱们倒腾各种轻工业产品。这东西利润不高,但是苏联市场大……”谢凯原本就打算从卡列托夫斯基身上下手。 那老家伙也是一个贪婪的货。 要是他正直无比,谢凯还真没法下手。 “他只是航空部门的一名副部长。再说了,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谢建国不想跟卡列托夫斯基打太多的交道。 “爸,你是担心我妈?”谢凯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老娘,这时候老娘的目光从书上移到他身上,汗毛都炸开了。 杀气! “他如果是好人,有着原则底线,咱们还不找他合作呢!您得知道,这可是为了苏联的人才跟技术……”谢凯义正言辞地说道,“个人荣辱,相比国家利益,算的了什么?再说了,我妈在一路,当年你的同学,怎么也得一起吃个饭,叙叙旧啥的。” 谢建国狠狠地瞪着儿子,别的事情柳旭没啥,可吃醋这劲儿…… “妈,我这不是开玩笑。您的服装要想进入苏联市场,肯定需要代理人不是?伊莲娜阿姨的丈夫身居高位……”谢凯见老娘要冒火,甚至已经放下书,一只手向着茶几上的鸡毛掸子摸去,急忙解释着。“要想快速打入一个市场,关系是需要的,同时也需要有着关系网络的代理人。” 让老娘去苏联境内开辟市场,一方面是苏联市场庞大,另外一方面,同样也是为了从苏联境内往国内输送技术人员跟技术资料做准备。 特别是乌克兰,那将会是重点公关的地方。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这世界上最厉害的风就是枕头风。 “你不是说苏联人很穷?没有钱,怎么买得起衣服?就如同咱们国内,前些年,即使有充足的布料供应,要想做一套衣服,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柳旭也来了兴趣。 想了一下后,便指出问题所在,“前期他们肯定没有资金,垫付货款,如果收不回来,损失就大了。” “让他们用技术资料或装备换啊!比如伊莲娜阿姨,她身边认识的女人,能是那些普通的女人吗?她们确实搞不到技术资料,但是她们的老公呢?”谢凯舔着嘴唇说道。 苏联高层的那些女人,甚至比苏联官员还更贪婪。 很多官员都是被自己女人给拖下水。 谢建国目瞪口呆。 谢凯这小子,还是他儿子吗? 怎么看,都没有什么变化的地方,却让谢建国感觉到陌生无比。 “一旦计划败露,咱们可就成了整个苏联的公敌了。”柳旭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谢凯的计划,明显就是让她借着这个机会去拉拢苏联的那些腐败官员们,用极低的代价甚至不出钱就搞到苏联的技术。 事情泄露了,带来的后果,柳旭根本就承受不起。 谢凯摇头,“妈,那不至于啊。” “怎么不至于?如果有人敢打咱们国家技术的主意,你觉得国家会轻饶了他们?”柳旭的声音有些大了。 “苏联都不复存在了,谁来找麻烦?”谢凯毫不在意地说道。“再说了,即使有人想要找麻烦,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不是?您这次去苏联,只是认识她们,跟她们沟通一下。然后寻找代理人来完成这事情……不仅如此,就连苏联那边,也让她们用代理人……” 苏联解体,整个国内混乱无比。 曾经,国内的条件不好,加上对苏联国内情况不是太过了解,生生让西方国家跟美国捡了最大的便宜。 苏联大量的核心技术人员被欧美弄走,老毛子后来缓过劲来,也不是没有任何办法不是? 一句话,人家自己要走,政府能如何? 柳旭跟谢建国都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的人,自然知道事情没有谢凯想的这样简单。 不过也清楚,哪怕只是利用做生意的幌子认识一些苏联高级技术人员,到时候忽悠到国内,也是划算的。 一家人在一起讨论到了早上广播响起,谢凯洗了一把脸,就直接去食堂吃早饭,然后到教室睡觉去了。 “你怎么一来就睡觉?”莫齐一直都是到校最早的好学生,没想到谢凯今天比她还早。 只不过,正趴在课桌上睡觉。 谢凯睡意正浓,“昨晚看书,结果搞忘了时间,准备睡的时候,广播响了……” 莫齐没有怀疑,自己独自看书,让谢凯继续睡觉。 谢建国两口子在谢凯走了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在商量关于谢凯的计划是否要向上级汇报。 “我觉得应该汇报上去,否则出问题了,咱们就麻烦了。”柳旭神色严肃。 “亏得你还是党员。这种事情能上报?上面不知道最好,一旦知道了,你说是批准还是拒绝?”谢建国不敢把苏联遗产计划给柳旭透露。 柳旭去那边,只是为了生意。 甚至,公开的身份连为生意都不是,只是谢建国的助手,毕竟很多时候谢建国要跟一些曾经的女同学见面,不带夫人,有些不合适。 “我可不是为了个人荣辱。这样的事情,你不觉得太大了?”柳旭柳眉倒竖,“你这当爹的也是,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拿出架子,非得由他摆布。” “我倒是想端起架子!就连整个基地在这个事情上都由他摆布,我能干什么?一说郑宇成就得拍死我。”谢建国心中叫苦,脸上却没有表现分毫,对着媳妇儿说道,“你的服装厂要想快速打开苏联市场,不依靠她们帮忙,能行?再说了,本来只是正常的贸易,她们有钱支付不是更好?欧美市场,你的服装能进得去?” 全国有着太多的服装企业。 国内竞争激烈,国外也只能靠着数量而不是质量。 柳旭一时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