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 不给钱免谈 - 重生军工子弟

473 不给钱免谈

“这玩意儿真的是咱们国家当年免费援助给他们的?”谢凯觉得,对于这个时代,太过不了解了。 吕阳苦笑着点头。 “然后,他们免费拿了,还要免费服务?该不会他们要超七,也是让咱们免费援助吧?”谢凯觉得,这特么的真的是遇到了奇葩,“难道他们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成本的?” “他们不这样觉得啊。所以,谁见着他们,都不想理会。你出面打发,最容易解决。”吕阳无奈。 谢凯实在不知道说啥了,反正人是吕阳带来的,得他带走,自己懒得去理会朝鲜人,“吕哥,我这真得回去复习了。您也知道,高考关系着未来一辈子呢,不考个好大学,以后国家分配的工作不好,我这辈子就算完蛋了。” 说完后,也不管吕阳的反应,更是不管朝鲜人如何,径自转身离开了。 吕阳无奈,只能想办法去安置朝鲜人。 “他怎么走了?不是说他最热心推销中国武器走出国门?最乐于帮助兄弟国家?”金成哲见谢凯走了,皱着眉头问吕阳。 吴烈则不这样认为,“他一个孩子,能做什么?吕阳同志,麻烦你帮我们安排一下,明天跟你们单位的领导谈谈。你们上级说找你们,我们时间很急啊……” 吕阳心中大骂,朝鲜人太过自大了。 可他也没法出口骂人,要不然就得闹出国际纠纷。 这些货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以为是当年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搞不要钱白给武器装备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时代呢。 “将军,我们这单位,当初因为没有项目,没有经费,几乎濒临倒闭。最终是因为改革,走市场经济道路,开发符合国际市场需求的武器装备,才没有倒闭……”吕阳意有所指地说道。 “你们已经放弃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是资本主义的东西!”金成哲不满地说道。 吕阳跟他们没法交流。 这些货没有听过国家领导人说的? “两位,时间已经很晚了,还是先休息吧。我会向领导请示……”吕阳把两个有些智障的朝鲜高官安排在了招待所,独自回去找郑宇成汇报情况。 把谢凯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事情说了一番,同时也说了金成哲跟吴烈希望明天跟基地领导谈谈。 “没得谈!不给钱那是扯淡,咱们的人难道不吃饭?”郑宇成拍着桌子满脸怒意地说道。 “王书维那老家伙真不是个东西。外交部跟经贸部都不管这事儿,非得给咱们找麻烦!好歹他也在基地里面呆了那么多年。”就连汪贵林,也都是火大不已。 当初把王书维给弄出基地,没想到那老家伙这么不是个东西,李明山跟龙耀华都不管这事儿,那孙子居然主动去揽事儿。 “王书维能管着咱们?”郑宇成诧异地问道。 “不能啊,他不是在后勤部去了?”汪贵林愣了一下,想了想,当初王书维调走,好像是去了政治部搞思想工作去了啊。 “那管个球,谁让他们找咱们,让他们找谁去。老子明天去视察挖掘机生产基地建设去。”郑宇成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 汪贵林一愣,随后对吕阳说道,“小吕啊,明天我这得去跟541以及617的同志开生产协调会,另外还得去问问秦飞那边给我们生产的运输机进度……还有新运十的总装工作也需要检查啊……如果实在应付不了,就让小谢打发他们。” 说完一边抱怨自己工作太多,一边往外走。 留下吕阳一个人在郑宇成的办公室里面发呆。 领导好像太不负责啊。 谢凯明确表示不管这事儿,白彦军协调航天那边帮着改造红旗-2的工作去了;齐志远则是去蓉城那边视察超七工程跟发动机厂的情况去了。 就连李念,平时也是在嘉峪关。 领导都不在基地,让他如何打发朝鲜人? 他现在不由有些羡慕朱明光了,早知道,就不该得罪谢凯,现在后悔屁用没有。 且不说吕阳如何纠结,两名朝鲜高官却在商量如何让王书维口中整个中国最有钱的军工企业出钱帮他们大修歼-5。 “中国已经背叛了社会主义,但是我们还需要他们的支持!从他们手中获得零部件……”吴烈知道空军的情况。 说中国军方穷,朝鲜军方更穷。 金成哲也是非常不满中国的态度,“中国已经很多年没有再援助我们武器装备了!如果他们愿意援助先进的歼-7跟歼-8,歼-5完全不用修理。我们得想办法说服他们,让他们同意援助一批超七给我们……” “王书维同志也说了,最关键的就是谢凯,可他明显不想理会。” “或许是因为我们没有给好处……”金成哲的话,让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 “给什么好处?权?他是中国人,我们给不了;钱?要是有钱,我们至于这样?”吴烈叹了口气。 金成哲顿时就笑了,“咱们可以给色。对于男人,无非就是权,钱,色!而他血气方刚,或许都没有见识过美色。如果能行,我们甚至可以安排情报人员在他身边。” “中国不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吴烈觉得,这种提议,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在朝鲜,他们可以操作。 可这里是中国,根本就不可能把朝鲜的情报人员送到中国某个保密基地的关键人员身边。 “但是他可以去朝鲜。”金成哲笑着说道。“出国留学,在中国现在是很多人希望的,我们可以支持他去国外上学,然后……” 朝鲜人谋划着要给好处给谢凯的时候,谢凯则是在努力地回想86年高考题,有些题,他总觉得似是而非,无法确定。 最终,只能把大概的题给写下来。 反正相似的题,练习了也是有好处的,知道解题方法,才是最为重要的。 前面的时间,他一直都是在背各种公式跟定理,基础已经牢固了。 最后也不知道几点,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老爹跟老娘也不知道啥时候才会回来,这去苏联都两个月的时间了,也没有消息反馈回来。 第二天上午,吕阳跑到教室门口来找谢凯,让谢凯极其不满。 “吕秘书,不是都给你说了,我这得复习吗?你看看,打扰我们同学复习,要是让他们就因为这时候的走神无法进入大学,你能负担这个责任?”谢凯在整个班上的同学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吕阳内心苦涩不已。 “郑主任他们都去视察工作了……” “大白天的视察个屁啊。他们咋出去的?”谢凯才不相信这话。 “坐直升机出去的啊。郑主任去……”吕阳当即就把昨晚上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的说辞拿了出来。“汪主任说让你把他们打发了。那两人提出想要参观我们的科研单位跟生产单位……” “狡猾的老家伙!非得不让人安心!”谢凯心中怒骂老家伙们,无奈之下,只能去见朝鲜人。 “将军,要我们提供歼-5的大修,没有问题。我们单位无论是技术力量还是其他,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是有着非常高的水平……”谢凯的话,让金成哲跟吴烈两人都惊喜起来。正要开口夸赞谢凯同志是好同志,具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那知道,谢凯当即就说出带着浓厚资本主义腐朽金钱味道的话,“但是一切,都得给钱滴。我们单位要生存,要发展,我们的同志要吃饭,都是需要钱的……” “谢凯同志,你这样说就不对了……”金成哲不满,准备好好给谢凯上一课。 谢凯懒得理他,“如果贵方需要,我可以向管理委员会建议,帮忙联系……” “这些飞机当年都是你们送给我们的,现在到了服役年限,容易出问题,让你们帮忙修一下,还要钱?我们可是兄弟国家。朝鲜可是帮助贵国在抵挡帝国主义入侵的第一线……” “那就找我们国家去!两位,我们只是一家企业。一家企业要生存,要发展,都需要经费……”谢凯很严肃地说道,“或许你们也清楚,曾经我们单位数个月发也一次工资,大家连生活都成了问题。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有一万多人没有活干……” “这并不影响你们援助我们吧?”金成哲喃喃地说道。 “让我们勒紧裤腰带,然后援助你们?”谢凯冷笑一声,“两位,或许别的单位会这样,但是我们不会,我们的管理人员需要对所有人负责!” 心中更是鄙视,难道404免费援助朝鲜,然后朝鲜把节省的经费用来搞核弹,威胁中国安全? “所以,要修可以。给钱!”谢凯没有半分商量的语气,“免费的,我们做不了,我们也是需要靠132厂帮忙生产零配件,那些成本我们是需要支付的。要没什么事儿,请回吧……” 要给钱可以谈,反正歼-5那玩意儿也就是靶子。 不给钱,绝对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