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 国内待不下去?那就去非洲呗 - 重生军工子弟

475 国内待不下去?那就去非洲呗

“什么?他收了钱不办事?”得到这个消息,朝鲜人极其愤怒。 直接跑到谢凯家门口等谢凯,要让他给个说法,居然如此无耻,坑他们的钱。 也不怕引起国际纠纷。 哪知道,连着几天,谢凯都没有回家,去学校,也找不到。 无奈之下,要求见基地领导,他们在基地被谢凯给骗了。 “郑主任,你们单位的谢凯,以帮我们联系大修战机的业务为由,从我们手中骗去了五万美元的活动经费!”金成哲在郑宇成同意见他的时候,一脸严肃地对郑宇成说道。“这事情,你们必须给一个交代!” 郑宇成一开始还微笑着,听到这话,顿时严厉了起来,“还有这事情?” “是的,五天前我们就已经给了他支票,到现在为止,他都不见我们!甚至消失了……”吴烈也说道。 五万美元,那可是很大的一笔钱了。 “他为什么会骗你们?”汪贵林问道,“将军,你们应该非常了解我们,在中国,绝对不允许行贿受贿……” 朝鲜人一听到这话,顿时就傻眼了。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拿到明面上说,一旦让中国政府知道了,他们不仅会被驱逐,甚至引起两国政府之间的矛盾。 “我们来贵单位,是希望你们能本着两国友谊的原则,向我们提供战机大修的援助……在之前你们不在的时候,吕阳向我们介绍了谢凯同志,说是他能帮我们安排……”朝鲜人也不敢说实话,“谢凯以需要活动经费为由,向我们提出了要求……” “有这事儿?”郑宇成愤怒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地对门外喊道,“小朱,去给我把吕明叫来!无组织五纪律,居然敢欺骗兄弟国家的同志,简直无法无天,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朱明光早就得到了吩咐,进来一脸苦恼地说道,“首长,昨天您就安排他出差去了132厂……” “现在还出个屁的差,马上给我把他叫回来!”郑宇成怒气冲天,“老子最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国家的蛀虫!一旦开了口子,这还得了?影响实在太坏了……” 见郑宇成如此,朝鲜人还能说什么?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朱明光去打了电话,回来汇报的消息更让他们无奈,“首长,132厂那边说,吕阳今天早上就该到达,他们的人在机场等了很久……” “畏罪潜逃了?”郑宇成脸上愤怒更甚,“派人去给我抓回来!” “郑主任,拿钱的是谢凯……”朝鲜人见郑宇成气得如此厉害,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守卫如此森严的基地,居然有着这么大的漏洞。 吕阳跑了,拿钱的谢凯还在呢。 “对,给我把谢凯找来!”郑宇成在朝鲜人的提醒下,终于回过神来了。 谢凯很快就来了基地,见着朝鲜人就一脸笑意地打招呼,“感谢朝鲜的两位将军,愿意本着兄弟国家的友谊,资助我出国留学费用……” “你……”朝鲜人被谢凯的话给气得差点吐血。 “谢凯,朝鲜同志说你骗了他们五万美元,可有这回事儿?”汪贵林板着脸问谢凯。 谢凯一脸茫然,“我什么时候骗了他们?那五万美元不是他们听说我可能要出去留学,主动要给我,用于资助我在国外的学习费用……汪主任,您可得明察秋毫……” “你说的是能帮他们安排战机大修?”郑宇成厉声问道,“你凭什么给他们安排?” “对啊!郑主任,我只是一个学生,连工作都没有参加,我即使真的这样说,两位将军也不会相信不是?”谢凯很无辜。 “钱呢?” “吕秘书说他去帮我开账户,支票给了他了……”谢凯说道,“该不会他卷款潜逃了吧?天啊,那混蛋,居然如此,亏得我还把他当朋友……” 两位朝鲜高官目瞪口呆地看着谢凯。 “两位,这是我们单位管理不严格,出现这样的漏洞……”汪贵林对着朝鲜人很真诚地说道,“我建议你们可以报案……当然,如果报案,肯定得说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我们国家对于诈骗打击严厉,现在对于官员受贿的问题打击更严厉……” 话语很真诚,态度很诚恳,后果也是非常严重。 “你说你不好好复习参加高考,没事瞎折腾啥玩意儿?”郑宇成不满地呵斥谢凯。“现在你说怎么办?” “郑主任,这事情不怪我啊。要怪就只能怪吕阳那混蛋,他仗着您的信任……”谢凯一推二五六,“我都说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但是金成哲将军非得找我,他们邀请我去朝鲜上大学,并表示可以安排各种助理……” “那只是为了方便你的学习!”朝鲜人急忙说道。 这事情要真的全部抖出来,别说中方饶不了他们,就连回去,连他们政府都不可能饶他们。 这是收买! “对啊,我也表示过……谁知道他们也是被吕阳那混蛋给骗了……”谢凯无奈地说道。 朝鲜人忙不跌地点头,说谢凯就是吕阳竭力推荐给他们的云云,甚至也是吕阳骗他们如何如何…… 于是乎,从一开始谢凯骗他们,变成了吕阳骗他们。 谢凯的身份,只是一个学生不是? “必须把吕阳抓回来,这事情影响太恶劣了……”郑宇成再次下达了命令,反正闭口不提还钱的事情。 吕阳骗钱了,那得等他被抓回来才行不是? 朝鲜人想要以此为要挟,让404给他们提供大修战机服务,汪贵林却非得把事情往大了搞,说是向上级汇报,全国通缉吕阳。 事情如果真的这样搞了,他们行贿的事情就会引起巨大波澜。 “他们这是故意的!甚至吕阳都是他们安排的。”吴烈终于回过神来了。“让他们免费提供战机大修,根本不现实!” 对方是真的骗了他们。 金成哲同样也知道,可这能承认吗? “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证据,一旦他们彻查这事情,甚至会影响我们双方的很多合作。”金成哲苦恼地说道,“他们太可耻了!而我们需要中国的援助,一旦开始查我们对他们人员行贿的事情……” 两人商量发现,最终只能把这忍了。 记住这仇恨,有机会再报复。 “我们手中不是还有十五万美元吗?这五万美元怎么处理?”吴烈问道。 他们从国内申请了二十万美元的经费,只给了谢凯五万美元,无论吕阳怎么说五万美元少,都没有增加,原本打算事情搞定了再给五万美元,这样他们就能落下一部分。 金成哲动了心思,两人完全可以把这笔钱分了。 朝鲜国内一切都是靠着供应,基本上不需要钱,但是他们的孩子如果出国,或者家人要去国外考察,就需要钱,还得是外汇…… 于是乎,两人商量妥当,便也不再这家他们连地方都不知道的中国基地停留,去想别的办法了。 “经常干这种事儿?你没毛病吧?五万美元都能看得上?难道找我来说有重要事情,就为了这个?不知道马上要高考了?”谢凯有些火大。 郑宇成这老家伙不要脸,在谢凯坑朝鲜人的事情上看到了前景,居然想要让谢凯长期干这事情。 “反正也不需要成本,这事情真的可以干,像波斯这样的,一次坑个几千万美元,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不是?”郑宇成觉得很可靠。 汪贵林哭笑不得,“行了,这次小吕背的罪名不小,为了五万美元,前途都受到影响了。” “首长,那是我自己愿意的。”吕阳不好意思地说道。 谢凯看着他,心思有些复杂。 “我们准备让吕阳同志负责你的非洲业务,你看?”汪贵林说明了叫谢凯来的目的。 见谢凯沉没,吕阳充满希冀的眼神有些暗淡。 国内他是肯定待不下去了。 “坑了朝鲜人,除了基地,小吕也没法出去发展了。加上他对各种事情比较熟悉,非洲那边,需要一个靠谱的人去做……”郑宇成以为谢凯还记恨吕阳,说着好话,“坦桑尼亚向我们国家提出请求,希望能在那边提供医疗跟教育援助,这事情,基地应承了下来,费用也是由基地负担。吕阳同志的爱人,将会是基地第一批援助坦桑尼亚教育事业的先行者。” “这没有问题。反正我只管结果,不问过程。”谢凯听到郑宇成说的这些,显然是为了非洲的计划。“非洲条件艰苦,让一个女同志去,实在也不太好,吕秘书去那边负责,也是不错。” 教育援助,医疗援助,那个花不了多少钱。 见谢凯同意,吕阳脸上瞬间浮出了笑容,“谢凯,你放心,我一定会严格按照你的想法建设那边……争取用最短的时间盈利……” “盈利是其次,一定得保证大家的安全,维护基地的利益。”谢凯说道。“当然,你去那边,我会让人配合你的。” 难怪吕阳敢跟自己一起坑朝鲜人。 说起来,吕阳跟他也没有啥矛盾,就是当初自己欺负过吕阳媳妇儿嘛,人家也就上点眼药,被郑宇成丢到不知道那个角落了这么长时间,郑宇成他们都觉得靠谱,自然没问题不是。 “那行,就这样定了。谢凯啊,关于你志愿的事情,咱们讨论一下?”郑宇成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