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穷疯的苏联人向中国推销米格战机 - 重生军工子弟

476 穷疯的苏联人向中国推销米格战机

“这事儿没啥好讨论的,我这整天忙着复习,眼看就要考试了。”谢凯一听又是这个,不愿意跟他们扯淡。 高考志愿的事情,可不能按照基地的想法来。 “不是得填了志愿才高考吗?你想上啥大学,咱们帮着参谋参谋。”汪贵林也为谢凯志愿的事儿发愁。 就怕谢凯选择了跟基地没有啥联系,甚至基地使不上劲儿的大学,那时候要想在学校分配工作的时候把谢凯给弄回来,就麻烦了。 “再说吧,我还没考虑呢。”谢凯不愿谈这个,“我爸去苏联都快三个月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爸妈在那边好着呢,就快要回来了。咱们还是说说你志愿的事情吧,毕竟这关系到你的未来。”郑宇成很上心。“比如,第一志愿如何选择?是进入军校还是其他大学啥的……” “这个再说吧。”谢凯都没有想过这事情,他不知道莫齐的志愿是什么,加上担心郑宇成这些老家伙提前布局,到时候坑了自己。 即使有了明确目标,也不告诉他们。 “我爸原本计划的行程可没有这么长时间,怎么现在去了这么久?难道出了什么事情?”谢凯继续把话题往老爹去苏联的行程上转移。 发动机的意向合同早就签订了,即使要过去谋划一些是事儿,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不回来。 就怕被苏联给扣押了,那就麻烦。 “你别想太多,发动机的合同已经签订了,我们的首付款也给了,苏联那边对于这次的合作非常积极,第一批10台发动机已经到了东北那边,最近就要运到蓉城。按照132厂跟超七工程团队的预期,今年八月就开始制造原型机,明年国庆首飞……”汪贵林见谢凯担心父母,赶紧解释。 “那不应该早就回来了?”谢凯皱起了眉头,眼睛紧紧地看着郑宇成跟汪贵林,“不会他们出了什么事情吧?” “真没有,他们在那边谈另外的合作。” “啥合作?”谢凯追问。 郑宇成本来不想说,也知道要是不说,谢凯指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军方的一些引进项目。” “战机的。”汪贵林补充着。 “苏-27?”谢凯叹了一声,空军还是瞧不上超七。 “不是,米格-29。具体情况也是不知道,咱这边因为发动机引进项目打好了关系,空军那边考虑着歼-8ii工程进度缓慢,超七工程不适合国内空军情况,希望能寻找一种适合空军的装备……”汪贵林说道。 “空军缺乏的是性能更高,航程更远,载弹量更大,战斗力更强的重型战斗机吧?”谢凯问道。 国内从来都没有引进米格-29战机,而且国内的三代战机,轻型战机都是国内自主研发的歼-10,重型战机则是引进的苏-27,苏-30以及通过引进苏-27生产线的歼-11系列,根据苏-30改进设计的舰载机型歼-16,以及根据从乌克兰得到的苏-33原型机t-10k-3跟国产歼-11战机为基础研发而来的歼-15…… 即使采购苏-27,现在也还没有开始不是? 国内跟美国合作的82工程现在还没有出问题,美国人虽然看着苏联不行了,延缓了改进歼-8ii工程的进度,合作尚未破裂。 “这点咱们不清楚啊。这次去苏联,虽然只是我们跟苏联军工单位的合作,空军肯定也得有人参与到中间来不是?”汪贵林说道。 上面不可能在出国这样大的事情上不闻不问。 而且空军也能跟着进一步了解超七的性能。 对于战斗机来说,发动机等都是非常重要的。 “具体也就只有等你爸回来才清楚。”郑宇成表示,他们都不知道内情。“你老老实实地复习,准备高考就是了,对了,想好了报哪所大学,给咱们说说呗。” 谢凯不置可否,告辞了两人,回了教室。 他是真的有些担心爹妈了,虽然他知道,爹妈表面上看起来不在乎他,重生的他才知道,爹妈也是为了让他从小就养成自立的习惯。 “也不知道谢凯怎样了,马上就要高考了,我说让他出国,你非得要跟他谈理想,谈对国家的贡献啥的……这下好了,连填志愿上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我们都没法建议……”在莫斯科郊外一栋别墅里面,柳旭抱怨着谢建国,“整天都是到处参观,有啥用?人家根本提都没提最先进的战机!” 谢建国不知道如何回答柳旭。 最开始只是说他们跟苏联人谈判,却没想到,在他们花费了将近里两个月的时间彻底完成谈判,准备去干别的时候,空军的人来了。 他们甚至只能跟着一起接受苏联人的安排,柳旭想要去乌克兰谋划找代理商的事情也没法成行。 至于谢建国的那些女同学,柳旭早就没有当回事儿了。 曾经跟伊莲娜一起吃了顿饭,再见多了苏联中年妇女后,柳旭就再也没当回事儿了。 “要不,你先回去?”谢建国也担心谢凯填志愿的事情,“一旦他的志愿填错了,以后影响将会是一辈子。” “你不怕我让他出国?”柳旭问道。 “你不是跟伊莲娜商量好了,叶卡捷琳娜到中国留学,进谢凯所在的大学么?”谢建国一点都不担心,“再说了,如果他自己想要出国,咱们也无法阻拦不是?” “算了,他自己知道自己未来要什么。”柳旭摇了摇头,“明天你们谈判,少喝点酒。” “如果需要,硬着头皮也得上啊,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他们的阵仗。苏联人一向都喜欢使用这种把戏。再说了,明天的谈判,主要是空军那边,他们应该会有自己的人来负责。”谢建国说到。 苏联人在这事情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从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元帅入主阿尔巴特军区(苏联首都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这里是苏联国防部跟总参谋部办公大楼所在地,俄罗斯人在非正式场合上称呼国防部跟总参谋部为阿尔巴特军区)开始,苏联代表团不管是跟来买苏联武器的国家代表,还是跟那些他们需要引进设备的谈判团代表在一起,谈判前,就得先喝酒。 而且还是高烈度的白酒。 这被称之为“乌斯季诺夫法则”,只因为,乌斯季诺夫元帅认为,首先在酒桌上击败对方是取得绝对心理优势的第一步,这样一来,谈判也就变得容易了。 柳旭看着谢建国,即使担忧,也没办法。 俄国人嗜酒如命,虽然国家下达了禁酒令,但是谈判场合,以及她参加过的众多私人高官宴会上,甚至是伊莲娜等贵妇人的宴会上,都是少不了酒的。 在莫斯科的军事工业委员会办公大楼里面,一场气氛严肃的会议正在进行。 “诸位,根据我们的分析,在奥列格;巴克拉诺夫主席向最高层提交的报告中,根据中国空军规模以及国土面积,预计中国空军未来至少需要五个师的先进战机才能形成有效的作战规模。而目前的情况看,他们跟美国人合作改进的歼-82战机很难完成;他们国内没有自己的先进战机……一旦拿下这笔订单,未来我们的军事工业综合体将获得将近28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一名将军拿着手中的报告,对着神色肃穆的与会人员说道。“而这次的重任,就落在明天跟中国空军的第一次谈判上面!” 与会的是由明天将会参加跟中国谈判的下诺夫;格罗德“雄鹰”飞机制造厂(米格制造厂)以及军事工业委员会组成的代表团成员们。 “主席阁下,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拿下他们!”一名大腹便便地胖子说道,“既然他们有需求,我们就能搞定他们!” “阿列克谢,你有信心是好事,但是跟中国人的谈判,与我们跟印度、越南以及朝鲜等国的谈判不同。中国人有着他们自己的工业基础,并且有着战机研发能力,虽然很差……”将军提醒代表团主要负责的人员说道。 阿列克谢;斐德罗夫,莫斯科缅季耶夫机械制造厂总经理,也是生产米格战机的主要单位。 而“雄鹰”飞机制造厂总经理尼古拉;斯科勃林则是没有这样的自信,“阿列克谢,对方虽然表现出来了浓厚的兴趣,但是他们的军费也非常少。虽然按照目前中国的需求前景分析,我们可以得到280亿美元的潜在订单,但是中国现在正在搞经济建设……他们每年的军费还不到100亿美元……” 在尼古拉;斯科勃林看来,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奥列格;巴卡拉诺夫向最高层提交的报告太乐观了。 “尼古拉同志,你太悲观了。中国空军所有的主力机型,几乎都是米格!他们的空军已经习惯了米格公司的战机……”阿列克谢;斐德罗夫的自信有着自己的理由,“虽然他们确实有着一些研发能力,但是他们有足够的经验与资金来研制技术挑战跟难度都非常高的战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