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 将军,就剩您了,您看…… - 重生军工子弟

478 将军,就剩您了,您看……

“林将军,没想到,居然是你带队!”第二天上午九点,中苏代表团见面,一名少将热情地对林虎将军张开了怀抱。 林虎将军没想到,居然对方有他熟悉的,而且还是在朝鲜战场上并肩战斗过的。 “基洛夫,我的朋友,好久没见了!”林虎将军也一脸笑容地张开了双臂。 中苏两国之间的关系很长时间都非常紧张,外交关系还没完全解冻,苏联虽然提出了想要修复关系,让双方的外交关系正常化,但是中国方面还没有给出答复。 也不算是没有给出答复,而是要求苏联必须在某些错误的问题上必须改正。 本来双方的接触就有些不自然,林虎将军跟基洛夫将军曾经在朝鲜战场上并肩战斗,氛围一下就变得融洽了起来。 “林,三十年没见,没想到你已经成为将军了。”基洛夫松开了林虎将军,打量着他肩膀上的金星。 “曾经我们的梦想,不都是当将军么,现在我们都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将军。”林虎将军的话,顿时就让基洛夫陷入了烽火岁月在朝鲜战场的回忆。 “是啊。可惜,瓦西里跟叶戈尔都没能回来。要是他们回来了,也成为将军了……”基洛夫的神色有些落寞,很快意识到不对,调整了情绪,“当年美帝的飞行员太嚣张了……” “咱们不是也没让他们好过么?”林虎将军笑着说道,“帝国主义的战机虽然先进,但是他们飞行员却没有我们不怕死。” 两位将军一见面就聊开了,其他人则是开始相互介绍着各自成员。 谢建国发现,双方第一次正式接触的氛围远跟他们之前同苏联方面接触差不多,没有生疏感,看着带队的林虎将军跟对方的少将聊得很高兴,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为什么松了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 苏联人好像并没有啥安排,双方介绍了后都是吹牛逼,扯淡而已。 林虎将军有些坐不住了,朝鲜战场的双方友谊,那可是三天三夜都谈不完,自己的团队还有任务呢。 “基洛夫,咱们晚上有空的时候一起喝酒再聊如何?” “没有问题,当年你还欠我三瓶酒呢!”基洛夫笑着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莫斯科缅季耶夫机械制造厂总经理阿列克谢;斐德罗夫;这位是……” 介绍了苏联代表团的主要成员后,基洛夫对着众人介绍,“诸位,这就是我经常向大家提起,曾经跟我一起在朝鲜战场上联手干美国鬼子的兄弟……” “诸位,不知道贵方对于行程是如何安排的?直接交流还是?”林虎将军问着苏联人。 他很想提出让苏联人安排一下飞行展示。 尼古拉;斯科勃林是这次谈判的主要负责人,军事工业委员会只派出了基洛夫等人帮着牵线搭桥,“林将军,咱们上午先沟通一下,中午吃饭后,去阔日杜布航空技术装备展示中心看米格-29的飞行展示,明天再讨论贵国采购的问题,如何?” 对方的安排正中中方的下怀。 于是乎,双方再次开始了交流扯淡,一直到午饭时间。 如同中方代表团了解的那样,苏联人连询问中方人员都没有,直接就上了一堆的伏特加。 尤其是酒桌上,居然出现了不少的苏联将军,虽然都是挂着少将军衔。 一介绍,便知道,这些人都是对整个合作有着影响力的。 “基洛夫,这可是工作时间,喝酒不太好吧?”林虎将军通过上午的沟通,知道了基洛夫在苏联国防部任职。 基洛夫咧嘴一笑,“林,喝酒能让大家更快熟悉……增加双方友谊,对于合作非常有帮助。” “我们有规定,工作期间不能喝酒。晚上我做东,请你们如何?”林虎将军皱着眉头说道。 “这怎么能行呢?林,下午只是看飞行表演,不碍事儿。难道你是怕被我们灌醉?当年在朝鲜战场上,你可是灌倒了我们很多次……”基洛夫显然是为了报仇。“要是没有酒,说出去,会被认为我们招待不周啊!” 兄弟归兄弟,但是来自阿尔巴特军区的规矩不能坏。 林虎将军有些为难,“基洛夫,这样不好吧,要是把你们给灌醉了……我们真的有规定。” “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客随主便嘛。”另外一名苏联少将说道。“喝酒能促进双方友谊……” 这位同样也是来自阿尔巴特军区。 中国人喝酒这事儿,比起在宗教熏陶下成为素食主义者,根本就没接触过有度数的饮品的印度人来说,已经非常强了。 但是跟苏联这种无论谁都能痛快淋漓豪饮的国家相比,还是差远了。 印度国防部的人很多次被灌得不行的时候,都会被苏联将军们肆无忌惮的讥讽弄得下不来台。 然后在谈判的时候,印度人自然无法提出过分的要求,甚至没法在苏联将军们面前抬起头来。 “可是我们真的有规定。要不,我找个代表?”林将军装出很为难地样子。“贵方的盛情我们不能拒绝;而我们的纪律也不能不遵守。” “不行,我们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一定得喝。”基洛夫见其他人摇头,不把中方全部在酒桌上灌倒,怎么能占据谈判优势? “基洛夫,下午还要看战机飞行性能。该不会是不想……”林虎将军了解苏联人,一副你们的战机有问题不想给我们看到才干这事儿。 这话让一帮子苏联将军非常不高兴。 基洛夫也急了,“怎么会!我们的战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你们少喝一点,让你们的代表陪我们喝!” 见对方入套,林虎将军同意了。 这次的宴会采用的长条桌,中苏双方代表团各坐一边。 见林虎将军答应,侍者在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便开始上酒。 中方代表团的成员们大部分都是陪着苏联的将军们喝了一些,便没有再喝了。 在苏联代表团的将军们不高兴的情况下,被林虎将军指定的酒司令站了出来。 对于一个人来跟十多名代表团成员较量,苏联人并不在意,一个个地灌倒就是了。 “林,你指派人也行,但是不能他一个人一次跟我们所有人喝,必须一个个来。”基洛夫阴险地笑着。 到时候手下没兵可用,林虎不是也得自己上了么? 林虎将军装出为难的样子看着自己点的酒司令。 酒司令知道现在轮到自己的表演了,同样也装出为难的样子,见苏联将军们脸上浮现出阴谋得逞地表情,咬着牙,视死如归地对林虎将军说道,“首长,就按将军们的意思来!” 说完,便一手提着酒瓶,一手端着酒杯,从最中间的基洛夫开始敬酒。 能装二两白酒的玻璃杯,酒司令都是满上,对着苏联将军们说到,“将军,我干杯,您随意……” 说完后便一仰而尽。 苏联人自己提出来的,哪里好意思不干掉? 一开始苏联将军们不以为意,对方敬酒,都是举杯便干掉。 连着喝了好几圈,见中方的酒司令依然神色如常,虽然中途去过厕所,没有任何苏联人希望出现的情况,加上众多的苏联将军几乎都是一瓶高烈度伏特加下肚,有人已经开始撑不住了。 “诸位将军,咱们这样喝没有意思,换点难度高的?”瘦弱的中校眼神中充满了挑衅,舔着嘴唇对已经感觉不妙的苏联人说道。 “你想如何?”基洛夫酒量很好,在这时候,也是有些醉意了。 “在来苏联之前,就听说约尔什没人能喝多少,咱们换那种?”酒司令的眼神中挑衅更盛。 这好像提醒了苏联人,尼玛,高烈度的白酒你喝酒当喝白开水,咱们就换难度大的。 没有多少苏联人能在约尔什下走几招。 于是乎,将军们便让侍者上啤酒,混着伏特加来。 “林,你没有意见吧?”基洛夫假心假意地问林虎将军,“别到时候说我们欺负人。” 林虎将军一脸笑意,“将军,他倒下了,我们继续换人上!” 于是乎,酒司令再次端起了杯子。 一圈酒下来,苏联人醉意更甚,中方的酒司令依然如常,苏联将军们开始有些绝望了。 “将军,为了中苏友谊,干杯!” 酒司令端着杯子向基洛夫旁边的一名少将说完,又一仰脖子,干掉了酒杯中混合着啤酒跟伏特加的约尔什。 少将本来就已经醉了,在这时候,却没法退缩,只能努力地保持坐姿,端起酒杯,哪知道,酒杯刚挨着嘴唇,便“呕……”地一声,吐了出来…… 侍者急忙上前来收拾。 到了现在,苏联人已经下不来台了。 “来,我跟你喝!”另外一名少将站了出来,“咱们两喝,一直到倒下为止……” 显然,少将有些火大了。 酒司令来者不拒,现在可是为国争光,利用他的胃来镇压苏联人! 第一杯下肚,少将有些站不稳了。 第二杯刚喝一口,少将的喉头动得厉害,强忍着没有喷出来。 第三杯,少将瘫倒在了椅子上,直往地下滑…… 又是一名将军站出来,然而,仅仅两杯,这位为了挽回国家尊严的将军便倒下了…… “将军,就剩您了,您看……”到最后,只剩下基洛夫了,酒司令端着杯子,向着脸色难看的基洛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