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 成绩垃圾却要报考国内第一大学 - 重生军工子弟

483 成绩垃圾却要报考国内第一大学

“在军事工业投入太大了,经济发展反而陷入衰退……特别是他们航天工业的投入,那完全都是没有多大回报的。苏联人的卫星使用寿命,很多都只有半年,为了产生作用,跟美国竞争,他们只能不断地发射卫星……” 谢建国在苏联待了这么长时间,知道的消息很多。 对于苏联国内的经济现状,了解的也是非常清楚明白的。 “他们难道不知道情况?”林虎将军有些唏嘘,“完全可以学我们国家进行经济改革啊。” “苏联怎么不知道?确实想要改革,但是他们无法向我们国家那样有魄力,敢停止军事技术的研发,一切都投入到经济建设中来吗?”谢建国反问着林虎将军。 将军摇头。 苏联没有这样的魄力,也不敢。 这么多年来,美苏争霸一直都是持续不断,现在已经发展到从地面到海里,然后转向外太空了。苏联人一旦学中国那样进行经济改革,也是向美国认输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想卖的,绝对不能要。完全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跟他们谈苏-27的引进工作。越到后面,苏联的经济越困难,咱们的机会也就越多。”谢建国提议,“即使苏联这边不同意,也可以借着机会向美国人或者法国人施压。” 林虎将军再次看了一眼谢建国,“你不是为了向空军推销你们404跟611,132联合研发的超七?” 谢建国摇头,随后笑着说道,“将军,如果我说了实话,您别生气。” “说来听听?”将军饶有兴趣地看着谢建国。 他还真想不明白谢建国能说什么会让他生气。 “超七项目,从一开始的目标都不是为了国内市场,而是海外市场。如同我们开发的其他武器装备,都是为了国外的订单……”谢建国一边说,一边看着林虎。 林虎将军愕然,“你们跟国内的其他单位还真不同啊。” “国家政策在这里,军费就那么点,军方太穷,推动各个项目的人说,瞧不上军方的那点钱……”谢建国一直都盯着林虎将军的表情,见将军果然生气了,顿时闭口不说话了。 良久,林虎将军才苦笑一声,“这话说的倒也没错,军方确实穷……这话是谁说的?口气不小嘛。” 谢建国自然不敢回答说是谢凯说的,他也没有谢凯那样不考虑后果,随便找个人出来背黑锅。换成谢凯,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是郑宇成说的。 “听说你们404的坦克跟导弹卖得很火,不少单位眼红无比啊。”将军转移了话题,开始打听404的情况。 “具体也不太清楚,我来这边之前,好像刚签了二十多亿美元的合同……”谢建国巴不得转移话题,反正这事儿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林虎将军要想知道,稍微打听一下就能清楚。 “这么多?”将军有些震惊。 将军说多的时候,郑宇成却一脸鄙视地看着眼前的利比亚人,“这么一点订单,你们还想用石油来支付?甚至还想要我们的云爆弹技术?甚至,要求我们中断跟坦桑尼亚的合作?穆夫塔将军,你觉得合适吗?” “郑,这已经很多了!超过六亿美元的订单呢!”被郑宇成鄙视的阿拉伯人强调着。 六亿美元,很大的一笔订单了。 “如果给现金,可以谈。当然,以订单为由要求我们中止跟坦桑尼亚的合作,将军,我想这并不合适。中国跟利比亚有着传统友谊,跟其他非洲国家同样也有兄弟之情。”郑宇成依然不屑。 利比亚人的到来实在是有些让人意外,但是对于基地来说,也没有啥。 反正只要来买导弹的,那都是基地的客户不是? “可你们卖导弹给他们,威胁到了非洲的安全……”另外一名上校神色严肃地说道。 利比亚向来以非洲大哥的身份自居,非洲兄弟被威胁,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咱们卖了导弹,才能让非洲兄弟真正觉得安全,战争就少了。”郑宇成都懒得跟对方对阵,“那啥,我一会儿还有事儿,您就先回去考虑一下吧。” 说完也就不再开口,让翻译给对方说了赶紧滚蛋。 翻译一脸为难地看着这两位,不知道说什么。 他甚至很想劝说这位牛气冲天的领导再考虑一下,毕竟这是中国的朋友,一不留神就得影响双方的外交关系,太麻烦。 “愣着干啥玩意儿?我们基地不是没有阿拉伯语翻译,只是懒得麻烦,要不然你饭碗都丢了。这么傻,上面咋派你当翻译的?”见翻译不说话,郑宇成火了。 他是把火发到了翻译身上。 利比亚人的要求太过分了。 也就采购了一百多辆坦克,几百枚导弹,居然好意思要求404中断跟坦桑尼亚的合同,而且还得用石油支付。 郑宇成都懒得跟他们谈。 石油支付,太过麻烦,远不如钱来得实在,尤其是现在谢凯在非洲那边的项目已经非常让人头痛了,地盘啥的都已经看了,原本说好是不让谢凯去管,只给他看结果,现在就成了基地的事儿。 “这事儿等他高考后再说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得高考了。”汪贵林摇头说道,“实在不行,等他考完,让他自己去那边折腾一圈儿呗。” “能行?上面对他的禁足令还没失效吧?”郑宇成说道。 “去非洲,又不是别的地方,到时候直接飞坦桑尼亚,他要在非洲那边待得下去,就没法了……”汪贵林说道,“谢建国同志已经回来了,目前正在首都那边……根据消息,国内准备从苏联采购战机……” “我们的超七不是已经开始样机组装了?空军真不打算要?”郑宇成问道。“这事儿不管他,谢凯的志愿究竟怎么报的?” “不知道,这两天就填志愿,问他也不说。摸底考试,结果考得一塌糊涂……”一说这事儿,汪贵林也发愁。“华清那边虽然同意,也要求他不能离录取线太远……” “那是扯淡,问题是咱们联系了多少所学校?这才是重要的,绝对不能让他考入我们没有关系的学校,不然到时候就不回来了咱们也没有办法。”郑宇成问道。 谢凯上什么学校,从过年后,就是管理委员会一帮子大佬的心病。 就怕他最后不回来了。 “现在也才联系一百多所,除了军队系统。我觉得我们这样不行,干脆等到他填完志愿再说。”汪贵林头很大。“咱们这样去,非得跟所有大学勾搭上才行。” “问题是咱们不知道他的志愿是哪所学校,考什么专业。”郑宇成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他,同样困扰着谢凯自己。 也困扰着莫齐。 “报华清大学!”在莫齐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直盯着自己,都有些发毛的时候,谢凯才干涩地说道,“就填华清大学!” “华清大学?他们的录取分数可是全国最高,就连我的摸底考试成绩,都差好几十,你……”莫齐被谢凯气得笑了起来,甚至眼中已经升腾起水雾。“谢凯,你是不想上大学?” “莫齐,你对我这么没有信心?”谢凯有些无语。 这次摸底考试,确实他考得太差了。 连整个年级前二十都没有进入。 而历史以来,基地就没有考上了华清大学的先例。 他现在说要考国内录取分数最高的大学,怎么不让人吃惊? 莫齐看着谢凯,心思复杂,“谢凯,不是我对你没有信心。而是事实就摆在我们眼前,我觉得上一所一般的大学,我们还能在一起……” “不,就华清。”谢凯坚持着,“不仅我们上华清,罗峰他们,同样上华清……” 谢凯疯了。 至少,莫齐是这样觉得。 “谢凯,你想要考全国最好的学校,老师非常支持你,但是你这情况,我觉得,最好是脚踏实地,复习一年,那是浪费一年的青春……”对于谢凯要填华清大学,而且专业还是最顶尖的控制科学与工程,李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谢凯的成绩起伏太大了。 这几个月一直都在教室里面,然而这次摸底考试却只考到了二十名之后。 这还是整个子弟校的排名。 “李老师,报考什么专业,什么学校,这是我的选择。我是根据自己的学习成绩,充分分析后,才做出的如此沉重决定……”谢凯坚定地说道。 有些事情,根本没法说。 难道告诉李丽,自己记住了高考所有的题? 即使有些题没有记住,那也都是记住了体型不是?或许这就是老天爷给他重生的福利。 “这事儿,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谢凯,第一志愿一旦没有录取上,后面的志愿可就有些麻烦。”李丽也不知道是因为跟钱胖子之间有了那层关系,还是真的希望学生不要去不自量力。 给了谢凯很多的忠告。 奈何,谢凯根本就不听。 “谢凯,你真的要填华清大学为第一志愿?”莫齐显然是知道了班主任劝说没用,咬牙看着谢凯。 显然,她在等待着谢凯的答复,而谢凯的答复,关系着她的某些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