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这高考题太简单了 - 重生军工子弟

485 这高考题太简单了

404城,虽然之前落魄过,但是作为曾经国内最重要的战备基地之一,政治地位在全国都是属于顶尖的。 一座生活跟工作没有完全分开的基地,有着自己的各个系统,同样,在教育系统内,他们有着自己的高考考点,虽然很多时候一年高考生只有几十名,这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随后在79年开始,每年高考固定在7月6、7、8三天,这时候,是全国最热的时候,考生需要的不仅是良好的成绩,更得有良好的心理素质。 由于是在基地里面高考,不需要出去,学校放假,监考的都是从基地外面调来,试卷同样也是外面押运过来,绝对不允许基地任何人靠近。 在外面,高考,是一件大事儿。 考点外面,有着无数的家长等着自己的孩子,因为这次考试,决定他们孩子未来一生是否能端上国家铁饭碗,吃国家供应粮。考上了,工作啥的,国家也都给安排了,考不上,那就麻烦,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家里父母有工作的,可以接班啥的,可家里父母不是工人,只能回去修理地球。 对于404基地的父母来说,高考就如同普通的考试一样。 考上了,孩子是为国家工作,考不上,孩子同样也为国家工作。 “之前给个你们讲的题,都记住了吧?”进入考场前,谢凯便把所有填了华清大学的同学都给叫到了一起,严肃地询问。 高考题,他记住了绝大部分,甚至数学跟化学等科后面的附加题也都记住了。 但是他没有把全部的题告诉所有人,要不然没法解释。只有跟他关系最为亲近的,才知道绝大部分题,而附加题,更是连莫齐都没有告诉。 前面的,已经足够莫齐跟他上一所学校了。 “放心吧哥,要是考不上,招生办也没法给咱们整个好学校,大不了再复读一年就是了。”孙娟笑嘻嘻地说道。 “是啊,哥,即使不上大学,我也可以接班不是?实在不行,我就进守备团当兵。”罗峰的眼神一直都在谢凯身上。 其他人则是无所谓。 反正大家学习成绩都不咋样。 唯独莫齐,一直没有说话。 在考试前几天的时间,学校给他们放假,谢凯从高考辅导团的成员手中搞了不少的题给大家练习,但是这临阵磨枪,谁能知道有用否? 学校从昨天开始,就由外来的监考人员跟安全工作人员占据了,就怕这里面出现作弊的事情,到时候他们都得丢掉饭碗。 学校门开了,每个人各自向着自己被分配到的考场里面去。 404基地的考点,特别有意思的就是,每个考场不像外面有三十人。 教室够多,一个考场里面只有十名学生,却有着两名监考老师,同时还有巡考的人员,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作弊。 有着高的地位,自然就有更高的纪律监管。 这也是为什么404考点人不多,最终却没有人能作弊,恢复高考后再也没有人能考上首都大学跟华清大学等国内一流学府的原因。 “大家核对一下试卷,这是未开封的……”在考试前,所有人的证件检查完毕,被监考老师提醒考场纪律后,一直等待考试铃声的响起。 考试前,监考老师把密封的试卷袋向着所有人展示。 这些监考老师在来之前就被强调过纪律,试卷袋也不是如同外面那样三十份一袋,而是特别的,每个袋子里面只有十份试卷。 “老师,直接发卷子呗,别的考场说不定都快做完了。”罗峰见周围都是其他班上的人,整个教室里面,每个人相隔好几米,稍微动弹一下就会被老师盯上,不由有些紧张。 这环境太压抑。 监考老师没有理会他,展示完了试卷后,才把试卷分发给所有人。 发放完了试卷,再次强调了纪律,等到答卷铃声响起,才宣布开始答卷,随后一前一后盯着整个教室,让这些基地子弟的一些都在他们眼皮下。 罗峰知道自己的情况,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当他看到语文试卷的第一道选择题的时候,感觉很是熟悉,一想,尼玛,这题做过啊,答案虽然位置跟他做的题不一样,选项完全没有区别。 于是乎,在草稿纸上写了答案。 再看下一题,尼玛,又做过啊,好像题有点不一样?仔细看看,也是特么的一个意思嘛,都懒得去分析答案如何,直接把曾经做的答案写上就是了…… 于是乎,几乎一看题,就写答案,搞得监考老师都只能叹口气,没有参加预考,根本就不知道这考试机会的难得。 谢凯在拿到试卷的第一时间,就把所有的题看了一遍,跟他记忆没有差别,就连最后的作文,也都是《树;森林;气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开始答题。 而莫齐同样习惯地在考试前先看一遍整个试卷所有题,这样一来,她就心中有数,先做哪些,后做哪些,时间如何分配。 当时当她拿到试卷,看了一遍所有题,看最后面的阅读理解跟作文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居然全部都是谢凯逼着她读过的文章,就连作文《树;森林;气候》,谢凯也让她写了很多次,她清楚地记得,在考试前不久,谢凯跟她还有孙娟几人一起到常去的沙枣树林,谢凯指着几棵歪脖子沙枣树,引导着他们,想想着那是一片森林,而森林的作用又是什么,对于国际上开始关注的气候啥的又有什么作用。 甚至用这些去引申到国内的改革,人才的使用,社会风气的转变等…… 谢凯知道高考试题?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让莫齐变得有些恐惧,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要不然谢凯怎么敢填华清大学? “同学,请问有什么问题吗?”监考的一名女老师,年约二十六七,见其他人都在答题,而莫齐则是拿着卷子发呆,一直十多分钟,都还没有开始答题,以为莫齐有什么问题。 莫齐回过神来,脸一红,摇头说道,“对不起,老师,我走神了。” “没有问题就快答题吧,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监考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 莫齐拿起笔,深吸了好几口气,压抑着自己的疯狂想法,最终才开始答题,即使都是做过的,依然再三地分析,答案是否真的就是他们以前做的那个答案。 语文考试结束了,莫齐没有找到谢凯。 而孙娟等人都是一脸兴奋地在讨论,大多数题居然都是他们做过的,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其他班的大多数同学却愁眉苦脸。 下午理科考化学,文科考地理,莫齐等人都是理科,发现试卷跟上午的题一样,绝大多数都是他们做过的,莫齐甚至发现,化学试卷相对她们平时做的辅导团给的练习题要简单很多,大多数都是做过,就连最后的五道附加题,也都是平时练习过的。 莫齐有些不相信被无数人说困难的高考题简单,检查了好几遍,发现自己的答案并没有错误。 离开考场,发现提前交卷的孙娟等人都在议论这化学题太简单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了谢凯。但是依然找不到谢凯,孙娟等人同样找不到。 第二天上午的数学考试,题的难度就变得大了,不过对于莫齐来说,大多数题,依然做过。平时他们做的数学练习题,很多难度比考试试卷还大,所以,她倒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想法。 唯独最后面的附加题,考察导数的运算以及几何意义,这属于高中选修内容,平时莫齐根本就没关注过。 对于莫齐这种受到谢凯特别关注过的人来说,这些题,实在太过简单,尤其是孙娟,平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是这些题,大部分她都能做出来,一些选择题搞不定,基础不牢固,就靠蒙…… 后面的考试,一切都变得容易了起来,所有的题,大多数都是做过,只是答案的选项位置不同。 让人紧张的高考就这样结束了。 “怎样?题简单吧?”考试完了,谢凯笑眯眯地在门口等着莫齐等人。 “哥,人家都说高考有多难,多难,还没平时咱们做的练习题复杂啊,我就只有一些基础题弄不准,就靠蒙,看哪个顺眼就选了哪个……” “是啊,出题的老师也不知道是咋想的,这样的题,全国得考出多高的分?” “哎,我好几道大题看起来眼熟……” 一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甚至相互对答案,有不一致的,就问谢凯,谢凯懒得跟他们解释。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莫齐偷偷问谢凯,这些题,跟他们平时练习的太相似了,每一道题,他们做的次数都不少。 谢凯急忙摇头否认,“我说姐姐,敢不敢不要瞎说?这可是要死人的!万一到时候认为我真作弊了,就麻烦了……” “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我就好奇,为什么大多数题都是我们平时做过的。”莫齐看着谢凯,她也知道,考试前根本接触不到试卷的。 笑盈盈地看着谢凯,却发现他是眼神有些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