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在非洲必须血债血偿 - 重生军工子弟

489 在非洲必须血债血偿

“飞机没有问题吧?”谢凯看到飞机稳稳地停在机场跑道上,不知道原理,他也就懒得去追问怎么对准的,人家肉眼看呢,他也没法理解不是? 看到机长,居然是当初跟他打赌的运-8飞机机长,不由感慨人生何处不相逢。 “不会有任何问题。做环球飞行都没事儿!”机长笑着说道,“谢凯同志,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我们的运-8快到了,你飞么?”谢凯笑嘻嘻地问着机长。 机长脸色一僵,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哥,这就是我们国产的大飞机?”看着眼前这架庞大的飞机,钱胖子兴奋地问着,随后对身边的李丽说道,“你看看,咱们国家自主设计制造的,不比美帝的飞机差。” 脸上洋溢着浓烈的自豪。 李丽独自把年扭到一边,懒得理会钱胖子这傻缺,如果不是当时两人意外在了一起,不是她寂寞没有抵御住钱胖子如同小狼狗的那种凶悍,哪至于如此。 “其实也不是,咱们这飞机,虽然在国内是最大,性能最先进的,世界范围内还是落后不少……”机长平静地对着胖子说道。 李丽一脸鄙视地看着胖子。 眼神让胖子受不了,胖子脖子一梗,不甘地说道,“至少,这是我们国内自己能生产的。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对我们整个国家来说,就是最好的!” 没有人跟他争论。 罗峰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这架金属疙瘩,心中很忐忑。 要是从天空中掉下来,没有任何的生还机会。 “这玩意儿能让我们直接到非洲?”罗峰嗓子发干。 “不能,中途得加油,得休息。这到非洲,一两万公里呢,哪怕不停歇,也得飞行十多个小时。咱们的飞机航程没有这么大。”机长解释着。 谢凯知道罗峰是出于紧张,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坐飞机。 运十这玩意儿,可靠性真心不是那么让人放心,谢凯之前明知道降落伞那玩意儿就是个心理安慰,却依然背着。 拍了拍钱胖子的肩膀,“放心吧,飞机上有降落伞,如果真的在天上散架了,你穿上那玩意儿,死不了……” 机长看着谢凯,神色怪异。 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运十这次飞坦桑尼亚,需要在巴基斯坦东南部加油休息,随后直接跨越阿拉伯海,进入西印度洋,在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中转。 在那里,卸下物资,谢凯等人将会乘坐坦桑尼亚的小飞机,直接到坦葛尼喀湖边上划给他们的区域去,海岛啥,解决了问题,回来再弄。 毕竟你海岛上,将来都是堆放从苏联境内搞到的武器装备,甚至未来会被打造成一个庞大的军事基地。 但是现在,绝对不能投钱太多,只要有简易码头,有可以供飞机起降的机场就行了。 更多的钱,需要投入到这边租借的百万亩土地的建设上来,那才是他们立足的根本。 非洲黑兄弟,谁让他们吃饱饭,他们也就说谁好了。 运十直接在机场起飞,不用让谢凯再坐直-5运输机飞空军后勤基地然后转机,直-5实在是太过不安全了。 服役太多年了,坐在里面嘈杂不说,反而还漏风。 罗峰上飞机就把降落伞穿在身上,搞得钱胖子跟李丽两人都是紧张不已。 谢凯则是理都没有理他,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跟比,开始写写画画,大多数都是关于他对基地建设的构想。很多都是后世在网上能看到的国内在非洲的建设经验。 这次去坦桑尼亚的人很少,田莉好像成了谢凯的御用保密人员。 汪贵林原本是准备从守备团或者基地内卫调几名安全人员随行,郑宇成直接阻止了。 河蟹佣兵团的人会到那边,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整个飞机上空荡荡的,人很少,钱胖子经过最初的紧张,激动后,则是开始睡觉,李丽则没有他那么大的心,对于非洲,那块听了无数次却无比陌生的大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去。 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坐上专机。 “难道这边还有人要搭飞机?”飞机在巴基斯坦加油检修的时,当谢凯等人再次上飞机,全副武装,脸上涂着迷彩,根本看不出本来样子的廖东等人已经上了飞机。 “疯子,胖子,你们到后面去坐。”谢凯没有解释廖东等人的身份,看着两人,更多的则是看向李丽。 李丽完全没有想到,飞机上会上来十多名全副武装,不知道来源的军人。 但是这些人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股危险的味道,让李丽本能地不敢靠近他们。 她父亲身上就有着浓烈的那种味道,很多年都没有消散去。 这些人身上的那种味道,远比她父亲要浓烈很多倍,而这边,最近的战场就是阿富汗…… 李丽几乎已经猜到了这些人的身份。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谢凯这个让她一直都不舒坦的学生,如此年纪,他整天究竟在折腾什么? 田莉知趣地起身向着后面走去,廖东坐在了谢凯旁边,而几名手下则是坐在了后面好几排的位置,盯着罗峰几人。 “辛苦你们了。”谢凯不敢看廖东的眼神,开口用阿拉伯语说道。 现在的廖东,远比他最开始认识的时候眼神犀利,甚至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 “我们自己的选择。这对我们来说,其实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职业。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也没有谁有怨言,只是希望你安排好他们的家人……”廖东平静地用阿拉伯语回答,“坦桑尼亚那边并不是太合适建设基地。” 谢凯点了点头,“他们的父母,每月都会领到一笔全国平均工资的抚恤金,家中有兄弟姐妹的,合适就进入基地下属单位……” 把对那些牺牲雇佣兵的抚恤政策介绍了一下。 不用谢凯介绍,廖东等人也知道。 但是谢凯依然自己介绍了一次,这是对廖东等人的尊重。 “至于坦桑尼亚,兔子应该告诉了你,我选择那边的目的。”谢凯说道,“整个非洲,政局稳定的国家不多,坦桑尼亚那边,算是情况比较好的。这样一来,你们的家人在那边,也就有了保证……另外就是他们国防部副部长科瓦鲁比以及总统办公室主任卡卡跟我们属于合作关系。” 这些情况,廖东不是不知道。 “如果他们到时候出现意外呢?”廖东问谢凯。 谢凯看着他,咧嘴笑了,“东哥啊,你们是雇佣兵啊,暗杀绑票啥的工作,只要给钱都能做的。甚至,就连有人想要一个国家政权,你们也是可以帮着搞定的……坦桑尼亚国防部将会跟你们签订合同,聘请河蟹佣兵团负责士兵的训练什么的……” 廖东也是莞尔。 他提出这个,就是怕谢凯如同国内一些人那样迂腐,什么事儿都不能干。 “你们是雇佣兵!而且是回不去的雇佣兵,至少明面上是那样。”谢凯再次强调。 两人小声地交流着,飞机本来就不是太大,李丽竖着耳朵想要听谢凯他们说什么,奈何,传入她耳朵里面,也不是非常清晰了。 “他们说什么?”李丽问旁边的钱胖子。 胖子摇头。 “好像说的是外语,有点像阿拉伯语,可惜,我听不懂……”罗峰叹了口气。 他最佩服的就是谢凯能用十多种他们听不懂的外语骂人。 李丽无语。 这小混蛋,居然如此小心,要是英语,她还能听懂一些,她就说怎么听一个单词一个音节都听不懂。 用阿拉伯语谈,这能咋办? 一时气愤不已,加上前面那几个满脸画得像鬼的家伙不时地向着后面投来警告的眼神,不如睡觉。 一路上,谢凯跟廖东谈了很多,关于雇佣兵的建设,雇佣兵在非洲的攻略等,很多并不是他自己的原创,都是从他在网上看到的,或者电影,或者网络里面的东西。 是否靠谱,他不知道。 反正这得廖东等人自己去分析。 “那边政府跟部落的冲突,你打算怎么处理?用强硬手段?或者其他办法?”廖东突然用汉语问道。 谢凯摇了摇头,“在那边,驻地周围,一定不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甚至,很多时候,哪怕让他们占点便宜都没有问题。唯一一个原则,只要动了我们的人,必须血债血偿。” 谢凯的脸上有些扭曲。 现在坦桑尼亚等地的人,不会对中国人有什么敌意,六十年代援建坦赞铁路,中国人勒紧裤腰带援助他们大米,大多数人都说中国主席伟大,周总理伟大……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那些老一代的人相继去世,加上欧美各国为了阻止中国的崛起,不断下绊子,煽动中国在海外有工程的国家内一些年轻人敌对中国单位…… 动不动就有抢劫中国单位或者外派人员的暴力事件发生。 很多时候,政府为了息事宁人,不愿意闹大,华干戈为玉帛,结果被当成中国人软弱可欺…… 所以,谢凯必须从一开始就不能让人看轻在这边的中国人。 “那边不用武力估计很难。”廖东叹了一口气,“在阿富汗那边,我觉得,暴力解决问题是最直接的。” “苏联人被揍得太狠了,跟马苏德签订了停战协议,否者我们也没有机会过来。”廖东笑呵呵地说道。 苏联人足够强大,那是让整个世界都害怕的存在。 结果在阿富汗,却被逼得跟一支反抗的游击队签订停战协议。 “有些情况不同。在坦桑尼亚,土著部落人不多,但是数量多啊。他们政府都不敢强行干什么……科瓦鲁比那傻逼居然随意找个官员去搞这个……”一说这,谢凯就火大,“跟当地部落搞好关系,以后他们将会成为你们的保护伞。” 廖东有些不解,却没有问。 他不了解坦桑尼亚的情况,这次也是第一次到坦桑尼亚。 “我们需要一架飞机。”廖东说道。 “放心吧,飞机肯定会有的,不过不是现在。阿富汗那边的战争不会这么快结束,而且这边前期都是以建设为主,到时候可以租借飞机……”谢凯点了点头。 雇佣兵需要的不仅是飞机,还有其他的各种装备。 从国内到非洲距离很远,跨越了半个地球,在飞机的高速下,终究有到达的时间。 达累斯萨拉姆是坦桑尼亚重要的出海口,也是坦赞铁路的出海口,繁华程度比首都多多马要强不少,当然,这是谢凯听卡卡跟科瓦鲁比口中了解到的。 在飞机上向下看去,甚至不如国内的一些大城市繁华。 破败的机场跑道,低矮的航站楼,甚至不如国内一些小机场…… “谢,你终于来了!”谢凯下飞机,等在旁边的卡卡伸出了双臂,一脸的笑容。 一番寒暄后,卡卡看到李丽,双眼一亮,向着她走了过去。 全副武装,81杠步枪抱在胸前的兔子横跨一步,挡在了李丽的前面。 谢凯一见卡卡这孙子表现的完全不如在基地时候那样老实,居然想要去占李丽的便宜?别说李丽是他兄弟的女人,仅仅是李丽是他老师,是他同胞,都没有可能。 “卡卡,这位是我们班主任李丽老师,她作为我们单位援助贵国教育的代表先行前来考察。您应该知道,如果考察情况不适合,或者有什么危险的地方,我们单位很可能会取消援助……”谢凯一口流利的英语,带着警告的意味对卡卡说道。 卡卡看了谢凯一眼,急忙点头。 尤其是这些雇佣兵,随时都可能开枪的。 “那边具体什么情况?”谢凯直接问卡卡。 卡卡再次看了一眼李丽,随后一边领着谢凯向着旁边的车队走去,一边介绍情况,“那一片区域,一共生活着五个部落,政府工作人员给他们在一百公里外划定了一片区域,其中两个部落同意迁徙,其他三个不同意……” 卡卡的介绍,就是那些部落首领们太过贪婪。 根本就不同意任何的条件,哪怕是政府给他们提供食物啥的,他们也不愿意。 谢凯知道事情没有这样简单,这孙子满口跑火车,拒绝了去宾馆休息,要求直接去他们租借的底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