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 一不留神就卷入了政变? - 重生军工子弟

491 一不留神就卷入了政变?

“部长先生,我想,你应该能有个解释。”谢凯一脸冰冷地看着张开双臂科瓦鲁比。“难道你们非洲的欢迎仪式是用暗杀来表达的?” 谢凯不是不害怕,更不是因为有着廖东等十多名雇佣兵在这边,就自信心膨胀,可以在非洲单挑一个主权国家的暴力机构。 廖东等人昨晚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一个活口,为的就是敲山震虎。 谢凯就因为太怕,怕自己的性命丢在了这片人命如草芥的大陆上,只能用愤怒来压抑自己的害怕。 “谢,我知道这事情任何人遇到都非常愤怒。实在抱歉,这是一场意外。”科瓦鲁比一脸严肃地说道,“很不幸,你成为了一些人眼中非常值钱的肉票。” “卡卡呢?”谢凯咬牙问道。 他不知道科瓦鲁比的话是否可信,非洲这些混蛋,亏得自己还一腔热血! “一会儿你就能见到,让他交代,是最好的解释。如果不是你的这些手下,我想,后果将会非常遗憾!”科瓦鲁比说道。 在出发之前,谢凯把李丽等人召集起来,“大家不用担心,昨晚上两个黑帮的人在宾馆因为分账不均火拼。” “哥,真的假的?”罗峰心大,尤其是昨晚上在枪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睡着了的田莉就一跃而起,脚落到地上的时候,手上已经握着枪了。 让罗峰后怕不已,辛苦没有胆量去占这女人的便宜。 他可是清楚地知道,田莉是睡着了的,即使装,也不可能几个小时都一直都呼吸平稳,还伴随着轻微的枪声吧? 这样的经历,是他们都没有遇到过的。 谢凯这样解释了,他们只能相信。 “外面有军人保护,大家今天就在房间里面活动,不要出去。我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说完也不管他们信不信,便离开了。 他知道这样很不对,毕竟大家都是因为他才来的。 可谢凯更想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南非32营,可以说是整个非洲最臭名昭著的军队,这是南非政府的正规军,在欧美的支持下,参与到了安哥拉内战中,也就是从那场战争开始,32营在非洲崛起。 从安哥拉战争到1994年这支部队被南非政府解散,32营至少推翻了14个非洲政权。 那些跟谢凯没有关系,他好奇的是,现在这支邪恶雇佣兵不是应该在参加刚果的内战么? 自己跟安哥拉可没有任何关系,怎么会从安哥拉来? 可惜,兔子已经把人弄死了。 而且,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影响到谁的利益不是? 除非计划泄露。 “卡卡,究竟是怎么回事?”谢凯见到卡卡的时候,是在一间距离宾馆没有多远,不知道干什么的一栋破楼里面。 这黑人双手被绑在一张审讯桌上,身上到处都是伤,额头的伤口甚至在流血。 见到谢凯,卡卡冷哼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 “我想,你应该知道他们的手段。” 谢凯见卡卡不看自己,指着旁边跟着过来的廖东,兔子跟另外两名雇佣兵。 兔子属于刑讯专家,原本在西南前线,也不知道是本身就有问题,还是因为受了战争环境的刺激,手段极其狠辣,虽然在前线搞情报给力,但是最终被部队劝退。 在阿富汗,这货更是变本加厉,廖东就是怕他出了问题,才让他回基地去向谢凯汇报情况。 “这是我们的国家,凭什么要租借土地给你们?我们国家一直稳定,而你要把雇佣兵营地建设在这里!”卡卡吐了一口学沫出来,一脸扭曲地看着谢凯,“你们政府根本就没有兴趣来,而你们单位也没有兴趣,这一切都是你搞的!” 意思很明显,干掉谢凯,那么,这个计划就被终止了。 谢凯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啊。兔子,让他说实话。” 兔子听到吩咐,也不管科瓦鲁比的反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放心,今天绝对不会提前把他弄死。至少,没有回答之前不会。” 科瓦鲁比身边的手下想要出面阻止,却被他阻止了。 兔子走到审讯桌前,什么话都不问,直接咧嘴一笑,在卡卡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左手一把抓住他被锁着的右手把手掌摊开,右手则是从腿上抽出军刀,猛地对着卡卡的手指落下。 “啊……”顿时,惨嚎声就响了起来。 谢凯顿时心脏一紧,如此血腥的手段,根本就看不下去,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而科瓦鲁比完全没有想到,兔子连问都不问,直接就剁了卡卡的手指,嘴角一阵抽搐,却没有离开。 “每个手掌有14根指节,两只手,加上止血的时间,差不多可以玩儿一天了。”兔子说完,又是手起刀落,卡卡的惨嚎再次响起。 “谢,你的人太残忍了!连问都没有问……”科瓦鲁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站到了谢凯的身边。 “部长先生,这是你让他们审问的。他们是雇佣兵,为了情报,可以不折手段……”谢凯的嗓子有些发干,“这样能更快摧毁他的心理防线。” 谢凯摸出了一支烟,递给了科瓦鲁比一支,他好久没有抽烟了。 有些手段,是他说的,他并不知道这有多残忍,反正电影跟都是那样写的,谁也没想到,廖东能找到兔子这样一个本来就心理或精神有问题的人? “32营的人,应该是从刚果过来的。”科瓦鲁比点上烟,深吸了一口,“卡卡的目的,不仅是绑架你的问题,因为32营的人在昨天晚上发动了对总统的暗杀行动……” “……”谢凯不知道说什么好。 坦桑尼亚一向都被谢凯认为是非常安全的。 尼雷尔虽然不再担任总统,但是他对于整个坦桑尼亚的控制力并没有下降,姆维尼可以说是尼雷尔亲自选定的接班人。 而且,姆维尼那可是向着西方的,甚至在后来接受了英国人提出的按照英国模式来搞坦桑尼亚,解决经融危机等。 “32营几乎已经不再受南非政府的控制,他们的训练基地在南非,训练结束后,一直都在到处打仗,很多打过仗的国家采矿权被他们控制……” “我跟这一切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就想知道为什么。而给那支雇佣兵提供情报等的,都是由卡卡负责。也许这跟暗杀总统没关系,也许有关系。” “卡卡是桑给巴尔人,也许是因为不满联合。”科瓦鲁比说道。 “我特么的一来就卷入你们国家的政变?这回去能交差?”谢凯一听这个就如同被踩到了尾巴。 坦桑尼亚是由大陆部分的坦噶尼喀以及岛屿部分的桑格巴尔两个郑权联合而成,而桑给巴尔人口不多,但是一些野心家一直都在谋求独立。八十年代初期桑岛内的反对势力越来越猖獗,在83年闹了不小的事情,如果不是尼雷尔采取果断措施,迫使幕后指使者副总统琼布辞职,扶持坚决支持联合的姆维尼继任琼布的副总统职位,并让姆维尼统治桑岛,估计内战就爆发了。 现在自己一来,对方居然就干这样的事情。 国内想不知道都难了。 中坦两国关系一直都是很好的,要是上面的大佬们知道了,认为自己参与到了他国政变中,这还得了? 之前的禁足令还没取消…… “这谈不上政变,不过他刺杀总统,再刺杀你……”科瓦鲁比有些歉意地说道。 谢凯恶狠狠地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 很快,兔子就出来了,“就想绑架你,捞一笔,没有别的。而且这些货也只是32营里面的小角色……” “他有没有交代暗杀总统的事?”兔子说的汉语,科瓦鲁比听不懂,急切地问谢凯。 “你别急,我先把他为什么要绑架我给弄清楚再说。”谢凯白了科瓦鲁比一眼,自己可不想再被禁足。 苏联那边才好玩儿呢。 “既然想要绑架我,难道他不知道我们有雇佣兵?他可是知道我们要在这边建设雇佣兵营地。”这是最大的疑点,“另外,李丽他可不认识。” “下半身思考呗,李丽是临时加的目标。”兔子说道,“不过他绑架你,就有意思了,他以为咱们是为了国家驻军……” “这样的解释,你相信么?”谢凯问兔子。 兔子摇头,“所以,我连着剁了他三个指关节。” 见兔子说得平静,谢凯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要的约尼岛引起的问题,这得问他了。”兔子一脸鄙视地看向了科瓦鲁比。 见兔子看向自己,科瓦鲁比都一哆嗦,虽然坦桑尼亚不小,他还是国防部副部长,但是并没有跟这样残忍的雇佣兵打过交道。 “他干了什么?直接问,他根本就不会说。”谢凯更是疑惑。 卡卡跟科瓦鲁比两人,这可是他的合作对象,难道绑架自己是因为科瓦鲁比? 不可能!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这货想要独自一个人拿全部的利益,而且,跟姆维尼也不对付,这涉及到他们国内的一些事儿……”兔子看着谢凯的眼神有些玩味,“只能说,你运气不好,过来这边刚刚成为了他们动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