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分赃大会 - 重生军工子弟

495 分赃大会

“这个再慢慢想办法吧。姆维尼阁下,中国人比谁都更加谨慎。他们的目的是是赚钱,而不是为了赚钱不折手段。”科瓦鲁比劝说着总统。“我们应该庆幸,他们不是西方那些殖民者,为了钱,可以肆意屠杀我们的人民,甚至不折手段地搞到我们的矿山。” 饶是知道,了解,清楚中国人的行为,姆维尼也是有些不甘心的。 现在的情况下,谢凯的投资计划,将会成为坦桑尼亚经济增长的一个新的开始。甚至,坦桑尼亚完全可以学习中国人的模式。 “可是我还是不甘心。特别是他们的军事服务,在非洲,有着非常大的潜力!”姆维尼说道。“我们的军队,每年消耗太大了,跟他们合作,完全可以赚取到足够的军费养活他们。政府把这些钱用来投资,起到的作用非常大……” 姆维尼上台的主要工作,就是解决国内经济发展的问题。 开流工作因为招商引资很难,加上西方的投资者都是想要黄金矿,钻石矿等,就连普通矿石都不愿意投资,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节流工作,也没法怎么节省,之前乌干达都敢入侵坦桑尼亚,如果不是有着中国帮助他们训练的军队,估计尼雷尔总统的政府就已经被推翻了。现在跟自称非洲老大的卡扎菲又不对付,谁敢裁撤军队,甚至解散军队? 真这样干了,别说卡扎菲,桑给巴尔的反对者就能推翻政府。 “我再跟他们谈谈,这事儿您别出面了吧。”有些暗地里的操作,总统不适合加入进来。 谢凯跟廖东两人同样也在分析姆维尼的目的。 无论如何都不敢接受跟对方全面合作的方案。 “其实有他们政府支持,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机会。”廖东有些惋惜,“但是这样干,会让政府非常为难。” “谁说不是?一旦这样,绝对会被人攻击我们政府插手他国内政。而政府根本就不知情。易卜拉欣这孙子什么时候过来?”谢凯问廖东。 廖东摇头,“不是你在跟他联系?我都不认识他。” 两人一时间也是无奈。 晚上的晚宴,居然是在别墅外面搭上一张餐桌,铺上桌布吃饭,一点都不正式。 虽然牛羊肉跟坦桑尼亚的各种传统美食不少,谢凯却没有什么胃口,尤其是这边的饮食偏油腻跟辛辣,谢凯只是吃了几口就没有啥胃口了。 廖东倒是吃得欢快。 桌上也没有聊什么,姆维尼再次问了谢凯一些关于整个投资计划的事儿,一点都没有提关于雇佣兵合作的事儿。饭后他便离开了,留下科瓦鲁比。 “将军,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廖东一遍搅动着咖啡,一边问科瓦鲁比。 谢凯只是看着手中的红茶,不说话。 “总统希望全面合作,这样很快就能做大规模……” “国家与国家的合作,应该由你们外交部跟我国外交部谈。”谢凯说道,“之前我们就说得非常明确,而且易卜拉欣将军也会参与进来。” “是这样的。易卜拉欣将军今天晚上会到这边。”科瓦鲁比说道。“谢,我们可以个人合作,但是你们需要多拿出一些股份……” 谢凯喝了一口茶,看着科瓦鲁比,也没有说话。 “总统也可以成为你们的合作者,按照你们之前的计划,提供一个军营给你们,由你们自己投资建设,我们的国防部可以帮助雇佣兵承接一些大型雇佣任务……”科瓦鲁比知道谢凯的性格,直接就不绕圈子,“这样的合作,没有问题吧?如果需要,我们国防部可以提供一些重型装备……” 谢凯跟廖东两人对视了一眼,如此合作,是他们最为需要的。 明面上不是跟坦桑尼亚国防部合作,但是却有他们支持,没事儿谁调动他们的重型装备? “同时,你们也可以装备规定数量的重型武器装备,在出动的时候,需要向我们国防部申请,得到批准之后才能离开规定的区域……”科瓦鲁比的各种条件,让谢凯内心有些惊喜,这些条件都是没问题的,反正他们也没有打算要在坦桑尼亚搞军事政变啥的。 “贵国国防部可以帮忙采购重型装备?”谢凯问道。 雇佣兵做大规模,完全就是为了实验国内生产的一些装备,获得第一手的实战数据,但是雇佣兵是没有办法跟中国谈判采购重型装备的。 “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少装备重型装备,跟我们的国防部合作,需要这些的时候,我们的军队也能赚取一些利润……”科瓦鲁比把为什么希望雇佣兵跟他们国防部合作的原因说了。“只要在双方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总统的政权将会更加稳固。” 有着共同利益的情况下,这种合作只会加深。 “你们总统需要多少利润?现在卡卡不在了……”既然都拿到明面上说了,谢凯也就不遮掩了。 原本谈的是河蟹佣兵团跟易卜拉欣、科瓦鲁比、卡卡几方合作。 卡卡原本的背后势力就是被谢凯认为是姆维尼。 “我们要五成,其中两成归国防部……”科瓦鲁比说道,“这五成,包含土地使用等……” “凭什么?我出五千万,拿一成的股份?”易卜拉欣同样被接到了别墅里面,但是他却没有好的心情。 投五千万,本来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结果却告诉自己,只能拿到一成股权。“如果这样,我想咱们没有太大的合作必要。谢凯,这是你跟他们商量好的?” 谢凯摇头,“将军,这不是在等你来商量吗?” 科瓦鲁比提出的条件非常不错,要的也不少。 “我是跟你合作,不是跟他们,如果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方案,我想,完全就没有必要合作了。”易卜拉欣对着谢凯说道,看都不看易卜拉欣。“如果只是提供驻地,在伊拉克,我也能提供。” 科瓦鲁比不满意他的说法,“这可并不只是驻地的问题,还有军队的支持。” “我们的军队同样支持。无论是军用运输机还是战斗机,重型装备,海军舰只,都可以!你们能提供多少?”易卜拉欣不是吹牛开玩笑。 他完全可以说服总统,建立一支外籍雇佣兵团。 “这支雇佣军,对外可是归属我们国防部作战序列的外籍雇佣兵团……”科瓦鲁比毫不相让。 谢凯只是在一边看着,廖东则是继续搅动着他那没有喝一口,不知道换了多少杯的咖啡。 “行了,都少说两句,两位,我们是作战的主要团队呢!”廖东见谢凯眼神示意,开口了,“至少,我们应该拿更多的股份。如果给我们介绍利润高的业务,完全可以按照国际惯例,介绍者从中抽成。这样不就容易了吗?” “其实利润分配,我个人并不是这样看重,关键是大家都能提供什么。”谢凯开口了,“作战的雇佣兵,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他们是在用生命来执行任务。” 两人的争吵停了下来,“其实这事情,可以不用让坦桑尼亚国防部参与进来。这样也不用在国际上被指责干涉他国内政……” 谢凯的话,让他们沉默。 政府参与进来,事情就复杂了。 “南非32营,大家都清楚,谁都知道他们隶属于南非国防军的作战序列,但是他们背后有着欧美等国撑腰,甚至成为欧美各国的走狗……”谢凯直接拿32营出来说事儿。 32营在非洲,绝对的臭名昭著。 安哥拉战争之后,任何一个非洲国家的内战,几乎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很多政府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们背后有欧美实力支持,如同现在的安哥拉内战一样,32营一直都是最为活跃的雇佣兵,如果不是有着熟练古巴支持安哥拉政府的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甚至直接派兵参战,美国跟南非支持的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的反叛就成功了。 32营,就是南非的军队。 但是国际社会上并不会去报道这样的事情,西方媒体只是指责古巴跟苏联……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必须做好成为南非32营敌人的准备。一旦贵国政府参与进来……”谢凯说道这里,没有继续。 后果大家都是可以想象到的。 “所以,我们可以每年提供一笔费用给贵国的国防部,即使真的需要兵源跟重型装备,也支付任务……而贵国介绍的业务,可以提成……”廖东接着谢凯的话说道。 如此一来,各自占据的份额,也就容易谈拢了。 其他的开支,那些都是属于成本。 “在这样的情况下,河蟹佣兵团占四成,易卜拉欣将军出资五千万美元用于前期的营房建设,武器装备采购跟人员招募费用,占据2.5成,剩下3.5归属科瓦鲁比将军跟姆维尼总统,如何?”谢凯问道。 雇佣兵的收入,他并没有想过要自己拿走。 但是这支队伍必须控制在自己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