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 伊尔-76非洲草原的狂野降落 - 重生军工子弟

497 伊尔-76非洲草原的狂野降落

“艹!你也真敢想!”谢凯发呆了一阵,良久,才吐出心中的郁闷之气,骂着易卜拉欣,“别说蒙博托是一个国家总统,有着庞大的军队,哪怕是他身边的那些雇佣军,也不是我们目前可以解决的,你特么的真敢想!” 去干掉一个有着庞大军队跟外国雇佣军保护的总统,谢凯没有这么疯狂。 哪怕有着五十亿美元的收益,他也绝对不会让廖东等人去送命。 如果真的能,根本就不需要等着他们去。 蒙博托是美国中情局一手扶持上去的,而且一直都对美国巴心巴肝,就连他的精锐军队都可以任由美国中情局随意调遣,美国人不可能不护着他们的这条狗,要想绑架他,并且让他把手中的财富交出来,可想难度有多大。 “当然,前期肯定是非常困难,如果他的郑权被推翻了呢?是不是一切都复杂很多了?”易卜拉欣一脸笑容地问谢凯,“相对于投资雇佣兵,我更愿意投资卡比拉这样正义的反政府武装。只要卡比拉获得政权,将来咱们是不是就非常容易获得很多建设项目?这些项目,咱们不用自己开发,直接转手卖出去,就能获得很大一笔钱。” 谢凯动心了。 不是为了钱动心,而是为了刚果丰富的资源。 所谓联合国的那些混蛋,从来都没有想过真正让非洲安定富裕,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资源。 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几乎都是为了刚果丰富的资源,为了他们自己国家的的利益,或者为了资本家的利益,而不是为了让这些贫穷而又混乱的国家减少伤亡,获得真正的平衡。 蒙博托被评为非洲三大暴君之一,现在已经是非洲仅存的暴君。 在正义方面,谢凯觉得支持反蒙博托政府的卡比拉,没有一点心理上的障碍。 “如何支持卡比拉?”谢凯问道。 “这事情需要你跟他谈。卡比拉跟他手下核心骨干在卡桑加等你。现在你们在这边的临时办公场地,也是由他们的人帮忙守卫……”易卜拉欣的话,让谢凯再次变得愤怒起来。 然而,他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发作。 如同易卜拉欣说的那样,卡比拉跟坦桑尼亚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尼雷尔当初干掉了阿明,而乌干达的总统又是跟卡比拉是同学,一起在推翻阿明的战斗中共同战斗过,在这里面,如果说坦桑尼亚政府没有支持卡比拉,谢凯自己都不相信。 仅仅从卡比拉游击队在布隆迪跟坦桑尼亚交界的山区活动就能说明很多的问题。 现在卡比拉更是进入了坦桑尼亚西南地区的卡桑加。 两人并没有再讨论这事情,而是直接下了飞机招呼众人上飞机。 改造后的伊尔-76运输机,内部的豪华震惊了钱胖子跟罗峰等土包子,就连李丽的眼神中也是惊讶无比,在中国,从来都没有见过飞机内部如此豪华。 很快,巨大的军用运输机便在机场跑道上冲入云霄,易卜拉欣在飞机上的冰箱里面拿出酒,招呼众人,让谢凯不仅多看了他几眼,这货的宗教信仰,那是值得怀疑的。 很快倒也释然,这货绝逼不是第一次到这边来了。 有着外人在这里,谢凯也没法跟易卜拉欣谈什么,虽然李丽等人不懂阿拉伯语,就连田莉也是不懂的,可谢凯依然没有谈,只是小声地给廖东简单介绍了情况。 “你真打算支持他?”廖东很担忧,“这跟我们原来的计划有着太大的冲突了。” “到了那边再说吧,卡比拉将来会取得政权的。”谢凯这只蝴蝶若是不扇动翅膀,蒙博托在扎伊尔的统治,将会持续到97年,现在蝴蝶准备扇动翅膀了,谁知道结果如何? 在国内贫穷的生活限制了李丽等人的想象,上了飞机后,就不断地观察着飞机,饶是李丽从小生活优渥,却也从来没有见过私人飞机的。 或者说,平时连坐飞机的时候都非常少。 “将军,那边好像没有机场吧?我们如何降落?”谢凯突然想起了一个非常要命的问题。 在整个鲁夸区,应该都是没有机场的,哪怕有,估计也是非常简易,用于起飞一些二战时候老式飞机的普通地面机场。 运十就因为这样,所以没法跟着过来。 “确实没有机场。在卡桑加附近有着一块平原,在这段时间,已经平整出来了……”科瓦鲁比的话,让谢凯亡魂大冒。“你放心,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我特么的能放心吗?你们要作死,不要把我带上!至少,我们应该找个有跑道的机场降落!”谢凯突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我特么的就不应该来非洲!” 谢凯真的后悔了。 在达累斯萨拉姆遇到南非32营袭击他,就已经让他后悔不已了,如果不是姆维尼总统出现,他也不会压抑自己的愤怒,直接打道回府了。 现在倒好,运十返回了,他在这边乘坐伊拉克人改造后的伊尔-76,可没有机场降落。 “哥,怎么了?”钱胖子等人还在震惊飞机内部可以如此,完全就没有心思想别的问题。 就连廖东也是诧异地看着谢凯。 “飞机没有降落跑道,他们准备在野外建议条件下,甚至连机场都算不上的地方降落。”谢凯把事情说了。 其他众人并没有引起重视。 “野战机场起降,不是很寻常吗?咱们的运-8,不都是能在简易的野战机场起降么?”罗峰神色轻松地说道。 运-8可以在简易机场起降,当初基地水泥跑道还没修好的时候,运-8可是经常来执行运输任务的。 那个时候,基地不少的年轻人在一边看飞机。 “谢,放心吧,我们都在飞机上呢!你不放心我们,至少,你应该放心苏联的飞行员!在这样的条件下,我选择相信他们,而且这不是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中起降。”易卜拉欣劝着谢凯。 谢凯根本就不相信。 见他不相信,易卜拉欣也没有办法,而是带着谢凯到前面的驾驶舱内,指着几人给谢凯介绍,“正副驾驶员,领航员,都是来自苏联退役运输机飞行员。唯独两名货物装卸员,是来自我们伊拉克。” 正副驾驶员,都是一脸大胡子,身材魁梧的斯拉夫人,年龄都是在四十以上,正驾驶员的胡子已经有些花白了。 听说谢凯是担心降落问题,一脸粗狂,叫弗托里亚克的机长豪放地说道,“同志,请相信我们的技术!这样的降落,我们没有降落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如果是在雨季,在非洲野外降落,确实是非常让人痛苦的事情,但是现在是旱季!地面已经干了。” 谢凯没有一点放心的感觉。 战斗民族的彪悍,他不是不知道。 如果飞机上是别人,他坐在一边看着,会非常感慨,战斗民族果然彪悍。 就如同曾经有一年,国内很多地方气温骤降,所有航班都停了下来,然而,来自俄罗斯的民航客机却在暴风雪中飞越几千公里,在能降度极低的情况下,安然降落在国内某个繁忙的国际机场里面,随后甚至都没有怎么停留,再次迎着风雪起飞。 但是他在飞机上。 一个不慎,飞机出问题了,小命也就交代了。 “机长同志,不是我怀疑你们的驾驶技术,而是连跑道都没有的野外对于飞机损伤很大……”谢凯在驾驶舱里面赖着不走,却没人理会他。 弗托里亚克扭头看着谢凯,“我们的飞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飞机。尤其是在野外降落,美帝都没法比!虽然对减震等部件的使用寿命会有影响,但是请放心,绝对不会影响这次的降落跟起飞。” 无论怎么说,谢凯都是一点都没法放心。 在驾驶舱的视野比后面机舱内好很多,谢凯能轻易地看到飞机已经在降低高度。 到地方了。 透过机舱玻璃向着外面看去,见不着房屋,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 不,在绿油油的环境中,有着一片泥土色的道路那就是降落用的跑道。 “同志,我们准备降落了,请到后面坐好,系上安全带。”机长对谢凯这个能用一口流利俄语跟他交流的中国小子非常不错。 “不用,我就在这里!”谢凯不敢去后面。 好不容易,他不再害怕坐飞机,却从来没有想过,会乘坐老毛子开的飞机,而且还是伊尔-76这样重量超过200吨级的大飞机。 “那你可抓紧了,千万不要影响到我们的操作。”老毛子说完,脸上就变得严肃起来,不再理会谢凯。 “砰!”谢凯双手紧紧地抓在装卸员座椅扶手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只觉得飞机栽了下去,随后就感觉到机身一震,整个人向着旁边倒去。 飞机剧震后,颠簸得极其厉害。 如果在外面,就能轻易地看到,随着飞机在简易的泥土跑道上滑行,大量的泥土向着后方扬起,铺天盖地…… 驾驶舱的人东倒西歪,有着安全带固定,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谢凯则是东倒西歪,见着机长身体摇晃,双手却死死地握着操纵杆,飞机在泥土跑道中间没有丝毫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