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 对中国人来说,什么土地都能种庄稼 - 重生军工子弟

498 对中国人来说,什么土地都能种庄稼

一直到飞机彻底静止不动,轮胎跟泥土地面的摩擦扬起的大量烟尘向着前面扑来,最终在驾驶舱甚至看不到外面景象的时候,谢凯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双手依然死死地握住扶手。 整个人脸色苍白无比,浑身颤抖,如同打摆子一样。 “我说没有问题吧?放心吧,同志,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感谢乘坐我们的运输机!”弗托里亚克停好飞机后,起身离开了驾驶位,见到谢凯的表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中国,你永远感受不到这样的降落。” 谢凯想要反驳,可无力反驳。 他在强忍着自己不吐出来。 而在后面机舱里,众人已经吐得昏天暗地,把个易卜拉欣弄得愁眉不展,要打扫就麻烦了,尤其是地板上的地毯,那可都是库尔德人手工编织的。 一直强忍着不吐的谢凯,到了后面,发现众人吐得昏天暗地,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也不知道过了好久,飞机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马达声,机舱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外面的尘土尚未完全落下,只不过已经可以看到外面的场景了。 黑了很多的吕阳穿着一件花格子寸衫,下身着一条沙滩裤,踏着一双泡沫底的凉拖鞋,从一辆军绿色的212上面跳下来,一看到谢凯,就咧嘴直笑。 在他身边不远处,则是数名手上端着56式半自动步枪,穿着坦桑尼亚军装的军人,随意地站在那里。 对于空气中的尘土,他们好像丝毫都不在意。 “谢凯同志,欢迎来到热情奔放而又神奇的非洲土地上!”见谢凯从悬梯上下来,吕阳把谢凯扶下来,咧嘴笑着说道。 谢凯看了一眼他的打扮,“你也不怕蚊子把你给抬走?” “你闻闻,蚊子根本就不敢近身。”吕阳把身体凑近谢凯,一股浓浓的清凉油味道便钻入谢凯鼻子里面。 见着从飞机上下来的李丽,吕阳眼睛一亮,不过很快便暗淡了下来。“李丽老师怎么来了?” “考察这边是否适合建立学校,如果可以,你媳妇儿将会到这边跟你团聚。”谢凯说道。 吕阳更加高兴起来。 非洲这地方,一开始没来的时候,让他觉得恐惧,可到了这边,发现根本就不用如同国内那样拘束,顿时就快速习惯起来了。 “行了,收拾东西,咱们先到营地吧。”等吕阳跟李丽寒暄完后,谢凯才开口说道。 这时候,廖东等人已经从飞机的货舱内把两辆btr-80步兵战车给开了下来。 整箱的枪支弹药被搬上开来的几辆解放卡车上面。 这些卡车,大多数都是有着十多年的历史,估计都是当初援建坦赞铁路时候留下来的。 “你是来这边打仗的?”吕阳瞪大了眼睛,“你不知道,这边的部落土著,那可都是不要命的主儿,而且也装备着ak……” “究竟什么情况?现在矛盾没有继续扩大吧?”谢凯问道。 吕阳当即就把情况给介绍了一番,他过来的时候,得到了谢凯的授意,带来了很多的小商品,极其受欢迎,比如,清凉油,风油精,花露水这样不仅可以驱蚊,还能有效增加土著部落男女的个人魅力的玩意儿;比如泡沫凉鞋啥的…… 本以为就这样可以打开局面,结果,坦桑尼亚政府的人到了,强硬要求部落搬走,并告诉部落酋长们,这地方已经租给中国人用来种植粮食…… 而且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是带着枪炮来的,冲突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如果不是后来有一队军人到这边,咱们的驻地早就被土著部落给毁掉了。现在他们极其仇视我们,方圆附近的七个部落所有的战士都集中在了距离我们营地不远处的地方……”吕阳一脸的担忧。 “这边政府的工作人员呢?”谢凯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根本就不怪吕阳,但是也不能说涉及到坦桑尼亚国内的斗争。 “鲁夸区政府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其他的都是军人……”吕阳指着后面那些一点纪律都没有的军人,“我就纳闷了,他们是如何获得东非解放军称号的。” “行了,后面来的那队军人,带头的是不是叫卡比拉?”谢凯见收拾的差不多了,招呼一声,便上了吕阳开的212。 两辆btr-80步兵战车,一辆在前面开路,一辆在后面压阵。 至于这架飞机,留下了几名雇佣兵守护,要不然,被那些土著部落干掉,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 营地不是在卡桑加的镇上,而是在距离卡桑加还有十多公里的区域,这地方将来会建设成农田,几乎是在圈给谢凯的土地中央位置。 现在到处都是荒芜的,长着各种植物,高大的树木却不是太多。 “这里都是草原,树林不是太多,在我们驻地附近,有着一条小河流,雨季时水流量很大,旱季几乎会断流……跟我们一起过来的几位顾问,都认为这地方如果开垦成农田,粮食产量会非常高,但是……” 谢凯最怕的就是听到但是这个词。 往往,有了转折,就意味着有着非常大的麻烦。 “有什么问题?”谢凯见吕阳不开口,问道。 “水的问题。如果是雨季,没有问题,农田里面不会缺水,但是在旱季的时候,如果我们种植水稻,就需要从坦葛尼喀湖里面抽水灌溉……坦葛尼喀湖的海平面只有774米,而我们得到的区域平均海拔810米,有着将近四十米的落差,要抽水,每年这成本就高了……”吕阳的脸上很是无奈。 “之前你怎么没有汇报?”谢凯怒了。 他在国内,只是拿着地图,知道个屁。 说这边靠近胡泊,地势平坦,水资源丰富,土地肥沃,完全可以用来建设农场。 结果现在搞成这样。 “农业顾问们一致认为这地方可以搞水稻,不过需要修建大型的提灌站。这种技术,咱们国内六七十年代就在使用,成本也不会太高,唯独就是先期的投入比较高……”吕阳解释着。 谢凯很想骂人。 在非洲这地方,需要跟国内比吗? 国内种植粮食,很多地方确实不是平原,水资源也不够丰富,那是因为国内人口多! 在这边投资,谁想要去用更大的投资来搞,那不是傻么? “换地方!”谢凯气呼呼地说道,“我们不是来这边搞慈善事业的。” “……”吕阳不知道如何回答谢凯的话。 地方是谢凯自己选定的,他们来这边,一直都是在按照实地考察的地形地貌以及周围环境在做各种的方案设计,现在谢凯一个换地方,他们数十人几个月的工作就白费了。 “谢凯,这里虽然成本高一些,但是并不是没有办法的。雨季的降水量充足,即使我们不修建提灌站,修建一些小型的蓄水池,也能满足生产需要……”吕阳劝说着谢凯,“而且,旱季的时候,我们可以种植马铃薯等耐旱作物。坦桑尼亚的人给我们的土地,平原地区是一百万亩,山地面积都是不算的。那些地方可以用于种植小麦跟高粱等……” 条件是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无法按照谢凯之前的设想一年种植三季水稻。 但是两季完全没有问题。 吕阳等人哪里知道,谢凯跟他们站的角度完全不同,作为投资者,自然希望用最低的成本来获取最大的收益。 车队很快到了营地,整个营地就是数十顶军用帐篷搭建起来,外围有着木栅栏建造的简易围栏,周围有着一些武装黑人游荡着,同样也有一些从黄种人在忙碌着。 让谢凯没想到的是,在营地周围,已经开垦出了一些土地,地上都是绿油油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作物。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中国式的欢迎仪式,让易卜拉欣跟科瓦鲁比两人都是兴趣浓厚。 十多名在这炎热的非洲穿着土布短褂子的老者在人群最前面欢迎着谢凯等一行人,特别是见着走在最前面的谢凯如此年轻,在吕阳介绍这是老板的时候,众人更是惊讶。 这些都是来自中国的顾问,有农业部门的技术人员,也有水利方面的专家,更多的则是来自中国农村的老农! 工资相当高,至少,在国内,没有多少人能达到他们的工资--每个月300美元,折合软妹币那可是一千,绝对的高工资了。 “在这条件艰苦,远离祖国的地方,辛苦大家了,我代表整个公司向大家表示诚挚的问候,感谢大家的辛苦付出……”谢凯代表的公司是哪个公司,并没有说,一番感谢慰问后,听取众人的工作汇报。 情况就跟之前吕阳说的没错,无非就是旱季的时候,水源问题不容易解决。 谢凯对于这事儿已经有了个谱,开口说道,“我觉得这一区域并不是太适合机械化大农场的建设……” “所以,我觉得应该换个地方,换个地理位置更优越,不需要投资太多就能开始生产的区域!”谢凯的话,顿时让整个拥挤的用于会议的帐篷里面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