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五百公斤黄金 - 重生军工子弟

500 五百公斤黄金

“能那么便宜拿下?”谢凯震惊了。 他之前跟科瓦鲁比等人都是没有谈过租金问题的。 一亩地别说2美元,哪怕10美元,那个价格也都是极其低廉的,虽然相对来说,这个年代的粮食价格也非常低廉,跟国内相比,这边的气候条件要好很多,农业税也比国内少。 “可以的。现在国际市场粮食价格都不是非常高,即使按照每亩400公斤的产量,一亩的产出也只有不到百美元,他们提出来的租金太高了。加上这边如果不建设水利工程,甚至每年的利润抛开种子,化肥,农药以及人工等,还会个亏损。所以,在签订租赁合同时,我跟他们签了五十年。”吕阳说到。 谢凯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副从善如流的样子,“既然大家都觉得没问题,那么,就按照这个计划实行吧,明天我会想办法跟这边土地部落的人接触一下。” “只要解决土著部落的问题,设备一到就能解决了。”眼镜中年人兴奋地说道。 “不用担心,设备这几天就会到达累斯萨拉姆港,坦桑尼亚铁路部门会给我们安排车皮运输的,第一批一共50台挖机,同来的还有操作人员跟维护保养人员,都是工程部队退役的现役军人。”谢凯让众人放心。 “老板,旋耕机以及拖拉机那些农用设备呢?”又一名工作人员问道。 “跟挖掘机一起过来。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些问题。”谢凯再次解释着。 又跟大家沟通了一会儿,在这几乎看不到人类文明,没有娱乐的非洲大地上,大家也就只能吹吹牛,就连喝酒都不可能太多。 “你也够能扯的,那边等着你呢。”见谢凯终于完事儿,廖东急忙对正在放水的谢凯说道,“你是真打算在这边老老实实地搞农业了?” “要不然呢?”谢凯问道。“大部分到这边的工作人员,除了农业种植顾问,我打算都从退役军人中招募,反正现在退役的士兵,很多都是农村户口,种庄稼的问题不是太大,也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不好。” 听到谢凯说在这边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用退役军人,廖东目瞪口呆,“难道你真的是打算推翻他们的政权?” “如果雇佣兵有着大量繁忙的业务,而这边政权出现了问题,怎么办?”谢凯问廖东。 未雨绸缪,不是啥坏事儿。 这边需要很多的工作人员。 而中国人的勤劳,在这边绝对不会让土地闲置着,很快就能创造出不少的财富,在非洲这平穷的地方,有了西方阴谋家的煽动下,这将会变成很多非洲野心家眼中的肥羊。 谢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能! “以后在这边,所有的工作人员,必须按照国内民兵部队进行编制,训练,避免以后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没有自保之力。”谢凯的脸上,甚至有些扭曲。 廖东能体会他的心情。 华人在海外,靠着勤劳积累财富,却很容易受到攻击。 毕竟华人的处世哲学是忍! “放心吧,到时候绝对不会让他们的战斗力缩水。”廖东这话,不是保证,“易卜拉欣跟这边游击队的交易完成了。” “卡比拉来了?”谢凯问道。 廖东摇头,“不知道,或许他们认为我不够格跟他们坐在一起。” 谢凯看了廖东一眼,知道廖东并不在意这事儿,现在的情况跟最开始他们规划的差得太远了,伊拉克人成了河蟹佣兵团的幕后老板,坦桑尼亚的国防部副部长跟总统也是有着部分股权。 “你跟我一起,以后,在佣兵团的一切事情,依然由你们自己做主,你们不愿意的任务,直接否决,不用给我面子,这事儿我会给他们说清楚。”谢凯说道,“雇佣兵营地这块的建设咱们也谈得差不多了,你得给这边的工程技术人员一起沟通,如何修建军营,平时不仅需要可以保密,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必须成为我们在这边工作人员的庇护所。” 廖东点了点头。 两人向着营地守卫部队的指挥部而去。 几十名的中国人员,有着比他们数量更多的武装人员保护,这些人不是坦桑尼亚军队,而是来自布隆迪以及坦桑尼亚交界的山区活动的刚果人民解放军的成员。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坦桑尼亚军队学中国军队,也就只学了一点皮毛。 而在这边的土著部落,繁衍生存了数千年,祖上积累下来的狩猎经验,让这些土著部落可以如同猎豹般偷偷地潜进营地,伤害到来自中国的技术人员们。 “谢,你终于来了。”见到谢凯到来,易卜拉欣等人从戒备森严的帐篷里面钻了出来。 在易卜拉欣跟科瓦鲁比两人旁边,还有一个黑胖子。 在这只有火把的黑暗中,这黑胖子,甚至只让谢凯看到了一个外形。 卡比拉! 不用想,便知道这位是谁了。 科瓦鲁比拉着谢凯进了帐篷,帐篷里面同样也只是洋油灯,一时间,让谢凯错以为自己是穿越了。 “卡比拉,这位便是我们向你提起过的谢凯。”科瓦鲁比没有介绍谢凯的身份。“谢,这位便是一直反抗蒙博托暴政的卡比拉将军。” 黑人的外表,其实是看不出年龄的。 至少,谢凯没有觉得卡比拉有着什么特殊的地方,唯独就是比普通的那些骨瘦如柴的非洲黑叔叔们胖了很多。 “将军,你好!”谢凯直接用英语跟对方打招呼。 他知道刚果原本是法国殖民地,而且卡比拉也在法国留学过,但是依然使用了英语。 不是他不想用法语,问题是他根本就不会讲法语。 “你好,谢凯同志!我对伟大的中国非常向往,尤其是你们战胜了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推翻了压迫人民的国民政府……我们需要向你们学习……”卡比拉居然用流利的英语向谢凯打招呼。 而且口中对于中国的赞美之意,那是一点都不掩盖的。 “卡比拉将军非常希望向中国学习游击战争,贵国****的《论游击战》是卡比拉将军一直在学习研究的作品……”科瓦鲁比解释着。 这货,绝对跟卡比拉之间的私人关系不浅。 哪怕已经确定卡比拉背后有着坦桑尼亚军方甚至政府的支持,现在更有理由相信。 “将军,游击战确实是我们国内首创,而且靠着游击战,我们新中国才得以建立起来……”该吹牛逼,谢凯丝毫都不拖泥带水。 “谢,我觉得这些还是暂时先不谈,咱们谈谈正事儿。”易卜拉欣打断了谢凯跟卡比拉之间没有营养的寒暄,“谈生意,更重要!” 这货是犹太人冒充的伊拉克人? 或者是犹太人后裔? 要不然,怎么如此贪婪? 谢凯有些鄙视易卜拉欣,把他们的真主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将军,如果要谈雇佣业务,您可以直接跟河蟹佣兵团的团长,廖东上校谈。”谢凯毫不犹豫把廖东提升到了上校的军衔,“至于其他的,我想我也没法做主多少。” “谢凯同志,中国一直都是整个非洲的国家。我的祖国,正在遭受蒙博托那残暴的土著的肆掠,我们的正义事业,希望可以得到你的支持……”一听谢凯把自己给摘出来,卡比拉急了。 中国比起整个非洲任何一个国家,那都是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得到了来自中国的支持,他的反政府武装以后日子就好过了。 资金不需要,但是武器装备啥的,能缺么? 非洲打仗的很大一部分轻武器,都是中国制造。 “将军,我对你们正义的事业非常支持,奈何我个人能力有限……当然,相逢即是有缘,我可以以个人名义提供五万美元用于你们推翻残暴的蒙博托。”开玩笑,让自己参与到非洲内部事务中来? 回去不被郑宇成弄死,也得被龙耀华弄得只剩下半条命。 一时间,卡比拉看向了易卜拉欣跟科瓦鲁比,这跟之前商量的不一样啊。 “谢,我们还是谈谈关于合作的事儿吧。卡比拉将军希望他的军队能得到正规的训练……同时,希望我们的雇佣军能帮他们减轻一些压力。”科瓦鲁比之前就跟谢凯谈过这事儿。 谢凯照样推出廖东,“作战以及训练的事情,都是由他在负责,两位,之前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你们可以介绍业务,分利润,但是绝对不能插手雇佣兵的行动以及决定。” 说到这里,谢凯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就不该把廖东排在权利圈子之外。 “提供训练,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提供远比我们国内普通部队更严格的训练,教会你们的战士如何在缺少武器装备的情况下作战……同时,我们也可以提供雇佣兵直接承担作战任务,但是资金的问题……”廖东知道,谢凯是给他出气。 花花轿子人人抬不是? 谢凯给他面子,他就帮谢凯要钱。 卡拉比好像一点都不介意,直接走到帐篷的一角,直接掀开了一个弹药箱。 在箱盖掀开的一刹那,箱子里面的反射出的金光直接就让谢凯的哈喇子流出来了。 满满一弹药箱的黄金! “这里面都是按照国际标准冶炼的纯金,一共有五百公斤!谢凯同志,这是我们的诚意。”卡比拉没有废话,“其中,一百公斤,属于我们送给你的见面礼物。” 听到说一百公斤黄金属于自己,谢凯顿时便觉得嗓子有些发干。 一百公斤! 按照目前国际金价,哪怕因为成色不足,折合软妹币算30元一克,100公斤,那也是300万,美元也得超过100万呢。 这一百公斤的黄金,甚至比当初易卜拉欣给谢凯的支票更有冲击力。 “将军,所谓无功不受禄。你们有什么要求,先说说,我如果能办到,都没有太大的问题。”谢凯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开口说道。 任何人,面对一百公斤黄金的冲击,估计都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我们需要武器装备!”在这里也没有外人,卡比拉直接开口了,“剩下的400公斤黄金,都是我们提供的武器装备采购款!” “将军,在非洲,有很多军火贩子,他们能提供的武器装备无论是数量还是性能,都比我可以提供的更好……”谢凯不解。 黄金,那是整个世界都通用的货币。 还是绝对的硬通货。 钻石现在对中国来说,倒没有多大的市场,不容易变现。 “那些军火商,要么是美国或者欧洲政府支持,要么就是苏联人支持,苏联人的价格太高了。”卡比拉也不隐瞒,“而蒙博托就是美国政府扶持的傀儡政权。” “你们需要什么装备?坦克?飞机?大炮?还是装甲车?”谢凯问道。 如果是这些东西,还真不知道怎么往这边输送。 国家不可能察觉不了。 “不,我们需要你给河蟹佣兵团设计的那些武器装备。无论是单兵反装甲导弹,还是防空导弹,或者是装备重机枪的皮卡等,都是我们需要的。我们现在正在打游击战,必须得拥有超强的机动能力……”卡比拉说道,“如果这些黄金不够,我们还可以提供更多,包括钻石等……” 这些反政府武装果然富得流油。 传说中卡比拉的游击队不断越过坦葛尼喀湖抢劫蒙博托在扎伊尔东部地区的金矿,应该是没错的。 谢凯动心了。 如果一年能搞个几吨黄金,那也不得了。 问题是武装皮卡那玩意儿不值钱啊。 “提供你们需要的游击作战武器,没有问题。但是将军,如果你们支付黄金跟钻石,很难操作,我们还得变现 ……”谢凯展露出来了奸商的本质。 “我们可以提供30%的变现成本。也就是按照国际金价的70%算价格……”卡比拉没有一点犹豫。 易卜拉欣跟科瓦鲁比两人也不吭声。 或许,之前他们讨论的就是这个。 “你们的黄金,冶炼条件不是太好……”谢凯并不满足。 如果有变现渠道,他们不会找自己,直接用黄金砸自己了。 他在赌,赌对方没有别的渠道,一旦那样,这利润可就高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