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变身奴隶主,拿着皮鞭督促黑人干活(19/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04 变身奴隶主,拿着皮鞭督促黑人干活(19/100)

“你说了算,我睡了,一会儿还得出去换岗。”廖东语气很是不满。 雇佣兵的建设发展,谢凯说几句,然后就变了。 “东哥,这事儿,不是我之前没有考虑,而是那时候想法不成熟,也没有想到事情进展这样快不是?而且人更多,咱们在这边的产业也更容易得到他们的保护。如果他们家人不在这边而在国内,你想想,是不是容易被人利用?”谢凯说这话,完全都是基于来源于网络的各种阴谋论。 这是很无奈的事情,原来他处的位置太低,很多的事情接触不到。 即使接触到,也因为自己的认知跟世界观而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廖东没有再回答,谢凯无奈,天马行空地想着各种毫不相干的事儿,最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易卜拉欣带着苏联飞行员来找谢凯的时候,谢凯还在呼呼大睡。 旱季非洲草原的早上,空气中都弥漫着炙热的气息,帐篷里面的气温很快就升高了。 “谢,听说你想雇佣我们?”弗托里亚克见着谢凯,就一脸严肃地问道,“你可知道,我们现在的薪水是多少?” “机长先生,您是担心我给不起你们的工资?”谢凯被吵醒,心情本来就不太好,加上廖东也不给他好脸色看,顿时就怒了。“或者,你是担心我没钱给那架飞机加油?” 魁梧的老毛子耸耸肩,就是这么个意思。 易卜拉欣心中不满谢凯坑自己,只在一边看热闹盯着谢凯笑,也不说话。 “你们需要多少的工资?”谢凯懒得废话。 老毛子只要说钱,这就好办。 “周薪七百美元!”弗托里亚克直接把自己的薪水给涨了一截。 伊拉克人给的价格不低,但是周薪只有四百美元。 “我给你一千美元的周薪,另外的飞行员,给700美元!”谢凯一脸鄙视地说道,“不过这得按照我们国内的惯例来,每个月发一次工资。” “这没有问题。老板,您实在太好了!”弗托里亚克高兴地说道。 他没想到,谢凯如此大方。 “这不是没有条件的,你必须得培养中国的飞行员!”谢凯说道。 “老板,您不会……”弗托里亚克有些担忧了,要是培养出中国的飞行员,到时候谢凯直接把他给一脚踢开,到时候咋整? “放心,即使培训出了中国飞行员,也不会炒掉你们。因为我还要继续购买伊尔-76运输机。”谢凯知道给对方担心什么,“如果没事儿了,你可以自己玩儿,要是实在无聊,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打猎,别烦我!” 弗托里亚克跟另外两名苏联退役飞行员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谢,他们在伊拉克,周薪也只有不到五百美元,你这直接给他翻倍了……”易卜拉欣好心地提醒着谢凯。“他们是苏联退役飞行员,你知道,苏联国内现在飞行员工资都不高……” 谢凯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今天开始在卡桑加以及周边部落招人,咱们的工程技术人员不能每天干建筑工以及其他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活不是?拿着高工资干不值钱的活,这要不得!”谢凯也不管吕阳才是这边的负责人。 既然确定了要在这里搞下去,招人啥的,也就必须得开始了。 工程机械跟技术人员即将带来,在这个旱季里面,在非洲干活,绝对不是啥让人舒坦的事儿。 “老板,真得在这边招人吗?”吕阳愁眉苦脸地说道。 “有问题?难道全从国内招聘安置过来?”谢凯反问吕阳。 吕阳也知道,国内招人过来成本更高,但是有些事情,必须给谢凯说了,“之前我们就了解过了,在修整机场跑道的时候,实在是……” “他们要的工价很高?”谢凯皱着眉头问道。 “那倒不是,一天300坦桑尼亚先令,大约一块钱左右,虽然比国内临时工高了一些,在这边,也算是不低的工价了,尤其是我们工地按照国内的习惯,中午管饭……”吕阳一脸无奈地说道。 “这不是挺好嘛。你可别小看国内临时工,建筑工地上的那也得好几块钱一天!”谢凯觉得,这边的人力实在是太过便宜了一些。“等到后面,完全可以让他们给咱们的农业公司打杂不是?机械化没法解决一切,我们这边只出技术人员……” 想想倒也释然,即使几十年后,这边的人均收入也才四五百美元一年呢。 “确实便宜,问题是他们根本就不愿意干活!”吕阳不得不说实话。“而且,这边的人干活,都是要求每天结算工资。在结算完成后,只要手中的钱没有花光,就不会再干活。整个卡桑加一共只有一万多人口,愿意出来工作的不到三千,而这三千,几乎所有人都被我们雇用过,那条机场跑道,仅仅只是把上面的草给铲掉,夯实,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用工将近两万个……” 谢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事儿,出乎他的意料了。 黑人懒惰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知道能懒惰到这样的程度。 “你不用这种眼神看我。说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营地外面的那块土豆地里面,浇水,你觉得用二十个人,需要多长时间?”吕阳见谢凯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索性用事实来说话。 “那块地的面积不大,取水有多远?如果是在坦克尼喀湖,那就……”谢凯没有种过庄稼,但是营地外面的土豆地,面积真的没有太大。 “就在旁边,也就十多米吧,那地方是我们刚到的时候挖的一个蓄水池……”吕阳说道。 “最多一天吧。”谢凯估摸着时间。 “他们用了五天!”吕阳的话,让谢凯震惊了,“我们的顾问自己搞,五个人,半天时间就搞定了。而黑人,二十个人,用了五天,也就是一百个工作日!” “不至于吧?”谢凯无法想象。 “这个真心不骗你。就那条机场跑道的平整工作,如果不是我们国内过来的人,根本也没有可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工地上,每天至少有上百人在工作……”吕阳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不喜欢黑人。虽然我喜欢这个不用压抑的地方。” “非洲的穷,虽然说是殖民者为了控制经济,让各个国家产业单调,抗风险能力小有关,但是这些黑人的懒惰,才是根源。那些在我们这边打工的黑人,每天下午下班领到工资,即使没有汽车送,也步行十多公里回去,然后每天就是睡觉晒太阳,有媳妇儿的就造人……”吕阳的语气中,对于黑人的鄙视,一点都不遮掩。 懒! “没有监工吗?”谢凯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这样,以后在这边就麻烦了。 农业生产以及工程建设,很多事儿没法用机械来完成。 加上从国内弄过来的,基本都是高层管理人员以及技术人员,成本太高,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让他们来搞不是? “那些保护我们的军人过来了,所以,现在也就没人了。”吕阳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原本我们是外来者,为了搞好跟当地人的关系,加上语言也不通,所以,我们只能通过坦桑尼亚提供的翻译发布命令,安排工作岗位……等到那些保护我们的军人过来,用枪压着他们干活的时候,效率提升了,结果干活的人没有了。” 在国内,永远都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国内的人,生怕自己干得太少了,丢失了工作。 “这些黑人日子都过得很好?”谢凯不解了。 “恰恰相反。虽然说卡桑加是一个城市,甚至不如我们国内的一个好点的村子,整个城市里面的建筑大多数都是以泥土夯实的墙跟茅草屋……这边的人,大多数都是只吃两顿。我曾经去卡桑加了解过情况,那些黑人在领了工资的第二天,基本上都是会在街上游荡……如果头天晚上把钱花光了,那么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在工地;没有花光的,不游荡,也是在睡觉……”吕阳说道,“就连咱们的那些顾问,都被气得火冒三丈……” 黑人宁愿饿肚子,都不愿意工作。 这种情况,是以勤劳闻名世界的中华民族无法想象的。 尤其是谢凯从国内招来了十多名种地精细的老农。 “……”谢凯真心不知道说什么了。 去问科瓦鲁比,后者一脸的不好意思,“谢,土著部落确实都是这样,如果你需要工人,可以在其他地方招聘,城市里面的人会稍微好一些,但是同样需要监督……我们的工程,只要是自己做的,都需要有专门的监工……” 谢凯心中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对黑人的懒惰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谁能想到结果是这样的情况? “难道我真的养上一批监工,让他们拿着鞭子督促他们干活?”谢凯觉得,这好像是让自己当奴隶主,“一旦他们暴动起来,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