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原始部落初体验 - 重生军工子弟

506 原始部落初体验

“唰!” 当谢凯走到几名土著所在位置的时候,在那里一直盯着他们的黑人直接把枪横着,拦住了谢凯的路。 “他们是怕你携带武器……”满头大汗的翻译跑了上来,急忙用蹩脚的英语对谢凯说道。 谢凯直接拍了拍自己的腰跟裤兜,随后转了一圈,示意自己身上没有武器。 土著也没有搜身,直接用枪口对着他,示意让向里面走去。 见谢凯如此,廖东饶是不情愿,也只能带着兔子跟另外两名雇佣兵解除了全身的武装,向着前面走去,就连吕阳,也只能无奈地跟着。 科瓦鲁比看着谢凯,脸色难看,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最终,只能心下一横,跟着向前。 一行人被两名土著用枪压着前行,谢凯走在最前面,越往前,人类活动的痕迹越明显,很多地方都光秃秃的,没有看到草。 “不对啊,不是说只有一公里多就是他们的聚居点?这能看到了吧?前面根本就没有人类居住的痕迹。”谢凯有些好奇,越往里面,骷髅头越多。 但是根本就没有看到非洲土著部落居住的茅草棚,就好像这一区域没有人住一样。 如果前面有山挡住了他的视线,还不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在前面呢。再走几百米,你就能清楚地看到了。”翻译警惕地向着四周看去。 谢凯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对方表现得不是非常友善,但是也没有表现得太过仇视。 “哗!” “哦~哦~哦~” 当再往前走,发现前面不远处有着一个谷底,还不等谢凯快步上前,就从旁边没有多高的草丛里面窜出不少人,身上画得更加妖娆,手中举着锋利的骨头打磨成的长矛,以及原始到了极致的弓箭,口中更是如同猩猩干架那般的“哦~哦~”声。 “藏在我身后。”廖东见出现变故,急忙把谢凯挡在自己身后。 谢凯的腿有些哆嗦了,而且两边持着武器的土著越聚越多,看起来武器简陋不已,那都是能杀死人的,谁知道他们的武器上是否涂的有毒? 几名雇佣兵都变得紧张起来,翻译急忙上前,想要交涉,却根本无法让场面安静下来。 持着武器的土著,就这样围在一行人旁边数米的位置跳着,叫着,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 “他们是在示威!”科瓦鲁比寄过来,他有些不满,廖东等人第一时间就把谢凯围起来保护,根本没有人管他死活。 “我们抱着非常大的诚意前来谈判,如果你们希望战争,那就战争!”谢凯明白了对方是想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一脸不爽,这玩意儿能吓人么? 冷着脸对着跳着的土著们喊道。 “翻译给他们!”谢凯对着旁边身体如同筛糠一般的翻译说道。 翻译看着他,显然是不敢。 场面一时间僵持下来了。 “发动战争?就凭那两辆装甲车?”正在翻译为难,众人都紧张的时候,场面安静了下来,一名脸上涂着白色颜料,身材魁梧,头顶插着野鸡毛,脖子上挂着数量众多也不知道什么构成的饰品,腰上围着花豹皮的土著从后面走了出来。 “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调集更多装甲车,甚至战机!”谢凯推开了挡在他前面浑身绷紧的廖东,走到了前面,跟那名一看就是部落首领的土著对视。 “你要战,我们奉陪!”土著首领看着谢凯,涂满颜料的脸,已经有些扭曲,“入侵者,这里不欢迎你们!我们的土地,不会给你们!” “如果真选择战争,我想今天我们来这里就不是这样的场景。七大部落酋长同意谈判,哈么那多酋长邀请我们来谈判,难道这就是谈判?”谢凯冷冷地说道。 他没有提科瓦鲁比,这些原始部落,根本就没有国家什么的概念。 他们的部落,才是一切。 恰在这时,一个十来岁,腰上围着兽皮,脖子上挂着一枚什么动物牙齿制成饰物,斜挎着一支ak的土著跑了过来,对着头顶戴野鸡毛的首领叽哩哇啦说了一通,后者显然极其不情愿。 “尊贵的客人,酋长请你去部落。”见首领不同意,年轻土著对着谢凯弯腰行礼,然后用流利的英语说道。 谢凯诧异无比,如此年轻,英语居然很流利,虽然口音很重,但是谢凯能听明白。 也不理会那名首领,对年轻土著点了点头,示意他带路。 往前面再走了几十米,眼前出现一片谷地,无数的非洲传统那种圆顶茅草屋出现在谢凯的眼前。 “这边怎么会有河流?”地图上是没有显示的。 “外面就是坦葛尼喀湖……”翻译警惕地看着周围人,小声地说道。 谢凯明白了。 这应该是坦葛尼喀湖突进来的一个口子。 上面到谷地,只有十多米高,并不是垂直的,难怪在前面根本就看不到这边的景象。 谢凯跟着年轻土著向着部落聚居地走去,廖东等人围着他,警惕地盯着一直跟着他们往前面移动的武装土著们,就怕他们随时开枪。 到了部落聚居地里面,地上都是光秃秃的,大多数的茅草屋,都是全部由茅草制成,如同放大的鸟窝一般,地面上倒是比较整洁,没有出现屎尿横流,苍蝇嗡嗡乱飞的现象。 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让人恶心难受的屎尿味道,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刺鼻气味…… 而周围的状况,却让谢凯嗓子发干了。 真个部落的女人跟小孩,全部都在入口处围观谢凯等外来者。 如同男人一样,部落里面的女人,都只有腰上围着兽皮,有些脖子上挂着饰品,让廖东等人都不敢去看那些围观众人的土著女人们。 半大的小孩子甚至连兽皮都没有围,吊着那玩意儿一跳一跳的…… 甚至还有小孩子挺着腰对谢凯等人露出那玩意儿炫耀…… “这太伤风败俗了!”一名雇佣兵红着脸说道。 其他人没说话。 谢凯叹了一口气,在网上看到的图片,始终没有现场看到的冲击力来得大。 “亏得没有让李丽她们跟着来……”廖东也是口干舌燥。 长时间的战争,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 带路的年轻土著并没有停留,带着谢凯等人继续往部落里面深入。 越往里面,茅草屋的间隔越大,开始出现泥土为墙的茅草屋,而很多的茅草屋旁边,还有着一些用树枝等制成的简易栅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屎尿味道…… “怎么样,环境不错吧?”年轻人见谢凯打量周围,脸上有些得意地问着谢凯。“这都是我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学习后回来对部落的改造……” 谢凯眼睛一亮。 眼前这孩子,居然是上过大学的,难怪英语比较流利。 “确实非常不错。”谢凯违心地赞叹。 “我知道,这跟中国相比,差很多,但是我们部落这样,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所以我已经申请去中国留学,学习中国的先进,然后回来改造我们部落……” “这想法很好啊。”谢凯眼睛一亮。 这孩子不错。 “你申请的哪所学校?”谢凯问道。 “中国华清大学。” “非常不错,说不定,我们会成为校友。”谢凯嘴上洋溢着笑容,心中却在骂mmp,国内跟多少人削尖脑袋都难以考入的顶级大学,这些黑皮肤的孩子,能非常轻松地进去。 甚至都特么的不用考试。 “正因为如此,所以在知道部落跟你们之间产生了误会,我回来了。”年轻人对着谢凯说道,“我叫瓦鲁乌,是哈莫那多酋长第九个儿子……你刚才看到的是巴洛耶,我大哥,部落第一勇士,一个人能跟三头狮子搏斗……” 瓦鲁乌好像不急着带谢凯去见酋长们了,开始给谢凯介绍整个部落的情况。 在他的介绍中,之前的冲突好像还是因为他才停了下来,因为他给酋长爹讲了中国的强大啥的,最后就成了这样的情况,甚至拍着胸脯保证,他会帮谢凯说服哈莫那多酋长跟其他的酋长,前提就是到了中国,谢凯得关照他。 谢凯自然没有问题。 到时候去了华清,带着个黑小弟,也是不错的。 “谢,这位是伟大的哈莫那多酋长……”最终,谢凯在一个圆形的泥土砌墙的茅草屋里面见到了肥胖的哈莫那多酋长。 而且这间茅草屋比周围挨着的十多间茅草屋都要大不少,在里面也有着光亮,不是太过黑暗。 这位酋长身上挂满了装饰物,让谢凯诧异的是,他身上居然穿着衣服! 酋长坐在对门的位置,两边各自围坐着打扮怪异的另外几名其他部落的酋长。 “哈莫那多酋长,你好,我是中方投资代表,现在代表中方跟你们谈谈关于地皮使用的事情……有什么要求,你们可以提出来。”寒暄之后,谢凯直接进入了正题。 茅草屋虽然不如其他茅草屋黑暗,但是里面连个凳子都没有,谢凯只能委屈自己盘腿坐在地上,加上空气中的味道很不好…… “我们的要求就是你们滚出去!这是我们世代生存的领地……”一名鼻孔上穿着一个巨大银环,头上戴着艳丽的不知道什么动物毛的酋长站起来对着谢凯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