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半夜荒野的三吨黄金交易 - 重生军工子弟

511 半夜荒野的三吨黄金交易

“谢凯,走,打猎去!昨天咱们遇到了一只豹子,愣是没打到!”在谢凯拿着清单要发疯的时候,帐篷的光线一暗,罗峰闯了进来。 “自己玩儿去,我这正忙着呢。”谢凯闹心不已。 早知道就不应该带他们来了。 “你哥成了这里的酋长,现在正愁着要不要让他的部落战士光着脚去打猎……”廖东一脸揶揄地说道。 “啥玩意儿?哥,你当酋长了?可以娶十多个老婆?”罗峰来了兴趣,“尼玛,钱胖子那货,那么丑,都有无数黑妞儿上赶着,我这么帅……” “滚蛋!”谢凯烦着呢,直接一脚把罗峰踢了出去。“从国内运输这些,运输成本远远超过鞋子本身的价格。在运输其他东西的时候,顺便带一些没有问题,专门跑一趟,不划算啊。”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样。新兵训练,每天早晚三公里,中间队列训练,他们光着脚,根本无法适应,仅仅早上的三公里,就有不少人的脚底跑伤了,没法继续了。”廖东也愁。 之前就没想过这样的问题。 “直接找科瓦鲁比那货,从坦桑尼亚国防部借一批呗。” “他们有个屁。没有多余的,不然不找你……”廖东一说就气愤,“一个国家国防部混到这种程度,没被推翻,简直就是奇迹。” “他们后勤仓库没有军装跟军鞋?”谢凯不相信。 “你没发现,那些守卫营地的卡比拉手下,穿的鞋子都是各种各样的?有的穿的凉鞋,有的穿着拖鞋,甚至有些光着脚?”廖东问谢凯。 谢凯一想,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想想办法。”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回去了飞一趟,“先让他们弄营地!” 用于农场的营地已经开始修建起来,距离现在的营地有着一千多米远,靠近山体,同时也有一条山泉行成的溪流。 数百名从卡桑加招聘来的黑人,在缓慢地干着活。 谢凯也懒得去工地看那些黑人干活,闹心。 易卜拉欣再次来找谢凯,想要让谢凯提前走,他在这边待不住了。 “你可以找科瓦鲁比将军啊,调一架直升机过来到机场不就行了?”飞机属于谢凯的了,尤其是谢凯给苏联飞行员的薪水翻了一倍多,这就让易卜拉欣的话不好使了。 “他们的直升机,你敢坐?再说了,你不是也要去伊拉克么?”易卜拉欣无奈地说道,早知道,就应该等自己回去再卖飞机。 而且谢凯还特么的没有给钱! “等卡比拉来了,我们就可以走了。”谢凯说道。“现在还不到时间,我可不想隔三岔五就往这边跑。我也急啊,现在那些部落战士,连脚上穿的鞋子都没有……” “可以去伊拉克,我送你一万套!”易卜拉欣豪气地说道。 谢凯直接给了他一个眼神。 科瓦鲁比已经走了,营地里面变得不是那么安全,索性,谢凯便跟李丽等人搬到了飞机里面去住。 每天看着那些部落战士进行简单的队列训练,站军姿,政治学习啥的,谢凯就头疼不已。 去猎狮子? 他倒没有那样的想法。 罗峰那小子倒是整天跑到部落里面去带着部落的妇女干活,教她们做饭说中国话,并且学习部落语言,过得很是很是滋润。 钱胖子跟李丽两人则是整天跟着闲的蛋疼的雇佣兵们跑老远去打猎,也过得充实无比。 唯独谢凯,越来越烦躁。 一直到闲得无聊的国内技术顾问们带着部落的人修建好了十多座茅草屋,两名老酋长带着部落人员恭敬地请谢凯入住酋长“豪宅”,卡比拉终于来了! “黄金呢?”谢凯问卡比拉。 急不可耐了。 “谢,我们运来了三吨黄金,但是……”卡比拉脸上写满了严肃,“我希望你能遵守我们的合作。” “将军,我在这边的投资,你也看到了。甚至,现在我在这边有个部落。”谢凯内心想骂人,都到这程度了,黄金都运来了。“如果不是为了合作,让我的手下抓住您,然后逼问出黄金的下落……” 卡比拉也知道。 科瓦鲁比跟易卜拉欣两人都试探过卡比拉,老家伙狡猾无比。 如果不是雇佣兵只听谢凯的,他的黄金保不住。 “而且,我也知道你的黄金来源,但是那并不符合我们长期合作的风格。三吨黄金,只是预付款;剩下的,战机到了,你的飞行员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培训,再支付一部分……”谢凯说道,“我们长期跟伊拉克人等交易,从来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我相信你!”卡比拉说道,“黄金已经到了卡桑加,需要你的雇佣兵去保护运输,我们在卡桑加交付。” “现在就走!”谢凯一直不走,就是在等黄金。 三吨黄金,值得谢凯等待了。 卡比拉没有拒绝。 “你不怕他们设套?”廖东最怕谢凯出事儿。 卡比拉给黄金给得太痛快了。 “要是抓了你,可不止十多吨黄金能解决问题。国家不出售,但是你父母不会。”廖东劝着谢凯,“你在这里,我们去。” “我不去,他能相信?”谢凯同样也担心,但是有些时候,不能因为担心后果,就放弃,那会失去机会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装甲车开上!” 廖东见无法阻拦,只能把整个雇佣兵都召集起来,留下两人看守营地,让钱胖子等人都到部落里面呆着,好一阵子才安排妥当。 出发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廖东直接就跟卡比拉坐在一起,谢凯跟他在一辆装甲车里面,一旦有问题,他第一时间会控制卡比拉。 夜晚的非洲,并不宁静。 各种凶猛野兽不时地发出怒吼,谢凯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在周围转过,那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交易地点距离卡桑加有着好几公里,根本看不到半点灯火。 在距离湖边还有数百米的距离,廖东便让车队停了下来,发动机也没熄火。 “将军,你的人呢?”谢凯问卡比拉。 卡比拉没有说话,而是要求下车,廖东当即就跟着下车,手已经放到了腰上的枪把上。 “都出来吧!”卡比拉并不在意廖东对他的防备,如同他防备着廖东一样,不去谢凯的营地交易。 在灯光照耀下,两边半人高的草丛中,钻出很多穿着各异的武装分子,甚至有人身上背着火箭筒。 “这些人,都是选拔出来参加训练的。第一批,两百人!”卡比拉说道。 廖东隐隐地挡在了谢凯身前,一旦交火,他们根本出不去。 “黄金呢?装车吧!”谢凯心中紧张,这种事儿,他第一次干,尤其是对方都是武装分子。 卡比拉走到前面,对着领头的一个头顶扎着无数小辫,身上穿着一件绿短袖军装,胸前斜挎着一挺轻机枪的人叽哩哇啦说了几句,领头的对着后面一吆喝,便有不少人向着后面而去。 越是这种情况,廖东等人越警惕,装甲车上面的30毫米机炮,炮口已经缓缓地压低了,只要对方有异动,装甲车顶上的机炮将会以每分钟330发的速度向着前面这一片区域倾斜30x165毫米的爆破燃烧弹,把整个区域变成一片火海。 机炮转动的轻微声音传入卡比拉的耳朵里,他身体僵了一下,但是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很快,装甲车明亮的大灯照耀的区域里面,就出现了两个背着枪的黑人吃力地抬着一个箱子向这边走来。 后面出现了更多。 廖东跟卡比拉都不说话,也不让谢凯从装甲车里面出来。 抬着箱子的武装黑人把箱子放在装甲车前面不远处,随后向着旁边挪开,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动作。 “看来是咱们多虑了。”谢凯在车上看到这一切,觉得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廖东在外面,却没有任何的松懈。 就连装甲车上机炮的射手,额头已经开始冒出了汗。 对于时常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雇佣兵来说,这样的情况,才是最要命的。他们不能先开枪,却也不能因为对方表现得轻松就放松警惕。 必须得在对方做出危险举动的第一时间开火。 “兔子,过去看看那些箱子里面。”廖东同样内心紧张,越是这样的状况,越让人紧张。 还不如开枪来得实在。 兔子走了过去,打开一个箱子,在车灯的照耀下,箱子内反射出黄澄澄的金光。 从箱子里面拿起一块半个巴掌大的金块,然后放在嘴里咬了一口,以此把旁边随意摆放的箱子打开,一时间,整个一片金光。 “有多少?” “30箱,里面都是金条,至少,外表看起来是。”兔子几乎挨着箱子检查,过了好一阵才回答。 卡比拉也不说任何话,让他的人帮着把三十箱黄金装到了后面的解放卡车里面。 “现在就等你履行职责了。”卡比拉对着谢凯说道。 三吨黄金到手,谢凯压抑着激动,点了点头,“放心,回去我就组织运输,最多三个月,战机将会到达!请准备好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