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临走时来了大客户(23/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12 临走时来了大客户(23/100)

“他们居然没有任何的小动作?”兔子长出了一口气,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不怕我们坑了黄金跑了?” “不是他们不想有小动作,如果不是机炮做好了开火准备,加上装甲车对我们的威慑力,或许动手了。”廖东说道。 谢凯则觉得他们实在是太过小心了,“除非他们有别的渠道,否者不至于。” “这边军火商可不少。很多都是苏联跟美国政府支持的。”兔子说道。 “但是那些军火商的贪婪让人无法接受。何况,我能长期大量提供,价格不高……”谢凯说道。“更重要的是,我不需要他们出卖国家利益。” “像我这样有良心的军火商,全世界都难找。”谢凯一脸傲娇地说道。 “切!”兔子跟廖东两人一脸鄙视。 即使顺利拿到了黄金,一行人也没有轻松起来。 卡比拉没有跟着谢凯一起回聚居地。 “今晚上兄弟们多留点神,明天上午就起飞。服装等物资,我会尽快调集过来。”如果卡比拉的人想要把黄金抢回去,这边还有他的内应,十多名雇佣兵跟没有武器的一百多名土著战士根本就守不住。 不用他说,廖东等人也清楚。 十多名雇佣兵,在亲自把三吨黄金装进伊尔-76的货舱,留下两名雇佣兵守在飞机里面,廖东居中指挥,便安排每个雇佣兵带着几名部落战士在两公里外巡逻……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谢凯便招呼罗峰等人上了飞机,准备起飞。 卡比拉带着十多人出现在了这边。 “将军,还有事儿?”谢凯看着卡比拉带来的人,这些人跟之前见到的不同,尤其是让谢凯惊讶的,卡比拉身边有个带着眼镜的年轻黑人,眼珠子如同死鱼一般突出,感觉很吓人。“我这得尽快回去,准备战机,如果不出意外,你们需要的步枪,子弹,十五天之内就能运来。” “谢,我知道。在你走之前,还有点事情希望能跟你沟通一下。”卡比拉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担忧,请放心,我们是真心希望长期合作。” 谢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将军,刚开始接触,有所保留,是再所难免的。” 卡比拉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指着他旁边的眼镜黑人说道,“这位是保罗;卡加梅。” “啥玩意儿?”谢凯眼珠子掉了出来。 “卢旺达图西族爱国阵线的保罗;卡加梅。”卡比拉平静地说道。 又是一条大鱼。 这货将来也会成为卢旺达总统的。 而且这货还在卢旺达大屠杀之后当了很多年的总统,更是在国际社会上指责法国人亲自参与到屠杀中去。 问题是,保罗;卡加梅不是在1987年才参加到卢旺达爱国阵线中? 历史出了问题,还是原来的历史不靠谱? 现在的保罗;卡加梅,不是应该在乌干达政府混?要等到90年图西族武装入侵乌干达失败,弗雷德;鲁维甘巴在战争挂了,他才会冒头。 “你好,谢凯同志。”卡加梅有些腼腆地对着谢凯伸出了手。“我希望能跟你谈一些合作。” 现在这样的情况,谢凯没法直接就这样走了。 卢旺达大屠杀,他或许可以阻止。 “那谁,叫东哥过来一下。”谢凯对着旁边一脸警惕的雇佣兵说道。“我们需要谈一点事情。” 谢凯把卡比拉跟保罗;卡加梅请到了旁边雇佣兵休息的帐篷里面。 “非常抱歉,条件简陋。”帐篷里面只有白开水,茶叶都没有。 两人并不介意。 “谢凯,卡加梅是奉费雷德;鲁维甘巴领袖的命令,希望河蟹佣兵团提供大量军事顾问用于训练图西族战士……”卡比拉帮着卡加梅说道。 谢凯有些犹豫起来了,“是非乌干达的图西族战士,还是乌干达军队中图西族的战士?” “这有区别吗?”卡加梅不太了解谢凯。 甚至,他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是否可以达到他们的要求。 “有,如果是参加了乌干达战争的图西族战士,他们属于乌干达军队,这种合作,需要由乌干达政府相关人员跟我们谈判……而如果不是,那么,你跟我们谈才合理。”谢凯说道。“虽然雇佣兵是给钱就干活,但是有些活,我们不会接受……” 卡加梅看了谢凯一眼,沉默下来。 “飞机都准备起飞了,你还磨蹭啥啊。”廖东进帐篷,一脸抱怨。 他就想快点把谢凯送走,那样一来,他的压力会小很多。 “有点雇佣业务,这位希望我们提供一个庞大的军事顾问团帮他们训练战士……”谢凯把事情介绍了一番。 廖东看着卡加梅,“训练可以,我们不负责指挥战斗,不参与你们的战斗,在交战过程中,我们顾问团将会撤离……” 廖东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 “可以!我们需要贵方提供如同中国解放军那样的军事训练。价钱方面好说。”卡加梅把廖东的条件一一记录下来。 谢凯都有些好奇,廖东的英语长进不小啊。 “价格你跟他谈就行了。”廖东说完就出去了,快到帐篷门边的时候,转过头来对谢凯说道,“你自己动作快点,飞机等你起飞呢。” “你啥态度啊,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谢凯抱怨着。 两人用汉语交流,卡比拉跟卡加梅都听不懂。 “说说吧,我们的人到什么地方提供训练?”谢凯平静地问着卡加梅。 “乌干达军队内的!”卡加梅说道,“我们可以通过乌干达国防部跟河蟹佣兵团签订军事顾问合同。” “如果这样,就没有问题。咱们说说价格问题吧!”谢凯眉开眼笑。 乌干达穷得不行,他们也想要学*****,让兔家帮忙训练军队,打造乌干达pla,拥有超强的战斗力,奈何,他们比坦桑尼亚还穷,在中国不愿意提供免费军事培训的情况下,舍不得花钱送军官到中国,就把军官送到坦桑尼亚来学**********自己都只学了皮毛,能教出什么东西来? 这些货,还算有眼力界儿。 河蟹佣兵团,毕竟那是退役军人,而且战场上摸爬滚打,受过特种作战训练。 国内的人,在出发之前,同样也是在守备团里面摔打呢。 那种训练,惨无人道,没有退出机制,除非他们放弃想法,不愿意出来。 “你们的价格呢?”卡加梅问道。 “这得看你们需要多少军事顾问。”谢凯笑眯眯地说道。 “200人。我们需要训练的有4000人!” 谢凯心中想要骂娘,整个乌干达境内的卢旺达图西族战士都要训练。 显然,这会扩展到整个乌干达的军队。 “没问题,每个月200万美元的雇佣费用!我们提供解放军所有陆军常规训练,但是不包括空军作战跟伞兵作战,特种作战等!”谢凯眼珠子一转,便同意了。 “这价格是不是太高了一些……”卡加梅有些肉痛。 “并不高,因为完全按照解放军的训练!推翻阿明政府的战争中,你们见识过坦桑尼亚军队作战……就连卡扎菲由苏联人训练的军队,都被他们给干翻了……”该吹牛逼的时候,谢凯一点都不含糊。 坦桑尼亚军队是由中国训练的,每年都有一批军官到中国留学,学习作战指挥。 当然,那只是最为常规的军事训练。 即使这样,已经让周围国家不敢乱动弹了。 乌干达确实也想要这样的军队,奈何,穷! 中国现在援助非洲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样无条件,自己勒紧裤腰带饿着肚子援助。 不靠这个挣钱,至少也得不亏本或者亏本太多不是? “120万美元,雇佣期一年。”卡加梅还价了。 “这价格太低!如果不需要这么多人,还行。”谢凯说道,“从我们国内招募优秀退伍军人,成本非常高的。” 至少每名教官得给到五百美元以上的价格,那是相当高的成本了。 “我们还需要武器。装备一万人的枪械,弹药,重型武器,装甲车等。”卡加梅加码了。 谢凯一听,顿时双眼放光。 买武器装备,好说。 他就喜欢干这个。 “59坦克,火力强劲,防御高,适合非洲地形;63式装甲运兵车,价格低廉,性价比高,可以提供火力支援;122毫米牵引榴弹炮,操作简单,火力凶猛,用于协同步兵进攻,完全不是问题……”非洲客户,穷。 必须推销性价比高的。 而且谢凯推荐的,在非洲这地方,那都是绝对的先进装备。 毕竟非洲很多国家军队,士兵发一支枪,然后发一些子弹,教会他们开枪,就可以用于作战了,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训练。 “甚至,我们可以根据你们军队武器配备,提供最合理的军事训练,让你们的士兵学会步-装-炮协同作战……”谢凯又开始推销方案。 方案就是为了卖武器。 反正都有售后的。 “价格多少?” “59式主战坦克,全新的价格60万美元一辆;二手的40万美元一辆……”谢凯马上报价。 国内卖给伊拉克,全新的59-2式,才卖50万美元一辆。 人家采购的数量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