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被来自国内的防空导弹瞄准了(26/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23 被来自国内的防空导弹瞄准了(26/100)

“驱逐就驱逐呗。我的人我呢?”谢凯满不在乎。 “跟你一起被驱逐了,那些苏联人将会被永远限制入境,而你……”穆巴拉看着谢凯,脸色怪异。“必须马上离开。” 谢凯明白,巴基斯坦人这是为了他好。 美国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毕竟在斗殴中,老毛子人多,加上拳头硬,一个个好像都是练过的一样,这就让那几名美**人吃亏了。 “我走了,你们如何应对?”谢凯问穆巴拉。 “美国人在我们这边早就让人非常不爽了,这次本就是他们太过霸道引起的纠纷,而那些苏联人只是你的员工,看到你被十多名美国兵围攻的时候,一时心急……加上美国人把机场守备宪兵也打了……”穆巴拉也不隐瞒谢凯。 听他这样说,谢凯就放心了。 跟着穆巴拉一起向着外面走去,弗托里亚克跟十多名飞行员以及地勤机师也刚好被放出来。 “没有人受伤吧?”谢凯用俄语问道。 老毛子们眉飞色舞地摇头,即使有人被揍得鼻青脸肿,一点也不在意。 “谢,放心吧,不会影响我们驾驶飞机。”弗托里亚克的眉角有着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鼻梁歪了,嘴角高高肿起,对着谢凯咧嘴笑着,“不过奖励这事儿……” “我说话难道不算数?”谢凯眉头一挑。 看来,这些老毛子还没被揍傻。 “我一共打了他们158拳,踹了73脚,倒下了三个……”弗托里亚克直接快速地报出了数字,随后一脸贱笑,“老板,什么时候给钱?” 就好像某个推销员忽悠着客户买了并不需要的产品,生怕客户反悔,赶紧问刷卡还是现金一样。 “先离开这里再说!我们都被驱逐了,作为打架斗殴的当事人,你们将会被永远限制进入巴基斯坦境内。”谢凯说道。 苏联人根本就不在意。 “这些真的是你聘请的飞行员跟地勤机师?你确定不是苏联的特种作战人员?”穆巴拉送谢凯上飞机的时候,偷偷问谢凯。 “你没看到那架飞机检修都是他们做的?从非洲到这里,都飞上万公里了……”谢凯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很怀疑,但是他们真的只是飞行员跟地勤机师……” “对了,那批导弹什么时候可以提供?”穆巴拉没有接触过苏联人,对于苏联人的彪悍并不清楚。 现在跟重要的是双方合作的问题。 “他们给的价格多少?你们军方的那部分,肯定是不能少的,而我们国内的最低价格,我也是说了。”谢凯跟弗托里亚克等人拉开距离的时候,才小声地说道。 “现在还没谈下来,他们只愿意给62万美元,连最基本的都无法保障……”穆巴拉叹了口气,钱不好赚。 谢凯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谈的?我可是给他们报价了,他们跟傻大木有联系,应该知道他们的采购价格。” “知道。所以这事儿得慢慢谈,他们要得比较急啊。” “最早一年后,除非你们把自己的挪给他们。”谢凯看着穆巴拉,玩味地说道。“既然让你们谈,我这就是充分相信你们,合作,双赢才能长久。” “等差不多了,我来中国找你。”穆巴拉跟谢凯已经走到了飞机旁边。“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交货期,谢,你们那玩意儿的产量很大,我知道。” “这可不是官方签订合同的。一旦我们上级部门知道了这事情,你觉得还能有戏?”谢凯翻着白眼说道。 产量确实大,发动机啥的都不需要生产不是。 只把战斗部改造,把防空导弹的制导部分等改掉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我明白了。如果有更多订单呢?” “看数量,可以完全按照底价给你,至于中间的差价,那就是归属你们了。利比亚这个得按照之前的弄。”谢凯见穆巴拉一直不说关于利润分配的事情,知道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条件。 穆巴拉点了点头,看着谢凯上了飞机。 早就已经加满油的伊尔-76,发动机开始轰鸣,在穆巴拉的注视下缓缓地滑入跑道,最后冲入了云霄,向着北方飞去。 在之前,穆巴拉就已经安排了指挥塔台。 谢凯这个惹事精,早点送走,对他们来说才是好事情。 “苏联人为什么跟美国人打起来了?”罗峰几人是在飞机要离开之前才由巴基斯坦人带过来的,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还是李丽听老毛子在那里吹牛逼,说谁揍了美国人多少拳,拳头打在该死的美国人身上那感觉多舒爽,最后统计数量要找谢凯要钱,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美国跟苏联两国对峙,为什么要对峙呢?”谢凯懒得去解释。 以后出门,不能带罗峰他们一起,没有啥用,打架都不来帮忙,要不然,他就先跟美国人干一架。 “其实我就想问,还去香江么?”罗峰有些不好意思。 谢凯看着他,显然,他是帮李丽问的。 李丽这是在考虑她跟钱胖子两人的后路了。 “我估计去不了了,到时候让老汪帮忙,给你们弄通行证,你们自己去,路费跟开支,都由我出。”谢凯叹了一口气,穆巴拉已经解决了这事儿,却无法保证国内不知道。 谢凯没有动手,他却给钱让苏联人打美国人,影响太过恶劣。 加上这次在国外搞的那么多事儿,都是见不得光的。 “机长先生,你之前是拳王?”谢凯觉得,需要好好地跟苏联人谈谈。 别到时候真的是一帮子的间谍。 伊尔-76可是要停在404基地的机场的。 “图-22m逆火轰炸机飞行员,在那之前是战斗机飞行员……然后喝酒打架了,最后被丢到了运输机上,后来喝醉酒把飞机开上天,在空中把运输机货舱门打开了……”弗托里亚克一点都不隐瞒。 喝酒后还能开飞机? 谢凯的表情变得精彩起来。 “其实,如果不是我经常带着酒上飞机,一边飞一边喝,我现在还在开战斗机,说不定就成了苏联的航天员……” “你现在……”谢凯急忙耸动鼻子,害怕这货又在飞机上喝酒。 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的小命就又变得不确定起来了。 “放心吧老板,弗托里亚克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旁边副驾驶的飞行员让谢凯放心。“他得给他闺女挣钱,否者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将会让他的女儿饿死!” “就是这样,我家人都移民了,他们也是一样,所以,我们才能在叙利亚找到薪水很高的工作。”弗托里亚克的一切行为,都让谢凯觉得比较合理了。“美帝国的生活开支很高,我辛苦挣的钱,都被他们给挣去了,所以,我非常恨美国人……” “很好,想法很朴素!”谢凯无语。 之前见这货下手狠,还以为他是因为苏联跟美国之间因为意识形态不同下,两国政府间的矛盾在他们身上体现出来。 谁特么的知道居然是这样的事儿。 “滴滴滴……” 突然,飞机上的应答器响了起来。 “机长,有来自中国的无线电通讯请求。”导航员突然脸色尴尬地对着正在聊天的两人说道。 “接通。”弗托里亚克平静地说道。 “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空,请立即离开,否者,我方将会视为入侵,予以击落!重复,这里是……” “卧槽!你们没有报备?”谢凯一听到这一阵言辞的警告,整个人就懵逼了。 边境防空雷达站的警告。 “报备什么?”弗托里亚克也有点懵。 “通话装置给我!”谢凯急忙从导航员手中要过话筒,里面依然在警告。 甚至谢凯已经隐隐听到里面的人在向上级请求战斗机拦截。 巴基斯坦到中国,两国一直极其友好,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老毛子习惯了,没有报备,巴基斯坦方面不可能不通知啊。 “首长,那体型太大了,不是民航客机,我们的空域,只有运十走,如果巴基斯坦运输物资的军机,都会报备。而且不会向这个方向……”在距离边境数百公里的一个雷达站,一名中年军人对着电话说道。 “好,我们再沟通,请首长放心,一定会密切监视,绝对不会让敌机入侵。” “首长,那架飞机上面传来应答,说他们是404的通勤飞机,正在执行绝密飞行任务……” “扯淡,什么404?国内有多少架大飞机你们没数?”干部怒了,“拦截的战机起飞没有?很可能是敌人的预警机……” “没有,已经通知附近的防空导弹阵地准备拦截……” 谢凯的冷汗都已经冒出来了。 要是被视为入侵,这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地面防空火力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整个青藏高原好像没有听说布置多少战斗机,但是绝对没有少往这边布置红旗-2防空导弹。 那东西打战斗机不行,但是收拾运输机绰绰有余。 “掉头,不要往前面走了,他们真的开火!”谢凯脑袋都大了,“赶紧跟巴基斯坦方面联系,田莉,赶紧告诉他们基地通讯频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