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摊上大事儿了 - 重生军工子弟

525 摊上大事儿了

“老郑,欢迎我,也不用如此着急吧?”谢凯知道郑宇成要收拾自己,原本就计划着,飞机降落后,就先找个机会开溜,躲几天。 可在飞机还没挺稳的时候就看到了等在跑道边缘上怒气腾腾的郑宇成。 “少特么的给老子废话。来人,绑了!”郑宇成的怒火极大,从被吵醒,就没有再睡过,谢凯居然惹得印巴两国空军打了起来。 最终巴基斯坦损失两架歼-6,印度空军同样损失了两架米格-21。 虽然最终没有引发大规模的边境战争,但是这个后果已经极其严重了。 “别啊,老郑,我这几天连着飞了几万公里,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你看看,我都瘦了,这都是为了基地发展,你这样对我,不怕我心凉么……”谢凯见内卫都是黑着脸,直接拿出手铐就要铐自己,知道后果严重,总是还希望挽救一下不是。 田莉等人也不吭声。 一开始他们不知道出了啥事情,但是最后在双方战机追逐的时候那是看到了的,战机爆炸,他们同样在舷窗看到了。 那个时候,他们是惊恐的。 李丽更是怒骂谢凯不已。 “少给老子废话,自己去牢里忏悔去。反正那牢房修建了这么多年,也就你进去过,现在再进去,也不算浪费……”郑宇成没好气地说道。 “别啊,老郑,这事儿不怪我。印度人想要抢我的黄金呢!” 郑宇成笑了。 不过却是冷笑,“你当老子老糊涂了?哄老子也编点靠谱的理由。” 郑宇成直接吩咐内卫动手,把谢凯的两手反到后面,从后面铐着他。“你知道不知道,给老子惹了多少事儿?” “真的啊,二十吨黄金,就在飞机货舱里面。我要敢骗你,怎么也不会编这样的谎言啊!”谢凯急了。 这种姿势,太让人难受了。 之前他搞瘫痪了数控车间,也没有这样不是? 只是很客气地把他给请到了监狱里面关着。 郑宇成这老家伙,太没有人情味儿了。 郑宇成能联系上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的后果有些严重了,如果老家伙不给他扛着,上面动怒,谢凯承受不了。 “真的?”郑宇成一听二十吨黄金,也被震撼了。 平时根本就看不到这东西。 “比真金还真,就在货舱里面。”谢凯说道,“领导,我让他们把我放了,我给您带路呗。” 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奈何郑宇成一点都不给面子。 “就这样铐着,上面的意思,是准备枪毙你,这样才能解决你带来的麻烦……”郑宇成一脸鄙视,“刚在卡奇拉惹美国人,花钱收买苏联人跟他们打架,你很有钱,很不得了嘛!” “领导,那可是冤枉了我。”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谢凯虽然知道郑宇成是吓唬自己,但是也知道,这事儿绝对会让高层动怒。 自己太过瞎搞了。 上面考虑问题的方式跟他完全不同,当时是爽了,甚至很可能影响到跟美国之间的众多合作…… “你别为自己叫屈,我们这刚刚跟美国方面搭上线,准备引进他们的先进航电系统跟雷达系统用于超七工程,你这样干,你觉得还有希望吗?”郑宇成说完,也就不吭声了。 这上面的苏联人,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谢凯双手在背后铐着,根本就没法下梯子,两名内卫板着脸看着他,也不给松绑。 “两位大哥,给行个方便呗,你看咱们这地儿,我也跑不了不是?” 两人直接扭头到一边去不理他。 郑宇成从飞机后面下到货舱,看到后面坐了十多名白人,心中咯噔一下,这小子是准备干什么? 把外国人弄回来,居然都不报备。 非得让他多吃点苦头,如果真有二十吨黄金,那么,就少让他吃点苦头就是了,再不好好管教,这小子能把天给捅个窟窿出来。 没瞧着,龙耀华马上就要过来了? “首长,货舱里面一共有400箱,每个箱子都是五十公斤。”跟着郑宇成下来的田莉见郑宇成看着眼前这些弹药箱发愣,急忙解释。 “为什么都用弹药箱装?”郑宇成有些无法理解。 “给黄金的那些人用这个装的,为什么,我也不知道。”田莉真心不知道。 “啪!”郑宇成打开了最边上的一个箱子,金光瞬间就迸射出来。 看着满满一箱黄金,郑宇成相信,这里面所有的箱子都是黄金。 “这些黄金怎么来的?” 田莉摇头,很多时候谢凯跟客户谈的时候,都不会带着她,而且郑宇成之前也有交代,让她多给谢凯一些空间啥的。 “把他放了。”郑宇成再次回到上面,对着内卫说道。 谢凯一下就咧嘴笑了起来,“领导,我就知道您舍不得让给基地挣钱的人受委屈。我这人也是劳碌命啊,本来说去那边是给自己来一场毕业旅行,好好玩玩儿,去非洲大草原打个猎啥的……谁知道,从去了开始,就连着谈了好几笔业务……” “你卖啥了?”郑宇成没等谢凯回答,就示意他下车。 “你飞机上的那些外国人是怎么回事?” “在卡拉奇揍了美国人给我解气的苏联人,同时也是这架飞机的飞行员跟机师。”谢凯说道。 郑宇成皱起眉头,“你不怕他们是间谍?弄回来干啥?” “我不把他们弄回来,这架飞机你来开?要是出毛病了,你来修?”谢凯反问着郑宇成。 “啥玩意儿?”郑宇成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许觉得自己是理解错了。 “这架飞机,我买的,卖飞机那孙子老抠门了,花了我整整800万美元!”谢凯得意地说道,“老郑,我们商量个事儿呗,这架飞机得挂在咱们404下,要不然,我这非得被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可。” “休想。”郑宇成一点都不愿意,“整个基地,你给你老娘买了一架运八,挂靠在咱们单位,现在又给你自己搞这么大一架,平时要用都得你们商量……你知道,现在不少单位在上级领导面前抱怨我们太骚包,有点钱就开始腐朽堕落了……” “懒得理他们。这飞机在基地,您老出去,也能方便不是?跟谁谈判,都能挺直腰杆子……再说了,黄金已经收了,有些武器装备也得用这玩意儿运输呢……” “说说,你都跟谁签了合同?”郑宇成问谢凯。 “扎伊尔共和国那边吧,我觉得蒙博托太过残忍了,他们国内的人民生活太过潦倒,刚好,原本跟着卢蒙巴混的卡比拉找到了我……于是,我就卖了点国内根本用不完的枪支弹药跟他们,同时,还卖了一些退役的59式主战坦克跟63式装甲车啥的给他们……另外,也卖了几十架退役的强五歼六……” 谢凯说得很简单。 “我们国内什么时候有退役的59坦克了?啥时候63装甲车也退役了?还有强五跟歼六?”枪支弹药好说,国内前面几十年一直都在拼命生产这些。 打一场世界大战都足够了。 可谢凯说的59坦克啥的,哪里去搞? “军方不是想要换新装备没钱么?那些最开始生产的玩意儿,用来换经费呗。”谢凯当初想得很简单。 “换个屁!前阵上级首长还在说,我们的359太贵了,根本就装备不起。”郑宇成有些愤怒,“他们又想要质量,又想要数量!” 谢凯蒙了。 显然,上面是希望数量在不减少的情况下,可以提升质量。 难怪几十年后,99a都已经量产列装部队了,装甲部队里面还有大量的59在服役呢。 就跟傻大木采购59坦克的理由一样,先补充数量,让他的装甲部队依然庞大。 “要是卖新的,那个价格虽然有利润,但是利润太低了,不划算。非洲黑兄弟们对于坦克要求不高,给太先进的他们也玩不转不是?反正这黄金人家都给了,收了钱,不给装备,以后咋混啊!信誉还要不要了?”谢凯质问郑宇成。 “你究竟卖了多少?”郑宇成再次问道,“还有那些苏联人,我不管你那么多,赶紧弄走。要不然,你的事儿更麻烦……” “先让人把我那些手下给安置了呗。咱们运十不是准备向着军用运输机改型?要不然,你以为我真的是钱多得没钱花了?就连这些飞行员跟机师,也是为了培训我们自己的飞行员跟技术人员,不然我至于么?”谢凯一说就是满脸委屈,“我这巴心巴肝为基地付出,结果呢……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行了,您让人铐了我,把我枪毙了得了……” 谢凯直接把两只手伸到郑宇成面前。 “别蹬鼻子上脸,我给你说,你这次的事很严重。龙耀华马上就要来了。另外,教育部的特别调查组在嘉峪关等着你……”郑宇成说道,“反正你小子这次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美国地勤跟苏联飞行员打架,关教育部啥事儿?”谢凯一脸诧异。“他们这是闲的没事儿?” “你高考的事儿,真的不知道?”郑宇成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谢凯。 “高考能有啥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