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现役旧坦克换先进新坦克(29/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28 现役旧坦克换先进新坦克(29/100)

“他不至于吧?谢凯之前就已经明确拒绝了他,表示自己害怕吃苦,不上军校。”汪贵林等人顿时大惊。 龙耀华要跟他们抢人,这如何是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要想让谢凯去上军校,不行!即使谢凯愿意也不行。” 白彦军跟齐志远等人,在这事情上的态度保持了惊人的一致。 原来他们还没有如此重视过谢凯,这么长时间,知道谢凯是什么样的人。 “他如果真的是表现的那样,这批黄金,那结算的差价,他不说,谁能知道?”齐志远苦笑着,“亏得这小子整天表现出一副贪财无比的样子。二十吨,即使抛开要给坦桑尼亚那边的中介费用,也得好几千万美元吧?” “这事儿我们知道就行了。传出去,非得闹出风波。”郑宇成提醒众人,“就因为担心这问题,所以就我们几个人讨论。” 谢凯在非洲干的事情,绝对不是政府允许的。 无论蒙博托如何暴虐,这跟谢凯没有关系,卡比拉算是反政府武装,即使他干的属于正义的事业。 “这批黄金需要支付给坦桑尼亚的都是外汇,怎么弄?毕竟我们不能偷偷运输出去。”汪贵林看了一眼趴在桌上鼾声如雷的谢凯,问众人。 众人沉默了,齐齐看向谢凯。 唯独谢凯手中的凯盛游戏机公司,能够解决这问题,他们公司都是以美元跟港元结算。 “再说吧。”郑宇成摇头,现在不适合谈这个,“不过昨晚上的事儿,我觉得也是好事。咱们国家边境线长,特别是青藏高原上那么庞大的领土面积,上面没有几个军用机场……” 超七工程,到现在为止,基地已经投入了不少。 巴基斯坦那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军方以有了歼-7、歼-8来拒绝404的推销。 这就让一帮人有些头痛。 越到现在,各种开支就大了起来,超七的样机,已经开始生产了,相对来说,性能等方面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404这边的相关单位仿制f14的航电系统跟雷达,进展并不大,所以跟原本预期不相符。 “超七并不适合空军使用,原本我们定位的就是外贸机型。”白彦军觉得,超七如果提供给空军,甚至会挤占有限的经费,影响到歼-8ii跟歼-7改造工作。 “谁说卖超七给空军了?他们那么穷!之前不是说能弄苏联的苏-27吗?这种战斗机空军之前派人去过,只不过他们没谈拢,我们如果……”郑宇成一脸阴险的笑容。 “你怎么也学谢凯了?而且还越来越像!”汪贵林看着郑宇成这行为跟想法,也是乐了。 “能让基地有更好的发展,何乐而不为?”郑宇成说道,“如果我们能谈下来苏-27,到时候转手卖给空军,即使不挣钱,但是那关系,也能用吧?” “确实,现在看来,苏联是越来越不行了。巴基斯坦那边,关于超七的项目,应该最近也能有结果。” 这一切都是谢凯回来的时候搞出来的。 明知道效果很好,但是有些事情,就是没法摆到台面上。 一旦到了台面上,就得有人来背黑锅。 几人讨论这些东西,也没有背着谢凯,而谢凯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觉得不舒服,索性跑到郑宇成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觉。 汪贵林等人一直讨论到龙耀华的飞机快要降落,一行人一起向着机场方向而去。 “这架就是惹事的那架?”龙耀华没有理会满脸笑容口呼领导的郑宇成,严肃地问着汪贵林。 汪贵林比郑宇成有节操多了。 站在运-8旁边,伊尔-76离这边要远一些,可那庞大体型造成的压迫感,仍然让龙耀华羡慕不已。 他希望国内能生产这样的大飞机,空军能用这样的大飞机。 可惜,国内连运十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一想到不是谢凯,运十已经下马了,更是唏嘘不已。 人才是个人才,就是没管好。 “领导,这不是惹事儿,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实际上因为印度人太过份……巴基斯坦那边知道这架飞机,也报备了,他们以为飞机上的人自己会报备,飞机上的以为巴方帮他们给国内汇报了……”郑宇成急忙解释。“毕竟这架飞机是咱们刚买回来的。” “边儿去,你的问题,等后面再说。”龙耀华随后扭头问汪贵林,“真的是你们买的?” “确切说,是谢凯为了运十项目改型而买的……”汪贵林把情况介绍了一下。 龙耀华看着那架庞大的运输机,久久不说话。 “首长,咋处理我都行。谢凯不能处理,印度人完全是想要把这架飞机击落,击落了,上面运着的二十吨黄金就归他们了……”郑宇成变得严肃了。 印度人知道个屁的黄金,但是得让他们去背这个锅不是? 早上谢凯回来,他的态度都是由黄金改变。 龙耀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更是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当他上了飞机货舱,郑宇成亲手打开箱盖给他看里面整齐排列的黄金后,脸上复杂不已。 “他人呢?”龙耀华问道,“先去问问他情况再说!” “在睡觉呢,这些天可累坏了,到非洲去处理事情,结果弄回这批黄金,据说还有一笔好几亿美元的导弹合同……”郑宇成不断地给谢凯增加筹码。 就是怕龙耀华处理谢凯。 或者说他担心龙耀华借着处理的名义把谢凯弄到军校去。 龙耀华没有说什么,直接向着旁边的车走去。 郑宇成厚着脸皮想要跟着龙耀华上车,龙耀华根本就不理他,转而向着后面一辆车上去了。最后还是汪贵林开口让郑宇成去别的车上,才解决这事儿。 “之前就让你们管好他,看看这段时间都惹了多少事儿?你们管教不好,就弄到军校去。”龙耀华在后座,对着副驾驶的汪贵林说道。 汪贵林没有反驳,也不解释,直接转移了话题,开始给龙耀华出难题。 “首长,现在我们有笔合同出现了问题。谢凯跟坦桑尼亚签订了两百辆二手59式坦克跟装甲车的合同,还有27架强五跟歼六……” “我们哪来的二手装备?国内可没有退役的装甲车跟坦克啥的,只有报废的。”龙耀华不解,“要买,直接跟617那边签合同,生产新的就是了。” “谢凯签的合同是59坦克40万美元一辆,63式装甲车20万美元……” “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利润。”龙耀华不解,“谢凯那小子不是比谁都心黑吗?” “也得看人家买不买得起啊!坦桑尼亚,连饭都吃不饱呢。”汪贵林也开起了玩笑。“所以,这本来就是按照退役的二手装备来的。他以为部队会有退役的坦克,准备弄来修一修,然后转手卖出去,那样也能让军方回收部分经费……” “部队确实有这想法,可你们的359价格太高了一些,装备一辆,就可以装备4辆59式了。”龙耀华抱怨。 性能好,部队装备不起,那有什么用呢。 “首长,我们是这样想的,您看能不能军方下达一批新的生产订单置换部队使用年限比较长的,生产单位少要一点利润,我们这边也少要一些利益……” “你想要用这个收买我?”龙耀华问汪贵林。 汪贵林摇头,“那是郑宇成喜欢干的事情。谢凯把订单弄回来了,我负责这些方面,自然得解决货源的问题。” “如果这样,可以考虑,每一辆你们准备留多少利润?”龙耀华琢磨着。 部队装备以新换旧,如果404的人不像之前那样黑,哪怕给三十万美元一辆的价格,也能换一些新的装备。 “359出口转内销的改型,现在什么情况?” “首长,改型的更贵……”汪贵林知道军方想装备359,但是不可能用几十万美元就搞定,成本都不止这么点。 车里沉没了下来,汪贵林好不容易才转移了话题,自然不愿这样,“首长,关于上面对谢凯的处理意见,能不能先透露一点?” “他又不是单位的人,能如何处理?”龙耀华刚一出口,马上就后悔了,“所以,上面要求,对他下达彻底的出国禁令。另外,一天连续惹出两场国际纠纷,这事情不能不处理,所以,上面的意思就是把他弄到那些让他没法惹事的地方去……” “……”汪贵林不知道说什么了。 龙耀华这是想要把谢凯弄到军校里面。 “404有很多的项目,离开他没有办法。” “你自己信么?地球离了谁不转?”龙耀华的态度很坚决。 “谢凯自己弄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是他自己去搞,别人根本就没法知道一些具体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只要能有发展的资金跟项目,不违背原则,不违反组织纪律,不违反国家法律,都是可以谈的。”汪贵林说得很明白。“为了让他留在基地,老郑都在他面前装孙子,甚至之前准备给他偷高考题的……” 反正要想带走谢凯,让他进入军校,最后进入战略分析部门或者其他什么部门,整个404都不会同意的。 “你在威胁我?”龙耀华问汪贵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