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 第三架可以飞的运十 - 重生军工子弟

540 第三架可以飞的运十

“急不得的。不过你最应该重视的,就是高考成绩这事儿。现在调查组已经到了咱们基地,由保密人员陪着他们一起在学校里面调查。”郑宇成看着谢凯。 “不是说不用理会他们么?” “过场得走不是?而且,你没有作弊,怕啥?凭什么他给你零分?反正现在他们想要毁掉卷子啥的都不行。”郑宇成是绝对相信谢凯的。 尤其是这事情涉及到基地二十多名子弟。 从小在404基地长大的子弟,绝对都是又红又专,觉悟高,而且人也单纯,根本就不会去干这种事情。 “难道让老师们都不休假?高考辅导团呢?”谢凯问道。 这两天,爹妈因为他作弊的事情,被吓得不轻,他回想了一下,没有任何的问题。 “另外,莫齐等人呢?” “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咱们又没有必要动用飞机接他们,反正调查组的时间多,怕啥?着急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郑宇成现在根本就不把谢凯这事儿当回事儿。“你别把他们当回事儿,还是干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走,吃饭去,下午听取运十改型工作进度,这个项目当初可是你搞的。” 之前他巴不得谢凯没成绩,这几天看谢凯的表现,反而没有那样的想法了。 “……”谢凯无语。 老家伙不要脸。 明明是他啥都不懂把有着各种问题的运十项目搞回来,以为是很快就能产生效益的,结果才知道这玩意儿就是个坑。 中午两人在食堂里随便对付着吃了点,谢凯才知道,汪贵林帮他联系装备去了。 让军方提供二手旧坦克,换取他们的359坦克,也是条件之一。 黄金拿在手中,武器不尽快交付,以后交易就不容易了。 “马总,很久没见,越来越年轻啊!”一直到下午两点多,马凤山等人才回来。 基地距离机场很近,国内第一次看到伊尔-76这样的运输机,运十团队的人那是方方面面都想了解清楚,可时间太短了,只能了解个大概,才在催促中恋恋不舍地下了飞机。 “那架伊尔-76是我们的?”马凤山现在红光满面,跟原本那个时空运十下马整天郁郁不乐完全不同。 运十的改型工作,进展很快,毕竟大家是真的想要搞出质量优异,性能优越的大飞机。 “对,以后只要没有飞行任务,你们都可以研究这架飞机。那些苏联的飞行员,地勤人员,都可以跟他们交流沟通。”谢凯笑着点头。“咱们还是先说说运十的事情吧。” 运十现在如何,谢凯并不是太清楚。 从运十团队被404接受后,一直都在进行改型设计。 即使飞行寿命不高,依然在生产,经费问题,完全不用技术人员去考虑,进展也不算慢。 “运十改型设计,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预警机设计,这一块,考虑到国内雷达系统等,我们进展不快。”马老先说预警机的事情。 空军需要预警机,运八的航程太短,加上国内航电系统,雷达技术等都是出于落后地位,在之前也没有预警机的设计经验,就连参考的都没有,进展不快,倒也能理解。 “至于运十改宽体机的设计,目前图纸设计阶段快要完成,剩下的就是进行风洞试验等,所以,经费方面,可能会需求比较高。”马老看了看郑宇成,再看了看谢凯,提出了经费方面的需求。 “大概需要多少?”郑宇成最怕的就是运十团队要钱。 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谢凯一开始为什么说运十是吞金巨兽。 随便一个改型,设计阶段不需要多少,只要进入试验期,那花钱就如同流水。 而且都是砸进去,看不到任何的效益。 “八千万左右。” 郑宇成倒吸了一口凉气。 白彦军等人嘴角抽搐不已,“怎么会要这么多?” “改型的宽体客机,需要制造模型进行风洞试验,同时也需要进行样机制造,用于地面静载荷试验等……”程不时赶紧解释。 “之前不是才拨款五千万,这么快就用光了?”杨倩顿时不乐意了,“你们项目,目前可是消耗经费最厉害的。今年根本就没有这笔预算。” 作为财务部长,杨倩现在的权利很大。 如果无法把她说服,她绝对不会签字,谁都无法从财务部领到钱。 当然,杨倩自己也没法对某个项目进行支持。 “杨部长,之前的五千万,一边得用于运十改型,另外我们不是又生产了一架运十吗?”程不时急忙解释。 生产飞机,本来就是一个耗钱的工程。 “那架运十现在什么情况?”谢凯皱眉问道。 已经是第三架运十了。 之前第二架运十的飞行寿命也只有300多个小时,生产出来还没有多长时间,现在又开始生产新的运十了,为什么自己就不知道? “什么情况?在前面一架生产完成后,他们又申请了一架,郑主任豪气,直接就批了五千万。”杨倩对这事情显然是有着不满的。 当初郑宇成点头了,管理委员会的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意见。 “之前不是说好只生产一架,用于试飞获得实验数据?我们现在经费虽然不少,家大业大的,摊子铺得大,都是耗钱的大户。”谢凯的不满,已经到了脸上。 自己挣点钱容易么? 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挣钱,结果又有了第三架样机的生产。 第一架用于飞行试验的运十,已经彻底报废,现在就停在秦飞厂房外面的机场里。 “那是新型号。现在刚刚投料,无论是航程还是载重量,比原来的型号都提升了20%左右。”程不时见谢凯反对,急忙说道,“同样也是用于实验,不过使用寿命,比之前两架都要高很多。” “多少小时?” “600。”马凤山的声音有些苦涩,“如果不着急,等着大压机投产,起落架,飞机大梁等用大压机锻造,飞行寿命至少会达到3000小时。” “为什么不等大压机?现在大压机应该已经开始进入关键零部件生产时期了吧?”谢凯问道。 大压机,是基地第一个重大领域投资项目。 郑宇成原本要上6.5万吨,最终为了保险,还是上了4.5万吨,资金什么的,大部分都已经出去了。 “二重那边,之前铸造的主大梁由于有着太多的铸造缺陷,粗加工完成后,探伤检测结果出来,最终报废,现在二重正在全力攻关解决数百吨大型锻件的铸造工艺……”郑宇成给谢凯解释,“如果等,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废了?”谢凯从来没有想过这问题。 “废了,几百吨的钢水,全部成为废料。就连重新回炉,都非常麻烦,太大了,现如今他们就丢在车间里面,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郑宇成点头。 几百吨的大型零件,铸造缺陷太大,结构强度自然就出现问题。 不仅会影响到整台设备的质量,更是容易出现重大事故。 一旦中间大梁断了…… 没有谁敢想这个后果。 “我们承担损失?”谢凯问道。 杨倩摇头,“我们只付我们该付的那一部分,他们自己出学费。” “二重资金比较少,所以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生产出来。所以我们得催促他们。”郑宇成说道,“还是说飞机的事情吧。” 无论是大飞机的主大梁跟整体框架结构件,还是发动机的整体涡轮盘,还是大飞机的起落架,这一切,都是在等着大压机。 现在的问题是,在明知道大飞机的质量无法保证,使用寿命不长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去生产新的一架。 基地管理存在很大的问题。 “为什么要生产?”谢凯有些火大。“我们的资金,现在看起来确实非常充足。这台4.5万吨大压机生产后,接着就会上马6.5万吨;超七项目已经开始试飞,改型需要的资金更是呈几何级增长,不改型,那两百台发动机就成了一堆废品;新一代的发动机搞不搞?还有射程在600公里的新一代战术导弹……”谢凯一一罗列出所有需要消耗资金的项目。 更别说还有更多想要插手的项目。 一旦瓦良格回来,需要的资金更是数十上百亿。 舰载战斗机,同样也是庞大的开支。 所有的费用,都是由404来承担,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根本就支撑不起。 尤其是原本以为巴基斯坦要投资超七工程,基地出钱的地方不多,最多是先期垫付,哪知道到现在这笔资金都没有回收回来。 谢凯自己定的两百台发动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得想办法把超七卖出去。 哪里知道郑宇成等人在项目上投入根本就不考虑后果。 “那架一方面是用于继续的飞行试验,另外一方面,也是用于预警机试验……”郑宇成都觉得自己太过败家了。 可这事儿,没办法。 “谢凯,你跟我先出去一下。”郑宇成对着谢凯说道。 这样下去,整个会议没法进行。 “空军需要,他们不应该投钱吗?”谢凯质问郑宇成,“军方不能老是当咱们是凯子,可劲儿地刮油啊。” 早知道,就不给坦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