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 栽赃泄愤(32/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43 栽赃泄愤(32/100)

“如果无法达到这一点,就不要急切地去想要生产样机。所有单位都这样,我们的经费,如何保证?”谢凯说到这里,脸上已经满是严厉。 “我希望大家在花钱的时候考虑一下这些钱怎么来的。再想想当初大家没有钱的时候,放着技术不搞,整天去找各个上级主管部门,求爷爷告奶奶要经费的日子!” 谢凯后面的话,已经说得马凤山等人都是尴尬不已。 现在有了充足的经费,他们考虑的并没有之前那样多。 不是说他们现在随便乱花钱,不在意资金,而是他们希望用更多的资金来把之前因为经费不足造成的时间损失弥补回来。 他们只是考虑到自己团队的项目,并没有考虑别的团队项目是否会因为他们多要了资金就出现问题。 “每个人处的立场不同,考虑问题的方式也就不同,我理解大家。但是希望大家多理解一下我们,404到现在,不容易。很多项目,不是国家愿意,而是不得不忍痛下马。我们能做的,就是用我们赚来的资金支撑更多的项目可以研究下去!”谢凯严厉地说完,随后直接起身离开。 马凤山等人脸红无比,却啥都没法说。 谢凯说的并没错。 每个项目,都需要钱,404只是一个单位,所有钱都需要整个单位去挣,而不是如同别的单位直接来源于国家财政拨款。 白彦军跟着出去追谢凯,郑宇成看了看谢凯离去的背影,苦笑。 随后对着众人说道,“基地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所以,我希望大家在要钱的时候,多站在基地的立场上考虑一下。从一开始就说了,我们并不急着要成果,而是让团队不散,之前的技术成果不消失,研制工作继续下去……” 会议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郑宇成要求运十团队重新制定下一步的研制计划来向他汇报后,便直接出去了。 这一出去,不得了,刚好遇到谢凯跟一个个子跟他差不多的人扭打在一起,白彦军站在一边,也不劝架,郑宇成不由纳闷了。 谢凯这在气头上,万一动手打了人,或者被人给打了,可都不好了。 “怎么回事?”郑宇成快步上去,想要去拉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被白彦军给拉住了。 “调查团的人,刚刚我下来,就吵起来了,直接说谢凯作弊,要求谢凯跟着他们走,配合调查啥的……嘴巴不干净,然后……”白彦军说道。 “你也是,打出毛病了,多不好。” “调查组的人很横!”白彦军的话,让郑宇成看了他好几眼。 两人同事了几十年,都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性格。 白彦军就说横得很,那就真的横得很了。 “住手!谢凯,你说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如同没有教养跟人打架,还是这样粗野的方式?”郑宇成最终还是组织了两人。 难怪白彦军不阻止,谢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呢。 这小子也够阴的,打人全都打看不见的地方,而且还是非常疼的。 奈何,谢凯根本就不放手。 另外一个想要放手,却被谢凯狠狠地揍了两拳,无奈下只能继续还手。 最终郑宇成跟白彦军两人一起动手,才把谢凯给架开。 另外一人不动手,谢凯两条胳膊被架着,依然不死心,还用脚踢了对方两脚。 这时候,郑宇成才看清楚,对面的是一个国字脸的干瘦中年男子,左边眼眶充血,已经高高肿了起来,嘴角也歪着,还隐隐有着血迹,显然被谢凯打得有点狠。 “王八蛋,作弊不配合调查还殴打调查员,你准备吃官司吧!这辈子都别想上大学了。”干瘦男子满脸扭曲地指着谢凯说道。 “你特么说谁呢!”谢凯又要冲上去,却被郑宇成给拉住了。 检查了一番,谢凯身上根本就没啥伤,至少明面上没有,唯独就是衣服被对方给扯烂了。 谢凯这会儿也恢复了平静,见郑宇成观察自己,本身就没吃啥亏,从小打架,不仅学会了打人,更是连挨打都学会了。 “你这没伤,他就占优势了啊。”郑宇成根本就没有理会挨打的调查员。 “砰!”谢凯二话没说,一拳砸在自己的鼻子上。 鲜血瞬间流出。 随后,用手一抹,满脸都是血。 这一切,都让那个干瘦的调查员看呆了。 “老郑,这样够惨了吧?”谢凯满脸是血,为了让鼻血止住,只能仰着头问郑宇成。 郑宇成差点笑出来了,这小子真不要脸,颇有自己的风范。 白彦军哭笑不得。 “我说,你只是流点血,人家眼睛都肿了,嘴角也歪了……”郑宇成叹了口气。 “噗!”鼻腔里面的血,流入了口中,谢凯喷了出来,随后向着郑宇成的方向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老郑,快送我去医院,我这受内伤了,要死了……” “谢凯,你撑住啊……”郑宇成一把抱着谢凯,看都没看那个调查员,就向着医院的方向跑去。 这一切,让挨了打的调查员更是懵了。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不然,你就完了!”白彦军叹了口气,这一老一要要去找调查组的麻烦泄气了。 “你们……你们……”调查员终于反应过来了,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白彦军没有理会他,转身走了。 基地的医院里面,郑宇成大呼小叫的让院长亲自出手。 看到谢凯满脸鲜血,院长也急了,基地里面偶尔会出现工伤,这多少年都没有事儿了? “你们……”当发现谢凯只是流鼻血,没有别的伤,也是有些无语。 “内伤!”谢凯见郑宇成也尴尬,急忙说道。 “对,老陈,他这是内伤。你可得好好地给他检查,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如何向他父母交代?咱们基地这一切,可都是他带来的,不然大家工资都发不下来,早破产了。”郑宇成忙附和谢凯的话。 “他是谢凯?” “嗯啊!”郑宇成当即就按照自己想象把事情前因后果给说了一遍。 听得谢凯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在郑宇成口中,谢凯出门就被高考调查组的人拦住,要想把谢凯带走,谢凯自然不从,随后对方就动手了,谢凯迫于无奈还手,被打成了这样…… 于是乎,一切都好操作了。 谢凯马上被安排各种检查,现在的检查报告啥的,要做点手脚,太容易了。 “怎么回事?让你去带个人过来,搞得这副模样。”调查组组长黄铭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孙昊,严厉地问道。 孙昊这人在调查组,一直都在跟所有人拉关系,目的就是要把这次的事情办成铁案。 原本对于上级安排这样一个人调查,黄铭就有些不满。 奈何,孙昊是发现这次事情的主要人员,并且提交了一份可以打动上级的分析报告,从各种方面分析指出,这次东风中学的高考成绩是作弊才有的。 到现在已经快要七月底了,全国成绩都没有发布。 一旦谢凯等人真的作弊,那么,所有人都得重新参加高考。 孙昊急忙把事情说了,“组长,这里面的人太横了,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究竟是你先动手还是他先动手?你只是找他来接受我们的问询,他一个孩子会动手?”黄铭显然不太相信孙昊的说辞。 “组长,我的为人,您还不知道吗?虽然很多时候会说错话,我这体格,怎么会……”还没说完,就被外面传来的一个愤怒的声音给打断了。 紧接着,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一名穿着洗的发白的中山装,国字脸的干瘦老者,一脚踢开了黄铭所在房间的门,满脸威严地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跟着几名穿着制服,持着枪的武装人员。 这是郑宇成带着内卫来搞事儿了。 “谁是黄铭?” 郑宇成进门,明显看到了孙昊,却没有看他一眼,如同一点不认识。 “我就是黄铭,调查组组长,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黄铭眉头紧皱,这基地里面的人,确实有些横。 到其他地方,动不动就是用枪指着,他们能理解,这里面是保密单位。 可现在。 “你的人把我基地接班人给打了,现在正在医院躺着,你说怎么办吧!”郑宇成没有去握黄铭伸过来的手。 尴尬不已的黄铭,向着孙昊看去。 孙昊顿时大怒,“组长,他在血口喷人。刚才明明是那小子自己打的鼻子,搞得满脸是血。这老家伙说没有我惨,不占优势,然后那小子就倒下去了。” 在这时候,不能不急。 地盘是人家的。 “血口喷人?你去打听打听,老子犯的着?”郑宇成冷笑,“你在这里最好,人没事儿,你最多坐几年牢,人若有事……” “这位同志,请问您是?”黄铭的脸,有些挂不住了。 好歹他也是教育系统中级别不低的官员。 走到哪里都会被小心伺候着,在这里倒好,连学校的那些老师跟干部都不鸟他。 现在随便一个人就闯进来,再有涵养,都受不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