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调查组的打,是白挨了(33/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44 调查组的打,是白挨了(33/100)

满脸威严的郑宇成,持枪的武装人员。 让气氛变得更加压抑。 “我叫郑宇成,这个基地,是我的地盘。我们不是一个系统,本来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多大的可能认识……”郑宇成平静地说道。“所以,你的人说我血口喷人,你觉得,他值得么?” 黄铭愕然。 他完全没有想到,掌管这家基地的最高负责人会亲自来找自己。 “组长,你别听他的,他们这是真的在陷害我!”孙昊是真的急了。 对方的身份,是他招惹不起的。 之前那边打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即使有,也没有谁会帮着他说话,调查组过来这么多天,一直都是碰钉子,连个当事人都没有见到。 说是保密基地,非得要各种来自更高领导层的手续啥的。 来了,同样也是没法取得进展。 “陷害你?真把你自己当个人物了。老子一分钟好几千块钱,有心思陷害你?”郑宇成一脸鄙视,“也不瞧瞧你自己是个啥玩意儿!你以为就想陷害我们子弟作弊一样?” “郑同志,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说。事情究竟如何,我们这……”黄铭皱起眉头,对方完全一副暴发户的心态。 他很是不喜。 可事情好像变得有些棘手了。 上面一直在等着他们的调查结果,可这整天都没有进展,在外面调查的差不多了,手续也下来了,可在这边学校什么都调查不出来。 “我的人还躺在医院呢!没你这闲心。”郑宇成一点好态度都没有,“你们闲的无聊,拿着国家的工资不干正事,为了显得有事干,栽赃别人高考作弊啥的,我们可没那时间陪着你们扯淡……” “他们明明就是作弊!你们知道理亏,才想要通过栽赃我来解决这事。我告诉你,即使你们杀了我,上面严查这种违法乱纪事情的决心不会改变!”孙昊见黄铭不想跟对方起冲突,可现在这种程度,不起冲突,那么就得让自己被他们带走。 怎么能行? “整个作弊,肯定是你指使的!要不然你不会反应如此剧烈。”孙昊的话让黄铭觉得很有道理。 这样庞大一个绝密级战备基地,最高领导亲自插手这样的事情。 “郑同志,请您自重。通过这样的方式,是不能解决高考作弊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调查。”黄铭开口了。 “高考作弊关老子屁事。老子现在就要找他。”郑宇成怒气冲天,“我们的不少客户马上就过来了,就指望着他跟客户沟通!扣大帽子?谁不会?告诉你们,那都是外国客户,一旦我们双方的合作出现问题,那不仅是外交纷争的事情!” 黄铭呆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麻烦大了。 开始他的直觉是准的,如果那个孩子真的这样重要,绝对值得这家基地最高领导人出手,甚至调动整个基地的力量来帮着作弊。 考点就在这里面,虽然是外面调来的监考老师,谁能保证不出问题? 即使之前已经调查了在这学校里面所有监考老师。 “郑同志,说话请拿出证据。”黄铭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也沉到谷底了。 从心底深处,他已经认为这次是真的作弊了。 作弊能在高考中考出满分,也算是不错了,只是可惜了…… “我看到的不是证据?整个基地最重要的一个人躺在基地,你要什么证据?你以为都像你们,嘴一张,就可以调查了?”郑宇成冷哼一声,“要么让我把人带走,要么就把你们都抓了。” “我们是调查组,你敢动我们试试!到时候你们整个基地的学生都别想再上别的学校……”孙昊现在是真的怕了。 “我去看看你们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把他交给你们。如果……”黄铭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郑同志,我希望你们单位能配合一下。” “配合不是问题。”郑宇成开口说道,“我们并没有不配合。按照你们的要求,其他在外面的学生,都被召集回来了,今晚就到。” 确实,外面的人,今天晚上就会都回来。 事情不解决,拖着也不是个事儿。 郑宇成这样帮着谢凯出气,不仅仅因为批了第三架运十的制造。 到了医院,谢凯已经睡着了,而医生的各种报告,虽然让黄铭怀疑,但是为了让对方配合调查组,尽快完成这事情,黄铭还是同意让基地内卫以打架的理由把孙昊带走。 无论孙昊怎么说这是郑宇成等人的阴谋,医院的一切都是造假什么的,黄铭也没有动摇。 “人你们带走了,关于配合我们调查的事情……”黄铭见郑宇成的人带走孙昊,郑宇成也准备离开,开口问郑宇成。 “你想知道的东西,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你跟着我走就好。”郑宇成平静地说道。“我只能告诉你,全世界都作弊,我们的子弟不会。” 黄铭不说话。 “我知道你们主要是调查谢凯,但是他更不可能作弊。”郑宇成一边带路,一边说道。 黄铭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难道是他平时成绩也很好吗?根据我们的调查,他平时的考试成绩非常不稳定。” “在谢凯高二的时候,军方高层就特招他进入军校,他不愿意;后来更是扩大到所有军方下属或者有关系的学校,他看上哪所就去哪所……他拒绝了。”郑宇成说道。 黄铭有些不以为然。 军校特招,并不一定是看重成绩。 “在去年的时候,华清大学就表示,如果谢凯愿意,可以免试录取,而且是机械或者数学等专业。” 这下,他震惊了。 华清大学,可是国内最顶尖的几所大学之一。 “他拒绝了?”黄铭问道。 “对。拒绝了,他不喜欢那些专业。”郑宇成声音有些苦涩。“就连这次,即使你们以作弊为由给他零分,华清大学跟所有军校都向他敞开大门。因为他们相信他不会作弊。甚至,军方巴不得你们给他零分……” 黄铭觉得自己是在听故事。 华清大学凭什么这样相信对方? “我们跟华清大学有合作。”郑宇成解释。 黄铭以为,自己知道了原因,都是因为项目跟经费的问题。 “华清大学机械系设计的6万吨大压机,有缺陷,当年所以下马。而谢凯给他们提出了解决方案……就是他零分去,都能直接在华清大学一直读到博士……可惜,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读书。整个基地的人,都得他来养活。”郑宇成有些落寞。 黄铭彻底是无法理解了。 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让他意外。 “这也是为什么整个基地都不欢迎你们的原因。其实我更希望他不上大学,他是这座曾经被上门放弃,大量科研单位转移,配套厂破产的基地的接班人。现在的这一切,也是他努力换来的。或许你不相信,他现在会英、俄、德、波斯、乌尔都五种语言,跟巴基斯坦,伊拉克,坦桑尼亚等国高层关系非常好……甚至,傻大木总统送了一架价值数千万美元的私人飞机给他,现在就停在我们的机场里面……”郑宇成越说,黄铭越是震惊。 这样的人,他甚至没有听说过。 “所以,我告诉你,他是不可能作弊的。对于其他人来说,上大学是改变命运;但是对于他来说,上大学,那是为了休息。就连华清大学都表示,只要谢凯去他们学校,每年只需要参加考试就行……” 黄铭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 原本,有人盯上谢凯,就因为他考出了满分的成绩,随后统计发现,这个只有一百多名考生的学校,出现了二十多个高分,而其他的人那成绩,虽然不出众,但是也不算太差。 最后有人把之前这所学校的成绩翻出来,一下就让人发现问题所在。 再后来,就有无聊的人,查阅试卷,发现二十多分高考语文试卷作文相同,很多的试卷错误甚至都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事情。 高考成绩的公布,已经比原来晚了好几天了。 结果,却是这样的事情。 在基地总部机关大楼的一件办公室里面,门刚一打开,黄铭就被里面的人给震惊了。 因为他听到里面的争论声,几乎都是说他们认为出题人会怎么样怎么样…… “这是你们要的答案。为了基地子弟的高考,我们从恢复高考后进入基地的职工中,每一门课挑选了五人,专门押高考题!”郑宇成得意地笑着。 原本是为了让谢凯安心给干活,现在所有基地子弟出去上大学都得回来,自然,那这个团队就为他们服务了。 “他们这……” “押明年的高考题。他们是出题人,我们下一届的考生,在复习阶段,就做他们押的题跟同类型的题。押中了,有奖励,重奖!押不中,就只拿基本工资。”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郑主任来了啊?放心,开学第一波的题,绝对比今年高考难。”郑宇成跟黄铭两人进入办公室,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一直过了很久,才有人看到他们。 “谢凯是装的,但是你的人挨的打,肯定是白挨了。如果他不高兴,或许这里面的法院就给他判个无期徒刑。不过过两天,基地要公审间谍……” 郑宇成的话,让黄铭哆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