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 这样搞真的要死人 - 重生军工子弟

545 这样搞真的要死人

黄铭去挨着看了很多的卷子,作为高考出题工作组的人,很多题,他还是知道的。 越看越震惊。 “对不起,这个不能给你看。”当他想要去拿最里面一组人的笔记本看的时候,被人给推开了他的手。 郑宇成也没吭声。 “我为什么不能看?”黄铭问着阻止他的年轻人。 “这里面有可能就是明年的高考题,但是不到最后的时刻,谁都不知道。现在只是备选,一旦认为不是高考题,将会成为练习题……”年轻人说道。 黄铭还想说什么,被郑宇成给阻止了,“去档案室吧,他们之前这一年多时间的工作,押的题,出的试卷,都在档案室里面。” 在郑宇成的带领下,黄铭看到了去年谢凯练习的辅导题。 试卷太多,根本就看不过来。 “能把这些资料帮我送到招待所吗?”黄铭提出了请求。 招待所里面,还有调查组不少人。 安排好这一切后,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开始还躺在医院“半死不活”的谢凯,活蹦乱跳来找郑宇成。 他不认识黄铭,郑宇成也懒得介绍。 “老郑,如何?”谢凯笑着问郑宇成,这会儿鼻子有点肿。 “应该没事儿了。你打了人,人家还坐牢,哎,要是传出去,我这张老脸就没地儿搁了。”郑宇成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我又是威胁又是哄,还带他们到了你的高考辅导团办公室……” “知道你费心了,走,请你喝酒。” “我得喝茅台。”郑宇成顿时就高兴了。 “管饱。”谢凯豪气地说道,“今天也算出了这口郁闷气了。好好庆祝一下。” 两人勾肩搭背地往食堂走去,一路上遇到的人,知道的笑着点点头,不知道的惊奇地问身边的人,拿年轻人是谁,跟郑宇成关系这么好。 其实不知道的人,很少。 “今天你对老马他们,话有些重了。即使不同意,也可以换个方式。”郑宇成跟谢凯两人在机关食堂等菜的时候,就着花生米先干上了。 晚上还有别的事儿。 “我还觉得轻了呢。当初本来就是为了不让之前十多年跟数亿的经费不打水漂,结果呢?”谢凯撇嘴说道。“他们压力太小了,而且一点改进就投入样机,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这也是,得经常敲打着。”郑宇成有些不好意思。 之前是他批的钱。 “你别拍我马屁,你这样让我很忧伤啊。老郑,我今天突然想到我学什么专业最合适了。”谢凯不想跟郑宇成去谈他想谈的东西。 未来太过遥远。 “你是不是觉得基地现在管理混乱,准备学管理类专业?”郑宇成也是来了兴趣。 谢凯大学学什么专业,一直都让他们很头痛。 要是按照谢凯现在的尿性管理基地,那可不是啥好事。 “哲学!”谢凯得意地说道。 “噗~”郑宇成刚入口的酒,喷了出来,“咳咳……” 酒呛入喉咙,让郑宇成咳得几乎喘不上气来。 谢凯见他难受,赶紧跑到他身边,又是招呼食堂早就熟悉的服务员给递水,又是拍背的,好一阵才缓过来。 “你是想要把我笑死,然后好继承我这主任的位置是吧?”郑宇成深呼吸好几口气,才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真的,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学哲学。研究一下人生存在的意义……”谢凯很严肃地说道。“我觉得就只有哲学才最适合现在的我。哲学教会我们思考,教会我们如何跟周围的一切和谐相处……” “要不我给你找个寺庙出家去?”郑宇成气不打一处来。“我可以给你找少林寺主持,直接收你当关门弟子。” “老郑,你喝糊涂了?还是发烧了?”谢凯见郑宇成没醉酒,抬手去摸郑宇成的额头。 被郑宇成一把打开了他的手。 “不喝了,闹心。老子不想见到你。”说完,郑宇成就起身走了。 恰好这时候,食堂大妈服务员端着菜过来,“郑主任,菜好了,您这……” “吃个屁,都给他吃,撑死他个小王八犊子!” “你们爷俩咋了?刚才还好好的,这突然就翻船了?”食堂大妈问着谢凯。 谢凯看了她一眼,“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不是正常么。那老家伙向来就这样,别理他,一会儿就好。他不吃,正好我一个人多吃点。” 食堂大妈还想说什么,最终放弃了。 “他开玩笑吧?”听到郑宇成说谢凯要学哲学,白彦军等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郑宇成。 他们万万没想到,谢凯居然会选择这样的专业。 “他不像是开玩笑。”郑宇成摇头,“我太了解他了。这绝对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想要去学哲学?虽然说国内现在对于这些没有限制,可他这太浪费不是?”齐志远也是不可思议,“要是老汪在,就可以好好问问他。” “不管了,懒得费这心。还是说说关于目前基地整顿的事情。”郑宇成难得去纠结谢凯学什么专业的事情。 “本来就劝过你,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都拦不住不是,由他自己去选择。就想那弹簧,咱们压得越厉害,他就反弹得越厉害。一旦彻底压死了,他还是我们需要的那个谢凯吗?”白彦军也是点头。“平时我们不说,他更主动地为基地考虑。今天他怼大飞机团队究竟怎么考虑的?” “大飞机团队申请经费太多,挤占了超七的项目经费。发动机是他拍板采购的,合同是他爹签的,巴基斯坦那边一直没有动静,他回来的时候跟那边沟通过,好像巴基斯坦空军目前的主要想法还是从美国采购f-16。”郑宇成苦笑。 一行人开始讨论,如何去解决目前基地的情况。 谢凯回到家,还是以前苏联风格的那筒子楼。 一直都说搬,一直都没有搬家,分的三室一厅的房子,一直在那里,这年头也不讲究装修啥的。 一家人平时都忙,连面都见不着。 今天回来,柳旭居然在家里系着围腰打扫卫生。 “妈,您啥时候回来的?”谢凯问柳旭,柳旭之前有事情去沪市那边了,那边是服装厂的前沿。 “没有什么事儿,我能不回来?听说你今下午把调查组的人打了?然后郑宇成把那人还给抓了?”柳旭停下手中的活,扶着腰站起来。 谢凯急忙上前给老娘捶腰。 “出口气啊,那些家伙太嚣张了。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谁,跑到基地来装大爷。咱们基地能有他们说话的份儿?教育系统,哪里有什么执法权?”谢凯敢动手,肯定是考虑着的。 柳旭点头,“确实也是。咱们基地公检法系统独立一体,什么事情内部就可以处理了。谢凯,你想过没有,这几天基地就要公审间谍,如果郑宇成要把事情搞大,把这事情跟间谍案联系在一起……” 谢凯听得背后的汗毛都炸开了。 本来没有一点关系的事情,要是郑宇成或者其他人非得把事情联系起来,那么,后果就严重了。 要死人啊! “钱永胜敢这样干?”谢凯有些不相信。 钱永胜贪,他是知道的,但是干出这样的事情,就需要太大的胆量跟更低的底线了。 “他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他是咱们这基地公安最高的领导。在基地里面这么长时间,一直想要调走,根本就没有多少机会。”柳旭的提醒,让谢凯更加不安起来。“这次的间谍案,主谋死了……” 钱永胜好像就是在之前基地枪毙某个人之后才调走? “我找他去。”谢凯说完,人已经在门外了。 调查组的人员从拿到那些模拟试卷开始,一直处于不停的工作中,他们从最开始的试卷查,生怕有遗漏。 “找到了,这里的选着第6题,就是高考的第一道选择题,只是答案变化了一下……”有人第一个找到高考试卷的题,然后不断有人找到更多的高考题。 找到的题越多,黄铭心中的震撼也就越厉害。 他一直在想,这基地里面的这些究竟是什么人,现在就开始有专业的押题团队,而且押题还是非常准的,以后还怎么考试? 考试的公平性如何保证? 不提黄铭这边的情况。 从孙昊被带到派出所之后,钱永胜就亲自动手审讯他。 基地的监狱只有两个房间,而且面积还不大,现在人满为患,还腾出了好几个办公室,就为了避免那些泄密的家伙串供。 公安局人手不够,郑宇成调集了数名内卫来这边看守,免得泄密的这些家伙逃跑了。 钱永胜从当上基地公安局负责人后,一直就没有这几天这么舒坦过。 这几天,他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权利,也感觉到了公安系统在基地存在的必要性。 没想到,郑宇成居然又送了一个调查组的人进来。 “说吧,你的接头人是谁,上线是谁,这次任务的目标是谁?”钱永胜看着审讯桌对面骂骂咧咧的孙昊,名字啥的,对方已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