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 空运二十年前的枪支弹药(35/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48 空运二十年前的枪支弹药(35/100)

“咱们明天去二重那边看看?大压机的进度,严重落后了,顺便再到蓉城看看132厂我们超七战机的进度如何?”郑宇成跟谢凯一边往货车箱走去,一边问道。 “不去。”谢凯摇头,“外面热的要死。” “留在基地你干啥?你小伙伴都跑出去了,难道跟那些比你小的孩子玩儿?要不,你去跟低年级的一起军训?” “我媳妇儿刚回来,怎么也得联络联络感情不是?要不然,到时候,被别人拐跑了,你赔我啊?”谢凯一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 哪壶不开提哪壶。 郑宇成等人不是一直就想给他发个媳妇儿么? “由你挑,发媳妇儿都不是事儿!”郑宇成笑着说道。 汪贵林在一边看着这两家伙,也不吭声。 车站上的人几乎都已经离开,剩下的都是警戒的内卫跟搬运的人员。 “这么多?飞机机舱一次装不下多少啊。”当谢凯看到车厢里面满满都是装子弹的箱子跟枪支的箱子,惊叹道。 对于数量,他没有个什么概念。 对于更多枪支弹药集中在一起有多少,更是没有概念。 木头箱子被漆成军绿色,在箱子的一侧,白色油漆写着“7.62x39”,生产批号跟数量1440,总量29kg等。 “65年生产的?”谢凯看到生产批号中间那个62,这批子弹的年龄比自己还大,“还能用么?” “怎么就不能用?现在部队用于实弹射击就是这些东西。一般情况下,都是先用最早的……” 谢凯一直都听说国内在六七十年代生产的弹药足够全世界打一场世界大战还绰绰有余,具体多少,估计也就只有后装总部负责这方面的人才知道。 甚至,后装总部的领导都不一定知道的。 “标准子弹箱,里面两个镀锌铁密封箱,一箱720枚,一木箱两盒,1440枚,子弹一百箱,总数14万4千……”汪贵林亲自搬了一个箱子放到谢凯面前,然后用一根撬棍把木箱的盖子打开。 谢凯以为打开就是黄澄澄的子弹,却没想到,里面是两个银灰色的铁皮箱子。 “也不嫌费事儿。浪费成本啊!”谢凯无语了。 就这些木头箱子,都得占据多少的空间? 海运没有问题,空运哪里能行。 需要的空间太大,哪怕伊尔-76机舱内的载重够,空间也不够啊。 子弹需要的面积空间没有枪支大。 汪贵林把里面密封的铁皮箱拉开,最上面就铺着一张同样牛皮纸制成的包装标签,上面清楚地写着1965年1月,还有检验等的名字盖章。 标签上清楚地印刷着刚制,而且还是繁体。 下面则是一盒盒牛皮纸包裹,整齐排列的子弹。 “这些子弹,一直处于密封状态,保存的非常好。所以你不用担心质量问题。”老头子撕开了一盒子弹的牛皮纸,露出里面黄澄澄的子弹给谢凯看。 谢凯用两根指头捻起一枚子弹,子弹在站台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再打开一个长条形的箱子,里面的枪涂满了油,也不知道是什么油。上面金属部件上,也没有看到任何地方有锈蚀的痕迹。 “枪是啥时候生产的?”谢凯问道。 “66年,箱子上的生产批号不是有么,中间那个就是生产年限。” “66年?”谢凯有些担心,66年开始搞运动,生产质量就不一定可靠,63式装备部队没有多久就又换回56式,就是这样的原因。 价格低廉,性能好。 这是谢凯将来的卖点。 不能第一批这种就出现质量问题,还没打,就发现卡壳,以后卖给谁? “质量你也不用担心。这批56式冲锋枪在之前几天都是经过检验然后装箱的。毕竟是长期合作的生意,而且56式比63式性能更可靠,适合非洲使用。”汪贵林显然知道谢凯担心什么。“出口的东西,质量绝对没得说。” 一直以来,卖出去的东西,那可都是绝对靠谱的,比国内自己用的质量还好很多。 那关乎着国内的制造业的名声不是。 “手榴弹呢?”谢凯本来准备检查一下枪的情况,之前在枪械所待了一阵,对于枪还是有一定的了解了。 黑叔叔打仗不行,给他们配备木柄手榴弹,这玩意儿价格便宜,杀伤力大,绝对是非洲战争中的神器。 国内当年生产了太多,平时训练使用,大多数都是模拟弹。 当年的口号是“人手有弹”,制定的标准是军人每人至少40枚,民兵每人4枚。 在全民皆兵的年代,中国数亿庞大的人口,每人4枚,这个数量…… “71年生产的67式木柄手榴弹,那玩意儿库存多,后勤那边给咱们算得便宜,每一枚3块钱,这里只运了100箱过来。”汪贵林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表情。 “不是63式?”谢凯问道。 后者摇头,拆开给他看,反正谢凯也分不清楚63式跟67式的区别。 “我说,这么多,那飞机的机舱里面,真的能装下?”郑宇成在一边插不上话,有些着急。“直接海运过去,非得空运。” 飞一次的成本,都比这些武器本身的价值高多了。 “那边急用,没有枪支弹药,怎么训练?不训练好,他们怎么给咱们弄黄金?”谢凯问道。 郑宇成不说话了。 即使现在夜已经深了,几人并没有就直接回去。 而是跟转运的车队一起到了机场。 这批枪支弹药,连夜就得装上机舱,明天一早,就会飞向巴基斯坦,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伊尔-76的内部机舱比较狭窄,但是用于装运这些箱子问题不是太大。 三百个箱子,根本就没法全部装进去。 “这可咋整?难道把枪或者手榴弹留下一些?子弹占的空间大,也重,要不也留下一些?”汪贵林看着还留下的一下箱子,不由无语。“之前都是算过的,里面不是可以装321方吗?这些箱子只有两百多方……” “你没有算箱子上用来加固的横条吧?也没有算两个箱子之间的间隙吧?更没有算,这里面还改造了一部分空间用于私人……”谢凯也是无奈。 这一批的枪支弹药,比原本预定的少了不少。 原本计划的是1000枚69式40毫米单兵火箭筒。最终到现在,只有200套,火箭弹数量也多不到什么地方。 “咋整?”郑宇成问谢凯,“天马上就要亮了。” “把子弹盒外面的木箱给拆了,反正里面还有铁皮箱子,木箱太碍事儿了。”谢凯想了想,到了这程度,不全部装上,不行。 “没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反正他们很快就得消耗了。再说了,木头箱子也提供不了什么保护,只是好搬运而已。如果不是担心那边雨季时候潮湿气候容易让这些子弹生锈,造成卡壳,我甚至觉得直接就这样把子弹全部拆掉,找塑料袋装更好。”谢凯的话,让郑宇成等人无语。 他们哪里知道,这事儿也是谢凯突然想起当年看过一部写美国军火商的电影。 电影中,美国从中国购买枪支弹药用于支持阿富汗游击队抗击苏联,美国军火商把包装拆开,直接用塑料袋装着,节省了300万美元的运费呢。 飞机上现在空间有限,只能这样干。 于是乎,原本的装卸工,把子弹箱外面的木头箱子拆掉,仅仅只装里面的铁皮子弹箱。 十多万发子弹装在机舱里面,根本就没有占据多少位置。 二十多米长的货舱,在拆掉了一些外包装后,甚至还有一些空间。 “再来十万发子弹,应该也能装下。”谢凯看着里面空出来的空间,咧嘴笑着。“基地里面的防空导弹要不要装几枚给廖东他们带过去?” “没时间了。天亮了。”郑宇成摇头。 弗托里亚克等人也在212吉普的护送下走了过来,看到谢凯,给了一个熊抱。 “天啊,你们是准备把飞机给炸了?”当他看到满满一机舱的弹药后,咆哮了起来,“谢,虽然飞机是你的,但是命是我的,你们居然直接把火箭弹这样塞在箱子的缝隙中,一旦爆炸……” “放心吧,不会爆炸的。”谢凯也知道,有点过分,把40火的火箭弹晒在箱子两边的间隙中。“所有的箱子,都是固定好的,而且即使碰撞,这些火箭弹没有启动发射装置,不会点火的。” “不可能!你另外找人飞!”弗托里亚克摇头,表示要坚决反对。“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这样死命往飞机里面塞东西的!” “我们是中国人,弗托里亚克,你得学会过日子。飞一趟,成本是固定的,但是我们运的货物越多,肯定运输成本越低,难道不是么?这些武器,重量只有十多吨,根本不是问题。”谢凯觉得,老毛子不会过日子。 也是,老毛子家大业大的,根本就不会考虑成本啥的。 坦克啥的耗油无比。 “这太危险了!一旦遇到气流,颠簸起来,很容易就会……” “不会的。我们的火箭弹绝对安全,你看……”谢凯说完,就抓起两枚火箭弹,在众人的注视下,两枚火箭弹就向着一起快速地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