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 大压机不解决,飞机没法搞下去 - 重生军工子弟

551 大压机不解决,飞机没法搞下去

“这么大的飞机!真的是我们国内生产的?”莫齐没有见过大飞机。 接她们的伏尔加嘎斯-24停在庞大的运十飞机前面,实在是太过渺小。 莫齐一脸震惊地问谢凯,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这有啥,报废那架,我们之前坐着去了香江呢。”孙娟不屑地说道。 谢凯有些无语,这两女人,之前没有这样的矛盾吧? 急忙向着莫齐介绍运十的情况。 “这是咱们国家目前生产的最大型飞机,运十。这已经是第三架,第一架用于地面静载荷试验,还停在沪市大飞机厂。” “第二架由于我们国内制造工艺的问题,飞机主大梁跟框架,已经开始产生裂纹,继续飞行会造成解体等事故个……现已报废了,目前停在秦飞,如果这次时间充足,你可以看到。” “而现在我们乘坐的这架,就是第三架,原本这架飞机向国防科工委跟财政部申请3000万组装跟试验经费,被拒绝,由基地投资,组装出来,继续进行飞行试验。不仅飞了国内大多数机场,最远飞到坦桑尼亚,也就是前阵我去非洲就是乘坐这架飞机……” “能飞到非洲?”莫齐有些不相信。 “对,这本来就是我们国家研制用于洲际飞行的大飞机。”谢凯点头,“运十设计团队的马凤山总工程师他们也在基地,如果不是还有事情,就跟我们一起走。” 郑宇成已经上了飞机,谢凯一边说,一边引着两人上了运十。 有了伊尔-76,再坐在运十这样的飞机里面,实在是有些让人觉得空间狭小。 不管是孙娟还是莫齐,都没有见过伊尔-76,所以也就没有对比了。 国外更庞大的飞机,她们并没有见过。 “就我们几人?这么多空位置?”莫齐见飞机上就他们几人,有些疑惑地问谢凯。 “本来就是进行飞行试验,为了获得更多试验数据,为进一步改进设计而做准备,平时除了少量的货物运输,只有我们内部人员可以乘坐。”郑宇成解释着。 运十几乎隔几天就会飞一趟404,为的就是向凯盛游戏机公司运输主板。 凯盛游戏机公司对于主板需求量很大,谢凯却为了给404挣钱,没有筹建自己的主板生产厂,也没有从国外采购更低价格的主板。 运输费用很高,换成别的企业,根本就没有可能如此。 谢凯搞游戏机公司,本来就是为了404,所以也就不计成本。 一路上,不断地给莫齐讲解着关于运十的情况,更是告诉莫齐,为了提高大飞机的使用寿命,基地在一年半之前,就跟华清大学机械系,二重集团达成了合作协议,由404出资2亿,华清大学设计,二重总包,众多国企单位联动,建造中国最大型的4.5万吨大压机。 听得莫齐大眼珠子瞪得老圆。 孙娟对于这样的情况很是不满,不时说出一些酸溜溜的话,让郑宇成叹息不已。 所幸,在谢凯都快扛不住的时候,飞机在蓉城机场降落了。 132厂跟404打交道比较多的副厂长熊宏元以及副总工霍海源两人带着不少人等在机场,人群中,大多数人谢凯都不认识。 不过熊宏元跟霍海源两人,他是熟悉的,当初他可是强卖了几十万套工作服给132厂呢。 “熊厂长,霍总,好久没见,越来越年轻了啊。”谢凯笑着跟两人握手。 看得莫齐跟孙娟都诧异不已。 这些人,可都是大人物。 哪里想到,两人跟谢凯握手后,熊宏元更是笑眯眯地说道,“你小子别再卖工作服给我们就行了。” “苏联人的订单,我们都生产不过来,即使您想买,我们也生产不出来啊。”谢凯笑着说道。 他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是一惊,这小子居然把生意做到了苏联。 两国之间的关系有所好转,可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呢。 “别光顾着叙旧,咱们还是先介绍一下,这两位,蓉城东风动力公司厂长跟总工,都认识一下。谢凯,你们应该知道他是谁了。”郑宇成指着两个个子都不是太高,有些瘦,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给谢凯介绍。 “谢凯同志,早就听说你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年少有为。”东风动力厂厂长廖东风红光满面。 “廖厂长,您这名字,不会是在当了动力厂厂长改的吧?”谢凯听到这名字,有些诧异。 哪知道,廖东风一点都不含蓄,点头说道,就是如此。 “孙总,辛苦您了。”对于发动机厂的副总孙宏,谢凯见他秃顶,脑袋大,看起来跟身体都有些畸形,剩下不多的头发都是花白,有些心痛地说道。 这位才五十多啊! “辛苦啥。我们只是干自己的专业,倒是你,才真的辛苦了。”孙宏说道。 话中显然是指谢凯寻求项目资金的事儿。 一番寒暄,一众人坐上了前来接人的大巴到了蓉城饭店。 上次谢凯在这里见到了易卜拉欣,谈妥了200套前卫防空导弹的采购。 从那之后,谢凯对于这家饭店就有了感情。 “我们从苏联采购发动机的事情,大家应该已经知道了。不是不给咱们自己发动机厂留业务,而是没办法。超七的样机,已经开始地面试验了吧?”谢凯问着132厂跟611所的众人。 后者点头。 “巴基斯坦方面尚未明确表示,但是我们的工程进度不能停下来。”谢凯说道,“他们不买,我从新寻求买家。” 这些方面,谢凯早就在考虑。 现在的问题不是没有买家,而是样机都没有生产出来。 只是一堆理论数据,谁都不会轻易决定买还是不买。 超七工程原本由下马项目的歼-9团队为主力,并且将会承担一部分十号工程的技术验证,这样一来,就成了一个新的战机项目研究团队。 这个团队归属404,现在却没有专门形成一个独立的研究所,归属611所管辖,却由404基地承担各种费用。 “无论是单发,还是双发,我都需要样机,而且是进行了试飞工作之后的样机!”谢凯强调着。 “谢凯同志,现在有个问题,战机的主题机构,由于锻压无法达到需求的强度,战机在高过载的时候,很容易造成机体损伤……” “发动机同样如此。装配方面的精度难题已经解决,但是在生产过程中,涡轮风扇同样是受到锻压设备无法提供设计需求的锻压力一次成型,导致内部晶粒结构的不稳定……”孙宏也苦着脸诉苦。 廖东风看着郑宇成,“郑主任,现在您也看到了,不是我们光消耗经费不出结果,而是受到的制约太大。” 大压机对于航空设备关键零部件强度结构的影响,郑宇成早就知道。 否则,当初不会在知道一台4.5万吨的大压机都需要两亿资金的情况下,咬牙上马一台。 整个国家的航空产业,甚至航天的远程战略洲际导弹的结构强度都受到严重制约。 国产的东西,总不能去寻去国外制造。 那样一来,还有什么保密性可言? “诸位,情况大家都了解,无论是飞机的样机试制,还是发动机涡轮风扇等关键核心零部件,都受到了大压机进度的影响。具体情况,咱们先不说,明天一早,去二重那边看看情况,确定大压机什么时候完工,我们再做进一步的工作调整,如何?”蓉城的东风动力厂,整合了蓉城发动机厂,沪市航空发动机厂两家单位,并且从沈飞的涡扇-6团队,也就是606所中挖了一批人过来,整合成了新的航空发动机动力研究生产单位。 404在发动机这块,将会不惜代价打造国产航发。 “我们的决心,大家也不用怀疑。用四个字形容,完全不过分不惜代价!”谢凯也开口了。 他平时参与这些项目的时间很少,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接触过。 但是他的发言权,是不用质疑的。 “谢凯整天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能跟这些单位的大领导们谈笑风生?”对于谢凯,孙娟感觉到很陌生。 莫齐看着她,一脸苦闷,“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平时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不是更多?” “在一起有屁用,他正眼都不瞧我一眼。”孙娟丝毫都不在意莫齐会吃醋。 现在的她,无限后悔。 当初就不该为了引起谢凯的重视,非得表现出跟罗峰之间有点关系。 等到弄明白后,发现已经有些晚了。 “睡觉!懒得去想。”莫齐心中不爽,孙娟明显表现出来要抢谢凯,她也无能为力不是。 越是了解谢凯,越发现谢凯越陌生。 一开始觉得谢凯配不上她,现在发现,自己跟谢凯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大。 不仅两个女孩想不明白,就连听着谢凯侃侃而谈的众多技术人员,同样也是有些想不明白,谢凯为什么如此了解这些。 “大压机是航空产业的关键。所以,我们必须根据大压机的实际情况调整工作进度。大家不要怕设计指标高,无法实现,4.5万吨之后,我们将会继续投资建造一台6.5万吨或者8万吨的大压机……”谢凯向众人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