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 用生命浇铸的大压机脊梁 - 重生军工子弟

555 用生命浇铸的大压机脊梁

“领导,再等下去,温度一旦升高,整个模具将会报废!”见沈鸿犹豫,唐智生开口了,“我去盯着!” “我去!” “还是让我去吧。” 沈鸿身边的几人,都踊跃地说道。 郑宇成纳闷,“你们要干什么?温度升高,直接浇铸就行啊!” “你看那模具,还能看清楚位置吗?”江铭问郑宇成。 郑宇成看去,模具周围的空气,已经变得扭曲起来,在远处,根本就看不清楚具体情况。 “之前不是已经演练过?这样下去,要死人的!”郑宇成真的是急了,“现在周围至少几百度的高温,上千度的钢水倾倒在模具里面,大量散热……” 郑宇成再不懂技术,眼前的情况,也要继续。 沈鸿无法下达明令。 这种情况下,谁都承受不了。 唐智生等人,同样也无法下达命令,所以他们才要求自己去。 自己出问题,哪怕死亡,也比亲自下达命令让别的人去送死要强很多。 “这是我们基础不行需要付出的代价,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沈部长的眼角早就湿润,在这样的高温环境中,没有人去分辨这是泪水还是汗珠。“国荣同志,你是大压机总工程师,你来调度!” “不,领导,我去!”显然,都知道沈鸿要干什么。 “领导,我们的八万吨大压机还需要您主持工作!”郑宇成也急了。 为了一次不确定是否可以成功的浇铸,牺牲一个工业部长,谁能承受得了? “第二组,进!” “一号炉,起吊,二号炉,准备!” 正在几人争论的时候,谢凯的声音响了起来。 把人抬到了车间门口,他就回来了,清楚地听到了众人的争论。 无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谢凯的内心,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震撼。 同样,也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平静。 如果技术能力强,资金充足,这样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设计自动监控系统,自动浇铸系统,根本就不需要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干这事情。 他抢了是沈鸿手中的对讲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下达了命令。 命令下达,原本在两边等待的第二组穿着防火服的技术人员抬手示意,已经准备妥当。 吊钩已经垂下的一号炉上的行车上吊钩在谢凯的指挥下,开始均匀地下垂,吊起炉内通红无比的钢水,缓慢上升。 “二号炉起吊!” “三号炉起吊!” 谢凯的内心越来越平静,“后勤保障组,待命!” 随着一个个钢包被吊起来,整个车间温度陡然上升,热浪更是一股接一股,距离模具那边还有几十米的指挥组都已经快要耐不住了。 上千度融化的钢水散发的高温,让整个车间成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行车吊着通红的钢包,平稳而又缓慢地移动着。 一直到了模具上空第一个浇铸位上。 二号行车到位。 两名穿着防火服的技术人员用手势告诉谢凯钢包跟浇筑点相对的位置,谢凯再通过对讲机指挥着在二十多米高的空中无法看到模具位置的行车操作员。 从行车操作员的位置向着中间看去,整个空间都是一片扭曲。 两名观察位置的技术人员一前一后倒下,不等命令,守在旁边的后勤保障组的人员就冲了上去,抬着人就往外面撤离。 同样,没有命令,等在后面的第三组观察组冲了上去。 “领导,还是你来吧!”谢凯有些无力,把手中对讲机递给了沈鸿,随后整个人就瘫了下去…… 郑宇成等人急了,一把抱住谢凯,就往外面冲去…… “浇铸开始!”沈鸿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观察组的成员已经汇报,模具温度最高点已经超过950°c,再继续,就会报废。 就连那些融化的钢水,不浇铸,基本上也得报废了…… 两台已经到了位置的行车吊着的80吨钢包,已经缓缓下降,几乎是同时,一左一右的各自在模具的一头,向着模具中倾斜烧得通红无比的钢水。 “哗!” 模具周围,升腾起一股股的白雾。 第三观察组倒下…… 通红的钢水,接触到模具的时候,就沿着模具的形状,在底部向着另外一边而去…… 浇铸完成,两台行车向着前面继续前进,等待着的另外两台行车移动过来,在这两台行车倾倒钢水的同时,已经完成浇铸的行车,已经又吊起了两个钢包。 随后,三号四号行车向后面退去,已经再吊着钢包的二号行车已经开始浇铸…… 如此反复,7个钢包,一共435吨钢水在短短五分钟的时间,全部浇铸完成。 “快,上行车,把他们给弄下来……”沈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全部撤离。” 模具上空的空气,已经完全扭曲。 只能看到一个长方形的红色物体在那里不断散热,让上空的空气扭曲得厉害…… “哥,你终于醒了,你都吓死我了……”谢凯刚睁开眼睛,就听到孙娟带着哭腔的声音,“你本来就不是觉悟高的人,非得去发扬什么风格!” 孙娟一边说,一边快速轻轻地用拳头捶在谢凯胸膛。 “医生,医生,谢凯醒了……”莫齐清脆的声音,有些嘶哑。 “你们怎么来了?”谢凯嗓子发干,浑身无力,连动一下,都觉得困难无比。 “我们刚到熊猫基地,还没看到熊猫,就接到通知,说你受伤了,动力厂那边的车,直接从都江堰把我们送到这边来了……”孙娟急忙解释,“你可担忧死我……跟莫齐了。” “没事儿,你哥我这不是觉悟了,准备发扬风格了嘛。”谢凯吃力地说道。 这时候,门口涌进来一帮人。 就连沈鸿,也都让人举着吊瓶进来了。 “成功了吗?”谢凯艰难地问道。 以前他无法理解,那些放弃一切,吃苦受累死死地耗在国防科技领域的国防科工作者为的是什么。 因为,只有他们努力了,才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目前情况良好,比之前预估的好了很多,但是还不能判断是否完全成功,需要最后粗加工后进行探伤检测……”沈鸿浑身无力,再人的支撑下才能勉强站立。 “有人……”谢凯有些问不出来。 他怕有人牺牲。 沈鸿无法下命令,就因为无法承受这个后果。 “没有人牺牲,都是脱水,中暑,现在都在这医院里面。”沈鸿部长无力说话,郑宇成急忙解释着。 “干什么?干什么?这里是病房,那谁,老沈,为什么跑出来了?之前给你强调多少次医院纪律了?还有你们几个,把医院规章制度不当一回事儿吧?都出去!” 还没等郑宇成几人问谢凯的情况,一道清脆严厉的声音就从后面响起。 平时不可一世的众位大佬,如同老鼠见了猫,脸上怪异无比。 “老沈,赶紧回你病床上躺着,你需要多休息!” “老郑是吧,别给我嬉皮笑脸的,否者你就别想再进来,赶紧出去,我要给病人检查……” “你们两,怎么看的?不是吩咐了,不能让人打扰他?” 在谢凯的注视下,一名小个子的圆脸女护士推着小车车进了病房。 “那啥,今天太阳不错,我去晒晒太阳补补钙……”郑宇成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跟江铭约好下棋呢……” 就连沈鸿,也啥话没说,给谢凯做了个鬼脸,溜了。 谢凯有些惊奇,眼前这小护士没有啥特别的啊,怎么就让一帮子老头怕了呢! 好像跟自己年龄差不多。 又是量血压又是测量心跳啥的,谢凯问小护士,人家也是爱理不理的,最后丢下一句话,“没事儿,你比沈老头情况好多了,输两天水就可以出院了。” “那啥,护士同志,不让医生给看看?”谢凯有些无语。 这年头,护士都如此牛么? 医生都干啥去了? 好歹自己也是病人不是。 “你这又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就是中暑跟脱水,医生很忙的,好好休息吧。”说完就转身离去,对着旁边如同做错了事情的两女数落,“要是再让他们进来,你们就别想呆在里面了。” “啥情况这是?”谢凯震惊地问着两人。 “这小护士是二重子弟,向来严厉,如果他们院长让他抓住把柄了,都落不了好……”孙娟解释着,“哥,她漂亮吧?她的个人情况我都打听好了……” “……”谢凯只能装着没听到。 “他是二重厂长的闺女。”莫齐的眼睛有些红肿,饶是笑着,却给人一种怜悯的感觉。 谢凯看看孙娟,再看看莫齐,不由无语向苍天。 浑身无力,脱水严重的谢凯,再次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病床前的郑宇成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谢凯,那眼神,让谢凯有些发毛。 “老郑,我可对男人不感兴趣……” 郑宇成没有理会谢凯,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老子从来没有发现,你小子也能有发扬风格的一天。谢凯同志,我想采访你一下,当时是怎么想的?向来惜命如金,贪财无比的你,是什么促使你不顾一切冲进去救人,又是什么促使你不顾自己名声,下达了让人送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