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 为大压机,死人了(36/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56 为大压机,死人了(36/100)

“老郑,你不觉得你这嘴脸特恶心人么?”谢凯有些无语,“我是病人,要求得到病号的照顾。唉,护士,呜……” 谢凯刚喊护士,就被郑宇成捂住了嘴。 老家伙一脸心虚地回头,见没有人来,才松了口气。 “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我这好心来看你,被你当成驴肝肺。”郑宇成翻着白眼说道。“那妞脑袋缺根弦,加上老爹宝贝着,所以根本就不在意身份,连沈部长都能呵斥。不过她也不过分,只要不违反医院规定,就没事儿。” “这种能坚持原则的人,尤其是女人,很少。”谢凯叹了口气。 那女孩,确实很特别。 “是不是动心了?我可是打听了,还没有谈对象,不是家里没给介绍,也不是没人追,可她都瞧不上,这好像在等着你啊。”郑宇成一脸调笑。 “滚!”孙娟跟白菜两人,让谢凯正闹心呢。 不是他的想法改变,开始喜欢上孙娟,而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孙娟对自己的这份感情。 从小一起长大,孙娟一直都在他屁股后面跟着,谢凯太了解孙娟的性格了,要做什么,很难放弃,曾经一直都不结婚,最终出国,失去了联系,如果不是罗峰喝醉说了孙娟喜欢谢凯,他根本就不会想这个问题。 “小子,我给你说,这事情你得重视起来,别到时候闹得不可收拾。咱们现在可不兴娶几个媳妇儿。”郑宇成严肃地说道。 谢凯点了点头,他比谁都知道。 自己重生回来,改变了周围的一切。 “真的没有人牺牲?”谢凯转移了话题。 但是无论哪个话题,都是沉重无比。 “没有,第五组两名观察员,脱水严重,现在还处于昏迷之中。”郑宇成神色也变得严肃。 “如果我们的经费再多一些就好了。老郑,你说我们这样,真的没错吗?先调集资金,来解决大压机……”谢凯心中很难受,“国外根本就不需要这样用人去冒着生命危险来生产。” “是不是后悔自己冒头了?”郑宇成摇了摇头,“基础落后,就这样。咱们现在多给资金,其他的地方需要,怎么办?工业体系提升,需要的是整个国家所有单位的投入。” 谢凯也知道,所以他反对额外的预算开支。 404还有跟多的项目需要资金,还有更多的技术需要突破。 “即使你不去下令,最终沈鸿部长也会下令的。这次如果不浇铸,最终那几炉钢水就报废了。成本比之前的钢材更高……” 谢凯看着郑宇成,有些不解。 “具体我也不知道,钢水里面加入了一些改善钢材材料性能的稀土元素。同时,在这之前的钢锭,也是采用电渣炉重熔去除里面的杂质的新工艺……”郑宇成把了解的情况告诉谢凯,“所以,他们才这样感激你。你昏迷后,那些观察组的成员,没有任何命令,前面一组倒下,后面的马上跟上,就是因为他们清楚,一旦浇铸失败,这损失不仅是经费……” 太多人耗费了太多心血在这大铸件上面。 只要工艺成熟,确保这样的浇铸方式制造出来的铸件没有任何问题,以后再制造6.5万吨跟8万吨大压机需要的重量超过600吨的大铸件,工艺都不再是问题了。 这是一套节省成本,却能得到更高质量铸件的新工艺,新方法。 “你不用自责,到了一定的位置,你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有时候,牺牲是必要的。”郑宇成叹了一口气。 当初基地乱了,他如果不干掉自己的儿子,不亲手开枪,最终还有404的现在吗? 郑宇成作为基地最高掌舵人,他儿子却带头要造反,虽然是被人鼓动的,但是确实威胁到了404的安全。 “老郑,当年的事情跟现在你的情况,你后悔过吗?”谢凯心中很难受。 很大可能,还昏迷着的,醒不过来了。 虽然谢凯不下令,最终会有人站出来承受这些,可谢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亲手把一些所有一切奉献给了国家的人的生命送走。 这跟廖东等人这些雇佣兵不同。 军人,直接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可那些技术人员,他们是奉献完青春献终生,献完终生献子孙的国防科技工作人员。 “如果说不后悔,那是假的。特别是过年的时候,别人一家团圆,我却孤苦……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那是我的失职,所以,我后悔;可站在我的职位上,我是基地最高负责人,维护基地安全,让基地更好运行,这是国家赋予我的任务……站在这个角度,我从来不后悔。尤其是你让基地进入现在这种高速发展期之后。”郑宇成很认真地对谢凯说道。 亲手枪毙了自己的儿子,这比谢凯下达了命令承受的心理折磨更多。 谢凯一直都觉得理解郑宇成等人,但是在这一刻,他自己身临其境,才发现,以前那种,真的都不叫理解,最多算是同情。 “为了国家,大多数人,都是义无反顾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跟老汪他们会不顾你的反对,坚持养着那上万没有工作安排的人。当年国家号召,他们放弃了一切,举家来了大西北……”郑宇成的话,让谢凯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多时候不近人情。 欧美国家的公司,一切都以效益为中心。 能产生效益跟价值的留下,无法创造效益,甚至创造的效益太低,都会毫不留情地被扫地出门。 谢凯觉得,这一瞬间,他理解了为什么国家众多的国营企业一直臃肿无比,明显很多人已经不符合企业的发展,依然养着他们。 即使九十年代末期,从98年到2000年短短时间内,国有企业下岗人数达到2137万人,国有企业中,依然还留有大量的人员…… 国营企业,不仅需要赚取利润,更承担着一些社会责任。 “老郑,这个我理解,真的。可不解决人员臃肿的问题,最终企业会因为负重过大而失去前进的动力。”谢凯也清楚情况,“我们不让他们下岗,不是不管他们,而是应该给他们寻求别的事情干。” “无论是种植还是养殖,或者在嘉峪关新建的工程机械厂,都可以消耗这些人……”郑宇成咧嘴笑着,“我们可不是只吃饭不干活。” 一句话让心情沉重的谢凯也笑了出来。 郑宇成丢下一句让谢凯好好休息,便转身出去了。 刚出去,孙娟就提着一个饭盒进来了,说是亲手给谢凯熬的粥,哪怕是有着一股明显的焦糊味道,白米粥中间还有着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也强行给谢凯灌了一肚子。 没一会儿,莫齐又来了,同样是提了一个保温桶,里面装的鸡汤…… 看着莫齐满是黑眼圈的眼睛跟心疼中带着期待的眼神,谢凯的肚子明显是饱的,也只能咬牙忍着喝完满满一保温桶的鸡汤,哪怕他知道,他这样的情况,并不适合喝鸡汤这东西。 在医院躺了好几天,谢凯整个人都粗了一圈儿。 “小子,你这是怎么了?咋胖了这么多?”郑宇成差异无比。“双下巴都出来了啊!” 谢凯能说么? 不能! “行了,这医院我现在闻着味道都要吐,干净给我办出院手续吧。也不知道那边的铸件是个什么情况。”谢凯真的不想再继续了。 两个女人好像很有默契,往往都是一前一后,这样一来,谢凯每天都是撑着的,把那个泼辣的小护士还吓得不行,好一番检查,并且让医生亲自诊断没有问题才放心下来。 “稀饭还是鸡汤?我挺佩服你,能忍。那两丫头也真是的,能天天给弄一样的东西么?”郑宇成一脸的阴险笑容。 “你给她们找的地方?”谢凯瞬间明白了。“有意思?” “我见你挺乐意的,不过你长胖点,回去你爹妈也不会找我麻烦不是。”郑宇成嘿嘿直笑。 孙娟从小就没有做过什么饭,能熬好粥而不糊,已经非常不错了,至少,越到后面,粥里的糊味越少了。 “行了,那几人的情况如何?”谢凯收拾了心情,感觉自己的肚子长了起来,有些发愁。 这就开始发福了? “三个脱离了危险期,有一个在今天上午刚刚被医院宣布器官衰竭……”郑宇成的脸上瞬间爬满了沉重。 “带我去看看他们吧。”谢凯叹了一口气。 这些事情,躲不过去。 谢凯到了医院的停尸间,家属已经到了。 一个四十多岁,身体干瘦,个子娇小的短发中年女人,眼睛红肿,显然是哭过,身上穿着二重的工作服。 在女人的身边,还有三个孩子,老大是女孩,十三四,老二是儿子,十岁左右,老三看不出来是小子还是闺女,七八岁,虎头虎老。 一家人都哭成了泪人,却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谢凯走到牺牲的技术员遗体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随后转身对着家属鞠躬,“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下命令,他不会……” 说的时候,强忍着眼泪压抑着声音的颤抖。 女人听到谢凯的话,脑袋猛地抬起,呆滞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