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 被奉献的军工二代与大压机项目突破(37/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57 被奉献的军工二代与大压机项目突破(37/100)

“是你让我失去了男人?”女人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谢凯甚至听得后背发寒。 但是依然点了头,他可以不承认,因为后面,他已经不知道了。 三个孩子哭得更厉害,谢凯强忍着。 这种事情,现在是第一次,但是只要他参与到这些项目中来,绝对不会是第二次。 多少人,为了国家的重大工程,倒在了岗位上。 当年种花家的蘑菇蛋种出来前夕,缺少防护的老兔子为种花家的蘑菇蛋燃烧了自己,倒下,却把使命传递给了新一代的兔子,然后,种花家的蘑菇弹在兔子用算盘打完核心理论数据后,在没有任何模型的情况下,没有设备,甚至连经费都不足的情况下,让种花家苹果树长了起来,可以给所有的兔子遮阴(强烈推荐大家看《那兔》,葫芦算是内心坚定无比的老人了,看一次还特么的哭一次)…… 不仅是那些年代,甚至在之后,还有更多人倒在岗位上。 所以,谢凯不能逃避,也没法逃避。 低着头,等在迎接家属的暴风骤雨。“对不起,是我的错!您有任何条件,请提出来,组织无法解决的,我个人会想办法。” “你还爸爸……”女孩的哭声更大了。 郑宇成拉了拉谢凯,在家属情绪激动的时候,更不应该出面。 谢凯这是给自己身上揽事儿。 “你凭什么让他去送死?”女人大声地质问谢凯,“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去送死?” “对不起!”谢凯继续道歉。 郑宇成想要拉走谢凯,谢凯却纹丝不动,在那里低着头,“对不起,这是为了我们的项目。” “他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国家!他为国家重大装备的发展丢掉自己的性命,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能代表国家吗?你不能!”女人一连串的话,让郑宇成愣神,也让谢凯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以为这女人会胡搅蛮缠,随后提出一堆的要求。 人已经没了,只要不是太过分,谢凯都准备接受女人的条件。 他没有经历过这个年代的工伤死亡,却经历过几十年后的,有的家属以此为要挟,向组织提出各种条件;而那些当官的为了降低成本,各种忽悠。 这一切,都让谢凯不喜。 “家属同志,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向我提出。虽然我们不是二重的干部,可以……” “我要你还我的人,你能做到吗?”女人一脸哀痛地问郑宇成。 郑宇成默然。 “你们去忙吧。我丈夫为组织牺牲,组织会安排好我们的。对不起,刚才我情绪太激动了。”女人调整了情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强装镇定地说道。 谢凯跟郑宇成两人,离开了停尸间。 “二重这边怎么解决?”谢凯知道,这个年代工伤事故的抚恤不会太高。 “给一笔抚恤金,丧葬费,解决子女就业问题等……”郑宇成说道。“女人只是二重机加车间的清洁工,家里有两名卧病在床的老人。二重的效益并不好,没法解决太多。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先例……” “你有什么别的想法?”见谢凯沉默,郑宇成问道。 “把他们一家安置到我们基地,我们有专门的医院,可以安排专业的人照顾;他们的子女还小,基地学校可以提供……”这些东西,并不需要付出太多成本。 原本就做好了让对方宰一刀的准备,那样良心上的谴责会减轻很多。 奈何,家属根本就没有任何要求。 “可以,不能让为咱们项目牺牲的人后顾有忧。”郑宇成点头表示同意。“二重这边也很重视,不过你也知道,现在大多数的重工业单位日子都不好过。” “我没有怪他们。只怪我们能力太弱。”谢凯有些恨。 他恨自己的能力太小,恨自己的个人能力太弱。 两人从医院出来,直接到了铸造车间。 铸造车间的温度,依然很高,在模具周围,已经没有火了。 “你们去看了家属?”江铭看着谢凯跟郑宇成两人,有些无奈。“王峰算是被奉献的一代,他父母原本在西北,倒在了戈壁滩,组织考虑到他们家就一个独苗,把他安排回来,并且让他脱离了那个系统……谁知道造化弄人,最终他还是为国家奉献了自己的生命。” “他父母是种蘑菇蛋的?”谢凯问道。 江铭听到蘑菇蛋一愣,随后苦笑着点了点头,“你这比喻倒也形象。” “你们打算怎么安置王峰同志的家属?”郑宇成问道。 江铭说的,跟他之前猜测的差不多,甚至处理方式比他预想的还要简单一些。 王峰的家属,居然只是一名临时工。 “人我们带走。其他那些住院的人,如果愿意,我们也连同家属带走,如何?”郑宇成问江铭。 江铭顿时皱起了眉头。 对方这是有些打脸。 “二重再穷,对于为整个单位付出了生命的同志,也不会亏待。” “江厂长,我们知道。您在这边的时候,没有问题,但是以后呢?”谢凯问道。 江铭无言以对。 “我们不同,你知道我们单位的性质,到了我这个位置,就动不了了。而他,将来坐我的位置。”郑宇成指着谢凯平静地说道。 同时也在偷偷地关注着谢凯的反应,见没有异常,才松了一口气。 江铭心中更是震惊。 难怪谢凯这么一个孩子在那家单位如此受重视,亏得当初被强卖工作服的时候即使心中不爽,也接收了,要不然这个项目,就没有他们的什么事儿了。 “下来再说这个吧。这次是否成功,马上就可以验证了。”江铭转移了话题。 谢凯跟郑宇成也没有在这事情上纠缠。 巨大的砂型模具,在高温下保持了好几天,温度几乎都是逐渐控制的。 虽然不如自动化或者专门设计的炉子那样容易,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参与的人,都是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做到更好。 当初如何浇铸,谁都看到了。 而温度降低,一直用了一周的时间,才堪堪到可以开模的程度。 模具周围的碳灰什么的已经被清理得干净,地面上用来划分工作区域跟通道的油漆,都被考得面目全非。 只要开模,这次浇铸是否成功,就能看到一个大概的结果,虽然最终还得粗加工后进行探伤监测才能确定。 “好了?”沈鸿看着谢凯,脸上满是欣赏。 陈铭善脸上的笑容更甚。 “可以开模了?”谢凯凑近,发现温度还非常高,“没有完全成型的时候就开模,会不会……” 他怕变形太过严重。 整个铸件,四百多吨重呢! “没有问题。就看开模的结果了。如果成了,大压机的核心零部件也就没有问题了。”褚国荣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而且,也标志着国内大铸件生产技术取得突破!” 能不紧张么? “成与不成,就看模具开的如何了。来,开个盘,赌成功与否,成功我请大家吃饭。”唐智生对着众人说道。 没人接他的招。 看着车间工人准备,两台行车在模具的两端吊着钢缆。 “开!”沈鸿在那里默念了一番,郑宇成甚至喊出了老天爷保佑,却没有人笑话他封建迷信。 这个简单的铸件,关系太大,太多人付出了太多,甚至有人付出了生命。 其实,只是一个长方形的铁块而已。 沈鸿如同赌场的荷官,周围的这些大佬,甚至是铸造车间的工人,都像压上了全部身家性命的赌徒,双眼紧紧地看着模具。 在行车的缓慢动作下,模具外壳向着一边移动…… “啪!”型砂脱离了模具外壳,也脱离了铸件,散落在地上。 谢凯的心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这种压力,根本就没法用文字跟语言描述。 “先清理型砂!”沈鸿还能压抑着自己,郑宇成屁都不懂,已经按耐不住冲上去了。 因为在他之前,褚国荣在两块模具外壳脱离的时候就冲了上去。 “……”最终,沈鸿部长都按耐不住,冲了过去。 谢凯的心,完全是提了起来,当初他只是冲过来救人,虽然是没有穿防火服,但是那炙热,让他头发眉毛都掉光了,甚至真个人找不到词语形容那种痛苦。 他整个过程只有几十秒,拖着人撤离,也不过一两分钟,想想其他人…… “好!这表面光滑,没有见到大的铸造缺陷,应该没有啥问题!”褚国荣已经围着十多米长的巨大铸件绕了一圈了。“把型砂弄开,看看有没有气孔,沙眼等。” 肉眼能看到的铸造缺陷,就已经非常严重了。 跟普通的铸件不同,大压机主大梁由于要承受巨大重力,所以不是采用铸铁,而是铸钢。 表面发黑,有些地方微微带着红色的锈迹,肉眼可以看到的表面上,都是比较均匀。 “测量,检测变形量,对比收缩率等是否跟之前预计的情况一致。”陈铭善指挥着几名工人用各种测量工具开始测量这根严重拖累大压机进度的主大梁。 只要没问题,那么,整个大压机都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