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 重工之重,一家单位扛不起 - 重生军工子弟

558 重工之重,一家单位扛不起

“没有明显缺陷,马上安排转运,让重型零件加工车间的生产任务停下来,优先加工这个!”表面上的型砂被清理,没有发现明显的铸造缺陷。 铸钢的机械性能比铸铁高,但其铸造性能却比铸铁差,铸造过程中出现气孔缺陷、角度定位不准确等缺陷比铸铁的几率高数倍。 否者,也不可能因为铸造出来,缺陷太大就直接报废四百多吨的零件。 各种测量,检测,肉眼观测,没有看到缺陷,这让大家心里轻松了很多。 表面粗糙度远比第一次的高两个等级,钢水的材料配方改变过,加过工艺改变过,仅仅是这根大梁,到现在这一步,已经耗费超过200万成本,还不算改进工艺跟研究材料配方等的科研成本,算上的话,将会更高。 国家可能也是考虑到成本问题,才补贴这些单位科研经费,而不是算到404的大压机里面,最终让404基地因为成本太高而放弃。 数百吨的零件,从铸造车间转移到重型机械加工车间,用了一天多的时间。 没有起吊数百吨零件的超重型吊车,也没有可以承载如此重大的大型零件的特种转运车辆,大压机团队的工程技术人员采用了最原始的办法滚木! 不过这些滚木,不是木头,而是直径不小的厚壁空心钢管。 用来推动超过400吨铸件的,不是人力,人力不行。 为了这个,404的红旗机械厂,专门改造了两辆坦克,去掉装甲跟炮塔,前面拉,后面顶,才能缓缓地移动这玩而已。 “哎,要是有重型龙门吊车,有重型运输车辆,哪里需要如此麻烦。”谢凯见着用如此原始的方法来转运,叹息不已。 “以后我们会后的。”沈鸿肯定地告诉谢凯。 现在那玩意儿,从国外进口,价格是大压机团队无法承担得起的。 谢凯知道,以后肯定有。 振华港口设备占据了全球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英国人用来招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吊机就是从中国进口,美国奥黑马总统在南部迈阿密港口演讲,宣传要更广泛使用美国制造的时候,一阵风吹过,吹掉了总统身后龙门吊上的美国国旗,露出被美国国旗遮挡的“振华”两个汉字! 振华重工的董事长,当初可是真心想要给奥黑马打上一笔大大的广告费,奈何不知道奥黑马总统的个人账号,最终只能作罢…… 三十年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港口设备,都来自中国! 可惜,现在没有不是? 谁都等不到三十年之后再开始。 “如果我们有充足的经费,现在就可以开始研究这方面的各种重型设备。在未来,我们国内需要的肯定会非常多。”沈鸿开口说道,“这些技术,都需要海量的经费跟庞大的队伍来研究。” 谢凯跟郑宇成两人都不接话。 显然,部长同志是希望由404基地来承担这些重型设备的研究经费。 郑宇成不是傻子,这些大型设备,投资大,回收慢。 完全需要国家来投资,404那点经费,根本就经不起太多的折腾。 “沈部长,我们现在的摊子已经铺得很大了。如果不是大压机研制了我们众多项目的发展,我们也不会勒紧裤腰带砸出两亿经费来搞这个项目。”郑宇成急忙开始哭穷。 对于他来说,什么国家重大装备不重大装备他不在意,在意的是开发武器装备! 如同他说的,要不是大压机的重要性,根本就不会由404来投资,经费需求太过庞大。 甚至如果不是沈鸿这个强悍无比的工业部长亲自主持,404很难调集全国重工业系统的力量来搞这个项目。 “别哭穷,哭穷也没有用。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沈鸿瞪了郑宇成一眼。“工业领域的发展,都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一项有缺口,整个系统就很难发展。” “确实是。有些事儿,只能等着呗。”谢凯也开口了。 “当年跟到国内提供技术援助的苏联工程师们接触过,有人想要只搞能快速见效的工业。但是他们不知道,工业体系的建设,就像我们武术中的内功。一开始,是见不到什么成效的,需要耗费的资金跟时间都很长。一旦搞好了基础,学习任何武功,都会非常快……” “沈老,您看了《那兔》?”谢凯听到这话,没由来地问了一句。 他一直都怀疑沈鸿这位大佬是重生穿越大军的一员。 他的整个人生,真的如同谢凯这样开挂了。 支撑国家好几十年工业发展的九大成套工业设备,都是由他主持的。 “什么那兔这兔?”沈鸿一脸迷茫。 郑宇成等人更是迷茫。 这小子口中冒出来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谢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我之前听人给我讲故事,就是说一只小兔子学武功的事儿……”谢凯自觉失言,急忙转移话题,“工业体系确实是这样。就因为我们的体系没有发展起来,所以,国家才下马那么多的重点军事装备项目……如果有更好的基础,我们搞啥都变得容易不是?” 工业体系的重要性,越到后面越重要。 苏联解体了,毛熊到最后连驱逐舰的常规发动机都制造不出来,还得从中国进口;欧洲听了美国的忽悠,搞贸易全球的,最后吧,发现挣钱的都被美国人弄走了,英国人制造个航母,都得用无数年时间,然后,自己没有舰载机,只能花高价从美国采购;德国人搞出了豹-2坦克,明明比美国人的m1要优秀,最终美国人还是装备自己国内的坦克…… 甚至,到了中美贸易战的时候,美国人的发现,就连他们那喊着要使用美国制造的总统,选举时候的各种东西都是来自中国,甚至美国国旗都是中国制造! “就你小子明白!”郑宇成怕谢凯到时候胡乱承诺,急忙提醒谢凯。 “你们两别在这里演戏,即使我真的希望你们搞这些重型装备,也不会让你们去搞的。一个体系,得整个国家来努力,共同进步。重工之重,非是一家单位能承受得了的!”沈鸿叹了一口气。 眼神中,有着很多的落寞。 “不过大压机算是我们的一个新阶段了,有了这东西,以后很多的重型设备,我们都可以自己制造了。特别是特大型重大设备等领域。”沈鸿说道。 没有等到加工,沈鸿就离开了二重。 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忙。 “装夹也是麻烦事情,几百吨的大型零件,每一道工序,甚至加工每一个面,对于我们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褚国荣看着把这块铸件装到巨大的龙门刨床上面,为了把加工的第一个面水平找出来,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无奈不已。 亏得是龙门刨床,横梁可以通过下面的导轨移动而不用移动零件,要不然,机床的导轨都会被压坏。 整个零件找正后,甚至连压都不用压,自身400多吨的重力,加工时候产生的切削力根本不能撼动零件分毫。 刨刀在横梁的带动下,刨出一块块指甲大的银白色铁屑,直往一边飞去。 十多米长的零件,刨刀走不了三五个来回,就得停下来,换上刨刀,然后继续…… 谢凯早就知道,越是大型的零件,加工的难度也就越大,动不动就是好几个月甚至几年。 但是没有想到,亲眼看到的时候,会觉得加工速度是这样慢。 他亲眼看到,一上午,都刨不了几刀,然后时间就没有了…… “走吧,咱们在这里等着也改变不了什么。根据技术分析,铸件合格的可能性达到82%。”郑宇成对谢凯说道。 在这里耗费了十多天时间。 不知不觉,就已经进入了八月。 谢凯好了之后,孙娟跟莫齐两人也不去看熊猫了,发现把谢凯给养胖了一圈,开始横着长,两女果断地找郑宇成安排他们到大凉山地区考察失学儿童的情况。 谢凯巴不得她们离开,直接让郑宇成同意,乐得轻松。 仅仅是农门刨床上,一个面,就加工了好几天的时间。 加工完一个面,二重的人采用液体渗透法来检测表面缺陷,巨大的表面,情况比当初生产前预估的好很多。 郑宇成觉得不能陪着谢凯再在这里耗下去了。 “那些人出院了吗?”谢凯问郑宇成。 “王峰家属不愿意跟我们走。”郑宇成知道谢凯问的是什么。 “她不会自己的孩子考虑?”谢凯皱着眉头问道,“走吧,我去跟她谈谈。” “她叫吉玉娟,原本家中成分不好,所以,只是初中毕业……”一边走,郑宇成一边介绍着王峰家属的情况。“你知道,那十年有很多人的未来被改变。两人打小青梅竹马,否者也没有可能成为夫妻……” 谢凯自然知道。 当年,家庭成分不好的人,无论是工作还是婚姻,都受到严重影响。 老娘如果不是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也不可能嫁给老爹不是? 郑宇成显然是知道吉玉娟家在什么地方,没有找二重的人带路,一路上甚至没有打听,直接到了吉玉娟的家里。 作为厂里的技术人员,哪怕王峰根正苗红,由于某些原因,分房子也没有落到他的头上。 若是不出事儿,仅仅凭借这次大压机主大梁铸造成功,他家就能分上房子。 这是当年建厂时期修建起来的平房,街道铺着砖,早就看不出本来颜色了,周围房子外墙上斑驳不已。 “郑领导,我不是说了,我们单位已经解决了我丈夫的事情,我们生活有保障……”吉玉娟脸上依然憔悴,身上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男式灰衬衣,胳膊上戴着黑纱。 三个孩子不见踪影。 吉玉娟对着进门的郑宇成跟谢凯两人说道,“非常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丈夫是为国家牺牲,我不能拿了国家的抚恤金,接受了单位的编制,再接受你们的好处……” 这女人文化水平不高,觉悟却高得让谢凯羞愧无比。 郑宇成一脸怪异地看着谢凯,显然就是让谢凯看看人家的觉悟。 “大姐,您先听听我说的,如果您还是那样的想法,我们不会有任何强求。我们之所以来找您,不是因为王峰同志牺牲同情跟可怜……”谢凯组织了一下语言。 吉玉娟是个非常要强的女人。 明明一个人根本无法养活三个半大的孩子,即使厂里给她安排了正式工的工作,那工资,也远远不够把三个孩子喂饱。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原本王峰还在的时候,一家的日子都过得不怎样。 “王峰同志是为大压机项目付出自己的生命,是我们每一个国防科技工作者需要学习的榜样跟楷模。如果给予你们超越规定的抚恤啥的,那是对王峰同志牺牲的不尊重,甚至是侮辱……”谢凯严肃地说道。 郑宇成一脸怪异。 这小子啥时候开始说这些官话套话了? 吉玉娟听着谢凯的这些话,很反感,却没有说什么。 “大姐,我们之所以提议,希望您去我们那边,一方面,是我们需要您这样的人。另外一方面,是可以给王峰同志的后人更好的未来。”谢凯终于进入正题了。 说官话套话啥的,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在这里,他们也会有很好的未来。单位领导说了,等孩子大了,如果考不上大学,可以接班。”吉玉娟板着脸说道。 谢凯并不在意吉玉娟的态度,咧嘴一笑,“成为一名工人,能为国家做的贡献跟成为技术人员甚至工程师相比吗?” 吉玉娟看着谢凯,不说话了。 她不明白谢凯的意思。 “在我们那里,所有子弟,从小开始学习,一直到大学,然后再回到我们基地接父辈的班……王峰同志的父母做什么工作,您应该有所耳闻,让您的孩子成为普通工人,真的好吗?”谢凯继续说道。 显然,吉玉娟有些松动了,“你们可以保证让孩子上大学?” “这保证不了。”谢凯摇头,“但是,只要他们努力,即使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们单位的子弟校招生办的老师也会挨着学校打电话帮忙补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