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 超七没人要也不能卖给空军 - 重生军工子弟

559 超七没人要也不能卖给空军

仅仅是这一条,都让吉玉娟动心无比。 “另外,在我们基地,子弟只要跟单位签了合同,单位就有责任把他们培养得更优秀,送入到更好的大学深造,然后回来为我们单位发展做贡献……在学习过程中,单位提供基本生活费及学习费用等。” 这一点不是谢凯临时想起的。 原本就跟郑宇成等人商量,基地出去的大学生,都必须回来,大学学习过程中的一切费用都由基地提供。 现在404效益好,汪贵林等人一商量,直接把这个普及到了整个基地,从托儿所阶段开始,一切费用由基地的承担…… 这一切,将会在新的一学期开始全面推行。 “真的?”吉玉娟彻底动心了。 她在这边,二重解决了编制问题,让她从临时工变成了正式工,已经让她很满足,可三个孩子,一份工资根本就无法养活,更不要说养好了。 “为什么?”见谢凯点头,吉玉娟问道。 “我们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不能让为我们发展而奉献生命的同志寒心。”谢凯认真地说道。“为了给您的孩子们更好的未来,我真诚希望您能接受我们的邀请。” “我考虑一下吧。”吉玉娟点头说道。 谢凯也知道,对方即使真的愿意,也不会现在就说,“我们今天会离开这边到蓉城,如果你考虑好了,可以收拾好东西,只需要带着随身用品就好,那边所有的一切,都发……我们飞机准备起飞之前,将会让人送您跟家人到机场……” “坐飞机?”吉玉娟想都不敢想,这辈子还有机会能够坐上飞机。 那都是干部领导们的权利。 “我们自己下属单位就有搞飞机的,不仅搞运输机,也搞战斗机。你丈夫是为这些项目牺牲的,所以,我们才邀请你来见证这些项目的发展……”谢凯平静地说到,“甚至,他的孩子,也可以参与到这些项目中去。” 吉玉娟脸上浮现激动的表情,最终,咬着牙,什么都没说。 谢凯两人直接离开了这边,开车直接往蓉城而去。 “她会去么?”郑宇成问谢凯。 后者点头,“会,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离开前的表情,就说明她有了选择。” “那就好,这样我心中就好过一些。”郑宇成叹了口气。 车子里面,一阵沉默。 谢凯何尝不是如此? 他说为了让为国家重大项目付出的人不寒心,并不是假话,不管怎么说,王峰是因为他的命令而死,没有一点内疚,那是不可能的。 “关于战斗机项目,你怎么想的?现在我们投入的还不是太多,一旦要搞下去,开始试飞后,后续经费就更多了。不搞战斗机,那两百台发动机也能做其他的。”过了好久,开车的郑宇成打破了车里的沉寂。 谢凯原来见有机会,为了不受老毛子坑,一口气买了两百台发动机。 现在这两百台发动机已经开始陆续到位,超七项目进展也比较顺利,已经进入样机试制阶段。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唯独不好的就是这个项目实际上是没有市场的。 “先弄出样机,有了样机,我再去找新的客户。”谢凯说道。 郑宇成问这个,只有两人的时候问,就表明,基地因为这个项目受到的压力很大,虽然没有谁说过什么,谢凯知道,基地管理委员会受到的压力不会太小。 毕竟是老爹上位后第一个重点项目,发动机是老爹买回来的。 当初不是谢凯,谢建国哪会有这样大的手笔。 本来是为了帮老爹,结果呢,却坑了爹。 “要不,我们想办法说服空军,把战机搞出来后,争取能让空军列装。”郑宇成问谢凯。 最开始,超七工程,就没有考虑过国内空军使用。 超七的作战半径不大,载弹量也小,性能甚至与先进不挂钩。 谢凯看着郑宇成,苦笑了起来。 当初112厂不就是这样搞的? 在132厂搞歼二十时,没有项目,但是关系够硬的112厂自主立项,自筹经费弄出了歼-31这种所谓的隐身战斗机。结果因为性能不行,各种技术太差,国际上有能力购买的客户根本看不上,最后开始公关空军,想要抢歼-20的份额,最终结果如何,谢凯不知道。 “老郑,即使这批发动机全部砸在手里了,咱们也不能干这样的事情。一开始我们定位就很明显,这种战机是用于外贸的,而且设计等都不符合我们国防的需求。”谢凯很严肃地说道,“咱们空军不差这样的战斗机,无论是歼-7,还是歼-8ii,相对来说,都比超七更适合空军使用。空军真正需要的,是作战半径更大,载弹量更大,综合性能更高,更先进的重型战机。” “我就说说,你激动个啥。”郑宇成有些无语。 “我们一旦谋求空军订单,公关完成后,列装这两百台发动机的,然后呢?是不是得继续?空军部队用有限的经费装备一堆没有多大战斗力的战斗机,其他的战斗机份额本来就少,岂不是更少了?一旦爆发战争,我们将会是整个国家的罪人。”谢凯态度很坚决。 本就没有打算给空军用的东西,不能在最后找不到国际用户,为了资金来通过各种手段卖给军方。 这种事情,谢凯不会干。 即使空军真的愿意,谢凯都不一定会同意。 空军落后世界空军太多,需要补课的地方太多,需要的经费,更是海量的。 怎么能用超七这样的战斗机来消耗空军有限的经费呢? “我只是提议,随口说说而已。”见谢凯态度不好,郑宇成一脸无奈,“反正空军要买,咱们不卖,也会装备歼-7那种没有什么质量保障,也没有太高技术含量的东西。” “歼-7虽然质量差,一直都在改进,甚至不断在提高技术性能……”谢凯随口丢了一句,把脑袋靠在车门上睡觉,也不跟郑宇成说话。 郑宇成不知道谢凯生哪门子气,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好多说什么。 车子颠簸得厉害,路上面坑坑洼洼,又没有高速路,从二重所在的地方到蓉城,得开好几个小时。 两人到蓉城,已经是下午两点了,随便找了地方,各自吃了碗这边特色的担担面,让郑宇成惊奇的是,这家小面馆居然不收粮票。 细问下才知道,农村包产到户之后,粮食产量节节升高,去年国家取消了统购派购制度,市场上卖粮食蔬菜啥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他们不要粮食,只要钱。 “这不错,大家都能吃饱了。”郑宇成出来,感慨地说道。 “要不了多久,粮票就没用了。”谢凯对粮票制度有些不爽,平时往外面跑,不仅要介绍信,还得要粮票啥的,钱更是不能少。 他原本就习惯了走到什么地方只掏钱就解决一切。 可现在,不行! 哪怕买件衣服,都得有布票啥的。 “可惜,技术方面,发展就没有这么快了。啥时候到咱们想要整个啥,各种配套都不用我们操心就好了。”郑宇成想到现在基地搞项目的困难,头大不已。 谢凯笑着说道,“再等三十年,就差不多了。那时候,咱们需要什么,不用我们自己去弄,国内工业体系水平都上来了,投资啥的也不要我们操心太多,只管提要求,就有单位帮我们搞出来。” 这话不是吹牛,虽然三十年后国家还有很多东西无法制造,很多领域还没有赶上欧美,甚至没有赶上解体时期的苏联,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憋屈,无力。 两人没有通知谁,直接往132厂而去。 超七团队,在跟132厂旁边的611所内工作,超七的样机试制,组装,由132厂歼击机生产单位负责。 到现在,超七项目已经进入到了样机试制阶段,平时白彦军等人来这边的时间比较多,郑宇成跟谢凯,几乎还没有了解过这个项目的真实情况。 他们需要看到成果。 132厂距离蓉城主城区有着不近的距离,现在刚刚改革开放,蓉城这种西南地区内陆的城市在国家尚未大力投资的情况下,发展速度并不快。 原本二环三环,都还没有弄出来,两人从东边过来,开着车直接穿过了后世在国内最顶级商业街的春熙路。 没有多少高楼大厦,春熙路两边都是一些有着不知道多少年两三层的木头房子,顶上盖着青瓦,两边是那种老式的用木板隔起来的店面。 “可惜了,这些,要不了多久,就没了。”谢凯叹了口气。 改革开放,城市扩张非常快速,保留了几百年的老房子,最终都会被高楼大厦取代。 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几辆车。 路上行人倒也不多,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蓉城的人都躲在荫凉处喝茶。 这时候的蓉城,不大。 蓉城通往132厂的路,也并非是沥青路,很长一截都是坑坑洼洼的碎石路面,车子过去,卷起一股尘土,两边都是长势正旺的稻田。 “这路也该修了。还不如咱们基地的路好走。”郑宇成抱怨着。 路面颠簸,车子极其不好控制。 “132厂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谢凯赞同郑宇成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