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 空军发展绕不开的歼-7爷 - 重生军工子弟

560 空军发展绕不开的歼-7爷

“郑主任,谢凯同志,你们应该通知一下,我们好准备欢迎仪式嘛。”熊宏元在得到门卫的电话后,急忙放下了手中工作,到厂门口来迎接郑宇成跟谢凯。 132厂从一开始修建起来,只是作为112厂的备份,东北那边属于国家最核心的重工业基地,一旦打仗,肯定是最先被打击的区域。 所以,在三线工程启动开始,132厂就在蓉城这西南腹地拔地而起了。 跟404差不多,即使132厂在蓉城郊区,也是一个独立的区域,有着专用的铁路,公路等,在蓉城,原本却不属于蓉城管辖。 一个自成一体的小镇。 “熊厂长,我们来看看超七的进展。”郑宇成也不客套,直接说明来意。 “先去研究所那边吗?”熊宏元也不介意。 “先去看看样机生产现场,如何?”谢凯问道。 样机生产到了什么程度,一直都只是听到汇报,郑宇成等人,平时很少来亲自关注。 资金砸了不少,如果都是在图纸上甚至一些模型,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熊宏元点了点头,上了前面的车,在前面带路,让郑宇成两人的吉普跟在后面。 132厂区内部跟外面有着很大的不同,外面周围很大的一片区域都是农田,这里面则是硬化了的水泥路面,道路很宽,道路两边的绿化也做得非常不错。 车子直接向着厂区开去,没有人给谢凯及郑宇成介绍各个车间是干什么的。 没走一截,两边就出现了庞大的厂房。 厂房都是苏式风格的砖木结构厂房,原本的红砖,在岁月的侵袭下,早就已经斑驳。 带路的车在一座起码有二十多米高,上百米长的厂房中间门口停下,熊宏元下了车,在前面等着。 “这里就是我们的组装生产线。超七样机生产,也在这里面。”熊宏元见两人疑惑,解释着。 随后带着两人进了车间。 刚一进车间,眼前就变得空旷起来,人在几十米高的厂房里面,极其渺小。 在进门的右侧,整齐地排列着一排体型不大的战斗机。 “歼-7?”谢凯疑惑地问道。 正在装配的战斗机,很多甚至还没有装上机翼跟尾翼等,每架飞机前,都有着不少穿着工作服的工人在忙碌着。 “不生产歼-7,还生产什么?强五?”熊宏元笑着说道,“多亏了你提出的脉动生产线,让整个生产都变得可控起来,歼-7生产过程的质量问题也在这样的生产线调整后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站在厂房中间看战斗机装配,并没有站在停满战斗机的机场前面那样震撼。 装配线上,只能看出一个大致外形,就连驾驶舱盖都还没按上的战斗机一点也不狰狞,周围由于各种装配辅助设备的存在,甚至有些杂乱的感觉。 没有流水线生产的那种紧张繁忙,没有密密麻麻等着装配的飞机,这里面,甚至有些空旷。 “空军订单减少,我们这边每年的生产任务都不是很多,以前生产任务多的时候,整个车间都摆满,两边都是。”见谢凯看侧面的歼-7组装位,熊宏元脸上神色有些黯淡。 歼-7从最开始仿制出来,一直都因为质量问题无法得到空军的认可,现在倒好,性能直接就落后国际上最先进的战机太多,更不受待见了。 若非没有更好的,空军绝对不会要这些战斗机。 “行了,看看我们的超-7吧。”郑宇成对歼-7也是没有什么感觉。 曾经没有机会看到战斗机生产过程,现在有了机会,而且还参与到某项新战机的开发中,谢凯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对于歼-7这种对谢凯来说几乎可以归类到历史中去的老战斗机,哪怕他重生前空军依然装备了数量不少,空军训练整天飞着歼-7漫天乱窜,谢凯都没有一点的感觉。 天天被网络上歼-10,歼-20那样充满科幻感的外型照片视频轰炸,歼-7这种采用机头进气方式,体型小,战斗力不强的玩意儿,对谢凯这样的人来说,跟二战时期的那种老式战机相比,先进不到哪里。 没有机头锥形雷达罩,没有流畅的气动布局,没有精心设计的进气口啥的,对谢凯来说,都是落后。 虽然这观点太过肤浅,太过片面,可谢凯是真心不喜欢歼-7。 特别是眼前的歼-7跟谢凯脑袋中的歼-10甚至歼-20比,以及那架在404基地某个车间摆着的f-14比,就如同一个穿得破烂的小孩站在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神采奕奕的中年人站在一起的感觉。 歼-7,太落后了。 即使落后,这玩意儿在共和国空军部队服役了好几十年呢。 谢凯想要去详细观察歼-7的装配生产,郑宇成则是拉着他向着左边走去。 巨大的车间,在大门口,被两米多高的挡板分隔成了两个部分。 本来,不需要走这边的。 谢凯看着前面的熊宏元,这家伙绝对是故意这样干,让他们看歼-7的生产,却又不让他们了解,这目的是什么? 向着郑宇成看去的时候,郑宇成正扭头看他。 显然,也是跟谢凯一般的心思。 在车间另外一边,刚一进去,就发现,跟另外一边相比,这里面太过空旷。 除了一个主体机壳框架外型,啥都没有。 也不是啥都没有,在另外一边,还有两架已经装配完成,身上涂着黄色油漆的歼-7改进型号静静地停在那里。 “歼-7iii?”谢凯问道。 现在歼-7iii应该已经定型了啊。 “你知道?”熊宏元诧异地问谢凯,“这个可还是处于保密状态。” “保密,那是对外不是?好歹我们也是搞战斗机的嘛!”谢凯咧嘴笑着说道,搞得一边的郑宇成觉得自己特无知。 “这不是歼-7iii,而是新的机型,要改进一些技术问题。”熊宏元不隐瞒,单也没有说真话。“另外一边装配的,是歼-7m型,出口的。” “你们这新的改进型,如果装上引进以色列怪蛇导弹改造而来的霹雳-8,不在机头配重一百多公斤,飞机就会失去平衡,对吧?”谢凯见熊宏元不给自己说实话,琢磨着这是什么型号。 整个国内任何飞机,或者说整个世界上,都没有哪一款战斗机有中国歼-7这样多的改进型号。 谢凯知道的,起码就得有二十多种,而且很多时候,这些改型几乎都是同时在进行。 蓉飞对于歼-7的改进,从来没有放弃,到了04年的时候,还改出来了歼-7g,以及出口型号的歼-7mf,这些型号的机头被改得更大,可以装备先进的脉冲多普勒火控雷达,赋予这种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研制出来的战斗机拥有接近三代战斗机的空战能力…… 现在国内已经从以色列引进了红外制导的怪蛇空空导弹全套技术,在国内命名霹雳-8。 作为主力战斗机型,却无法装上最先进的空对空导弹,怎么能行? 熊宏元一脸怪异地看着谢凯,脸上震惊莫名。 谢凯的消息渠道再广,也不可能知道这个吧? 而且歼-7iii刚刚搞出来没有多久,武器系统试验进行了没有多久,半个月前的结果,谢凯就知道了? “你这小子,张口就瞎扯,要真是这样,熊厂长能不知道?”郑宇成不知道谢凯哪里来的消息,从熊宏元脸上,能看出这绝对是事实。 急忙帮着转移话题。 “确实是这样。这车间里面没有几个人,是因为他们都开会去了,准备解决这问题。”熊宏元叹了一口气。 歼-7的改进型号很多,尤其是出口机型。 但是能装备的武器却不是太多。 这是很多客户在观望的原因。 “请我喝酒,我告诉你们怎么改,如何?”谢凯一脸嘚瑟地说道。 顿时就把熊宏元给气乐了。 要说别的,他还相信,可歼-7这样的技术问题,让一帮研究了这飞机几十年的人都没有办法,谢凯一个连飞机结构都没有搞清楚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 “还是看看咱们的超七吧。”郑宇成拍了谢凯脑袋一下。 熊宏元点头,向着前面超七样机的地方而去。 “你打我干什么?”谢凯不满地看着郑宇成,“难道你觉得我在胡扯?” “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咱们能不能低调点?你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东西的?还有,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也搞战斗机啊!他们把歼-7的性能搞得越先进,咱们的超七面临的压力也就越大不是?”郑宇成压低声音说道。 走在前面的熊宏元一直把脚步放得很轻,竖着耳朵听谢凯跟郑宇成两人说啥。 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了,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办法? 好像他跟苏联人关系不错。 “你这人,太自私了不是。咱们要竞争,得光明正大地竞争不是?仅仅我们一家发展,到时候独孤求败,没有竞争,多寂寞?这可是你当时说的。”谢凯一脸鄙视地对郑宇成说道。 郑宇成没想到,很久之前的事情,谢凯在现在才反击。 这不是当初自己弄王浩出来刺激谢凯时候自己的说辞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