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自强不息的不死小强之强-5爷 - 重生军工子弟

561 自强不息的不死小强之强-5爷

“那啥,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王浩都不知道哪儿去了,你至于么!再说了,当年不就是为了刺激你一下,要是不刺激,咱基地能有今天?我这可是为了整个基地……”郑宇成老脸一红,很快就反应反驳着。 谢凯看着他,一脸鄙视,“明明是自己以权谋私,想给女婿升官,非得找别的借口……也就我们基地的人傻,才会不在意。” 郑宇成脸本来就黑,现在快要胀出血色,反正也看不出来。 “其实也不是大家看不出来,只是不说而已。”谢凯掏了掏鼻孔,没有理会郑宇成,向着正往这边望来,心思复杂的熊宏元这次是真的被震撼了。 他听到了郑宇成给谢凯说的话。 郑宇成凭什么如此相信谢凯? “这就是第一架样机,现在正在装配机体主要结构部件。”熊宏元指着还没有装上机翼跟尾翼等的战机机体对谢凯两人介绍。 “用于静压力试验的样机,已经完成了吗?”谢凯看了半天,都看不出来这战机有什么特点。 机头的锥形雷达罩没有装上,两翼翅膀没有装上,就这样一个略微圆形的机体…… 唯独跟对面两家改进型号歼-7不同的是,这架战机的进气道在两侧机翼下,不再是之前那种机头进气的模样,可现在根本就看不到。 周围的物料架上,摆放着各种零配件,没有装配起来,根本就分不清都是干什么用的。 “对,在尽心静压力载荷试验,在另外的车间。”熊宏元点头。 “走吧,去看看那个,再看看两个风洞试验的模型。”谢凯说道。 郑宇成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呢。 这就走了? “这有什么好看的?你看得出来什么?用于静压力试验的样机,虽然没法飞起来,却可以看到外形气动布局等不是?”谢凯说道。 模型几乎是完全状态,唯独就是有些功能无法看到而已,飞不起来,至少,可以知道这款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的战机是否是谢凯自己想要的那款战机。 郑宇成没法反驳。 在熊宏元的带领下,到了另外的试验车间。 距离虽然比较远,却没有开车。 “外面机场上的战机,都是歼-7对吧?熊厂长,我们那批需要翻新的歼-6战机呢?”谢凯没有见到车间里面的歼-6,也没有在机场上看到。 歼-6那可是他给非洲那边准备的东西。 郑宇成从空军部队搞到了一些即将退役的歼六战机,那些战机很多地方都需要翻新,否者要不了太长时间就会出故障,无法用于作战。 “对啊,老汪也说了,空军那边的退役战机都已经运过来了?”郑宇成也是问道。 这时候才记起歼-6翻新的事情。 那玩意儿,人家可是用黄金买的。 “在另外一边的机库里面呢。歼六早就停止生产了,还好零备件啥的都在生产中,问题不是很大。”熊宏元咧嘴笑着,“超七团队的工作主要也在那边车间。” “专门给超七搞了一个车间?”郑宇成顿时就开心起来,“这样好!这样好!” 连着说了几声好。 在组装厂外面的机场跑道上,有几架不知道是维修好了还是刚组装好的歼-7正在试飞,发动机轰鸣声老大,不时地在机场跑道上起飞或者降落。 “这是当初汪贵林主任要求的。刚好我们的生产线调整,军品跟民品分开……”指着机场跑道另外一头几乎看不到的远处,熊宏元介绍。 那边原本也是战斗机组装的生产车间,随着国家减少订单,战机的生产产量就变得少了下来。 132厂对于404这种大金主,自然不能放过。 走了好一阵,好几百米的距离,才到最边缘的一个轻钢结构的新厂房里面。 这间厂房已经不再是旁边那些有着岁月斑驳痕迹的苏式风格砖木机构厂房的样子,而是轻钢结构的。 不是说132厂没钱? 居然还修建起这么大的新厂房。 “这个车间是为超七工程配套的,生产线跟实验室都在里面,就连现在回来的发动机,也都是在这个车间里面。”熊宏元指着介绍。 带着谢凯两人进了车间,车间比最开始他们进去的车间里面要大很多,却显得比另外一个厂房更加拥挤密集。里面摆放着两列密集而又整齐排列的歼-6跟强-5。 歼-6很好认,米格-15那种机头进气的模式比歼-7更大,谢凯一眼便认出来了。 至于强五,在这个年代,中国装备的战斗机中,两侧进气的,真不是太多。 “强五也有问题?”谢凯皱眉看到。 虽然卖给非洲的都是用了很多年的老货,他可不希望到时候这些战机最终会因为质量问题而坏了名声。 强五是专门用于对地攻击的强击机,这种战机,共和国从五十年代末期开始设计研究,六十年代首飞完成,68年开始批生产列装部队,一直到2012年年底交付最后一架,在中国空军服役年限超过60年。 同样是中国空军发展历史上无法绕过的一款战斗机。 性能虽然不如美国对地攻击机a-10,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中国空军跟海军航空兵对地攻击的主力机型,没有之一。 这种战机出口巴基斯坦,孟加拉缅甸等国,一架也得好几百万美元呢。 现在谢凯把这种战机卖到了非洲,国内自然重视。 “这是六十年代国内交付使用的第一批强击机,使用寿命什么的都已经快到期了,武器挂载系统等,都太过落后。”过来的霍海源对着谢凯说道。“按照上面的想法,最好是交付新的战机,只不过,你们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 霍海源负责这些战机的翻新改造问题。 对他来说,与其翻新二手的旧货,不如直接生产新的。 强五的生产线一直都在,对于这种战机的改进,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停止。 “太过先进的战斗机,在非洲那地方有什么用?这种只要带着炸弹往敌人头顶上飞两圈,一切都变得容易了。”谢凯说道,“我们得为客户着想不是。” 霍海源看着谢凯,无语至极。 明明是卖了二手货坑人,还说得非常有道理。 谢凯走进一架强五战机,抬头望着机上驾驶舱,也不知道内部什么情况。 “想上去看看吗?”霍海源问谢凯。 当然想了! 霍海源叫过来两个人,把梯子搭好,让谢凯爬上去,不停地嘱托谢凯,千万不要乱动上面的东西。 谢凯自然也知道,并没有瞎搞,甚至没有进入驾驶舱,就站在机身旁边的梯子上,看着驾驶舱内部的情况。 没有大的显示屏,也没有任何数字式的设备,整个驾驶舱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老式仪表跟各种按钮啥的,从外面看,跟先进完全搭不上一点儿边。 究竟在改造什么,翻新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后面有着两台跟歼-6相同的发动机,这让后勤维修等方面的难度减小了很多。 “一月内能完成翻新跟维修吗?”谢凯下来后,有些担心交货期。 显然,整个飞机还没有开始翻新跟维修。 “没有问题,大多数都是发动机达到了使用寿命,换装发动机,然后再更换一些老化的电子元器件就可以了。我们接到的任务是不用对整个战机进行性能提升改造,保证原来的作战能力就可以了。”霍海源介绍着情况。 最开始研究出来的强五,只有在内部武器舱携带1000公斤的炸弹时候,机翼下挂上副油箱可以勉强进行超音速作战。即使如此,在抛掉副油箱之前,也只能做亚音速飞行。 “机炮不会取消吧?”谢凯看了两侧机翼上的30毫米各一门机炮,这东西将会是非洲作战的主力。 用空对地导弹,重型航空炸弹等,在非洲战场上,能起到的作用并不会太大。 “不会,根据要求,我们会加强两翼机炮的性能,增加更多炮弹的携带能力等。”霍海源摇头说道,“前面有一架改造过的,你可以去看看。” 最边上一架强五,很多地方都被拆开,几名穿着工作服的技术人员正在安装着一些零部件。 “发动机是更换的新的,老化了的机体组织也更换过,机炮的弹药箱,做了一定的修改,不过内部武器舱就没法携带两枚500公斤的航空炸弹了。”霍海源带着谢凯到了飞机腹部,整架飞机都被辅助工具顶了起来,技术人员正在进行改进后的一些安装。 内部用来挂载炸弹的弹仓,被改造成了机炮弹药箱。 两翼靠近进气通道的机炮,只露出一截炮口,下面还没有装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机炮的结构以及炮弹供给系统。 “全部都改成这样?”谢凯皱起了眉头。 他并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按理,汪贵林也不会下这样的命令,至少不会背着谢凯来。 “不,只有6架改成这样。即使这样,也不影响作战能力。外面还有六个挂点呢,两侧机翼下各两个,机腹下两个……” “这不是我们国内自己的改型吧?”谢凯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