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轮到中方提要求了 - 重生军工子弟

056 轮到中方提要求了

这样的情况,是吉川正雄完全没有料到的。 这几天中国谈判团一直没动静,反常的行为让他有着不好的预感,结果现在预感成了现实。 一时间,他整个人都懵了。 中方代表团负责人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不谈了。 也就是说,快两年的时间,他们跟中方谈妥的各种条件,直接就没有了。借着机会从中国捞一笔的打算也落空了。 不仅如此,整个三菱重工的其他绑定业务,也会受到影响。 中方不要数控系统了,他们的挖掘机以及工程机械业务,肯定会没有。 那可是超过三千万美元的出口合同,之前翻倍,更是达到六千万美元! 加上数控系统及别的绑定业务,这会让三菱集团损失上亿美元!同时也会失去以后来自中国市场的大量订单。 如此大的损失,整个三菱集团都承受不起。 “刚才中方谈判团负责人郑涛打来电话,通知我,关于数控系统的引进谈判终止。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吧。”反应过来后,吉川正雄召集自己所有手下,商讨对策。 研究这究竟是中国方面采用的谈判策略,还是真的不谈了。 小田富源听到这话,顿时笑了,“阁下,中国方面不过是采取之前那样的谈判策略,用这样的手段来抗议我们提出的涨价……” “对,完全不用理会他们,把他们晾一段时间,自己就会回来求着咱们谈判。”井边三郎也是如此看法。 国际谈判时,双方差距太大,谈判陷入僵局,占据劣势的一方就会采取此种手法来中断谈判。占据优势的也会以此要挟对方接受条件。 毕竟能坐到一起谈判的,都不是搞着玩,大家时间都宝贵。 “如果他们自己研究出来了呢?”吉川正雄问到,“用技术性能落后的数控系统来获得更多的利润,对于公司未来发展有着很大好处。总部对于这次的合作谈判非常重视!数控系统让他们用习惯了,以后我们的数控机床,卖给中国人也就更容易……” “他们不可能自己研究出数控系统。要能研究出来,这两年的谈判,他们态度不会如此。”小田富源摇头说道。“我们了解他们所有有能力开发数控系统的单位技术情况!” “如果从别的公司得到呢?”一名四十多岁的小个子眼镜说道。 “其他公司?谁?富士通?还是西门子?”小田富源一脸笑意地鄙视着。“如果其他公司能给他们,他们会不断同意我们的条件?没有听说哪家公司跟中国方面在接触……” 小田富源并不傻,否则也不会在这个团队中。 正因为他们清楚情况,所以才能不断地提高条件。 “如何应对?就这样等着?要是真的彻底不谈了,我们如何向国内交代?”这才是吉川正雄担心的。“实在不行,把后面这次涨价的额度去掉。” 即使到现在,吉川正雄担心,也不愿意放弃之前涨价的20%。 “不,我觉得应该先等一等。”小田富源皱眉说道,“阁下,你太过紧张了。中国人今天下午的时候面对我那样的言语都没当场翻脸,这就说明他们害怕谈判终止,彻底翻脸……” 下午的时候,小田富源那样侮辱郑涛,郑涛都什么话没有说。 这不仅是小田要羞辱中方,更是试探中方的底线。 “那你怎么解释他们的意思?”吉川正雄冷声问道。 他对小田富源这位来自集团内部的高干子弟有些不满了。 或许,正是因为小田富源今下午的鲁莽行为彻底激怒了中方谈判团,超过了他们的底线,才有这样的结果。 “谈判策略!以前他们也用过。”小田富源强调着。“不管怎样,我们这几天完全不用理会他们。” 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三菱方面的人,大多数人都是不以为然。 吉川正雄却不这样想。 他打算明天一大早去打听打听究竟什么情况。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旦中国人有了,这事情将会让他们陷入极度的被动,两年来谈判获得的成果全部落空。 404城里面,谭庆元听完曹峰介绍后,就对谢凯升起了浓厚兴趣。 他准备去见一见这孩子,找到谢建国,却被谢建国以影响谢凯学习为由给拒绝了。 谢凯从研究所出来之后,没有去学校,直接溜回了家。 跟小舅柳东盛联系上了,以他的了解,在家呆着极其不舒服的柳东盛很快就会来这边。 必须尽快把基板的图纸画出来,搞出样品,再让小舅带着样品去沿海,顺便找渠道注册公司等。 郑宇成见罗振兴跟谭庆元一行人的态度陡然发生变化,倒也不跟他们一般见识,直接请他们到总部食堂吃饭喝酒,自己亲自作陪。 毕竟还得靠他们帮忙弄更多的后续科研经费。 本来谢建国也在被邀请的行列,他以自己工作忙为由拒绝了。 红旗机械厂就曹峰作为代表。 毕竟也不是庆功宴,基地管理委员会也就只有郑宇成跟汪贵林,倒也没有强求谢建国参加。 “郑主任,这次红旗机械厂可立了大功啊!我代表咱们一机部敬大家一杯!”一上桌子,罗振兴亲自给郑宇成等人倒满了酒,端起杯子站了起来。 谭庆元也是站起来举杯子代表五机部。 “严重了,严重了!”郑宇成也没弄明白他们为什么如此重视。 他听了汇报,按理,即使他们弄出了数控系统,也不至于让这些家伙又哭又笑。 “不,甚至不够!你们是不知道,这两年我们为这技术在跟三菱方面谈时心中的那股憋屈劲儿。他们的条件有多苛刻,你们甚至没法想象……”罗振兴说道。“不说了,我先干为敬!” 说完一仰脖子,干掉了杯中的酒。 “你们这杯酒,我们喝了心中有愧,搞出这套数控系统的最大功臣没在这里……”郑宇成苦笑着说道。 手中的酒,却没有喝。 曹峰也是如此。 “这……”罗振兴不知道系统的来历,以为是曹峰搞出来的。 毕竟在红旗厂也没有见到谢建国,都是曹峰陪在旁边。 “老罗,这套系统是一个16岁的孩子搞出来,他父亲帮着修改完善才出来的……”见气氛有些尴尬,谭庆元赶紧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 罗振兴也是一愣,随后则是问道,“怎么没有邀请他们?” “谢建国同志现在在搞另外一个项目,昨天才开始,各种工作没理顺,加班呢……”曹峰见郑宇成看自己,赶紧解释。 “那小同志呢?” “上学呢!” 酒桌上的气氛一下尴尬了起来。 郑宇成一看,这样下去不行,赶紧端起杯子,站起来,“来,几位同志辛苦了,咱基地这火车坏在路上,让大家受苦。以这杯酒给大家赔罪,咱们工作没做到位……” “郑主任,您这一杯可不够啊!那火车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咱们来的时候就坏了,还搞了两天的时间……”一听到这话,谭庆元就不乐意了。 还没找郑宇成算账呢。 从曹峰的话中,他已经清楚,这套系统也就这几天才彻底搞出来,之前基地甚至不知道有这东西。 他倒也不准备揭穿。 怎么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了,不用受小鬼子的讹诈了。 郑宇成瞪大了眼,这事情他们都知道了。 看着曹峰有些尴尬的表情,哪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即瞪了曹峰一眼,二话没说就干了杯中的酒。 这一干,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热烈起来。 一机部机关食堂里面,魏国成、钱兴国跟郑涛三人也举起了酒杯。 庆祝国内有了数控系统,不用再受三菱的气了。 “关于跟三菱方面的谈判,难道就这样算了?”魏国成干完酒后,询问两人。 他们喝酒,不仅仅是庆祝,更是商讨后面如何处理。 三菱的数控系统,这确实没有必要谈判了。 代价太高,国内自己有了,哪里还用得着谈判? “还谈个啥?瞧着他们之前那嚣张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好多时候都懒得听谭庆元汇报这方面的事情,闹心!”钱兴国拍着桌子说道。 亏得这阵子机关食堂没有几个人。 魏国成见他这样,苦笑不已,“老钱,这数控系统,可都是为你们五机部啊!” “屁话,你们一机部就不需要了?”钱兴国可不乐意了。“也是你们一机部不行,不然咱们用得着受这窝囊气?” 魏国成嘴角抽搐,当即就要拍桌子跟钱兴国干起来。 居然说他们一机部不行。 郑涛见这情况,赶紧给两位把杯子满上,举起杯子,说道,“两位首长,咱们还是讨论一下关于谈判的事情吧。没有个章程,也没法向上级汇报不是?不谈判了,也得向上级交代啊……” “你什么意见?”魏国成也懒得跟钱兴国吵架,对郑涛问道。 五机部对一机部有意见,有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五机部搞武器生产,想要更好的设备,造机床属于一机部下属单位的主要工作范围,提供不了,这矛盾,自然不小。 “现在日方肯定有些措手不及,他们不会就这样放弃已经到手的利益……我们应趁着机会,向他们提出要更好的数控系统,甚至是直接要全套的技术!”郑涛咬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