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 歼-10总工玩心眼儿 - 重生军工子弟

565 歼-10总工玩心眼儿

“咱们这样干,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郑宇成见熊宏元转身离开,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谢凯。 谢凯点了点头,“确实有些过分。毕竟我们抢了人家的人,还让他们免费帮着我们开发新的机型。这样一来,就得到两种不同作用的战机。战机有了,教练机也有了。” 说道这里,谢凯叹了一口气。 明知道611是为了十号工程,谢凯比谁都更迫切地希望十号工程早点弄出来。 问题是,绝对不能就这样无节制地为了这个目标把他们有限的经费没有原则地投入进去。 歼-10的出现,完全就是靠着整个航空工业的积累,整个航空工业技术水平的提升才能做到的。现在,没有技术经验,也没有太多的积累,靠着钱来砸,没有国家庞大的资金投入,光凭404那点有限的经费,是没有可能搞出来的。 三代战机的先进气动布局、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高度综合化航空电子系统和计算机辅助设计四大关键技术,目前也就气动布局跟计算机辅助设计这两个问题不是太大。 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这两年才开始起步,还没有入门。 高度综合化的航空电子系统,更是问题重重。 “但是呢,这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是好事,即使过分了,也只能这样干不是。”谢凯看着郑宇成,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并没有觉得他们占便宜了。 洪都的k8高级教练机,要明年才会立项。 404的单发轻型超七,用于试飞的原型机,已经在生产过程中,甚至开始组装了,占得了先机,除了谢凯知道,谁能知道抢了洪都的饭碗? “他们想要从我们这挖人?想得倒美!”李文正听了熊宏元的话,确定了霍海源说的是事实,当即愤怒地咆哮起来。“他们干这事情干顺手了,谁的人都想挖。” 霍海源无奈,没法回答。 宋文骢总师则看着霍海源,然后一脸严肃地问熊宏元一些细节的东西,比如404的一些详细情况。 之前他跟404打交道的时间不多,对于那边的人都不是太过了解。 “他们原本也是科研基地,最后各个系统把科研单位撤离,剩下少量不重要的科研单位留在那边,主要就是配套的单位。前年年底开始,404冒出来,直接跑到香江那边去找巴基斯坦人,截胡了617的新式坦克订单……”熊宏元把之前在404打听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即使这样,617也不得不跟他们合作。虽然617是国内坦克技术最好的,结果404直接跟541基地合作,而且把541大量的科研人员挖到了404,现在的359坦克,接到了非常庞大的订单,他们的经费,主要也是来源于武器装备出口……” 宋总一听,眉头皱得更厉害。 这情况跟他们想在遇到的何其相似。 国内航空系统,科研单位远比坦克这样的装甲研究单位多很多,大家谁的日子都不是很好过。 404接手了下马的歼-9团队,还从601所挖了不少人,已经搭好了框架。 “本来歼-9团队由他们接手,这个团队就该归属他们。现在他们不过是把权利给要回去。”熊宏元觉得,404要走这个团队,也没有问题,只要战机在132厂生产就行了。 “老霍,你说说你的看法。”李文正逐渐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怒火。 这种事儿,谁都没法阻止。 “他们找我,我也考虑了一晚上,所长,我觉得,可以同意他们的条件。整个团队,不少人都是我们的,给他们,可以交换一些条件。”霍海源衡量一番,咬牙说道。 李文正跟宋文骢都没有发火,而是等着霍海源的下文。 毕竟霍海源一直以来都是非常踏实的。 “如果咱不同意,以他们一向的习惯,也会自己做,撤走他们从别的航空单位挖来的人,然后疯狂挖我们的人……”霍海源不是危言耸听。 404的人这两年行事霸道,稍微有接触的人都知道。 不过呢,在合作方面,404的人吃相也没有太过难看。 “所以,你觉得可以以此为契机,跟他们加强合作?”李文正问霍海源。“他们找你,是让你过去负责这个项目吧?” “是的。”霍海源明知道李文正的想法,依然点头。 郑宇成跟谢凯两人跟他谈的条件就是让他去404管理整个项目,作为项目真正的总设计师。 “我觉得可以同意他们的条件,但是得好好地研究一下,提出一些什么条件。另外,还得考虑在后面的合作问题。十号工程经费太过紧张,几大关键技术的验证,都得靠他们出资。”宋总考虑一下,说道。“为了十号工程,我们即使不满他们的行为……” 现在超七的单发,就是为十号工程的技术验证。 气动布局是这样,计算机辅助这一块,404后来居上,加上手中有着来自f-14仿制的一些技术等,甚至比611所还要强一点。 两者合作,技术突破的可能性就更大。 见611的人不再拒绝,熊宏元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双方闹翻,最后404不跟他们合作了。 112厂的条件,绝对比他们132厂要好很多。就连科研方面,战机的积累,601也比611强不少。 原因无他,国内大多数战斗机型号,都是由112厂搞出来的。 好不容易在歼-9项目划拨到了611所,最后却下马了。 战机设计经验方面,112厂有着歼-8跟之前型号的技术积累,132厂就只有歼七的改进经验。 李文正等人,何尝不是如此考虑的? 中午的时候,李文正等人邀请谢凯跟郑宇成两人吃饭。 吃饭过程中,直接就先上酒,谢凯跟郑宇成对视一眼,明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拒绝,杯来盏往,觥筹交错,最后谢凯跟郑宇成两人都装成微醉的样子。 于是乎,611所的人,就把两人请到了会议室里面,一边喝茶,一边开始谈判。 “两位,轻型单发超级的鸭式布局,由于鸭翼与机翼相互作用的复杂性通常会产生飞机力矩的非线性……”刚开始,宋文骢就给谢凯与郑宇成这两个一脸醉意的家伙上了一堆专业的术语。 说专业的东西,更容易让人脑袋发昏。 “这是啥玩意儿?”郑宇成醉醺醺地问道,“别整那些没用的,同意与否,直接说。” “郑主任,超七的气动布局太过先进,如果没有别的控制手段,仅仅靠着飞机自身布局等,在飞行过程中,很容易出问题……”宋总继续解释,“我们选择的解决方案,就是利用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来击中控制。一旦飞控系统无法取得突破,整个方案设计,基本上就失败了。” “机械式操控系统不行?”谢凯满脸通红,不是因为喝多了,这完全就是憋的。 中午因为年龄,他喝的本来就不多。 可要装成微醉的样子,这样大家谈起来就都方便不是? “在飞机飞行过程中,要调整飞行姿态,控制飞行轨迹,就需要对升降舵或全动平尾、副翼和方向舵等机构进行操纵;要控制飞机的飞行状态,就必须调整片、襟翼、减速板、可调安定面和机翼变后掠角等机构进行操纵。越是复杂的气动布局,机械式的也就越无能为力,对吧?不仅会让整个飞机的控制系统重量增加,控制也繁琐,无论是机械式,还是模拟信号控制系统,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利用中央计算机辅助控制处理的余度管理操纵方式,才是最为合适的……”宋总一堆专业的术语说出来,郑宇成脑袋发昏。 就连谢凯,也听得有些愣神。 听专业的飞机总设计师讲,远比他自己在网络上翻那些不靠谱,不确定真实性的资料要容易很多。 “那架样机,也是采用这个?”谢凯装着迷糊,虽然听的不是特别懂,但是也知道,国内的数字式飞控系统,不过刚起步。 那个未来在很年轻就会成为611所长,刚从学校毕业没有多久的年轻研究生,可在谢凯的计划名单中。 “不,采用的是模拟信号控制,整个操纵机构太沉重……飞行控制等问题不大,不过在飞行性能跟飞机自重等方面都会有着不小的缺陷。”宋总也没有什么隐瞒。 听到这里,谢凯便明白了。 米格-29好像就是采用的这种飞控系统,造成了米格-29被人诟病的原因。 在三代战机上,也就只有老毛子的米格-29是采用的这种二代战机的控制方式。 这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电子工业落后,计算机发展水平有限,自然也就容易出现问题不是? 人家在落后的控制系统运用中,还能让米格-29飞行性能那样优秀,也可以看到他们的设计制造实力究竟有多强。 至少,中国是搞不出来的。 别说米格-29这种,哪怕是米格-29这种把铁疙瘩送上天,还能飞得更快,更高,中国现在就做不到。 “那架样机,是十号工程结构设计,机体设计的验证,对吧?”谢凯的话,顿时就让宋总跟霍海源几人傻眼了。 这小子不是醉了? 就是没醉,怎么就能知道这些事情?

下一篇   566 十号工程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