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 防火防盗防老郑,禁枪禁炮禁谢凯(39/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80 防火防盗防老郑,禁枪禁炮禁谢凯(39/100)

“这,近两百个项目……”廖东风都咂舌了。 “只多不少。国内没有配套,很多东西,我们得自己搞啊。就说发动机控制系统吧,这玩意儿,咱们不搞出来,能有技术用?”谢凯解释着。 语气中满是无奈。 “哪怕是这飞机,现在看起来能飞,国外的飞机飞行寿命都是以万小时计算,可以用几十年,咱们这个,造价虽然不高,可只能飞几百个小时,这些时间,就因为系统技术的差距造成的……”谢凯说道。 其他众人都是沉默了。 事实就是如此。 国内工业基础建立完善了,但是在技术发展领域,落后国外太多太多。 航空工业,船舶工业,航天工业,电子工业等等一系列,差距太大了。 404挑战的又都是高难度的东西。 从蓉城飞东北,几个小时,在八十年代,已经算是非常迅捷了。 606所虽然从来都不待见404的人,尤其是404管理委员会的人,但是人家通知了,双方又有着技术合作,不接待也不行。 在接待之前,606所就召集了所有的项目主管以上的管理干部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主题,就是如何防备404这些混蛋挖他们的核心人员。 “诸位,404的人这次来,大家心中应该有数。他们不会只是简单地来这边看看,谈谈合作什么的……”书记海宜德满脸眼熟,“涡扇-6团队他们搞走了,已经让所里伤筋动骨了。现在要是再搞走我们一些骨干,我看咱们也不用干活了。现在所里正在准备新的涡扇发动机项目,在这个关键时期……”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严肃无比。 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404想要抢他们的项目。 “我觉得,应该对他们严防死守,不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我们的研究人员,特别是单独接触。”张恩和总师也头痛,“最好是别让他们来。” “晚了,这会儿,他们的飞机估计都快到了。没办法,人家自己有飞机,想要啥时候飞就啥时候飞。”所长严成中苦笑着说道。“只能防备他们。特别是郑宇成,他身边跟着的那小子,一定得防住了,这比郑宇成那老狐狸还狡猾。” “要不,从所里找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把他拿下?到时候他就成咱们的人了。” 不知道谁提了一句,严肃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了。 “人家才18岁,所里有这么年轻的姑娘?”严成中在寻找谁说的这话。 不过一想,倒也可以谋划这事儿啊。 “行了,反正大家多留神,我们的人不能再让他们挖走了。” 606的从最初建立开始,几乎成了国内众多发动机研究所的人才供应摇篮。 本来他们有觉悟,奈何郑宇成不讲游戏规则,606给的人不愿意要,他们自己点人。 别说606在开会,就连112,黎明航空发动机厂众多单位只要接到了消息,都是在开会。 404郑宇成已经成为了整个中国航空产业的一害了。 112厂总装厂外面的试飞机场跑道,庞大的运十呼啸着降落。 跟战机有关的几个单位的不少负责人都在机场跑道外面等着飞机降落。 “严所长,你们有什么好办法?”112厂副厂长赵玉军问着旁边的严成中。“他们之前把蓉城132厂的人都弄了不少,611所好几个项目团队更是连项目带人一起把组织关系转到了404……” “无所谓啊,反正都是国家的单位嘛。”严成中闹心了,看着赵玉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表面上却一脸微笑。“你们还是多担心自己的人吧。” 这小子没安好心。 “他们只是要设计的人才,我们都是生产人才,他们估计瞧不上。要不然,我们倒不介意用人换点经费或生产任务啥的。”赵玉军咧嘴大笑。 气得周边的人牙痒痒。 恰哈这时候,一架银白色的民航客机已经在远处开始着陆。 “哟,这么多人啊,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郑宇成一下飞机,看到这么多人迎接自己,做出一副诧异莫名的表情。 引来众人心中暗骂,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一帮子戏精啊。”谢凯叹息不已。 郑宇成跟这些人都是老相识,谢凯认识的就没有几个。 但是听到介绍后,对严成中,张恩和这些大拿,不由得多注视了一番。 尤其是张恩和总师,那可是涡扇-10的总师,严成中可是涡喷-14的总师,这都是大拿啊,有了涡喷-14发动机,歼-8爷才风骚得厉害。 谢凯没想到,这两位同样也在打量着他。 他要是知道606跟601的人已经盯上他了,估计就没有现在这样淡定了。 一番寒暄,时间已经差不多中午,直接就上了酒桌子。 郑宇成等一行人,都被分开,各自有着这边几家单位的领导陪着。 让谢凯诧异的是,陪在他身边的居然是两个女孩子,貌似刚毕业? 一个豪迈,一个害羞,要命的是,两个女孩都不停地灌谢凯的酒。 “小子不错,他们对你都能使美人计了。那两丫头还不错嘛。”饭后,几人被安排进了112厂的招待所,一到房间,郑宇成就看着谢凯直乐。 谢凯翻着白眼看着老头子,“也亏得他们想得出来,毕业工作的,怎么也得个二十好几,我才18呢。” “反正老子把你的一些消息放出来了。看来他们重视你了,年轻人啊,你就等着糖衣炮弹袭来吧。现在就开始给你使美人计,不错,不错,很有前途。”郑宇成越来越得意。 谢凯蒙了。 老家伙对外放了什么消息,让这边的如此重视自己? 郑宇成却喝多了,倒在床上继续呼呼大睡。 谢凯也被灌了不少酒,索性也倒在床上睡了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了。 以为可以干点实在的,跟606这边有点进展,结果又被拖上了酒桌,谢凯有心推脱,说自己还小啥的,结果两个妹子端着杯子干了,112厂的酒司令直接对瓶子,无奈,喝酒。 然后,一直不曾醉过的谢凯同志跟老郑同志,又都倒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继续…… “老郑,这样下去不行啊。他们这天天把我们拖在酒桌上啊。”谢凯有些发愁,眼看距离大学开学的时间快到了,还有很多事情没干呢。 郑宇成何尝不是如此想法? “他们防着咱们,你能如何?”郑宇成也是无奈。 趁着距离吃晚饭还有点时间,索性把廖东风等人叫来商量对策。 “郑主任,他们根本就不让他们的人跟我们接触,海书记一直在试探,打听我们来想要挖他们的谁……”姜晨阳愁眉不展。 之前郑宇成跟谢凯让他挖老东家的墙角,他明确表示不愿意。 可想到自己的发动机项目还有很多人才的缺口,自然偷偷摸摸地想要联系原来的同事,奈何根本就见不着。 有海宜德等人亲自顶着他,想要搞小动作,根本就没有可能。 “601跟112厂,还有黎明发动机厂,根本就不让我们单独跟他们的人接触,每天都有领导陪着我们,那帮子外联人员好像整天不需要干别的事情。”廖东风也愁。 对方灌酒,就灌郑宇成跟谢凯。 根本没把他们当成一回事,可他们却根本接触不到对方的人。 想要从606挖人来填充他们自己的设计团队,根本就不行。 没有机会。 “郑主任,这边流传一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孙宏欲言又止。 “不想说就别说呗。”郑宇成同样烦躁。“谢凯这小子,之前不是喝不醉?怎么现在也不行了?” 谢凯知道个屁。 他一直认为是之前没有休息好的原因。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孙宏问道,“估计这次咱们什么都别想搞到了。” “他们说啥了?”郑宇成问道。 孙宏见所有人都望着他,最后咬牙说道,“防火防盗防老郑,禁枪禁炮禁谢凯。” 开始听到说这边的人把防郑宇成升级到防火防盗的高度,谢凯瞬间就乐了。 可后面听到禁枪禁炮禁谢凯,就蒙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好像他们比怕郑主任还更怕你跟他们的人员接触。”孙宏是真的不知道。 “你比老子更不受欢迎啊!”郑宇成见谢凯脸色难看,笑得前俯后仰的,“老子就说嘛,你都跟枪炮一个等级了。” “你究竟放了啥消息出来?”谢凯瞬间知道了问题。 就连这两天自己昏昏欲睡,应该也不是醉酒的问题,很可能是沈飞这边的人给自己下了药。 这…… “没啥,老子就给他们说了,挖人的馊主意都是你小子出的,而且很多的事儿,都是你在后面推动的。你挖611的四余度团队等,你以为他们心中没有怨言?”郑宇成一脸得意,“这样一来,老子舒坦多了。” “你还要脸不?”谢凯气得直哆嗦。 有这样的人么? “请问,脸为何物?”郑宇成一点都不在意,“别做出那种委屈的样子,你坑老子的时候呢?反正你这也是为单位做贡献了,上大学后,你小子就难得干事儿,把这几个项目整好,到时候,你去大学玩儿你的,老子不打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