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 为了隐身战机,老郑倒下了 - 重生军工子弟

584 为了隐身战机,老郑倒下了

“行了,别装了。飞机已经起飞了。”上了飞机,谢凯推着郑宇成。 个可郑宇成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 连着推了好几次,发现郑宇成根本就不是装的,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浑身冰凉,双手颤抖,不时有抽搐,不由急了。 “赶紧掉头,降落,郑主任出事儿了!”谢凯急了。 老家伙这是喝出事儿来了。 飞行员一听,也是急了,这才刚刚升空,急忙跟112的塔台联系,请求他们安排救护车。 还没有转身离去,海宜德等人就见着刚刚起飞的飞机在机场盘旋,不由诧异,“怎么了?” 当112厂的急救车鸣着出现在机场跑道上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是咯噔一下,更是急了。 “这……” 当看到谢凯抱着郑宇成从悬梯直接上了救护车,一行人的心更是紧了起来。 112厂的医院急救室灯一直亮着,所有人都等在急救室外面的走廊里。 “医生,怎么样?老头子没事儿吧。”谢凯重生后,跟郑宇成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跟父母呆在一起的时间还多。 而且老头子一个人的孤独,谢凯比谁都知道。 为了整个基地发展,老头子甚至任由谢凯瞎搞,虽然他自己也很多时候瞎搞。 “慢性酒精中毒,伴随还有胃出血,肝硬化等病,已经洗胃了,如果今晚醒不过来,通知家属吧……”医生对着谢凯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他在这之前,身体就已经非常差了……” “如果转大医院呢?”谢凯哭了,“医生,他不能死,我们还有很多计划,我们很多项目刚刚上马……” 老头子出了事情,以后还怎么搞? 自己的那些布局,那些计划,没有了老头子支撑,自己如何去弄? 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就这样滚了出来。 浑身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没有郑宇成给他扛着,谢凯的任何计划,都不敢再干,别人一旦询问细节的东西,谢凯如何解释? 郑宇成原本还问过,可后来从来都不问任何问题。 “谢凯,你别急,咱们想办法。”见谢凯哭得伤心,其他人也是不好受。 尤其是海宜德跟严成中几人,如果他们不灌酒,也不至于这样。 “转院,去301医院,301不行就去协和,国内不行就去香江,美国……”谢凯猛地站起来,“老家伙不能就这样死了。” “那边条件比我们好太多了,但是也很难……”医生说道。 “你们医院的通讯室在哪里,我要打电话。”谢凯觉得,必须得转院,在这边不行。 不管是去协和还是去301,都不是他可以搞定的。 “谢凯,你先别着急,我们……”严成中劝着谢凯,却被谢凯一把推开,“301跟协和都不是好安排的。” “让他去吧,他们肯定有办法。要是老郑醒不过来,我们……”海宜德叹了口气。 谢凯在医院直接拨通了中转404的电话,“接404,代号00,急!” 外面的电话线路要进入404,必须得从首都那边中转。 404代号就是表示不存在,外面的电话根本打不进去,除非电报,即使电报也只能单方面地发。 “我是谢凯,老郑需要去301,马上找汪叔他们给龙耀华首长或者李明山首长打电话,我马上送他去首都……”电话接通404机要室,谢凯快速地说道,“另外,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马上通知郑宇成的女儿跟女婿到301医院……” 说完谢凯就挂掉了电话。 谢凯要求这边医院的医生跟他们一起陪着郑宇成到首都,医生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就怕转院途中会遇到什么问题。 汪贵林得到机要室的电话,整个人都愣了,询问机要室,机要室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搞得汪贵林着急不已,郑宇成这老伙计平时可是连感冒都很少有。 赶紧打电话找龙耀华。 “啥?老郑昏迷不醒,人就快不行了?啥时候到?好,我马上想办法,他们在哪个机场降落?不知道?”龙耀华有些傻眼。 而这个时候,机长问谢凯在那个机场降落,谢凯也是有些傻眼。 国内飞行,尤其是首都,如果不提前报备,非得被打下来不可。 “南苑。”谢凯问了,知道了南苑离301最近,急忙说道。 “那可是军用机场,没有提前报备……”机长担忧地说道。 谢凯相信,只要龙耀华他们联系上了,问题不大。 他也清楚,大型飞机从东北往首都方向飞,没有提前报备,马上就会被雷达发现,搞不好就得被地面防空火力击落。 所以,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让南苑机场跟运十的通讯电台联系。”龙耀华听到郑宇成倒下,也是着急的不行,运十从东北起飞,还好,运十有着特批的通讯代码。 当运十在首都降落的时候,301的救护车已经等在这边。 龙耀华,李明山等一行人全部都在机场等着。 飞机刚刚停稳,悬梯车就停靠到机舱门位置,几名军人冲上飞机,抬着担架往停在旁边的救护车上转移。 “具体什么情况?”龙耀华看到谢凯的第一时间,脸色严肃地问道,“不是每年都有体检?” “为了搞发动机,从606那边弄点核心技术人员,用了一些手段,那边有些不服……”谢凯并没有把责任往606身上推。 这种事情属于正常的。 国内各个单位是这样搞,国内跟国外合作,尤其是跟苏联之间的谈判,不喝酒就谈判不下去。 如同外交部经常讲的,双方进行了坦率交流,充分交流了意见啥的,背后的谈判艰难,外人根本难以知道。 谈判桌上无法达成,那么,就考喝酒了。 这是社@会@主义的特色。 “你们不是挖了很多人?”李明山皱着眉头问道。 救护车已经呼啸着向着301医院而去,龙耀华等人也没有多废时间,跟着去了医院。 郑宇成再次被送进了抢救室。 李明山跟龙耀华两人把谢凯叫到了一个办公室,询问情况。 到了现在,谢凯也不隐瞒,把他们发动机方面缺人情况详细说了,同时,也把所有单位防备着他们挖人,不准私下接触,甚至根本就不允许他们了解单位内部核心骨干人员情况的事情都说了。 “领导,人员这块如果跟不上,我们就没法继续下去。”谢凯严肃地说道。 两人叹了口气,“这是何苦?要人,直接打报告啊!” “打报告,上面能同意吗?我们都要有经验的核心骨干,甚至很多项目需要学科带头人,大多数项目都是全新的空白领域……”谢凯苦笑着说道,“全国所有的科研单位都缺人,每年各个学校培养出来的顶尖人才也就那么一点……” 恢复高考没有几年时间,虽然到现在,国家的高级人才培养已经走上了正规,但是对于庞大的中国各个系统来说,每年培养出来的几十万人,根本不够。 很多单位没有办法,就只能安排自己的委培生。 “委培生在新的科研领域里面没用,我们要的全部都是前沿科技领域的研究人才。比如,自动化控制系统,计算机信息等专业领域……”谢凯把他们现在面临的难题都给摆了出来。 “我们压力也很大,你们虽然不像别的单位那样要经费,人才这事儿……”李明山也是无奈。 404搞的项目都是太过超前了。 “实在不行,你们就不能缓一缓?”龙耀华问道,“人才可以自己慢慢培养。” “时间上,等不了。我们的三代战机都才刚开始立项,美国跟苏联的下一代战机已经开始服役……”谢凯说道,“老郑也是为了那个项目,才拿命在喝酒换人。606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后,忍痛把他们一些核心骨干跟年轻的学科带头人给了我们,老郑一高兴……” 这完全是把责任往他们自己身上揽。 “你们要搞隐形战机?”李明山惊讶地问道,“可知道难度有多大?” “难度大,难道我们就不搞了?美国的f-117隐形攻击机,已经服役了;苏联的米格-37下马,现在上马了米格1.44,已经进入模拟机制造阶段……”谢凯说道。 这些消息,军方都有。 “以目前我们的情况,很难。”龙耀华摇头说道,“这比三代机的难度高的不是一倍两倍。” “再难我们也得干。” “经费呢?”李明山觉得谢凯跟郑宇成一样疯狂,根本就不管后果,“前几年下马那么多项目,虽然说经费是主要原因,技术基础太差,性能指标过高,才是根本原因。” “但是谁都不可否认,这些项目研发过程中,只要有一点突破,带来的成果都不是其他项目整体突破所能比拟的。”谢凯说到,“原本我们是准备搞,一切不过是为了搞这个而做准备,现在老郑为了这项目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更得搞了!经费的问题,容易解决!”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首长,郑主任脱离生命危险了。”一名穿着干部服的军官汇报。 “醒了?”谢凯一听,顿时惊喜地向着外面冲去。 他没有看到军官脸上落寞的表情,就向着抢救室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