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 对得起国家,不一定对得起家庭 - 重生军工子弟

585 对得起国家,不一定对得起家庭

“不是说他安全了吗?为什么还没醒?”谢凯见郑宇成依然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鼻子上带着氧气面罩,整个人的情绪又开始无法控制。 医生护士等人都忍着眼泪,把脑袋别到一边。 谢凯扑到郑宇成身上,“老郑,你可不能死!赶紧起来,你不是说,你还没老,给你块板砖,你还能到38线上浪一圈吗?起来啊,老子给你战斗机,给你就坦克,去38线干美国鬼子去啊!” 谢凯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用力地推搡着郑宇成。 可是,郑宇成一动不动。 在病房里面的医生跟护士,眼泪都扑朔着掉了下来。 这种情况,对于301医院来说,算是常见的,按理,医生护士也都经历了太多,可眼前这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却跟其他人有着一些不同。 “小同志,病人刚刚脱离危险期,需要休息……”负责急救的医生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上前拉着谢凯,“他会醒过来的。” “滚!”谢凯猛地把医生推开,“你们没本事救醒他,马上安排,我送他去美国,去欧洲,去最好的医院!” “怎么说话呢!这是我们急救科主任!”一名中年医生听谢凯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好心抢救,还这样对他们。 谁能受得了? “小同志,我们已经尽力了。现在只能靠他自己!即使送到国外最先进医院,也是这样的情况。”急救主任阻止了手下,对着谢凯解释着。“你们到之前,上级首长就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治好他。” “你们根本就没尽力!你们完全不知道他对我们整个单位有多重要。当年,为了保护我们单位不受到影响,自己亲手枪毙了自己儿子,到现在,女儿都不认他,可他依然在为了国防事业奔波……这次出问题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垮了……”谢凯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所有人都被谢凯的话给震惊了。 谁都没有想到,眼前病床上躺着的老人,会有着这样的经历。 为了国防! 为了祖国军工事业…… “把他拉开!”龙耀华赶到,见到谢凯情绪失控,急忙吩咐人把谢凯给拉开。 谢凯挣扎着不愿意离去,却被两名军官架着拉出去了。 “具体什么情况?不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吗?他怎么会这样?”李明山问医院负责人。 医院负责人把情况介绍了后,一脸落寞地说道,“首长,如果二十四小时醒不过来,他将会永远醒不过来了。身体机能已经出了问题,长期靠着酒精麻痹自己的痛苦……” “有什么办法让他快点醒过来吗?”李明山问到。 “首长,我们已经尽力。”负责人说道。“这种情况非常复杂……” “我不是以首长的名义,只是以一名老兵的身份请求,让他醒过来……”李明山内心不好受。 郑宇成他太了解了。 老家伙为了国防,可以连命都不要。 “他原本就不是作战人员,但是在朝鲜战场上,靠着手中的石头生生干死了三个美国兵,自己也受伤倒在血泊里……”李明山的话,让负责医生愣了。 谢凯之前哭喊着的话,居然是真的。 靠着一块石头干死三个美国大兵,这也值得骄傲一辈子了。 “目前很多项目,都是他们单位负责,一旦他倒下,那些项目即使不受到影响,进展也会被滞后……”龙耀华走了过来。 “那小子呢?” “哭得伤心,我听着难受,让人把他弄昏了。”龙耀华心中同样不好受。“现在可咋整?老郑要是出了问题,那小子肯定要跑。” “他跟老郑在一起的时间比跟他爹妈都还多,而且老郑干的事儿,虽然没有谁说,以他的聪明劲,不可能不知道。现在让他扛整个基地,没有可能。他扛不起……”李明山点头。 郑宇成一直都在游说上面,把谢凯内定为404的接班人,理由很充分。 谢凯对于404的作用,上面也是看到的,所以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会儿郑宇成倒下了,谢凯没有成长起来,整个404,没有谁能如同郑宇成这般不仅可以把整个404的散沙凝聚起来,也没有谁能如同郑宇成这般抢了别的单位的人,别人心中不爽,却还不得不合作。 更重要的是,没有谁有郑宇成的胆子这样大。 如果不是郑宇成,谢凯绝对没有可能冒头。 急救负责人有些无语,两位首长说这些事儿,也不让自己回避,一时间煎熬不已。 “首长,如果要想让病人快点醒过来,需要外部的刺激。不管是刚才那年轻人,还是他家人……”医生打断了两位首长的话。 再说下去,自己就听了不该听的话。 军方的很多人员,都涉及到保密。 “他家人联系上了吗?”李明山问到。 龙耀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他女婿联系上了,女儿不愿意来。原来在一个单位,都很多年没有说过话,老头子只能远远看一眼。” “那就等谢凯睡一会儿,让他来吧。”李明山说道。 嘉峪关正在建设的工程机械厂职工宿舍,张华忠一脸无奈地劝着妻子郑康梅。 “不去,说了不去!他根本就不是我爹,张华忠,如果再说,咱们直接去办理离婚!”郑康梅一脸扭曲地咆哮着。 张华忠知道妻子跟丈人之间的关系恶劣,这些年一直在劝,郑康梅都没有任何的松动,“康美,爸当年是做错了,对不起家里,但是对得起国家……这么多年了,孩子都十多岁了,该放下了……” “对得起国家又如何?让他找国家去!当年他不顾我跟妈的哀求,亲手枪毙援朝,妈为这事情被气死,他这么多年可有内疚过?你让我如何放下?”郑康梅一说这事儿,心就绞痛,当即呜呜地哭了起来。 “现在爸昏迷,已经转院到了首都……”张华忠不知道如何劝妻子。 每次说这个,妻子就会情绪失控。 他在中间,很为难。 谢凯让他暂时先到这边负责工程机械厂,过阵再安排别的工作,也是为了让他能劝说妻子。 “轰轰轰……” 外面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饶是已经到了凌晨,也有不少的工人跑出来看直升机。 汪贵林下了飞机,直接到了张华忠的房间。 看着情绪失控,还在抽泣的郑康梅,叹了口气,“康美,老郑快要不行了。那边传来消息,需要亲人呼唤,一旦24小时内醒不过来,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醒不过来最好,他早就该死了!”郑康梅咬着牙,竭力压抑着怒火,浑身哆嗦着说道,“汪叔,您别劝我,真的。我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郑康梅知道汪贵林是来干什么的。 见到妻子这模样,张华忠急忙拿着汪贵林出了房间。 “汪主任,康美这些年天天晚上都睡不好,经常做梦哭着醒过来……”张华忠看着汪贵林,“之所以我同意出来,也是康美现在的情况越来越恶化,每天晚上都得靠着大量药物入睡,神经衰弱……我觉得她现在不适合去……” “可……”汪贵林也知道郑康梅的健康情况不好。 “相信谢凯吧,老头子一直把他当儿子。”张华忠叹了口气,“谢凯在老头子心中,远比康美更重要。这不是我们嫉妒,事实就是如此……” 跟郑宇成同事了好些年的汪贵林,自然清楚。 整个基地有谁敢骑在郑宇成头顶上拉屎的,除了谢凯,没别人了。 郑宇成那可是敢跟军方领导拍桌子骂娘耍无赖的人物。 “你好好劝劝她吧,这样下去,对她跟老郑都不是好事。”汪贵林无奈。 郑康梅的态度,太过坚决。 “汪叔,当年的事情,究竟是如何的?这些年我也不敢细问,其他知道的人也讳莫如深,我这找不到根源,无法对症下药,劝了这么十多年……”张华忠不是没劝,可一劝,妻子就无法控制情绪,后来提都不敢提。 “并不仅仅是老郑的错。援朝当年跟苏联的情报人员有联系……”汪贵林叹了口气。“也正是因为那样,借着外面的势头,在苏联人的支持下,援朝才要在基地里面造反,一旦基地被他们控制,里面藏着的三枚蘑菇蛋……” 张华忠整个人彻底震惊了。 他没想到,传说是真的,基地里面有蘑菇蛋,而且还是三枚! 更没想到,当年的事情会如此复杂。 69年中苏爆发珍宝岛战役,而郑援朝差不多就是那时候被毙掉的。 布置在这边的三枚蘑菇蛋,不用想,也知道是用来反击谁的。 各国的核弹头,都是相互瞄准,威慑力也就是这样产生的,一旦核大国爆发战争,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幸免于难。 所以,当年苏联在珍宝岛吃亏了,才没有继续动手,完全不符合苏联一贯的强势,他们害怕中国核反击。 “所以老郑才这样痛恨间谍!之前的梁小龙,如果不是那几名军人,老郑估计会亲自动手……”汪贵林叹息着,“有时候,对得起国家了,很可能就会对不起家庭,这些年,他比谁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