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 给老子一块板砖,还能到38线浪一圈(41/100) - 重生军工子弟

586 给老子一块板砖,还能到38线浪一圈(41/100)

“老郑,赶紧起来,新战机搞不搞了?” “老郑啊,咱们人不够,你得去找112那边的领导谈谈,借点人啊……” “老郑,你特么的起来啊,航母还要不要了?我一个人搞不回来啊……” “老郑……” 谢凯没有睡多一会儿,就醒了,呆在郑宇成的病房,就不离开。 医生说,需要用郑宇成在意的事情来刺激他的大脑,然他醒过来。 醒来得越早,后遗症的可能性也就越小,晚了,即使醒过来,人也得永远这样躺着,啥都干不了。 谢凯一开始还能稳定自己的情绪,可一想到自己重生以来,郑宇成表面上一直在坑他,实际上都是在保护他,甚至是无条件相信谢凯。 加上一直跟郑宇成相处,比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更多,很多事情,父母都会劝他,阻止他,郑宇成却支持,无条件地支持,越想越是伤心。 “你说说你,当初跟老一辈亲手建立了基地,为了国防事业不受到影响,连自己的儿子都干掉了,现在工作刚展开,苏联那边等着后续计划,非洲等着后续计划啊……你还没跟闺女恢复关系呢,这样就走了,你甘心吗?没有为国防弄出什么重量级的成果,你甘心吗?”谢凯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根本止不住。 就连旁边陪着的小护士,也是哭得伤心不已。 “首长,您不能进去……” 汪贵林来的时候,谢凯已经哭累了,趴在郑宇成的床边休息。 “汪叔,您来了!老郑他……”谢凯一看汪贵林到了,眼泪又要掉下来,“康梅姐呢?” 汪贵林愣了,随后叹了口气,“她不愿意来。” 谢凯有些愤怒,可还是没有爆发。 他能理解郑宇成当年的无奈,也能体会郑康梅的恐惧跟绝望。 “情况如何了?” “生命体征平稳,如果不醒……”谢凯一说,又要哭。 汪贵林走上前去,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郑宇成,“老伙计,你就想这样放下,忘记了我们当年的梦想,当年在军旗下的誓言吗?忘记了当年美帝的飞机在我们头上丢炸弹,坦克在我们战线上横冲直撞时候我们的誓言吗?” 郑宇成依然一动不动。 汪贵林坐在郑宇成床边,不停地述说着当年抗美援朝时期的一些事儿,也在说当年基地建设开始,没有水,大家吃雪;没有房子住地窝子;几个月不洗澡节省水给女同志啥的艰苦…… 谢凯在旁边,生生地让汪贵林给他上了一堂抗美援朝的小米加步枪跟美帝灰机铁王八硬抗的惨烈历史,也给谢凯上了一堂基地建设时期艰苦奋斗的历史。 他知道基地的建设很辛苦。 当年新中国一穷二白,啥不辛苦? 全国大建设,东北的北大荒,大庆油田,声势浩大的三线建设等,完全都是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 老一辈吃了多少苦,到谢凯他们这代,已经没有多少人能体会。 “怎么样了?”龙耀华再次出现在病房,身边还有一群穿着干部服装,头发发白的首长。 “还没醒。”医生一夜没睡,双眼中布满了血丝。 要是换成以前,谢凯巴不得在这些来自后勤部,总参等部门的领导面前混个脸熟,搞好关系,然后逮着机会就伸手要点经费啥的,实在不行也能要点政策啥的。 可现在,实在没有心思。 他已经决定了,郑宇成一旦挂了,或者醒不过来,就老老实实地上学,然后出国…… 没有了郑宇成,他不敢去冒风险。 很多东西,完全是没法经得起推敲的,总不能什么技术都说来自美国苏联,一个国家的情报系统都没搞到的消息,他有,如何解释? 掌握了一个比国家更强大的情报网络? 或者直接说,我是重生回来的? “谢凯,谢凯!”龙耀华见谢凯也不给首长打招呼,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发呆,皱着眉头叫谢凯。 郑宇成一倒下,这小子就好像丢了魂,跟之前那个坑蒙拐骗,动不动就要好处的小子完全不同啊。 “首长!”谢凯回过神来,见到一帮子大佬都盯着自己,又有点蒙。 “跟我们去开个会。”龙耀华说道。 谢凯看了看病床上的郑宇成,点了点头。 会议就是借医院的会议室开的,龙耀华跟谢凯介绍了几位领导,但是谢凯都在走神,根本就没有记住哪个领导叫什么,负责什么的。 “郑宇成同志的情况,大家都意识到了,不能因为他倒下,工作就不继续……”一名微胖,个子不高的领导开口说道。 汪贵林比谁都清楚,这次会议意味着什么。 他心中也是有些抵触情绪的,“首长,404这两年来,各项工作,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模式,即使没有领导,现在的惯性也能继续推动所有项目持续下去!” “你这是什么话,没有领导,很多事情需要协调沟通,谁来负责?”另外一名首长说道。“再说了,只是找人暂代,宇成同志好了,还是由他负责……” “新领导上任,熟悉整个404的运作情况都需要很长时间,反而会拖累进度……”汪贵林说道。 “由你们的人暂代。” “我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都负责不少事情!”汪贵林毫不客气地说道。 “老郑这还没死呢,你们就准备让人替代他了?”一直都陷入自己思考的谢凯回过神来,冷冷地问军方的领导。 龙耀华知道谢凯的尿性,这小子完全就是头倔驴,闹事起来,根本就不管不顾。 “谢凯,404现在的重要性,你应该清楚,不能没有人负责。”龙耀华急忙解释,“等郑宇成同志好了,依然由他来负责工作。” “行啊,没有问题。新上任的,你们打算找谁呢?现在我们刚准备启动隐身战机的研发,还有配套的发动机,新领导来,让他带着上百亿的经费来吧;另外,超七项目,马上要成功了,让新领导来给找找市场啥的;对了,还有,我们新一代的战术导弹,射程600公里,那个好像也需要投入新的经费……”谢凯平静地说道。 态度很明显,新领导来,带着经费,没有问题。 要是直接来这边,那么…… “不过这样重要的事情,跟我这个高中刚毕业的孩子没有啥关系啊,为了不泄密,我还是先出去。” 说完就起身往外面走去。 龙耀华连声喊谢凯,却根本没有用。 一帮子大佬倒也没有发火,只是面面相觑。 “看来,外面的人进去,你们不会同意啊。”最开始说话的首长问汪贵林。 汪贵林摇头,“不敢!” 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谁都能听出来。 “还是先等等看,老郑要是醒过来,就没有问题了。”李明山提议,“要不然,这事情还真的麻烦。” 404现在的一切都刚刚走上正轨,想要去的人不少。 但是这些人不知道,进了404,就失去了进步的机会。 时间到了中午,郑宇成还是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所有人都是急了。 越晚醒过来,郑宇成也就越危险。 “之前有个《向我开炮》的通讯稿,给我把录音找来。”谢凯到了病房后,就对着守在外面的龙耀华助手说道。 他是龙耀华安排在这边协助谢凯的。 只要能让郑宇成醒过来,不惜代价。 谢凯在这里,要什么配合,就给什么配合,目的就是唤醒郑宇成。 “有用吗?”那名军官找来录音带后,问谢凯。 “试一试,老家伙最喜欢用朝鲜战场上的事情来吹牛,说当年如果不是上级不同意,也不给他配枪,他就又去38线浪了。”谢凯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军官点了点头。 很快,本该保持安静的病房,就响起了声音。 “呜” 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 “咻儿~” 炮弹的破空声。 “轰~” 炮弹的爆炸声。 所有声音混合起来,一时间把安静的病房变成了战场。 “声音大一点!”谢凯经历过战场,这配音,很真实。 当初《向我》开炮可是在广播里面播了很长时间。 “天津二号,天津二号,我是8251,快打‘东山腿’……”让人激动的声音,在快进下,终于开始响起。 “轰轰轰~” 连绵的炮火声响起。 “天津二号!天津二号!我是8251,约三个排的敌人从2号、4号目标分三路向我们运动,快打2号和4号目标!” “轰轰轰~” “打得好!打得好!敌人又从洼地上来了,大约一个连,快开炮!” …… 声音从病房传递了很远,这边属于高干病房,住院的大多数都是部队的高层领导,很多人都是枪林弹雨走过来,听到这,不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 慢慢地,在郑宇成的病房外,围了不少人。 “胡闹!这里是医院!”院长得知情况后,怒了。 准备处理干这事情的人,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声音。 “……向我开炮,祖国万岁!” “老郑,快点,敌人来了……”谢凯急切地喊道。 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郑宇成,听到这话,猛地坐了起来,“我不要枪,给老子一块板砖,还能到38线浪一圈!” 说完,便又倒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