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你很牛,航母玩得起么? - 重生军工子弟

598 你很牛,航母玩得起么?

“说,都有谁参与到了这里面?”老人一脸寒霜地问着郑宇成几人。 龙耀华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向额头上冒着细密汗珠的郑宇成跟汪贵林。 汪贵林急忙站起来说道,“首长,这事情,或许是我们想错了。具体情况……” “你们告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真的是想错了?”老人严厉地说道,“军方现在本来就欠缺经费,各种项目都是给国家经济建设让路,你们探索新形势下的军用科技项目发展方向跟模式,本来是好事,谁跟我们国防建设过不去,谁就是我们敌人!说!”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都不知道。 龙耀华知道,却不敢说。 毕竟没有证据,会议是开了,那只是讨论。 “首长,这上面的领导咋想,我们不知道,但是有些人吧,那手伸得有些长。我们单位推出了一个代理人,在外面搞了点产业,就让人盯上了……”郑宇成强忍着,继续给首长告状。 来这边,不仅是要解决他自己的问题,还得解决谢凯的问题。 他的目的就是告诉谢凯,他还是靠得住的。 “凯盛是你们的?”老领导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 不是领导们整天没事儿干,而是现在的凯盛公司在中国,不得不被重视。 凯盛公司那可是外资企业中每年创汇最多的,所有的产品都是用于出口。加上涉及到高性能的芯片,军方主管技术领域的领导们想不知道都难。 “不是,但是我们有着合作,原本404不是没业务嘛……凯盛就把游戏机基板的生产业务交给了我们,每年让我们也是有着数千万美元的利润……”郑宇成说道。 他没有透露那是谢凯的公司。 不透露,也能达到目的。 老首长愣了,脸上的神色更是吓人,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们对港资企业下手?” “对的。甚至对我们的服装厂下手……”汪贵林补充着。 “嘭!” 巴掌重重地落在办工作桌上,就连龙耀华,都被吓得一哆嗦。 “首长,情况就是这样,他们借着试点的名义,出卖国家利益换取经费,尤其是服装厂等,之前更是被谢凯等人仗着其他单位不得不合作,强卖工作服……”王书维继续对着矮胖的首长说道。 首长的目光中,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这一次更是连战机等项目的顶级技术也准备卖出去还钱。首长,如果不做反应,天知道以后他们还会不会出售战略导弹技术甚至是核技术……整个404的管理层根子都腐败了,他们为了钱,完全不折手段,根本就不把国家利益当回事……”王书维觉得,还得继续添把火。 到了现在的程度,不把郑宇成等人搞下去,郑宇成绝对会把他给搞下去。 “嘭!” 巴掌重重地拍在办工作上,放在桌子边缘的茶盅被震到了地上。 “啪~啦~” 茶盅碎了。 “他们在什么地方?”老首长厉声问王书维。 而此时的谢凯,见郑权的车停在了一座四合院前面,首都的四合院,这可都是有些年头的,在未来,基本上都是论亿计数,何况还是几环外。 现代化的城市扩张,让原本具有历史价值的老宅子留下的并不是太多。 首都这地儿,更是寸土寸金。 真心没有几套四合院了。 “这边是原来的高级将领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大多数都搬走了……”郑权指着眼前的四合院说道。 介绍四合院,其实是在介绍老方等人的背景跟身份。 谢凯心中了然。 尤其是在车子停下时,两名膀大腰圆的精壮汉子走了过来,一看是郑权,不苟言笑地说道:“老板正在等你。” 四合院内,种了不少花草,一看便知道费了主人不少的心思。 “权哥,您来了,快请,方哥正在等您一起吃饭。”一名三十多岁,挽着头发,穿着民国时期那种学生服装的女人对着郑权热情地欢迎,“这位就是谢凯?” 对于谢凯的年轻,女人有些好奇。 谢凯也不由多看了女人两眼,很有味道啊。 “桃姐,您这热情可有点吓人……”郑权咧嘴一笑。“这是准备坑我呢?” “哪能呢!谁敢坑你啊!”桃姐笑颜如花,对于谢凯的眼神,更是好奇。 两人跟着桃姐进了房间。 “桃姐家里的背景很硬,是老方的妻子。”郑权对着谢凯说道。 谢凯对于这些二代并没有太大的好感,对方的目的,更是让他不爽,可这事儿,不谈也不行。 进门就看见一名精壮,离着板寸,额头上有着一处刀疤的中年男人大咧咧地坐在客厅的茶几旁边,浑身散发着一股野兽般的危险味道。 这货杀过人。 但是跟廖东等人比,还是要差一些。 茶几不知道是用什么树根整体雕刻而成,古色古香,跟整个房间倒是协调。 “这位就是你说的谢凯?他能负责这事儿?”老方随意打量了一眼谢凯,平静地问着郑权。 谢凯心中顿时不爽。 郑权却根本不在意,拉着谢凯坐在了老方的对面。 “听说你想上船,你觉得,你有足够的资格,玩得起么?”谢凯心中本来就不满,言语中带着刺儿。“我们的那项目,不是一般人能玩儿转的。” 老方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满是杀气的双眼盯着谢凯。 桃姐却在这时候坐在了廖东旁边,轻轻拍了拍老方的肩膀,笑着问谢凯,“小弟弟,你这话就没意思了。既然坐在一起喝茶嘛,相互了解还是应该有的。” 桃姐一边说,一边摆好茶杯,“这茶可是武夷山那几棵母树上采下来的,平时方哥自己都舍不得喝,一般人来了呢,也舍不得拿出来。” 一边说,一边往空壶里面浇上滚烫的开水,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好像每个动作都不多,非常协调 老方已经平静了下来。 “小兄弟,你是第一个问我够不够资格上你们船的人。”老方舔了舔嘴唇,如同盯着猎物,阴测测地笑着对谢凯说道。 “本来这事儿,我们就没有计划让外人插手进来。没有几个人玩儿得起。”谢凯针锋相对。 换成以前,遇到这样的人物,他腿肚子都得哆嗦。 可现在,根本就不在意。 平时都是跟国外高官打交道,别人都是求着他。 现在,老方还不是求他么。 “你们那船,多大?我倒要听听,看看我够格不够格上船。”老方怒极反笑。 眼前的谢凯,让他想到了一个词不知天高地厚。 “你先说说你有些啥资格。”谢凯本来就不爽老方。 太特么的装逼了。 这房间里面的摆设,喝的茶什么的,那样不是用来装b的? 这么牛,还找自己干啥? “你的凯盛,如果我看上了,我想,不废多大的劲儿。”老方冷冷地说道。 谢凯眼睛猛地瞪大,随后平静下来,“呵呵,我听说某些二代很跋扈,很嚣张,貌似严打过去没有多长时间啊。” “行了,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这样针锋相对。买卖不成,仁义还在不是。老方啊,你不是常说,挣钱,尤其是挣外国人的钱才有意思,其他什么的都太无聊么。”见桃姐把茶已经泡好,用茶夹夹着杯沿递过来,郑权也不顾烫,端起杯子就一仰而尽。 桃姐看着他的动作,笑着说道,“权哥,你还是这样豪迈。” “你直接说我暴殄天物呗,我不在意。”郑权说道,“别给我说多好的茶啥的,我这人吧,总觉得茶不如酒。男人嘛,喝啥茶……” 两人的话,顿时让谢凯跟老方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变得轻松下来。 老方咬牙看着谢凯,也不说话。 谢凯则是不理会他,直接去端面前的茶杯。 在刚开始茶入壶,桃姐把茶壶放到旁边烧水的小火炉上炙烤,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谢凯说不出来的香味。 等开水冲入茶壶,香味更浓。 端起细长的杯子,还没入口,比空气中还浓郁的香气钻入谢凯的鼻腔,顾不得去品味,学着郑权,一仰脖子,干了。 “这茶不咋样啊,喝着还没闻着香,是不如存了几十年的老酒。”谢凯赞同郑权的说话。 桃姐差点喷血。 可惜了一壶大红袍。 这玩意儿,都是顶级领导人才有的特供,能得到的领导人一年也就只有那么一二两,他们能弄到的更少。 居然被人说不咋样。 老方觉得,对方就是故意的。 “郑权,你是觉得,我老方好说话?”他没有理会谢凯。 谢凯这样的人,估摸着也是郑权随便推出来挡枪的。 “你好不好说话我不知道,但是他肯定不好说话,我知道。”郑权依然不在意,指着谢凯说道,“反正在跟他合作,不管是巴基斯坦人,伊拉克人,波斯人,还是坦桑尼亚,利比亚人啥的,就没在他手中占到便宜……” 郑权的话,让桃姐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不可思议地看着谢凯。 老方都更是诧异,郑权不会在这事情上骗他。 “你想上船,得有资格。不是我小瞧你,方哥,你很牛,但是呢,航母,玩儿得起么?”谢凯看着老方,一脸笑容地问道。